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五章

 

巴录一瞥(四十五1-5

四十五章在这卷书中的位置非常奇怪。正如第一节所表明的,它是要连同卅六章那个触怒人、有关书卷的故事,一同宣读的。它处于现在这位置的线索,可能在第五节的结语中,那里应许巴录,‘你无论往哪里去’,他的性命都必蒙保佑。巴录在埃及与耶利米在一起,四十三章和四十四章对那些在埃及的犹太人宣告了一些令人难受的审判:‘在埃及地的一切犹大人必因刀剑、饥荒所灭,直到灭尽。’(四十四27)巴录是这些‘犹大人’之一,但他是例外的,这段经文暗示他会继续生存。他是否回到犹大或加入在巴比伦被掳的人批中,我们无从得知,但他继续生存,藉着他所记录先知生平那些事件作了他对耶利米书的贡献。

然而,这段经文引起人们关注的,是它把在约雅敬时代关于巴录的事告诉我们。在别处他大都在背景中,略胜于耶利米之秘书的影子而已。但即使是秘书也有感觉。在这里我们发现巴录被一种绝望所抓住,关于这种绝望耶利米自己是很熟悉的(参十五10及以下)。圣经没有把他绝望的原因告诉我们。或许他因耶利米口授他记于书卷中令人难受的内容而感到沮丧;或许他意识到因向公众宣读那书卷而置自己于危险的情况中(卅六5-6);或许他因先知耶利米得不到对他所传信息的反应而分担他的绝望。这可能是──而且这会与第五节开头的话很切合:‘你为自己图谋大事么?’──他已开始体会到当他决定与耶利米共甘苦,其实他是在毁灭他自己事业的前途。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人,属于一个对朝廷有影响的家庭,他可能曾预期自己位居要职。但当他跟一个对政治组织抨击愈来愈强烈的人联成一线,在政治上求晋升的门就必定对他关闭。

巴录若是寻求同情,他不会比耶利米有更多的机会。那从神而来的答复是双重的:

(一)神说,你若认为你有难题,那在我又怎样呢?我现在正拆毁我建立的一切(4节)。我们为我们的难题烦恼,神的苦恼岂不要大得多么?祂给祂的百姓提供生路,却看见他们拣选死路。在旧约别处关于神的痛苦已有所暗示:例如,在何西阿书中的神,祂面对祂百姓极显著的不忠而依然不悔改时,说:

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

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

…………

我回心转意,

我的怜爱大大发动。(何十一8

这一切的奥秘将我们放在耶稣里面,我们在耶稣身上看见神与我们一同受苦,也为我们受苦。耶稣为耶路撒冷流的眼泪(路十九41)是神心中的眼泪。不管我们对自己经历的苦难或为世界上别人的苦难而悲伤得何等深沉,充其量亦只是神悲伤的暗淡反映。

(二)你有野心么?忘掉它们吧。生存是唯一的保证。这是改变人生方向的模式,是明显放弃事业期望的模式,我们能从保罗至史怀哲(Albert Schweitzer)的基督徒传统,从科伦巴(Columba)至贺川丰彦(Kagawa),而且在无数不见经传的人身上,发现耶稣所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八35)这话的真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