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代替品

 

读经:王下23:3-24;代下34:31-35:19;10:1-11:17

“你们要对他们如此说:不是那创造天地的神,必从地上从天下被除灭”(耶10:11

 

背景

约西亚王在那次盛大的逾越节庆典之后,又统治犹大十三年,在圣经的记录中,对这些年间的光景如何,很少提及。

找到了那本律法书之后,立刻产生的一个结果是,王全心全意立约,要遵守、要实行写在那律法书上一切的话。记录这段历史者写道:“众民都服从这约”(王下23:3)。历代志的作者则写道:“(他)又使住耶路撒冷和便雅悯的人,都服从这约”(代下34:32)。

王和百姓在发现这本律法书后立了这约,接着王又进行一项更激烈的措施,就是压制拜偶像的事。从外表上看,他的措施是成功的,至少是在一段期间内相当有效,因为历代志的作者宣告说:“约西亚在世的日子,就跟从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总不离开”(代下34:33)。

不过,显然的,拜偶像之事并没有完全被压制。在约西亚执政的晚年,全国性衰败的倾向还是继续着,甚至王自已也有一些耍弄政治权谋的情事,最后,他自己甚至在战场上阵亡,而本是不必他亲自上阵的。

耶利米书10;11;12章的预言,都是和这个时期有关的。第一段是与拜偶像的事有关。从他所用的话里,我们似乎可以看出,他的信息是为配合清除偶像的运动而发的,目的是为王的行动辩护,助王一臂之力。这一段经文就是10:1-16。第二段的一个特色是有点突如其来。其内容包括:突然发出的,有关审判的预告,百姓的哀号,以及先知痛苦的呼喊。这一段是从10:17起,到10:25结束。第三段是讲到一个被破坏的约,说到他们祖先所犯的罪,他们的儿女也犯。这段经文是11:1-17。最后一段是讲到先知受苦的事,也论到耶和华如何加给他力量,使他继续从事他的职事。

本章我们所要讨论的是第一段,论到偶像的那些信息。我们要循着一个主题来发展,就是先知把偶像和神加以对比的事。

人能够失去对神的感觉,但无法除掉需要神的那种渴望。结果,他们就去找别的代替品,来填补神的位置,也就是以假神取代真神。我们要认清,人制造偶像,乃是因为他失去了对神的感觉所带来的结果,不是人先造偶像,才离弃真神。对神不忠心,导致人茌黑暗中走,使人看不到神,但是他心中对神的需求却仍然存在。首先是人对神不忠,接着走入黑暗中,然后他们才为自己造制偶像。这就是犹大的故事。类似的故事,也在人类历史中不断的重演。

在耶利米的信息中,他很生动的把假神和真神加以对照。其中所含的信息,是具有永久性质的。因为随着时代改变,假神的形式也会有改变,但偶像的基本性质却从不改变。

我们要从耶利米的教训中,以三个角度来看,就是它的起源、它的本质、和它的价值。

偶像的起源

假如你允许我的话,我要说,在整本圣经中,论到偶像的事,除了以赛亚以外,其它没有任何比这段经文更精彩的了。很可能,耶利米的这段经文,有部分是引用自以赛亚书也说不定。

论到以偶像取代神的地位,耶利米只举出一个例子,不过,这个例子在这段经文中,出现了两次。他首先提到的是树,被砍伐下来的树。第一点,这棵树被砍伐下来,没有生命了。第二点,匠人用他们的心思,把它造成某种形像。第三点,他们再用金银把它装饰了。最后,先知指出,匠人又用钉子、锤子,钉稳它,使它不动摇。

稍后不久,在继续论这个题目时,他谈到了列国的智慧人,并把他们与神相比,那时他提到了一句话:“偶像的训诲。”开始时,他说到偶像,用的是复数的名词,但接着他就改成单数,显然是要专指某一个偶像。他说,“偶像不过是木头。”“偶像的训诲算什么呢?偶像不过是木头。”它们只不过是木匠、银匠的手所作出来的工作。木匠先将木头迼成某种形状,银匠从他施进口银子,从乌法进口金子,作成紫色、蓝色等衣服,穿在那木头上。读这段经文,不可避免的,你一定可以感觉到这位先知那种嘲弄的味道。

让我们想象一下,先知所描述的匠人工作时的情形。首先,把树砍伐下来。要造偶像,必先使那棵树失去生命。然后,他们把那没有生命的木头,凿成形状,加以装饰,穿上衣服,又用钉锤把它钉稳,以免它动摇。我们看到的是造偶像的过程,现在我们来看看作这工作的人。他在作什么?为什么他在作他手中的工作?我看到他在锯、刻木头,造出形状,我看到他给木头加上金银的装饰,我看到他用锤子、用钉子把偶像钉稳,免得它跌倒。我看到他给偶像披上紫色、蓝色的袍子。他为什么作这些事?

原来在那个人的心里,有着一份人类内心最大的渴望、最大的需要、最逼切追求的。他这样竭力制造作偶像,只是尝试满足他本性中的那个渴求。他所造出的是比他劣等的东西,并要藉此安抚他内心最深处的那种呼号。虽然几千年已经过去了,虽然犹太人不再去拜那有形的偶像,虽然基督徒也不拜那物质的、肉眼可见的偶像,但是我还是可以看到“偶像”很真、很近,就在我们的周围。我看到,人还是想用物质,想用悟性上的技巧,来回答、来满足他里面那种属灵的需要,那种深沉的呼喊,这就是制造偶像。

耶利米经常把这些偶像和神加以对比。惟耶和华是真神、是活神、是永远的王。正如他在稍后说的,耶和华是“造作万有的”。至于偶像呢?它是被砍伐下来的木头,是用木头造作成形状,是在木头上加上了金、银的装饰,是在木头上披上了紫色、蓝色的袍子,是用钉、用锤子钉牢稳的木头。神是万有的王,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王。神是造作者、是塑造者、是建立者,人用来造偶像的那些木头、金银、紫色蓝色、钉子,一切的一切,都是祂所造的。请记住这对比。偶像是被造作的,神却是造作万有的。它们是被造的,祂却创造主。偶像比人低、比人劣,并且永远是如此;神却永远比人高、比人好。

偶像的本质

现在我们要来看看,在这位先知的教训中,这些用来取代神的代替品,具有什么样的本质。关于这一点,这位先知所讲的第一句话是:“它好像棕树,是旋成的。”这句话很难译。有的英文译本,加上这样的边注:或作“它们是瓜田中的柱子”。这样的译法,我们就可以看出,原文有多难理解了。不错,这里先知的意思是什么,我们不能很正确的加以断言。不过我从“巴录书”(The Book of Baruch)找到了一条线索。巴录书中,直接引用了这段经文,巴录所在用的词句,译出来是:“它们就像瓜田中(吓鸟用)的稻草人。”我不敢太过武断,不过我相信,巴录的读法,可能就是耶利米口中所说出来的话。这样的读法,完全符合这段经立的思想。稍后,他又说到那些偶像“都是巧匠的工作”。这句话,一方面表示了它们的低劣,另一方面也在讥讽那些制造偶像的人。

论到偶像的本质,先知最后讲的一句话是,偶像“其中并无气息”。我个人认为,在圣经里面所有的预言中,再没有任何一句话更能完整的、深入的、全盘的、形容偶像的本质。这句话也满有讥讽的味道,并且对于偶像的本质,有着极具启发性的暗示。

所以,我们可以把偶像的本质,综合总结起来了。首先,偶像是可憎的,就像瓜田中的稻草人。第二,偶像是附属性的,因为它是人手所作成的巧工,所以它是附属于那造它的人。第三,它不会反应,因为它里面没有气息。

你可以把最好的树砍伐下来,锯、刨、雕,作成一个人或一个神的外型,给它加上金或银的装饰,给它披上紫色或蓝色的袍子,用钉子、锤子把它钉牢,免得风一吹把它吹倒了。然后,把你的头放在它的胸前,看看你可以不可以感到它胸部的起伏,它是不是有气息。它里面没有气息。

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到另一个对比。神之所以叫人敬畏,叫人有责任感,可以使人倚靠,最主要是因为在祂里面有气息,在祂里面有灵,在祂里面有生命。偶像是死的,没有位格的。我特别加上“没有位格的”,这是有原因的。有些偶像我们实在不能说它们是死的。从某些角度看,它们是活的,但不是有位格的。它们对个人的痛苦,对个人的哀乐无动于衷。神是活的,神是有位格的。虽然人用尽心思,绞尽脑汁,想要说明但说明不清。不过,神是有位格的。认识祂的人,可以与祂同活,与祂交谈,与祂同行,可以了解祂的心意,可以取用祂的智慧作自己的指引,可以汲取祂的力量去完成工作。我们可以作这一切,而绝对不会伤害到另一个和我们有同样需要的人。这是一个奥秘,但这也是一个屡经试验证实的事实,成千上万信靠祂的人,都可以如此同作见证。

偶像彻头彻尾是虚假的,它是把木头变成神,人用方法把它是木头这个事实遮掩住了。他们砍下树来,经过制作的程序,把它涂成原来所不是的东西。然后他们用金银把它遮住,用蓝色、紫色的衣服把它披上,最后让人忘记,它其实是木头,现在,人们所敬拜的偶像,号称是神,实际上却只是木头一块。所以,偶像是虚假。另一方面,活神却是千真万确的。否认祂自己,就等于一切都不存在。祂不能背乎祂自己。它们是虚假的东西,祂却是真实的灵。

偶像有什么价值?

现在我们要再问另一个问题:这些偶像有什么价值?先知从二方面来回答:能力,知识,和影响。

1.关于偶像的能力,先知用两句话来回答

第一,“它们……不能说话。”第二,“它们……不能行走,必须有人抬着。”

2.关于知识“偶像的训诲算甚废呢?偶像不过是木头。”换句话说,偶像的训诲、知识、和哲学,不过是死板板的木头。

3.论到偶像所发生的影响

我们就触及了一个最深沉的悲剧。偶像本身就是虚无,所以它们的工作实际上是欺骗。我说欺骗有点不大正确,应该说讥诮。它们在静默不能说话之中,嘲笑着那些造它们的人。在它们不能说话的安静中,它们等于在说它们轻视那些造它们的人。当人用自已的精巧手艺,为满足自己灵命上的渴求,制造偶像;当人用自己的心思,想要应付灵里的需要时,那不能语、不能走的偶像,本身对那些制造它们的人就是一个最大的讽刺,这真理也适用于人用来取代神地位的其它任何代替品。

偶像是不能响应的重担,无论到什么地方去,都需要人去搬抬。它们是虚无的,那些敬拜它们的人,自己也变成粗俗、愚鲁。它们是令人失望的,所以使那些制造它们的人蒙羞。银匠不但因他们所造的偶像蒙羞,更糟的是,他们不但蒙羞,实际上他们都要绝望。

在这一章里面,因着神的启示,我们对偶像的这些问题就看得格外的清楚。神本为大,祂的名有大能大力。神是真神,是活神,并且祂的声音可以传达给人。神造作万有,祂的作为永不休止,祂是一切经历的终极实体。

在偶像与神之间,有着绝对的差异:偶像必须有人抬着,而神却是抬举人的。这个真理,耶利米在这里教导我们。不过如果你要读有关这真理的最清楚的教导,就必须去研读以赛亚的预言。人造偶像,他还必须抬自己所造的偶像。但是,神造人,神是抬举祂所造的人的。这就是真宗教和假宗教之间的差别,这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原则,假宗教乃是必须由你去抬、去背负的宗教。对某些人而言,基督教也是偶像,因为他们把基督教当作重担来抬、来背负。真宗教乃是可以背负你,可以担当你的问题,可以加给你力量,可以高举你的宗教。偶像是属地的,是在天底下的;然而神是在天上的,这地是属祂所有的。偶像在默默地嘲弄人;然而神是祂百姓的分。偶像会毁坏;然而神却永远长存。不但这样,那些信靠祂的人,是属祂所有的,所以他们也必不被毁坏。

大致上来讲,这一章的内容,我只限于探讨经文本身,我们有思想这段经文中的意义。我猜读者中,可能有人心里在想,这篇信息是多余的,对我没什么实用的价值,因为我现在不拜偶像。今天人不去砍伐下树木,以它制造偶像。不过,在属灵感觉上敏锐的人看来,实质的意义,和表达这实质意义的方式之间,有着差别。从这个角度看,拜偶像的事实今天仍然存在,虽然今天人们己经不再以过去那种方式来拜偶像,但人们还是不断以不同的代替品,来取代神的地位。

什么叫作神昵?

对人而言,什么叫作神昵?凡是人全心敬拜的对象就是神,不管这对象是什么,也许是有生命的、也许是无生命的;也许是心灵上的、也许是感情上的。不管对象是什么,只要是那人敬拜的对象,它就是那个人的神。

敬拜又是指什么?

那么,敬拜又是指什么?我们还是从最简单的来看。英文worship这个字原来的写法是由两个字合在一起:“价值”,“响应”。敬拜是什么意思?就是人向那一个值得他尊敬、值得他服事的人,表达他的尊敬和服事。所以,我想要知道一个人敬拜的对象,就必须去查查看,他所尊敬的对象是什么,他所服事的对象是什么。因为有些人,可以把神的名经常挂在嘴唇上,却从未曾真正敬拜过神。记得北国被掳之后,那位精明的巴比伦王,从外地把百姓移进北国。结果如同?他们很迷信。他们经常恐惧,怕当地的神会找他们的麻烦,所以他们就向耶和华筑坛。圣经说:“他们又敬拜(中文圣经作‘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他们一方面向耶和华筑坛,又一方面事奉他们自己的神。他们真正的敬拜不在于他们所筑的坛,而在于他们所尊敬、所事奉的对象。这是永不改变的原则。

今天,实际上拜偶像的事还是到处流行。有人拜“权”,也有人拜“钱”,拜“玛门”。或者更进一步说,拜“玛门”就是拜“权”。拜“权”可能比拜“玛门”大,但拜“玛门”绝对不可能大过拜“权”。“玛门”指的是金、银、财富。当然,没有人真正敬拜“财富”,他所拜的是财富所能作的事,就是财富所可带来的权力。有人拜“美貌”,还有更多的人则拜“感官”的享受。这些都是拜偶像的表现。一个人若全心、全意、全力去追求、服事“权”、“钱”、“美貌”、“感官”的享受,他就是一个拜偶像的人了。他在敬拜,但他敬拜的是一个他为自己所造的神。任何人,如果作这样的事,他就失去了对独一真神的异象,不管他是什么人,不管他讲读的是什么信条,不管他参加的是那一个宗派,尽管人可以佩带神的名号,可以自称是基督徒,但是他的信仰是真是假,就必须看他所敬拜的对象,他所尊重、所服事的是什么。一个人如果只有主日敬拜神,其余的日子却在敬拜“权”、“美貌”、“感官”,他就是一个拜偶像的人。不但这样,他明明拜偶像,又不肯全心去拜偶像,所以他是罪加一等。

现代用来取代神地位的那些替代品,都可以用耶利米的这段话加以测验。耶利米的这话没有经过细心的修饰,因为他所对付的是拜偶像的明显表现,就是以物质造的偶像。今天拜偶像的方式,则比以前高明多了。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用耶利米的话,来衡量这些不同型式的现代的偶像,并且可发现,他的话真是正确。任何取代神地位的代替品,都是有限的,都是不能叫人满足的,因为它们是人所造的,所以必然比人小。造神的人,当然比被造的神大,因此,他的神必然不能叫他的心满足。那些“神”是死的,他不能和它们交通。在那患难的日子、在那迫切需要的日子、在那伤心欲绝的日子,这些偶像全然无用,因为它们里面没有气息,所以没有任何反应。这也正是保罗当日的感觉,当时他处身于流行各地的败坏的哲学思想中,他处身于拜偶像的环境中,圣经说:保罗“看见满城都是偶像”。这个短句“满城都是偶像”,也许不太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但这是真实情况的描述。雅典真是充满了偶像,走在街道上,进入其中任何一个家庭,到处你都可以看到雕像,且都已被神化,当作神来敬拜。这些雅典人把人间所知的偶像都供奉了以后,又转向其它的东西:他们向“谣言”筑坛,他们向“感触”筑坛,他们向“末识之神”筑坛。保罗看到这一座城完完全全都交给了偶像,他心中极其激动,就站在亚略巴古当中,向他们说:就如你们作诗的,有人说,我们也是祂(神)所生的。我们既是神所生的,就不当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为什么?因为你们既是神所生的,你们的神就必比你们大。而一切用来取代神的代替品,都是等而次之,比那些造它们的人小。

不论何处,人若在自己的知、情、意中,有某些代替品取代了神的地位,去尊敬它、事奉它,照它的指示去行,那么他是在为自己制造最大的痛苦,因为一旦试炼的日子临到,他有迫切的需要、他有危急的挣扎、他有生离死别、他遭遇到任何痛苦的日子,这些偶像有什么用?他用那么多精力去造成的偶像,对他有什么价值?它们只不过是瓜田中的稻草人!所以,但愿我们都带看一颗悔改的心,回到主我们神的面前。――《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