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三章

 

下埃及(四十三1-13

预知与否,耶利米得到的反应是粗鲁、忿怒,而又无礼的:‘你说谎言’(2节)。他们谴责他是假先知(参廿三9及以下);不但如此,又说他的信息受到巴录过度的影响,他们似乎怀疑他有强烈的亲巴比伦的倾向。这是首次指出巴录,连同耶利米在耶路撒冷毁坏之后仍然活着。

巴录对耶利米所要说的有何影响,在前面有巴录出现的那些事件中没有任何暗示。他一直以来主要是耶利米的书记,写下耶利米口授给他的话,并宣读先知的原稿。然而在这里的控诉是可能有其理由的。极可能在耶利米等候耶和华话语的那些日子里,他曾与巴录讨论这种情况。排除别人,只单独与神同在,那样做并无任何特别的好处。指引仍然临到我们的其中一个方法,是藉着寻求基督徒同道的忠告。但巴录若在那里留心听并且作出忠告,那么耶利米向百姓宣扬的,并不是巴录的话,而是耶和华的话。

那批难民既拒绝了耶和华藉着耶利米所说的话,他们便向埃及进发,而且到了答比匿,那尼罗河三角洲东边的一座边境城市(7节;请比较二16)。耶利米和巴录也与他们同行。耶利米是自愿去,或是这一批人中的负责人并未给他选择的自由呢?他是个先知,大家都知道在过去他是正确的。虽然百姓深信他刚刚说的话是错的,但他们可能仍然认为他在将来某一日会有用处。另一方面,耶利米愿意与已拒绝耶和华的话之百姓同行是意料中事。他曾这样做,就是留在耶路撒冷,分担他的同胞自招的痛苦,甚至在他劝告他们逃亡到巴比伦人那里去之时。他可能相信神要他与那些依然背逆的同胞同在。那总是比与志同道合的信徒结伴为伍要困难得多,且牺牲更多。

耶利米最后的言论是来自埃及。他在埃及继续生存多久我们不得而知。但他逗留在埃及无论长久或短暂,有一件事是清楚的。我们若按一个先知能否有效地传达信息给别人,使他们接受他奉神之名所传讲之真理而去界定他的成功与否,那么耶利米在埃及他同胞中的工作并不比他在耶路撒冷成功。他唯一的‘成功’是自始至终虽然遭受周围之人的压迫,而且有内心的混乱,但他依然忠于神交托给他的话。

耶利米曾警告那些难民,在埃及他们不会有持久的安全。他现在用一种象征的行动(9节)和补充的话(10-13节)向那些在答比匿的难民强调这信息。关于这种象征行动的意义以及它们在先知的生活与工作中的地位,参十三章一至十四节的注解──变坏的麻布带{\LinkToBook:TopicID=154,Name=變壞的麻布帶(十三1-14}。虽然在第九节有些字眼的精确意义不清楚──例如,译作‘灰泥’和‘铺道’(译按:和合本作‘砌砖’)的字眼──但先知所作的和他为什么这样作大概是不必怀疑的。

他在难民同胞‘犹太人’面前拿起几块大石头,并用某种黏合物或灰泥把那些石头埋在当地‘政府建筑物’(现代英文译本的译法──这大概是标准修订本在第9节译作‘法老的宫’那几个字的意思)其中一所的大门口附近。正如补充的话所清楚表明的,这些大石头将会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粉碎埃及的权力后安置他宝座的根基,而且在其上他会支搭他辉煌的宝帐。他会突袭这地,蹂躏这地,并且放火焚烧埃及人的庙宇,包括孟斐斯(Memphis)附近纥流坡利(Heliopolis)(太阳城,译按:和合本称为‘安城’)锐神(Re)的庙宇,就是著名的太阳神庙(13节)。巴比伦人‘清洗’埃及的程度是用一个平凡而又生动、广为曾到东方旅行的人士熟悉的例证,现代英文译本很简洁地将这例证描绘出来:‘正如牧人清除他衣服上所有的虱子一样,照样巴比伦王会清除埃及地,然后凯旋地离去。’(12节)

约十年后尼布甲尼撒确曾进军埃及。然而,他并未如这段经文提到的‘清洗’这地。他似乎没有永久征服埃及的想法。他们似乎想藉着这次具警告性的远征,让埃及人知道,任何干预那被认为属巴比伦帝国内部事务的行动是不会容许的。

所以,耶利米说的这些话在某些方面并未按字义应验。他是否会为此而失眠则成疑问。他并不是要确立自己是个政治分析家或权威。将来巴比伦人侵略埃及的详情大概不是他关注的。他的目的是要自己的同胞确实知道,若抛弃耶和华,在埃及寻求庇护,他们在那里重建新生活的希望就会幻灭。他们离开犹大若是因为他们怕巴比伦人报复的话,巴比伦人在埃及也会追上他们。对于那些故意‘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之人(4节),是不可能有前途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