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四章

 

有些人始终执迷不悟(四十四1-14

就以耶利米与他自己同胞的关注而论,我们现在来到最后一幕。他谴责那些定居埃及的人,显然没有从他们过去痛苦的经验中学习到什么。犹太人在埃及定居的广阔范围都列举在这段经文中:从密夺,一个像尼罗河三角洲东侧地区的答比匿之城市,穿过现代之开罗南约十三哩之孟斐斯,直至巴忒罗,这个词是‘南地’的意思,一个包括我们现在所知存在于亚述安(Assuan),附近之伊里芬丁(Elephantine)的犹太人殖民区,在那里残存下来一系列跨越主前五世纪之亚兰文文献。许多世纪以来在埃及和犹大之间已有许多来往。这些殖民区有些必定是那些难民从米斯巴来到埃及以前就早已建立了。

这段经文一开始就指明临到犹大本土的悲剧,是宗教上的背道和百姓再三地不注意耶和华藉着祂的‘仆人众先知’不断发出警告的结果(4节,在耶利米书中描述真正先知传统特有之短句,比较七25,廿五4,廿九19)。那么,那些在埃及定居的人为什么延续他们在宗教上的背道传统,容易顺应他们的宗教环境,‘在埃及地向别神烧香’呢(8节)?过去的教训还未深印心中么?这样的行为已决定了犹大和耶路撒冷的命运;它也会决定那些定居在埃及之犹太人的命运。他们正列队迎接那三样不能避免的可怕灾害:‘刀剑、饥荒、瘟疫’(12-13节),就是神施行惩罚的媒介。那些定居埃及的人可能曾怀着希望,有一天会回到他们的犹大故土,但都注定落空,他们无人能回去。十四节末后的一句话,‘除了逃脱的以外’,大概应视为是后来加上去的经文,给予一线希望,或如新英文译本一样应译作:‘无一人能逃脱’。

我们应设法了解这些定居埃及之犹太人所处的景况。他们是少数民族,充其量是在异国可容许的少数人。正如我们从伊里芬丁的文献得知的,与当地居民的关系未必常是和洽的。他们尽可能顺应埃及当地的习俗这确实是合理的。妇女们似乎特别感觉到需要被社会接纳和融合。但‘尽可能’到什么程度呢?这是许多在英国和别处的少数民族因着他们传统家庭、社会和宗教习俗的缘故而要面对的挣扎。对于在埃及的犹太人来说,假如接纳是意味到当地的庙宇对埃及的神明和女神表示敬意的话,那又有何不妥呢?那为何要作出无必要的抨击呢?无人愿意被人扣上“异类”或怪物的帽子。我们似乎时常都认为妥协是有充分理由的,‘社会上若人人都这样做,那还有什么不可呢?’这在耶利米看来是无甚价值的论据。

意见冲突(四十四15-30

我们可能常常替自己人生中各样遭遇作种种解释,并以强有力的论据支持我们不同的见解,在这里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那些定居埃及的犹太人,特别是妇女,她们在耶路撒冷曾沉迷于各种流行的宗教崇拜中,包括敬拜‘天后’(参七16-20的注解──代祷时候已过{\LinkToBook:TopicID=139,Name=代禱時候已過(七16-20})。他们辩称他们的困难真正是始于他们放弃这种崇拜(15-19节)。在他们看来,是约西亚的改革运动──在耶路撒冷除了敬拜耶和华独一的神以外,禁止所有宗教崇拜──引致国家陷于灾祸的。按某种意义来说,他们是对的。那改革运动,不论是什么,都是宗教国家主义的一种表现。废止在耶路撒冷的所有其它异教是国家独立运动的一部分,令整个国家在一位神管治之下。这是意味向周遭任何怀着帝国野心的势力作出挑衅。你可以指出这种改革所反映的心情,和它孕育出来的宗教国家主义,必然与巴比伦发生冲突,使耶路撒冷走上毁灭之途。因此耶路撒冷若容许在其街道上敬拜许多神明和女神,景况或许会更佳。那是玛拿西王保持他的国家多年来平安无事的做法,就是向他的亚述霸主作个忠心的奴仆。尽管那是意味在耶路撒冷敬拜某些亚述的神明,那又何妨?你若准备付代价的话,你通常都能有安全和繁荣的。(关于玛拿西和约西亚在位的故事,参王下廿一至廿三章。)

然而,在耶利米看来──无疑是叫在那些定居埃及的犹太人难以接受的──只有一件事:这个国家完全听从,或不听从耶和华的话(23节)。他并不准备辩论政治上的正确性。宗教上任何形式或状态的不专一态度都是可诅可咒的。他们对于那悲剧,是责无旁贷的,邪恶已临到那个批体了。

很难看出这两种见解怎样能调和起来。耶利米没有尝试这样做。他转过来对着那些定居埃及的人,大意这样说:‘好,你们可以继续进行你们认为有效益的宗教活动,尽管做吧(25节)。惟独要记得,你们要考虑到耶和华,耶和华在“留意”(参关于一12的注解──两个异象{\LinkToBook:TopicID=112,Name=兩個異象(Ⅰ)(一11-19}),祂管理所有事情。你们在祂手中,祂“留意降祸不降福”(27节)。你们以为自己的行为定会顺利,其实定会遭灾祸。’作为一种‘预兆’(29节),耶利米宣告说,这不只是他自己的见证,而且还是那管理一切历史之神的判决。耶利米指出法老合弗拉,就是从主前五八七至五七○年管理埃及的王,他会遭遇西底家类似的命运。法老合弗拉,就我们所知,实际上是被国内一名陆军将领领导的革命推翻的。

耶利米,不论他多么热切确信某些事情,深知他不能强迫别人分享他的信仰。他只能提醒他们,信念是重要的;他们的信念会影响他们在人生中所作的选择,而且这些选择会有不可避免的后果,而至今仍然是这种情形。――《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