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一章

 

更多的流血事件(四十一4-18

以实玛利在谋杀基大利那一天之后的行动是难以理解的。一批从北部──示罗、示剑和撒马利亚──前往耶路撒冷的八十名朝圣者抵达了米斯巴。他们显然知道耶路撒冷和圣殿已遭毁坏,于是他们一同来哀悼。哀悼的典型表记大家都可以见到──胡须剃去、衣服撕裂、身体划破。耶路撒冷圣殿所在地,不论多么荒废,对他们来说仍然是个神圣的地方。根据主前六二一年的约西亚王实行改革,要使南北二国重新联合起来,定耶京为敬拜耶和华唯一合法的地点。他们带了祭物,并在传统庆祝新年的时候抵达耶路撒冷的圣殿。如果有些学者们对那个节期的推断是正确的话,它是庆祝耶和华胜过世界上一切威胁祂王位的势力。许多人认为诗篇九十三篇、九十六至九十九篇是属于这个节期的。我们要阅读这些诗篇,并且吸收它们所持‘耶和华作王’的活泼信念。但祂确实作王么?那些朝圣者哀悼着前来,因为世界上的那些势力似乎不承认耶和华作王。他们来,无疑怀着希望更新他们对耶和华作王的信心。

以实玛利假装参与他们的哀悼,藉基大利的名义邀请他们进城,然后便下手把七十人屠杀了,并把他们的尸体抛入水坑中。‘那个大坑’是犹大的亚撒王约三百年前为增加米斯巴的防御能力而建筑的(王上十五22)。另外十个人声称贮藏了食物,他便免他们一死,大概是要向他们索赎款。以实玛利犯这种暴行的原因我们只能猜测。也许他是设法确保先一天在米斯巴所发生之事不会外泄,直到他巩固了他的地位。要是这样的话,那便是这些人的不幸,他们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于不适当的地方。他们是在另一个政治野心下之无辜受害者。当时死于非命的那七十个人,是我们今日世界许多人之悲剧的象征,他们唯一的罪行是他们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在不适当的地方。你会在贝鲁特、圣萨尔瓦多、南非黑人城镇、北爱尔兰,和尼加拉瓜的街道上发现他们的血迹,并在电视荧光幕上看见其亲属们悲痛的脸孔。

除了基大利、他身边的随员、巴比伦的军兵、那不幸的七十个人外,其它在米斯巴逃过大屠杀的人被迫跟随以实玛利返回他在亚扪的基地。在第十节提到的‘众公主’是谁,是很难说的。不必严格地当她们是西底家王的女儿,那可能是指任何与王室有关之妇女的通称。百姓离散,那些集中于米斯巴的希望也消失了。

很明显,基大利被行刺以及其后之浴血惨剧,都发生于其它军事指挥官不在城里之时,包括约哈难。虽然如此,他们一听见那悲剧,便立即出发去追捕以实玛利。他们‘在基遍的大水池旁’,在米斯巴西南约三哩的地方追上他(12节)。在古代基遍(现代的伊勒吉甫〔el-Jib〕)的所在,发现有一个圆形的大贮水池,是从岩石中凿出来的,有八十二呎的石级通到池底的供水设施。这可能是‘大水池’所指的意思。以实玛利在那里被那些他胁迫离开米斯巴的人抛弃;然而,他自己,和八个同伴,成功的逃往亚扪去了,却也留下了苦果。约哈难和其它人十分清楚在米斯巴的那些事件势必引致巴比伦人的报复。只有一个地方不受巴比伦人的控制,那似乎可提供长期的安全。米斯巴劫后余生的人遂向南行──到埃及去。他们在靠近伯利琲滿弘罗特金罕’扎营(17节),一个在旧约别处未提过的地方(关于‘金罕’,作为人名,参撒下十九37-40)。

值得注意的是:在四十章七节至四十一章十八节描述的所有事件中,都没有提到耶利米。我们最后听到他是在四十章六节,他住在基大利身处的米斯巴境内。他怎样避过以实玛利之血腥屠杀呢?当惨剧发生时,他不在米斯巴么?关于基大利遭谋杀和朝圣者遭大屠杀,他无话可说么?在这个时候我们被蒙在鼓里。当大家决定下埃及,耶利米才重新出现。就先知耶利米而论,彷佛米斯巴的那些事件不过是给他下一次的预言作预备;而且那预言对那些听众来说,并不比他从前所说的话更为他们接受。――《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