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章

 

拾壹 浩劫之后(四十至四十五章)

四十至四十四章描述一连串紧接耶路撒冷被毁后的事件,列出了日子、月份,也许还有年份。对于耶利米和百姓来说,这个时期应已成为他们人生中的分水岭了。城已变作废墟,乡间遭蹂躏。但是,即使外在的情况已经改变了,百姓对神的态度和先知之艰苦事工,依然没有改变。(四十五章,参有关的注释──巴录一瞥{\LinkToBook:TopicID=239,Name=巴錄一瞥(四十五1-5})。

耶利米获释(四十1-6

这段经文以颇不同的笔法为我们陈述耶利米怎样被巴比伦人释放,并交托给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我们发现耶利米在京城之北边约五哩的拉玛,与那些来自耶路撒冷将被判充军的人批一同在中途营中。无疑在甄别那些将被判充军之人的过程中,尼布撒拉旦遇到耶利米。他显然知道先知预言耶路撒冷遭灾的信息──在第三节的‘You’(你)是复数,而且是指百姓,不是指先知。他释放了耶利米,并给他提供选择:给他一张安全通行证前往巴比伦并过亨通的新生活,或是留在他自己的同胞中。

耶利米对这慷慨的建议怎样答复我们不得而知,因为第五节开头的话在希伯来文经文中难以理解。英文圣经给我们作了各种不同的猜测。新英文译本像其它译本一样,作‘耶利米还没有回答,尼布撒拉旦便继续说:“你可以回到……”’(请比较现代英文译本)。这便暗示耶利米至少对自由前往巴比伦之建议一点也不热衷。结果是耶利米得到尼布撒拉旦慷慨的待遇,投靠在耶路撒冷之北约八哩的米斯巴(现代的纳斯贝泉堆丘(Tell en-Nasbeh)的基大利那里,基大利在那里已建立省府行政中心。

(假如你想使这故事与卅九11-14的故事协调,你就得假定耶利米最初被巴比伦当局从监中释放之后,他在耶路撒冷某处又为巴比伦军队擒获,就与其它要充军的人混杂一起。当局后来发现他们的错误,因那些充军的人在拉玛时已被加以甄别了。假使耶路撒冷刚失陷,城中的情况必定相当混乱,这种事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正如我们已看见先知被捕及下监有各种不同的记载,所以耶利米受到巴比伦人怎样的待遇,以及他怎样去投奔米斯巴的基大利,就可能有多过一种的讲法。)

假如百姓和耶路撒冷的政治家们曾误解耶利米,巴比伦人也可能犯同样的错误。在他们看来,他必定是拥护巴比伦的,是可信任的合作者。但耶利米并非只是拥护巴比伦,一如他并非只是卖国贼。他毕生以及他一切活动的解释,乃在于‘耶和华的话’,那话把他攫住、撕裂,对于他来说,不可能是假的。他拒绝巴比伦给他的建议;他宁愿留在他自己的同胞中间,因为他相信他在他们中间有尚未完成的工作。在灾祸之后还有希望。纵使在遭蹂躏的乡间,并在一批被剥夺了他们一直认为不可少的基要信念的百姓中间,他们仍然能继续相信耶和华。也许他现在期望他们会更想留心听他了;若然的话,他的幻想就会可悲地幻灭了。

重建的最初步骤──受挫(四十7-四十一3

巴比伦人任命的基大利,在米斯巴设立负责重建工作的临时政府(比较王下廿五22-24)。他的政策是接受巴比伦人统治的既定事实,并且尽可能再开始正常的生活。土地的出产必须收割,住所必须重建(10节)。在他周围分明有三种不同的人批聚集在那里:

(一)穷苦、未被充军的农民(7节),

(二)‘在田野的一切军长,和属他们的人’(7节),那就是犹大军队的单位,他们大概一直与巴比伦人打游击战而尚未被肃清。他们似乎已体会到继续抵抗占领军,至少在目前是无用的。

(三)以及从约旦河那边回来的犹太难民,巴比伦人入侵时他们逃到那里避难(11-12节)。

人民所效忠与所寄望的各有不同,要把他们联合起来总是颇不容易的。为报答他们归顺巴比伦的统治,基大利答应向巴比伦当局陈述他们的利益。

起初各种迹象是充满希望的。土地有收获,而且颇近乎所期望的(12节)。但基大利的政府是脆弱的。正如今日中非洲许多国家付了它们的代价所发现的:把那些游击队伍纳入寻求和平与复和之人民生活中决不容易。就如留在本国经历武斗和国家悲剧的人,也不会张开双臂欢迎那些逃离祖国的人回来。基大利的处境非常艰难。在许多人心目中他必定不过是个巴比伦人的傀儡、卖国贼。不管人们对这个社批有什么希望,一切都因基大利遭行刺而被粉碎了。

当一批由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率领的游击队指挥官(13节),来向基大利报告,说他们的成员之一,就是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受到一个外国势力煽动,卷入杀害他的阴谋时,‘基大利却不信他们的话’(14节)。他可能当它是团体内部的仇恨而不加理会,或者他可能是个宅心仁厚的人,不肯相信自己其中一个伙伴会加害于他。历史上不乏那些不问理由信任别人之人的例证,待他们发现信错了人之时,已经太迟了:没有比该撒临死前说的话更富戏剧性:畜牲,原来是你。因此当约哈难充分知道基大利之死会对这个社批带来灾难性的影响,便静静地建议除掉以实玛利;基大利却说‘不’。

那些谋叛者在这阴谋中有什么利益是很难说的。由于亚扪人曾深深卷入上一次反抗巴比伦的运动(廿七3),也许亚扪人的王巴利斯想在犹大造成持续扰攘不安的局面。以实玛利,在四十一章一节描述他为王室成员的孙子,可能他希望为自己在犹大争夺权力。若然如此,他的计划便甚难达到预期的果效。暗杀令他不得不逃到亚扪去。

约哈难的怀疑已证明十分正确。基大利在米斯巴款待以实玛利和十个同伴时,以实玛利便刺杀了他们。这残暴的行径是违背了东方一般奉行的款待习俗,在那里主人保证他的客人得到他全家的保护,而客人对他的主人不作任何伤害。这种行径不但残暴,而且是无知的。以实玛利必定已知道暗杀由巴比伦人任命的米斯巴的省长和他的随员,然后又消灭城中那象征巴比伦的军队单位,必招致占领政权的报复。也许他早就梦想领导犹太人作一次成功的反抗外国霸主的叛变,正如约四个世纪之后马加比(Judas Maccabeus)所要作的(见旁经马加比一书和二书)。如果那是他的计划的话,那他便是对当时的情势作了十分错误的判断。作这种行动的时机尚未成熟。

根据四十一章一节,基大利遭暗杀是发生于‘七月间’。由于未提及年份,其含意似乎指耶路撒冷陷落的同一年十月。若然的话,那些事件便进行得非常迅速,基大利重建的尝试仅昙花一现。许多事往往都是破坏易,重建难。刺入基大利身上的利刃,顷刻之间破灭了他以及其它人的梦想──在巴比伦人劫掠耶路撒冷之后几年间,在犹大地重建复兴和繁荣的犹太人社会。――《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