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先知的力量

 

读经:王下23:25-37;代下35:20-36:5;11:18-13:27

“耶和华说,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呢?你在平安之地,虽然安稳,在约但河边的丛林要怎样行呢?”(耶12:5)。

 

这是耶和华对耶利米讲的话。要了解这段经文的意义,必须先明白它的上下文,以及当时的历史背景。

背景

前一章我们已经说过,在约西亚晚年的那些日子,他们这个国家的生命正逐日衰退。他是在米吉多与埃及王法老尼哥打仗时阵亡的。虽然他事先得到警告,但他还是亲自赴战场。约西亚死后,他的儿子,从哈慕他生的约哈斯,立刻继承他的王位。约哈斯在位虽然只有三个月时间,但是其间充满了邪恶。埃及王对约哈斯作王极为不满,就把他囚禁起来,立了约西亚的另一个儿子约雅敬为王。为了报答埃及王尼哥立他为王,约雅敬就向全地课税,向埃及纳贡。不久之后,尼布甲尼撒击败了埃及王,约雅敬转而成为巴比伦的傀儡。但为期只有三年,三年之后他又背叛了巴比伦。

耶利米书11:18-13:27所记的历史背景,就是这段期间。这段时间是一个过渡时期,由约西亚的晚年,经约哈斯的统治,到约雅敬的早年。这段日子也是国家多事之秋。先知警告他不要和埃及联盟,以求取虚假的安全感,约西亚王却矫枉过正,轻率的出去和埃及打仗,结果当场阵亡。犹大几几乎因此沦入埃及人的手中。不过,那个时候巴比伦已经兴起,并且直逼埃及。犹大夹在两强之间,自然也卷入了漩涡之中。百姓受到了篡位的约哈斯之不良影响,以及那位作傀儡的王约雅敬之影响,越来越败坏。很明显的,在这种情形下,要传讲耶和华的话,真是越来越难。

耶利米虽然在耶路撒冷说预言,但很可能他仍然住在亚拿突。在亚拿突那个地方,他遇到了不少的危险。耶利米说,耶和华亲自对他启示了一个事实,就是当地的人,正在设一个奸诈的计谋,想要伤害他的性命。耶利米就把他的案件向耶和华陈明。耶和华回答他说,祂知道他们设计谋害他的事,并且说,祂要用最严厉的方法惩罚那些谋害他的人。接着、这位先知就把他心中积抑的苦楚,对耶和华倾吐。他问,恶人的道路为何亨通?“这地悲哀……要到几时呢?”耶和华的答话中,显示出一个事实,就是他所看到的这一切事,他所经历过的这些试炼,和在前面等着他的那些比较起来,就不算一回事了。那些即将来到的,和目前的光景相比之下,有如跑马和步行之比,有如波涛汹涌约但河与平安之地之比。关于祂自己的百姓,耶和华说,祂已经弃绝他们。因看他所陈明的案件、因着事实上的光景,这位先知宣告说,他完全同意神的作法。他看出审判即将临到,他也看出,这审判是公义的。耶和华对他宣告说,这位先知的邻居们将和犹大一同被拔出。不过,仅管如此,祂还是给他们一条出路,祂还是可以转过来,怜悯他们。

这段期间所记录的最后这段经文,以耶利米和耶和华之间的交谈以及耶和华对耶利米的两个指示作结束。这两个指示,一个是为他个人,另一个是为百姓。为他个人的指示,是去买一根他可束腰的麻布带子,然后拿去藏在伯拉河(幼发拉底河)的盘石穴中,过些时候再去把它找出来,让他看到这条麻布带子已经没有价值。耶和华清清楚楚的把这指示的意义告诉了他。这条麻布带子代表以色列家和犹大家。第二个指示是以言语的方式表达的,耶和华引用一句俗语:“各坛都要盛满了酒。”祂说这个吩咐是传给所有百姓听的。同时祂也预告,百姓听了这话,会回答说:“我们岂不确知,各坛都要盛满了酒呢?”耶和华吩咐,听到了这话,他必须向他们宣告,神要使官长都酩酊大醉,并且使他们彼此相碰。

这段记录最后的一部分,是先知呼叫百姓来听耶和华最后的一个指责,那是对君王和太后说的话,就是对约哈斯王和对太后哈慕他说的话。这话中包括:宣告审判即将来到,审判的原因,宣告当时的光景是无可救药了,最后宣告,他们的覆亡是无可避免的。

耶利米所处的光景

上面这一段背景的介绍,可以稍稍让我们看到,耶利米当时所处的光景。就在这种环境下,就在耶利米与神的交往中,耶和华说出了我们所引用的这段话。这段话引用了两个比方性的说法。我们必须承认,这节经文很难懂。正因为这原因,几乎每一个解经者,对这节经文都有他自己的译法,有他自己的解法。下面我就把几种不同的译法,列举出来:

“如果你和步行的人一起跑,他们都已经让你觉得累了,你怎么还能跟马赛跑呢?如果你在自己认为安稳的平安之地,都已经觉得累了,在约但河的狂涛中,你要怎么办呢?”(钦定译本)。

“如果你和步行的人一起跑,他们都已经让你觉得累了,你怎么还能跟马赛跑呢?如果你在自己认为安稳的平安之地,(这样的地方都叫你觉得累了,)那么在约但河的狂涛中,你要怎么办呢?”(犹太学者Isaac Leeser 根据马索拉经文Mas-soretic Text直译)。

“如果你和步行的人一起跑,

  他们都让你觉得累了,

  和马赛跑,你要累成什么样子?

如果你在平安之地,

  安稳的居住,

  那么你与约但河的狂涛有何关系?”Helen Spnrrell 从学术的角度,翻译旧约的经文。可惜,很少人人知道这份作品的存在)。

“如果你和步行的人同跑,他们都让你累了,

  为什么你还那样热衷于与马赛跑?

虽然在那安稳之地,你有信心,

  但是你要如何对付约但河骄傲的河畔?”Rotherham的译法)。

“你只不过是和步行的人同跑,他们都让你觉得累了,你怎能跟骏马比赛?如果你的信心是在这个平安之地,那么在约但河边的丛林,你可要怎么办?”Ball的翻译法)。

对照上面这些译法,我们可以注意到两件事:第一,困难之处是在这节经文的第二部分;第二,这节经文的主要思想,各家译法大致相似。

在希腊文七十士译本中,有一个字是我们希伯来文版本所缺的。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原始希伯来文版本中,应该有这个字的。现在,我要把这个字加进去,按照这样的了解,翻译如下。我以为,这样的译法,可能最接近这节经文的意义:

“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你若在平安之地,尚且‘不’安稳,在约但河的狂涛,你要怎么办呢?”

这里所加的一个字,就是“安稳”前面的那个“不”字。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有这个字。我相信,这样的译法才是正确的。

从这些不同的翻译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共同的、简单的中心思想。这个思想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人如果和步行的人同跑,都己经觉得累了,他和马赛跑,怎能期望得胜?一个人如果在平安的环境中,还不觉得安稳,那么他走在丛林中,经过野兽出没的地区,又当怎么办?

这节经文根本就未谈到,如果一个人不知道怎么活,他就会怎么死。“约但河的狂涛”一词,根本和“死”拉不上关系,虽然许多解经者和诗歌作者,喜欢把约但河比方作死。我们必须先把这观念从我们心中清除掉。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耶和华在此和祂的仆人耶利米立了一个约,祂要把他从死亡中救出来。一个人所经历的境遇,有一些可能比死还痛苦。在耶利米的一生中,有多少次他经历过约但河的狂涛,骄傲,荆棘,丛林,他经历了多少野兽出没之地,这绝非是他惯于居住的平安之地。在这些境遇之中,他宁可死了还好。

这里从耶利米的问题中,可以看到三个意义:承认他过去的经历,启示他未来的方向,强迫他去思想,并找出答案。

所以,在这段经文中,我们看到了神对付祂仆人的方法。在那段时间,正是明显的显示,他即将进入一个更艰苦的阶段,他即将经历一些比以前他所经历过的更危险、更可怕的事。当神的仆人,在疲累的光景下,在他为自己所经历的道路忧虑放不下的时刻,就在他看到事情已无可挽回的情形下,他开始有点畏缩了。这时神要如何对付祂的仆人昵?

首先,神强调他所遭遇的困难,迫使他再次思想自己的软弱。祂从外面的角度,提出他内心无法超脱的问题:“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你若在平安之地,尚且不安稳,在约但河的狂涛,你要怎么办?遇到了那些野兽、荆棘的时候,你可要怎么办?”

我们再比较深入一点,来思想这些问题。首先,这些问题等于承认了过去,也就是肯定他过去所作的服事。他已经和步行的人同跑了;他已经在一个比较平安的时刻里,也就是约西亚统治的阶段,从事了一些困难的工作,这些问题也承认了他所受的苦。在他服事的过程中,在他服事的果效上,他已经觉得疲累了。他没有安全感,他的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种恐惧,那么一种不安。“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这句话承认了他在过去年间所作的服事,“这些年间你的服事,已经叫你疲累了。你的这些服事实在已经够苦了。但这些年间,比较上来说,已算是相当安宁的,虽然你的心有恐惧,虽然你还是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所以,这句话实在是承认他受了够多的苦。

这些问题,不但承认他过去的服事,同时也启示了他的未来,至少是对他的未来,稍有暗示。前面还有更加严厉的服事在等着他。过去他是与步行的同跑,现在神呼召他,要他与马赛跑。不久之后,他要进入一个更困难的环境中,他所处的时代要充满了动荡不安、骚乱此起彼伏。跟过去的时代相比,在约西亚的日子里,算是相当平安的;百姓们是有些邪恶的念头,但因为国王太孚人望了,所以邪恶的念头都被压制着。这样的日子已经不再了。这位先知即将进入服事的时代,就像约但河畔野兽出没之处,就像荆棘丛生之地,就像树林密集之境。所以,这些问题,另一面乃是呼召这位先知,要面对末来,要在心理上先作好准备。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段话的重点了。神的这个仆人已经和步行的人同跑了,他已经作了该作的见证。虽然比较上来说,这一段已过的时间是相当平安的。但是,他心底深处还有这些问题。现在神亲自从外面,提出了这些问题。无疑的,这些问题会在他心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这些问题既然触及了他内心深处的感受,对他必然具有重大的意义。这些话,对耶利米而言,是对他所处之境遇的同情。他已经疲累了,他渴望平安,他知道当畤全国的光景,他刚刚发现,亚拿突人设计要谋害他,他觉得事事都不如意,自己正处在四面楚歌之中。正在这个时刻,他听到了从神发出的这几个问题:

“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样与马赛跑呢?你若在平安之地,尚且不安稳,在约但河的狂涛,你要怎么办呢?”

这段话也显示出,神对耶利米的信心。从这段话,你绝对看不出,神觉得耶利米过去没有善尽他的职事。这段话更进一步,认可了耶利米过去的实际经历。他是累了,他有恐惧;尽管如此,他还是与步行的人同跑了,他还是把当传的信息传出去了。在过去,神第一次呼召他出来服事的时候,也曾经从内心,发出一个痛苦的呼喊:“主耶和华阿!我不知道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那时候神给他的回答是:“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耶利米真的把神的信息传出去了。前面这段经文中,神所发的问题,一点都没有怀疑耶利米是否忠心的把祂的信息传出去。现在,就在他疲累、战兢的时刻,神用这段话中的问题,认可了他过去的经历。神一点没有责备的意思,因为耶利米已经履行了他的使命。这段经文中的问题,表达了一个观念,他未来所要面对的,是更加艰难的工作。所以,这段话实际上是对耶利米的另一次呼召,呼召他进入一份更困难的职事。这样的一段话,实际上是对耶利米的嘉奖。我知道,这段经文很难解释。但是,如果我们能设身处地,替耶利米想一想,为着过去的服事,他已经疲累不堪,又在面临随时临到的生命威胁的情况下,恐惧不安。就在这个时刻,神对他说了这段严厉的话,又要他去作新的工作,你必然可以体会到,神对这个人具有绝对的信心。正因为祂看得起他,所以祂才会把即将来到,那更艰巨的工作,放在他的身上。

从另一方面来看,神对这位先知有信心,虽然祂早已知道他内心有恐惧,但这件事宜本身,就是要这位先知对神有信心。实际上,神透过这些问题,等于对他说:我还要指定你去作更困难的工作。我把这工作交给你,因为我对你有信心。现在,你要怎样去执行这工作?这样的问话,等于在暗示耶利米,既然神有信心把这样的工作交给他,他就应该对神有信心。假如神肯冒这个险,把这样的工作交给他这个人──我知道,我在这里用“冒险”这个字眼,有些人会不以为然,但是我找不出一个更恰当的字眼来说明。既然神肯冒一个这样的险,耶利米也应该冒一个险,把一切都交托在神身上,把自己预备好,投身从事这个新的、更困难的工作。因为从过去的经历中,他应该可以看到神对他的信任,他也可以相信,在未来的经历中,神也会有同样的信任。

我要再一次,请你设身处地,站在耶利米的立场,思想神这段话所可能引发他思想到的几个真理。我相信,他在认清各种不同事实之后,必然会思想到这几个真理的。

我想,第一个真理是一个事实,除非神先把一个人训练好,先让他与步行的人同跑,祂绝对不会叫那人去与马赛跑。除非神先在平安之地,把那个人训练好,不然祂不会把那人投入约但河的激流中。这是一个不变的大原则,神必按这原则对付祂的仆人,也用这原则对付祂的百姓。在英国,有一句俗话是家喻户晓的,意思是:“神叫风轻吹剪过毛的羊。”这句话不正确,但里面也有一点真理。实际上不是神叫风吹得轻一点,而是先让羊长毛,可以经得起风吹。祂不会因为人剪羊毛,所以就把风向转了。从这个错误的俗话中,也可以看到一个真理。神必定先詶练一个人,然后才让他进入一个环境中。我在这里举一个实际的例子。多年前,在韦尔斯南郚,发生了一次重大的火车失事惨剧。援救人员清除失事现场时,发现一个罹难的母亲,她怀中所抱的孩子,一点伤都没有。当救护人员把已死的母亲尸体搬开时,那个婴孩竟然对着救护人员微笑了。当时这个小孩手中抓着一包糖果。救护人员为了检查这个小孩子,就把他的小手指弄开,把那包糖果拿走。那个小孩就立刻放声大哭。这个小孩为了那包糖果放声大哭,可是对于妈妈已经死去的事,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孩子长大后,我相信他不会再为那包糖果哭,相反的,他一定为母亲的死难过。但是,神绝不会让那个小孩,在受过“与步行的人同跑”之伤痛以前,就去经历那“与马赛跑”的椎心稽首的丧亲之痛。这是神一直所用的方法。祂总是用比较轻的经历,来训练一个人,然后才让他去经历更严厉的环境。“你若与步行的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呢?”这句话的第一部分,告诉我们,除非神已经用“与步行的同跑”训练过我们,祂不会呼召我们去“与马赛跑”。涂非神已经在此较平安之地,装备了一个人,祂不会把人送到野兽出没的丛林中。

但是,耶和华的这段话,对先知还有另外的一个意义。从神的话,他可以体会到,过去的那些艰苦经历,实际上正是神在训练他、预备他,让他可以承受未来那更难担当的工作。过去经历过冲突以后,所鸁得、所累积的力量,乃是他应付未来更大冲突的力量。在战场上,一个军人受伤,经过包裹、治疗之后,他还是要再上战场,迎接新的战斗,一直到获得最后的胜利。对基督徒而言,那是直到神的国临到。如果我们行在祂的旨意里,如果我们愿意跟随祂,那么我们当知道,目前我们所遭遇的这些困难,只不过是在训练我们,使我们能以面对那摆在前面的艰辛服事。所以,我们当中,若有什么人,生活完全舒适,没有任何问题,他就必须小心,因为这表示,他在基督徒的生活和见证上,太过于疏忽了。我们要“与步行的人同跑”。这是一个大经历,也是一个必须有的经历,因为我们这样与步行的人同跑,可以把自己锻炼成很坚强,然后我们才有可能与马赛跑。“耶稣基督精兵,奋勇上战场……甘心为祂受苦。”这并不像普通壮士那种一去不复返的英雄气概,这乃是奋勇接受装备,锻炼,使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基督精兵。过去的困难乃是我们朝着更大困难前进的踏脚石。过去经历中所获得、所累积的力量,正是克服未来难处的保证。

最后,神的这段话,还有另一个意义:过去看似不可能得胜,后来却得胜了。这样的经历,可以使找们放心,因为将来的问题,看似不可能克服,但到时我们必然还是可以得胜。“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呢?”我当怎么回答神呢?我要这样回答:因为神是神,因为这个问题是神提出来的,我要回答祂:是的,我与马赛跑时,也一样会觉累。但我还是会得胜,因为过去,我靠着你的力量,与步行的人同跑,已经有过得胜的经验了。这个回答是正确的。如果祂再问我:你在平安之地,尚且不安稳,在约但河边的丛林要怎样行呢?我就要这样回答祂:因为你是神,所以虽然在丛林中,我常常会怕,但我还是会得胜,因为过去,我在平安之地已有过得胜的经历了。

有一样东西,是别人无法抢夺去的,那就是昨日的胜利;而昨日的胜利,正是明日得胜的预告。哦!我们疲累了!是的,我们有恐惧,但是,让我们回头看看。虽然当初我们觉得不可能,但神呼召了我们,我们已经与步行的人同跑过了。虽然不容易,但我们在平安之地,已经把见证传出去了。是的,那时我们真是恐惧战竞,这是别人所无法了解的,但是我们还是作成了。我们累、我们怕,但是我们也有过去的经历。凭看过去的这种经历,我们可以与马赛跑,可以活在约但河边的丛林。这不是我们不自量力,而正是因为我们的软弱。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心刚硬了,以致对丛林的可怕一无所觉。我们现在比过去祂呼召我们时更是战兢,但是:

“衪昔日的爱,导我确信,

  衪不会撇弃我,任我挣扎无助,

  以便以谢,回忆多甜美,

  证实祂必照顾我到底。”

所以,当神俯就那个卑微的人,对他说出这句看似严厉的话,看似责备的话:“你若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累,怎能与马赛跑?”时,他应该如此回答神:靠着我过去与步行的人同跑所锻炼出来的力量,我可以和马赛跑,靠着那位在过去,除去我恐惧的神,现在我可以昂然前去,在约但河边的丛林服事。

所以,祂呼召我们去从事新的、困难的工作时,虽然我们还是累,还是恐惧,但我们还是以上面的话回答祂。因为神所问的问题,本身就是答案。只要我们靠着祂向前走,马不能比我们快,约但河边的丛林野兽也不能胜过我们。――《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