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五章

 

忠诚的卓越榜样(卅五1-19

上一章描述一种极显著背逆神的行动。对比起来,这一章记载了一个忠诚的卓越榜样。我们要追溯到十多年前。约雅敬王背叛了他的巴比伦霸主。巴比伦军队的劫掠队伍,连同周围一些附庸国的分遣部队,正在犹大乡间各处大肆蹂躏(参王下廿四2)。难民涌入耶路撒冷,其中有‘利甲族的人’,就是利甲人的社批和团体(2节,11节)。这族人的创立者利甲的儿子约拿达出现于列王纪下十章十五节,曾帮忙并怂恿耶户血腥背叛清洗亚哈的王朝。

利甲族批体之建立,乃为抗拒迦南人之生活与宗教的败坏影响。他们视以色列定居迦南为悲剧性的错误。旷野是他们的理想,他们住在帐棚中;定居的农业生活,以及其它相似的生活方式,是他们厌恶的;因此他们不饮酒。利甲族的人现住在耶路撒冷这一个事实可能已引致耶利米怀疑他们是否出卖了他们的良心。他领他们进了圣殿中的一个小房间,就是指定给‘哈难众子’的那一间(4节)。假如描述哈难为‘神人’一语是意味他是一位先知的话──这是在旧约其它故事中所指的意义──那么‘哈难众子’大概是一批属于圣殿的先知。而且耶利米并不重视这些先知的忠诚(参廿三9及以下)。耶利米把盛满酒的碗和杯摆在利甲族人面前,并对他们说,‘请你们喝酒’时,极可能有些圣殿的守殿官在场。他们不肯饮,援引他们利甲族的戒条,并声称只因极度需要才驱使他们暂时在耶路撒冷寻求庇护。在耶利米的眼中他们的态度像一道明光照耀在腐败的社会中。

耶和华就这事件说了两番话:

(一)对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人民说的话(13-17节)。那是把他们的行为和利甲族人的行为作强烈对比。利甲族人一直忠诚谨守他们先人的戒条。但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人民却不忠于神,固执地不理会那些奉差去叫他们悔改的先知,所以他们面临灾祸。

(二)对利甲族人说的话(18-19节)。是称许他们忠诚的话,并且应许他们继续存留,永不缺人侍立在神面前。

耶利米在这事件中无一处称赞利甲族人的戒条。利甲族人似乎犯了基本的错误,以为人能把时间留住,并以为人能置身于瞬息万变的社会和文化之外。今日有许多公社和小团体,其中不乏宗教性质的,他们也在说着同样的东西。他们认为唯一能解决我们西方复杂的科技社会难题的方法,就是选择向后退,返璞归真,过着自给自足的农业生活。但那些像耶利米一样的先知从不说‘回到旷野去’。在面对都市化和商业化社会愈来愈多的难题时,这会是最容易的出路。他们呼吁他们的同胞活在改变的社会中,但是却要活出他们对社会人士的关注,对公义和公正同样有委身,对耶和华同样忠顺,这些都是以色列定居迦南以前部分的嗣产。无论如何,我们正处身核子和太空时代,活在先进和不断进步的科技时代,没有回头之路。我们只能向前进,在神安置我们的世界中,努力追寻顺服神的意义,不留恋往往误导我们那所谓‘黄金岁月’的往昔日子。

耶利米称赞的,并不是利甲族人的戒条,而是他们的忠诚。神期望从我们身上得到的就是这种忠诚。没有比‘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廿五21)更高的称赞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