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国家的强弱兴衰

 

读经:王下23:1-2;代下34:29-30;8:4-926

“耶和华如此说,

  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

  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

  财主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

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

  认识我是耶和华,

  又知道我喜悦在世上施行

  慈爱

  公平

  和公义,以此夸口;

这是耶和华说的”(耶9:23-24

 

这两节经文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单元,这两节经文和这一个段落的预言,成为一个很鲜明的对比。我说“对比”,因为它和其它的预言并没有冲突。在这一个段落中,先知所传信息的内容,所表达的当时情况,恰与这两节经文所描述的,耶和华所喜悦的事相反。这里所用的词句真是充满了力量,也极优美,在旧约的预言经文中,这段话留给人一个极深刻的印象。这两节经文常被引用,虽然一般人都不注意它的背景。事实上,它是在极其严肃的情况下所宣告的,这一点我们从它的上下文可以立刻看出来。

在讲这段话以前,先知形容了当时他们因着自己的罪受审判,百姓遭遇到灾祸的情形:

“因为死亡上来,进了我们的窗户,入了我们的宫殿,要从外面剪除孩童,从街上剪除少手人……人的尸首必倒在田野像粪土,又像收割的人遗落的一把禾稼,无人收取。”在讲这段话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先知又奉耶和华的名宣告说,犹大将和埃及、以东、亚扪、和摩押人一起受罚,因为以色列家的心没有受割礼。

发现约书

在修殿的过程中,大祭司希勒家发现了一本律法书。他把这书交给书记沙番,沙番把书带到王面前,在圣殿修竣之后,把这书的内容读给王听。王听了所宣读的内容以后,极其震惊,因为知道百姓没有遵守律法上的话,也没有照里面所写的去行。经过与女先知户勒大商量以后,约西亚召聚了犹大和耶路撒冷的长老,祭司和利未人,以及众百姓,和他一起聆听,宣读从耶和华殿中发现的那本约书里面的话。要了解王为什么那么震惊,我们必须把那本约书里面所教导的,与当时犹大的实际光景加以比照。很可能,他们所发现的律法书,是摩西所写的那些书,所宣读的约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所谓约书,就是今日我们圣经中出埃及记21;22;23章。这里面的话,是摩西在宣告十诫之后,接着就写下来的,并且在西乃山宣读给全体百姓听。这部所谓“约书”,里面包括的律法,是个人性的生活,是与财产,以及国家政治有关的。现在,转过来看耶利米在他所传讲的这几章信息中,我们可以发现,当时百姓实际上所行的,正与这“约书”上的律法背道而驰。恶事到处横行、穷人受欺压、国中没有公义。虽然当时的情况是这个样子,但是正如前面已经讲过的,百姓还是倚靠他们有一所圣殿的事实,还是夸口他们拥有律法。他们说:“我们有智慧,耶和华的律法在我们这里。”这位先知看出他们这句夸口的话是空洞的。他用一句话把百姓在这方面的失败都显明出来了:“看哪!文士的假笔舞弄虚假。”换句话说,百姓从他们老师所听到的,都是错误的解释,原因是,这些文士本身所过的生活不是很正当。耶利米指责这些人“一味的贪婪”“行事虚谎”不行公义,并且给人心中一个虚假的安全感,因为他们说,“平安了!平安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平安。他们给全国带来的后果是,让全国上下有一些错误的观念。百姓把他们的信心建立在政治的决策上,在力量上,在财富上;他们忽略了慈爱、公义、和公平的审判诸事。

这些背景,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两节经文的深远意义。在这短短的经文中,先知把注意力集中在教导全国最重要的事上。他对这些人,以及对各世各代的列国,指明了三件事:第一,虚假的国家安全;第二,国家力量的真正要素;第三,也是最中心之处,造成一个国家伟大的真正秘诀。

虚假的安全

虚假的国家安全:“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财主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国家力量的真正要素:“慈爱、公平、公义。”国家伟大的真正秘诀:“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耶和华……这是耶和华说的。”

每一个国家都有她自己以为光荣、以为骄傲的东西;归根究柢,这也就是他们所倚靠的。要发现一个国家以什么为荣,要发现一个国家以什么为她的倚靠,就要从这个国家是以什么动机来作她正在作的那些事,从这个国家之所以有那样态度的原因看出来。

这里,我要简单的指出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耶利米的这段话中,他把全国性的信息,用个人化的方法说出来。这位先知实际上是指着全国说的,可是,当他论到这些事时,他是用个人化的方法来讲的。“智慧人(单数)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勇士(单数)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财主(单数)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国家乃是个别的人之集合。在那么久远以前的日子,他们这一批先知虽然没有我们今天的认识,但已经知道,责任不在乎国王、或在上的官长,而在乎组合成一个国家的那些个别的人。假如在当日是如此,今天更应该如此。在今天这个代议制的政治组织中,一个国家应该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注重公民个别的品格。是全国人民给予一个政府行使治权,所以一个国家的任何作为,必须由全国的人负起责任。如果真正去追究的话,全国性的罪也必须由个别的公民去负责。

让我们思想一下这位先知指出的那些虚假的安全感。“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借着这一句话,先知警告这个国家,不要以人的智慧为夸口、为骄傲、为倚靠。智慧指的是聪明,是认识。我用这两个词,因为在这段经文的中心宣告中,他所用的词句是:“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这是耶和华说的。”这并不是不经意的,随便用两个重复的词,相反的,这两个词是经过仔细的安排,用以表达同一件大事的两面。“智慧”乃是指有能力可以认识。“认识我”意思是运用这个能力,观察我、注意我。在这里智慧指的不是抽象的东西,而是一种认知、一种能力、和一种活动。一个有智能的人是一个有认知能力,又肯使用这能力的人。所以,在这里所谓的“智慧”乃是指对事物或事件的了解和知识。这位先知在这里所说的,特别是指政治上的智慧、政治上的敏感。和早先以赛亚传预言的时候一样,在耶利米传预言的那些日子里,背后有着一些政治上的活动,试图为国家取得内部的安全。当时的政治家,想玩弄“列强牌”,就是想利用这个强国去牵制另一个强国,以求自已的安全。所以,那些智慧人乃是对当时一般事物有认识的人,并且他们也细心的观察当时的光景。

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

先知说,“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而骄傲,不要倚靠他的智慧。为什么?因为人的智慧必然是不完全的。不管多有智慧,他所能看到的只是局部的。所以,用人的智慧所作出来的决定,一定是只顾及局部的,所以不会是确定的。

如果我们记住,耶利米这段话不单单是指人所犯过的错误而讲的,那么就可发现他的话有更深一层的意义。他并不是说,当时他们所作的政治上决定,都是全然错误的。毫无疑问的,在这位先知的心目中,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但是,在他讲这句话时,他不管过去的错误,他只以一般性质的方式宣告说:“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也许他的智慧已经达到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也许他很认真,也许他很真诚,也许他诚诚实实的想发现事实。他了解事物的能力也许很敏锐,也经常使用这能力,然而,一个国家的强弱,也不能靠这智慧,因为这智慧只是片面的。人无论有多聪明,总是没有办法完全了解事物或情况的真相。这种智慧的基础不是很稳固,所以不能在上面建立什么东西。如果在它上面建立东西,迟早总是会崩溃的。

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

我们来看看第二个警告:“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很明显的,这里先知心目中想的,是物质上的力量,包括攻击性的和防卫性的。让我们先从“攻击性”和“防卫性”这两方面来思想。所谓物质上的力量,到底指的是什么?在物质上,人可以表现什么样的勇力呢?这个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人可以紧紧捉住他所拥有的,人也可以他手中所拿的物质进行对方所无法抗拒的打击。这就是人借着物质所能发出来的力量,捉住所拥有的,防卫它;用所拥有的进行攻击,具有毁坏性。“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

为什么?物质的力量有什么缺点?第一,物质的能力是软弱的,因为每样物质只能发出它所拥有的那种能力。物质力量只有在对付物质时才有用。物质力量就无法抗拒道德的力量。因此,物质力量并不以它本身来决定,而以它所敌对的对象是什么来作决定。其它类型的力量就可以抵销物质的力量。

这一点我们不用详细说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实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人类历史中也有许多事实证明,道德理想可发出的巨大力量。道德的力量比物质的力量强。道德理想的力量,正义和真理的力量,虽然有时要经历漫长的时间,但是最后必然胜过物质的力量。因此,物质的力量实在不可靠。“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

财主不要因他的财富夸口。

接着是,“财主不要因他的财富夸口。”财富是什么呢?无疑的,这里指的是人所拥有的物质,而所拥有的这些东西又是别人所需要的。我的意思不是说,人可以随意去取用其它人所拥有的东西。我是说,有些物质不能称为财富,因为它对别人没有什么价值。所以这里的财富是指可以为那拥有它的人,去取得其它东西的物质。“财主不要因他的财富夸口。”

为什么?因为物质的财物,惟有在物质的范畴中才有用。正如物质的力量之外,还有比它更强的力量,同样的,有些东西不是物质财富所能购买或换取的。物质财富的力量,乃以其量数来决定,因此是经常变化的。

如果一个国家的强盛,只是建立在人的智慧上,由于人的智慧不完全,那么它当然不能支持强盛所需的一切。假如一个国家的强盛,只是建立在物质力量上,由于物质力量只限于同类型的力量范围内,那么这个国家很可能被同类型,但更大的力量所控制,或者被不同类,但比它更强的力量所控制。如果一个国家的强盛建立在财富上,那种财富只有在物质的范畴中才有效。一个国家是由个人组成的,个人的存在之重要性,归根究柢,不在于肉身,也不在于知性,而在于灵性。灵性的力量不能建立在物质财富的根基上。

可是,这段经文更令人惊讶之处,还在于这位先知指明了,真正可以叫国家安全的那些因素。讲过了那些虚假的信心之后,他列举出神所喜悦的东西,而有了这些叫神喜悦的东西,神自然也就喜悦拥有这些东西的个人和国家。其实,神在这地上所行的,就是这些东西,人如果也这样去行,那么就是行在祂的旨意里,这也就是国家安全的真正秘诀。这些东西是什么?就是:慈爱、公平、和公义。

慈爱是什么?

“慈爱”,要了解这个词的真正意义,我们先要从它字面所含的意思来看,然后再观察这个词实际上的用法。这个希伯来词的基本意义,经历了旧约圣经中各种不同的用法,仍没有多大的改变。“慈爱”是因着内心爱的催迫,而甘愿俯就低下。“慈爱”不只是一种内心的态度,而是由内心态度所发出的行动。那是把爱心付诸实行。而且,这“慈爱”并不是把爱心的行动,行在那些和你同属一个层次的人,它是指把爱心的行动,行在你必须俯身曲就的那些人身上。“慈爱”乃是因着爱心的缘故,去爱那些缺少一切的人。“慈爱”是怜悯,“慈爱”是忍耐,“慈爱”是把力量加给任何有需要的人。

按着这位先知的看法,这乃是国家安全的第一个要素。

慈爱的力量何在?在于它能维护一个国家的力量。它可以恢复一些原本应该被弃绝的,它可以凝聚整个民族。不管我们对实际政治存何看法,不管你认为它的意思是什么,如果我们能登到高处,看看一个充满了慈爱的国家,满是对生命的期望,那么这个国家一定强盛。慈爱可以使既有的东西强化,可以把原本无用的废物转化成真正的财富。在一个国家生活里,如果广行慈爱,就是那种因着爱心,肯俯就那些需要的人,用怜恤、耐心、和力量去爱他们,那么这个国家就可以获得真正的力量。

公平是什么?

国家强盛的第二个因素,就是公平。公平排在慈爱之后,实际上它就是慈爱所带来的结果。公平是什么?这个希伯来的词,在圣经中被译成许许多多不同的意思。同时,我个人以为,这个词也是最常被误解的。公平不等于惩罚。当然,有时“公平”也会包括惩罚。但是在公平之下的惩罚其实不是惩罚,也不是报复,而是管教。公平乃是指,在绝对平等的原则下,处理一切事情;按着真理管理一切;建立平等与正当的关系。一个国家的真正力量在于她的审判制度和管理方法,如果这一切都按着真理、公正、和平等去行,那么这个国家就必有力量。那么,公平的力量何在?在于它可以满足一个人、或一个国家,心底深处那种深沉的需求。它为人的生命追求一个最真实、最好的条件。它可以叫街上那些不满的声音止息,这种不满的声音,乃是一个国家生命安危的最大威胁。全国性的危机,最可怕的地方不在于从外面来的攻击,而是存在于内部的不安。

公义是什么?

它只能在神里面找到,那是绝对的正直。神的行动,没有败坏,没有罪孽,没有歪曲。所以,相对的讲,公义乃是响应神的行动。有一个政治家说,伟大的政治家所作的,乃是发现神行动的方向,并且把那些会拦阻祂前进的一切障碍除去。这就是在国家生活中的公义。神的态度和活动是公义的。一个国家生活的公义,乃是响应这样的态度和活动。个人生活的公义,也是响应神的这个心意和作为。如果一个国家按着神的心意和作为行,那么这个国家也必以同样的方法待国民。所以,公义的力量何在?在于和神的关系。公义可以加给一切生命以力量;公义可以摧毁一切具有破坏性的力量。

最后我们要回到这段经文的中心,看看一个国强盛的主要中心秘诀。夸口、荣耀、信心的真正原因,乃在于有聪明,认识神。如果这样,这个国家一定强盛,一定可以找到真正的倚靠,有能力可以认识神,并且愿意使用这能力。

祌是全知的、神是全能的、神是一切所有的。“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他所当夸口的是,他有智慧,认识神的全知。“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他所当夸口的是,神的全能。“财主不要因他的财富夸口。”他所当夸口的是,神拥有一切。神是全知,所以祂对人的态度是慈爱的。正因为神是全知的,所以祂能爱,祂能对你我发出慈爱和怜悯。这一些,除非我们紧密与神同行,单靠你我是行不出来的。神是全能的,所以祂能以温柔的态度施行审判。越是坚强的人,越能对那些软弱的人表现温柔。这位全能的神,却也是最柔和的,而祂的审判也是真理和忍耐的审判。神是一切所有,正因为如此,祂才公义。这样的次序正确吗?一旦一个国家不行公义,这个国家前面的路就不安稳了。若已拥有一切,就不需受贿赂,神既是一切所有,人当然就无法贿赂祂。再往更低一点的层面来讲,无论你用什么东西贿赂祂都没有用,因为那些东西祂都已经有了,并且本来也都是祂的。只要一个人,或一个国家,清楚知道他所拥有的一切,最终都在神里面,你就不能贿赂他们,因为他们以神的永世来衡量自己所度的年日。虽然有时他们必须短暂的忍受贫苦、羞辱、和困难,但他们深刻体认,他们的力量建立在公义的根基上,所以他们可以满足于现状,耐心的等候。

因此,对一个国家而言,最重要的乃是有聪明、认识神。也就是说,不但有认识神的能力,也要运用这能力去认识祂。不但这样,有能力认识神以后,还要顺服神。认识神就是永生,正如主自己亲口说的:“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先求祂的国,就是得到一切供应的前提,正如祂说的:“你们要先求衪的国,和衪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以祂为乐,就讨祂的喜悦,因为以祂为乐的人必追求慈爱、公平、公义,而这一些原本是祂所喜悦的。

一个国家归回神,在人看来,最初的那一段时间可能是软弱、无知,甚至有被打败的可能;但是归回神的国家,实际上是恢复了生命和力量,以及一切可叫她永远存在的东西。――《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