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挑战

 

读经:耶2:1-4:2;代下34:3-7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耶2:5

 

耶利米蒙受神圣的呼召,去从事先知的职事,是发生在约西亚执政第十三年。从那时起一直到十八年后约西亚死的那段期间,他的事奉工作比较上说来,是较为平静的。这一年之后,他的遭遇就是风雨交加了。从第2-12章,这十一章经文写的是他早期服事的情况。

背景

为了让我们更明白这里所要思想的信息之背景,我们还是先简略的看一下当时的历史。约西亚是八岁那年登基的。他在位第八年,也就是十六岁的时侯,开始寻求神。四年以后,也就是他在位第十二年,二十岁的时候,他开始了第一次清除在犹大的偶像。不但这样,他还跨越国界,把改革运动带到玛拿西、以法莲、西缅、和拿弗他利境内的诸城。这些城市都是在北国境内,当地人民被掳之后,城都荒凉了。在那些地方,他在残留的以色列人中,推动反偶像的革新,把拜偶像的坛也都拆除了。他在位的第十三年,也就是隔了一年之后,耶利米开始了他的先知职事。五年之后,正当约西亚领导一次新的运动,改革犹太人生活心脏地带,清洁圣殿的时候,他们发现了那一部律法书。

把这些事实综合起来,我们可以看到,耶利米书2-12章,是他在这段期间服事的记录。第2-6章的预言,是在他事工中头五年讲的,也就是在还末发现那一部律法书以前。第7-9章的信息,是在洁凈圣殿以及发现律法书的那一段时间传的。第10-12章记录的信息,是在发现律法书以后,更激烈推动革新运动期间所讲的。

本章我们所用的经文,其历史背景是关于约西亚早期清除偶像的事。这一个时代的特色,可以用这位先知的一段话来加以描述:“虽有这一切的事,他奸诈的妹妹犹大,还不一心归向我,不过是假意归我,这是耶和华说的”3:10)。那个时候正在推动革新,不过那只是表面上的革新而已。王本身倒是很真诚。他内心真是为万军之耶和华大发热诚,他决心要清除偶像,把百姓带回到耶和华的道路中。还有,这位王很得民心。他的百姓爱他。他们跟从他,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的意思,他的方法。但是就全国整体来讲,这个革新并没有深度。在那个世代,一些邪恶的事表面上被压制了,但是百姓的心还是远离神。这位敬虔、有理想的年轻君王,真诚的想行公义,但是却没办法。百姓表面上跟着他走,其实心里并没归向神。

我们所引用的经文里,有一段话是耶和华对祂百姓所发的挑战:“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耶利米在这段期间的服事,接下去都是争辩、警告、和呼吁。这是神所关切的中心问题。

首先,我们要看看造成神提出这个挑战的一些事。这个可以从祂话中的几个词看出来:“你们的列祖……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成为虚妄。”第二,我们要思想神挑战的内容:“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

关于促成祂提出挑战的原因,这里,和平常一样,圣经是自己最好的解释者。假如我们断章取义,把神这句话抽出来,不管它的前后背景,我们不但会误解这段经文的意思,也不可能领会到神这个挑战背后神心意中深沉的感情。神提出这个挑战之前,已经先给他们一段肯定的话:

“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作为土产初熟的果子。”

“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

这样,先读那段肯定的话,再读耶和华的挑战,就可以让我们看到,神的挑战是根据那句肯定的话而发出的。而前后这两段话所传达的早期情况,却是极端的相反。

我们还可以把这两段话,再加以更深入的对比。

“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我都记得。”

“你们的列祖……竟远离我。”

“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

“……随从虚无的神。”

“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作为土产初熟的果子。”

“……自己成为虚妄。”

若要真正了解造成这个挑战的原因,我们必须回过头,看看百姓是从什么样的光景中跌倒下来的。关于古时的日子,这段经文是以哀怨的笔法来描述的,充满了柔情、充满了温馨。耶和华用最神圣的比方,把自己作爱人,把祂的百姓当作被爱的人。“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我都记得。”这就是说,我还记得,在你的历史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你对我的态度、对我的作为,是那么有爱心。我还记得,那时你如何把脸埋在我胸怀间,把你内心深刻的爱,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我还记得你那婚姻的爱情,你是那样以少女纯真的情怀,希望得着我的爱。可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他们竟远离我。”这就是神对祂百姓的看法。他们远离了祂。再也没有爱,再也没有表示爱情的那些小动作。这样的比方,在圣经里一再出现。神常常使用人对情爱的了解,来表达祂对自己百姓的看法。“我必聘妳归我永远为妻!”在何西阿传给以色列人的那个悲剧性、痛苦的、叫人刻骨铭心的信息中,所用的比方,就是把神对以色列人的态度比作丈夫,而把犯了罪的以色列人比作不贞的妻子。人的心必定可以体会到那种痛苦,那种难受。这里,神似乎是对祂的百姓委曲求全,告诉他们:我还记得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但你竟远离我,你已经把这爱丢掉了,你再也没有表示爱情的小动作了。

接下去的发展,就是第二个对比了。那些早先在旷野末耕之地跟随祂的人,现在却去随从虚无的神。

因为,祂又把这些人的想象,带回到古时的日子,就是他们成为一个国家历史开始的时刻,那时神用大能的手,把他们带出埃及,进入旷野,使他们成为一个民族,归祂为属祂的百姓。那时他们跟随祂,不是为着好处。他们跟着祂进入旷野,进入那末耕之地。现在他们却把好处摆在前头。他们用妥协,用政治的手腕,为自己凿出一个池子,却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他们想得好处,结果,反而把好处丢掉了。早先的日子,他们不求好处,只求神的爱,结果神就证卫他们,保守他们,救赎他们,使他们为大。现在,远离祂,靠着自己所制定的政策、自己的机智手碗,想得自己的好处,结果反而“自己成为虚妄的”

最后一个对照,和其它的对照一样精彩。过去,以色列是归耶和华为圣,是属于祂的,是被分别出来归于祂的,是附着祂的。因此,以色列就受到祂的保守,不致于遭遇任何外在力量的侵扰。后来,以色列变为虚妄的、愚顽的,就成为仇敌掳掠的目标。

整个比方让我们看到,他们已经失去了真正的力量;也让人看到,在那环境之下的空虚感。在早先的日子,这个国家对神是真诚的,他们听从了神用爱所发出的呼召,以实际行动跟随祂进入旷野,一切都觉得满足,只因为祂是神。那也是大有能力的日子。在以色列还没有组成一个国家,在她还没有精练的军队以前,在她还没有制定政策,在她还年幼,对神满怀爱意的时候,她跟从祂,所以她就强壮,就安全。但是,现在她却投靠当时的环境,想借着和其它国家的联盟,来坚固她的边界,提升她的力量。一方面与埃及谈论联盟的事,另一方面又想讨得亚述人的欢心。她之所以必须这么作,乃是因为她已经失去了早先的力量。

我们用这么多时间来思想这些人的情况,是有价值的。因为惟有这样,我们才能了解神的挑战。事实上,神通过祂的仆人,要求以色列人给祂一个理由,为什么他们离弃了祂。你们为什么离开我?为什么你们随从虚无的神?为什么你们自己成为虚妄?祂这个挑战的用语,把祂自己也都摆上去了。“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神向以色列人挑战,要他们去读一读他们以前的历史,看看祂与他们的关系。祂向王和统治者,向君王、祭司、先知发出挑战,要他们去查考历史,从他们年幼祂使他们成为一个国家时查起。那时他们爱祂的心是强烈的。祂要他们查考过了以后,对祂指出,祂在那一点上没有尽到责任。祂似乎在对他们说:我和你们所立的约当中,那一条我没有遵守?我对待你们的方法,什么时候欺骗过你们?我应许要指引你们,我那个时候没有作到我所应许的?

这里让我们看到一幅奇妙的画面,神似乎以自责的方式,在查究这件事。祂先假定祂的百姓忠贞不二,错的是祂自己。我过去曾经这么爱你,你现在却转离我;你过去曾经把脸埋在我胸怀,现在却远远离开我,那么一定是有原因的。是因为我的缘故吗?我破坏了那一条约?我曾经骗过你们吗?我曾经应许过什么,而没遵守?你们找到我有什么不义的地方“这是一个爱受到了创伤的人所提出的挑战。这是那位绝对忠信,坚守所立之约的神所提出的挑战。为什么你们离开我?你们找到我有什么不义的地方吗?祂所提出的质询方式,就让我们体会到,他们之离开祂,不是因为祂的不忠。

祂的挑战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借着探讨这一层更深的意义,我们可以看到问题的核心所在,同时也可以看到这些人为什么背向祂:

“你们且过到基提海岛去察看,打发人往基达去,留心查考,看有这样的事没有。岂有一国换了她的神么?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2:10-11

这段话把百姓的注意力引导到外面的列国。祂要求百姓去看看,那些人对他们的神如何忠心;并把他们的忠心,和祂百姓对神的不忠相对照。列国的神是假神,以色列的神却是真神,是信实的。但祂的百姓竟然背弃祂。而他们背弃祂,实际上是背弃他们自己的荣耀。真正可以叫他们得荣耀的,乃是这荣耀。

今天,对假神忠心,对真神反而不忠,情形依旧不变。环顾四围宗教界,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基督教会内,还是存在那么多对神不忠的人,而其它宗教信徒,则对他们的假神大发热心,忠心耿耿。试以回教徒为例,他们对穆罕默德之忠心,反而比我们对基督更真诚。我提出这样的实例,目的是让大家对耶利米这个预言有更深的了解。我引用这段经文,是要让我们明白他们离弃神的原因。这个原因,用似非而是的辩证法来看最清楚。古代神的百姓的失败,以及今天基督教会的失败,正显示了耶和华所启示的教会,远优于其它任何形式的宗教。人们所忠心事奉的那些假神,是他们自己所造的,是由他们的思想产生出来的。当人们按照自己的形像造神时,他们所造的神乃是按照他们自己的模式,更扩大了他们自己的不安全。更进一步说,人造自己的神,他就会按自己的本性,对神有所求。这个可以从回教徒看出来。穆罕默德确是一个伟大、了不起的人,但是正因为这个人有色欲上的问题,结果就在这方面影响着今天整个回教世界。一个神如果不要求那些信奉他的人作任何违反他们欲望的事,就能获得信者之人的矢志忠心。

神呼召人,这位呼召人的神是圣洁的、是无瑕疵的、是爱,所以祂要求受祂呼召的人,也要提升他们的品挌,以符祂的要求。祂不能把自己降落到他们那败坏的本性里。祂不能容忍人内心那种不洁、邪恶的存在。祂呼召人,提升人的品挌,日日更进,直到他们能符合祂的圣洁。神对人性的呼召,必然是先纯洁,而后和平;先圣洁,而后快乐;先公义,而后喜悦。

失败的原因

这乃是以色列何以失败的原因。他们离弃神,乃因他们拒绝神的呼召,神呼召他们提升他们的品格。不论何时、何地,人离弃神,都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神的圣洁,而是正因为他们知道;不是因为他们不信神所要求的是极高的理想,而是正因为他们十分相信。这个原则可以从耶稣一生中的工作看出来。当祂用比较奥秘的方式,对祂的门徒谈论到吃祂的肉,喝祂的血时,他们说,这话甚难,就有多人离开祂,不再和祂同行了。为什么他们离开祂回去呢?是不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祂?不是,而是正因为他们了解祂,所以他们才不跟随祂。有的国家,虽然看到神的荣耀,却仍然离祂而去。不是出于不明白,而是因为她明白了;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荣耀,而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那荣耀,因为他们不愿意为那荣耀付出代价。以色列离开神,不是因为神里面没有公义,而是因为神是公义的,而以色列却不准备在这方面跟随祂。神呼召人,要把人提升到最高的可能性。神的呼召极为清楚,不可能被误解。所以,人跟随祂一阵子,又离开了,不是因为不明白那奥秘,而是因为他们明白了,却不愿意在这方面跟随。

最后,请看耶和华这个挑战的目的。祂的目的可以从先知的一些信息中看出来。“耶和华说,我因此必与你们争辩,也必与你们的子孙争辩。”……“从今以后,你岂不向我呼叫说,我父阿,你是我幼年的恩主。”……“耶和华说,以色列阿,你若回来归向我。”从这些奇妙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神的挑战目的不在定罪,而在拯救。神那灸热灼人的话语,不是要把人压低贬责,而是要提升他,使他能爱,使他实现神给与他的最高理想和好处。

我们查考的这段话,本身就是一个信息。一个国家若要衰亡,其最佳的快捷方式乃是离弃神。一个国家若有神特别的恩典,有神的启示,并且又行走在这光中,那么这个国家就可以保持她的伟大。如果这个国家以为自己有光明了,而背向这真光;以为自己有荣耀的理想,而却不肯跟从这理想,那么什么都不能拯救她。人之所以离开神,其原因必然是拒绝归向那最崇高的理想,离弃那卑贱的事。这样,所带来的结果就是虚无。这种虚无的外在表现,就是为靠自己所创造的环境,靠自己聪明所创造的政策,为所带来的地位和权势而感到骄傲。假如一个国家,曾经看见过神脸上的荣光,现在却产生这样的自信,那么这个国家就快要沦亡,快要成为废墟了。神把祂的启示赐给一个国家,这启示又是至高的真理,这真理显示品格就是力量,而要拥有这种从品挌而生的力量,就必须对神,对神圣洁的律法和爱有回应。如果这个国家竟然背向神,不肯为那崇高的地位和那圣洁的本质付出代价,那么这个国家已经命定要走下坡,被贬为低贱了。

一个国家选择了这样的道路,结局就很危险。同时,我们也该知道,如果这个国家要再一次得到救恩,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转回,归向神。

一个国家当如何才能归向神?乃是当记住,公义应该摆在利益之先;当把圣洁看作比快乐更重要;当认清,整个民族的健康,比少数几个人的富有更重要;要了解,我们必须把神摆在玛门的前面。惟有一个国家能认清这些事,并且回转,这个国家才能重新恢复她的力量。虽然,她的忠心,也许会暂时把她带到旷野,带到未耕之地,但即使在那样的地方,神也必保守她。但是,假如这个国家忘记了这一切,那么她一切的条约、策略、环境,都要转而对她不利。今天神对我们发出的,还是同样的挑战:“你们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