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四章

 

拾 预示耶路撒冷不祥景象的人(卅四至卅九章)

卅四至卅九章告诉我们一连串有关耶利米的事情,彷佛要我们确信在卅至卅三章中那些回避耶路撒冷残酷事实的盼望字句是一种不容易的选择。其中两件,在卅五和卅六章,发生于约雅敬在位时;其它的事情,在卅四章和卅七至卅九章,来自西底家在位最后两年,至卅九章描述之耶路撒冷的毁灭而达至顶点。在这一切之中我们发现耶利米处于京都的政治和宗教生活的暴风雨中心,一个愈来愈给人视为‘头号公敌’之人……要忍受惩罚。

不是为安慰你──会晤西底家(卅四1-7

耶利米在会晤犹大最后一位王,他以强硬的态度提出的一些普通问题,在廿一章一至十节的注解中已论及(参如意算盘被粉碎{\LinkToBook:TopicID=177,Name=如意算盤被粉碎(廿一1-7})。这次会晤发生于主前五八八年将尽的时候,那时巴比伦的军队,连同许多附庸国家的分遣部队已逼近耶路撒冷。情况愈来愈危急。犹大其余的城邑,只有耶路撒冷西南有军队镇守的拉吉和亚西加尚未被夺取(7节)。从这时起,拉吉存留许多用希伯来文写的有趣书信。其中一封给拉吉军区总督的告急信是发自他的一个战地军官:‘我主准知道,我们时刻留意拉吉发的讯号,依照我主所给的一切指示,因为我们不能望见亚西加’。这封信可能是在二至五节的会晤之后不久写的,那时亚西加同样已落入巴比伦人手中。

耶利米说话并不吞吞吐吐。这城的命运注定要覆亡。西底家本人必定会被解往巴比伦,他的霸主必定会向这个背叛的附庸国强行证明他的做法确实是罪有应得的。但西底家个人却有一线希望,‘你必不被刀剑杀死,你必平安(shalom)而死’,而且以君王应有的尊荣下葬。与约雅敬相比,耶利米似乎对西底家多几分好意(参廿二18-19)。‘平安(shalom)而死’是否适合用来描述西底家则是另一个问题。根据卅九章四至七节和五十二章七至十一节,巴比伦人在他眼前杀了他的众子,然后剜了他的眼睛。他在巴比伦的狱中度过了他的余生。在另一次会晤中,耶利米并未向西底家作这种无条件的应许,他只把他时常挑战百姓的选择摆在他面前──你若向巴比伦人投降,你的命就必存活,你若不……(参卅八17)。

在十六世纪的苏格兰,麦尔维(Andrew Melville)站在詹姆斯六世(James VI)面前,为苏格兰教会的自由辩护:‘在苏格兰有两个王和两个国度。有君王基督耶稣和祂的国度,就是苏格兰教会,詹姆斯王六世是祂的臣民,而祂的国度,没有王、没有贵族、没有首领,只有肢体。’这是承认教会与国家不同之处的典型说法。但一个像耶利米一样的先知却更进一步。他并不区别教会与国家。在他看来并没有两个国度,只有一个──神的国度。所以,国中不可能只有政治上的决定。我们只有顺服神抑或背逆祂。虽然西底家无疑不乏从他的军事和政治官员口中,得到他们依据实际情况而作的意见,但他从耶利米只得到耶和华毫不妥协的话。

野蛮无耻的行动(卅四8-22

在主前五八八年初巴比伦人暂时撤离围攻耶路撒冷的军队,去与威胁其后路的埃及军队周旋(21节)。耶路撒冷在这种背景中发生了一件冷酷无耻而又自私自利的事情。

较早以前,由西底家王率领这个批体在圣殿中跟神‘立约’(8节),严肃宣誓同意解放他们所有作奴仆的同胞。他们这种行动的动机,无疑像平常一样,是胡涂不清的。在一个被围攻的城中有些人视奴仆为一种债务,是额外要喂饱的人:最好让他们自谋生计。但还有其它的理由。奴仆依照出埃及记廿一章一节及以下各节和申命记十五章一节与十二节的律法上规定,说卖身为奴的人在‘第七年’得到自由。(规定奴仆获释之类似律法见于古代近东的其它法典;例如,罕摩拉比法典规定第三年终了要释放卖身为奴者之妻子儿女。)这些法规,像许多其它法规一样,在耶利米时代的犹大国中已被明目张胆地忽视了。释放这样的奴仆之‘约’也许是说服神为这城之前途行奇事的最后努力。若然真的如此,正如一向所言,那是‘死到临头才悔改,逐渐地归正’。当巴比伦人一开始从耶路撒冷撤离,奇迹似乎正在发生之际,百姓便想到他们释放奴仆的行动过于匆忙,于是他们违背了自己严肃的诺言。假如生活将要回复正常的话,他们是需要奴仆的。

耶利米的反应是迅速而又可预料得到的。他无疑深知耶和华会对这种情况发言。他使百姓想到耶和华救他们脱离埃及的奴役时与他们立的‘约’。那约包含了百姓释放他们奴仆的义务。他们野蛮无耻的行动公然侮辱神(16节)。他们佯装给别人自由,结果他们自己却得到自由──在刀剑、瘟疫,和饥荒中受害的自由。

在十八节让我们瞥见包含在立约仪式中饶有趣味的一幕。一头牛犊被劈为两半,把两半分开摆在地上,有分立约的人便从其中经过(参创十五7及以下)。他们这样行,是自招咒诅,因为这是意味着我们若违背这约的条款,就愿这牲畜的命运成为我们的命运。类似的仪式,包含宰杀牲畜,都是我们从古代世界其它地方得知的。耶利米说,可耻地违背这约之百姓的命运就是──死亡,他们的首领们会被交在快要回来的巴比伦人手中(22节),巴比伦人会劫掠耶路撒冷和全国所有其它的城邑。

坐下来论断西底家和百姓是容易的。我们也许最好是思考一下耶稣说的话:‘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太七1)曾几何时,尤其处于困境中,我们向别人并向神许下诺言,但当事过境迁后便很容易而且随便地忘掉了它们。――《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