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避难所

 

读经:王下24:1-17;代下36:6-10;14:1-17:27

“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耶17:12,另译)

 

这句话把这位先知在黑暗的日子里,在他个人极端痛苦之时,对神的坚定信心表达了出来。这段时间,他的预言都是论到那即将临到的灾难,以及随之而来的受苦。虽然经文中没有提到任何历史背景,但我们可以相当有把握的说,它们是属于约雅敬执政的初期。在那段时间,改革运动的任何一丝盼望都已消失了。

这段经文的默示,乃是论到神定意要惩罚。一开头,以一个生动的干旱作比喻。在上、在下的人都一样受到影响。因为没有下雨,地都荒凉、都干裂了。所有的生物都受到干旱之苦。这个比喻中所描述的那些光景,后来先知加以解释,他宣告说,这是因为“他们离弃我(耶和华)这活水的泉源”

耶利米和耶和华之间的对话

这个比喻之后,接着记录了一段耶利米和耶和华之间的对话。那是一段很奇妙的时刻,耶利米在祷告中提出抗议,他把自己痛苦的心都敞开来了。而耶和华就是那样耐心的回答他,指出:由于百姓不断的犯罪,所以审判是不能避免的。

接着祂又给耶利米一个新的吩咐,要他不可娶妻生养儿女,同时命令他,不可进入丧家哀哭,也不可进入宴乐的家同他们吃喝。这位先知接到了耶和华这样严肃的吩咐后,就宣告了本章所引用的这段经文:“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走我们的避难所。”他坐在阴暗中,为百姓的受苦而哀哭,诚挚的斥责他们的罪。而东方,甚至一道曙光都没有,前途是全然的绝望。惟一所能看得见的,只是凶暴血腥和随时可以临到的审判。然后,这位先知抬眼望天,眼前所见的,就是他在这节经文中所描述的:“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

自耶利米的时代到今日,外在的环境已经改变了许多。我们的理想、习惯、风俗、惯例,都和他那个世代不同。但是人类历史的潮流,基本上还是一样,继续往前进。今天,人犯起罪来比以前狡猾,但是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断的在犯。神的审判也许和以前有所不同,不过,神的审判还是必然会临到的。对那些把神的话传给人的传道人而言,今天这个时代也是充满了困难,人心常常都是越变越凶,越是无法安息。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应该举目向上观看,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异象,那时我们要和耶利米一样,宣告说:“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

我们要从这段话最后一个词开始思想,看看“避难所”是什么意思,然后再思想他整句话的意思。我要尝试看去了解,这个真避难所对我们有什么教训。

避难所是什么意思?

“避难所”也可译为“圣所”“圣所”这个观念,差不多从有人类开始即已存在。考古学家已经挖掘出,在古代埃及的神殿中,有一个房间是叫“圣所”,人一进入这个房间,就受到了保护,所以这“圣所”也是“避难所”。从古代神的百姓以色列人的历史中,从圣经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也把圣殿当作是避难所。所以,一个人如果捉住了祭坛的角,他就可以得保护,人也尊重这一点。古时候,在英国的教会,也有类似的安排,在教会的院子或教会中,为有需要的人安排一个避难所。有一位英国的牧师,提到这一点,他说:

我们教会的一切场所就是一个巨大的亚杜兰洞。凡受窘迫的、心怀苦恼的、在大都会中走投无路的,我们欢迎他来避难。

这也就是我们这节经文的意思。这位先知所说的,不是我们聚集到神的宝座前,敬拜祂;而是说,在神的宝座那里,我们可以找到避难所、找到安全、找到保护。

避难所的观念,具有双方面的意思:保护,相对的就是危险;安息,相对的就是不安。假如这世界没有危机,没有不安,那么“避难所”这个观念就不会存在。正因为有危机、有不安,所以人心才会想到,才会渴望有一个避难所,可以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可以让他们不受不安的搅扰,而有安息可享。从那危穖重重、那动荡不安的环境中,人类哀求一个可以保护他们,可以给他们平安的避难所。这事实正证明了,人的心里有冲突,人渴望实现他自己生命中的最高意义。

这个观念,在人的心里总是把它与宗教联结在一起。不管是最进步、或最落后的宗教,都一样。当一个人意识到不安、危机的存在时,尽管这不安可能是由于他的无知而产生的,尽管这危机可能是他犯罪所带来的后果,只要人一思想到环境中的不安与危机,他就联想到可能有一个地方可以保护他,可以给他平安。就是这个思想,把人心转向了宗教。

这也正是刚刚我提的那个例子。在古代埃及文明里,避难所的地点不在比赛的运动场,而是在举行宗教仪式的地方。在希伯来人的制度中,那个供人犯了罪,而想避难的地方,也是设在宗教的场所。在英国也一样,人总是把宗教圣地当作是避难所,是寻求安全的地方。

当我们把避难所和宗教联结在一起时,我们可以思想到三方面。

第一,这个观念和洁净的思想有关,不单单是表面的,而是存在于那个渴求避难所的人心底的深处。就是因为有这思想,所以人类才有“避难所”的观念。查考希伯来文原文,我们就可发现,它的字根原始的意思乃是和清洁、湿净、或圣洁有关的。

第二,这个观念和个人的隐私权有关,它是一个我们可以单独进入、没有人跟踪,可以自由自在、安静不受搅扰的地方。我们再回顾一下埃及古文明和以色列人的历史情形,然后再看看英美教会过去的情形。无论在伦敦、在纽约,你经过一个教堂大门时,可以望见,敞开的门后,有一些疲倦的、伤心的人在里面独自静坐。不要打扰他们,当为他们祷告,因为也许他们自己不知道,他们这样的行动,他们这样进入教会的安静场所中,乃是脱离尘俗,来接近神。他们是在追求一个避难所。避难所乃是一个隐秘的地方,人可以进去。他知道,进到里面,没有人会去打扰他,他可以独自呆在那里。

第三,这个观念和保护的思想有关。不管那避难所是在什么地方,那个地方是人可以去投靠的,人可以进入的地点。他知道,进入那里,他就可以得到保护,不受一切外在事物的搅扰;所以,这地方必然是纯洁的,是神圣的。虽然这个人本身可能是不洁净,但是在这纯洁气氛的环绕之下,在这个没有谎言,没有欺骗的环境中,他被围守着。

这个罪人在那里面,还是带有他的罪;不管在外面怎么称呼,他的罪还是罪。希伯来人的至圣所是四四方方的构造,这象征规规矩矩,四四方方,正正板板的。因此,圣所是一个没有复杂、没有邪恶的地方。那是一个隐私的场所,有圣洁的火在看守,不容有质询或革命入侵。圣所或避难所是一个完全平静、安宁的地方。你若到任何宗教的圣所去参观,差不多每一个宗教的圣所,希伯来人的圣所当然也不例外,都会有令人肃然起敬的感觉。不管那个宗教是真或是假,这些供人敬拜的地点总会使人产生这样的态度。就是说,一个敬虔的基督徒,进入清真寺,我相信也会有这样的感觉的。

圣所就是如此,会给人一种安详、平安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保护了,因为保护乃是由纯洁和隐私所产生的结果。在冲突中挫败,在战场中受伤,人的心立刻就会想到这个地方。顺服于这个地点的法则:圣洁和平安,就可以从外来的一切力量得到保护。这些乃是由“避难所”“圣所”一词所可联想到的几点。

今天,人类生活比过去任何时侯都更紧张。那种压力和紧张,甚至侵入了一些以前不容侵犯之处。我们说,“哥哥当兵去打仗”小孩在家享平安。可是,今天已经满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家中也不一定平安。在家里的小孩,往往也可以感受到那种紧张生活的压力。今天,人们必须有一个圣所,可以逃避这种压力,这需要比过去任何时代都更迫切。我讲这样的话,不止是因为上面所提到的这些理由,更是从目前人类生活的整体来看。

好了,现茌让我们看看这段经文所宣告的:“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神的圣所是个宝座,而是说,神的宝座是个避难所。这两者之间差别可大了。在我个人看来,这节经文乃是旧约中最崇高的启示之一。如果把神的启示比作一曲音乐,这点乃是敲响了最深的一个音符。这并不是说,圣所──包括其崇拜程序、仪式、献祭、祭司、以及神所定的其它事物──使神的宝座发生效用。也不是说,它可以给人能力,以寻得神。这句声明的意思乃是,神的宝座创造了圣所,而人就可以在那圣所中得到他所冀求的平静、安宁和保护。这不是因为圣所里的一些活动或敬拜过程所产生的,而是因着人与神有亲近的关系而产生的。神呼召人,就是要在人圣所中有敬拜。这个宣告,使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宝座上。

神的宝座──圣经的启示

神的宝座,包括宝座以及坐在宝座上的神,乃是圣经的启示。我可以毫不犹豫的、用最肯定的话说:圣经对人的启示,最重要的乃是神坐在宝座上。我希望大家在这件事上多想一想。当然,圣经的启示,也说到了神管理的方法,说到了神以恩典待人的原则。但是,圣经启示的重点就集中在这一个声明上。所有的光都要集中到这一节经文所宣告的荣耀真理上:“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

这个宝座乃是圣经的最高启示。虽然在圣经历史中,早期并没有提到宝座一词,但是宝座在那时就已存在。关于早期的历史,我们所看到的有两种画像:第一,乃是人以实际生活,以符合他们与神宝座的关系,结果就有平安。第二,乃是人背叛神的管理,结果就是灭亡。

由于神的选民没有体认到一个永不改变的事实,就是神坐在宝座上,所以他们要求在以色列人中立一个王。这乃是一件绝对邪恶的事。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就是因为他们厌弃了耶和华,跟着麻烦就来了。

意味深长的是,第一次提到神的宝座,乃是百姓在诸王的王统治之下受苦的时候。那时的王分别是亚哈和约沙法。在先知信息中,常常提到神的宝座和神的管理。到了新约,我们看到耶稣所教导的一切真理中,最高、最重要的一点乃是神的国。再往前翻到使徒行传,我们就看到,这位人子已经升入了神的宝座上。到了圣经最后的一卷书启示录,虽然里面有许多奥秘的表象,但它启示的中心乃是神的宝座。而对这宝座最后的解释乃是:“宝座之中,有羔羊,彷佛被杀过的。”“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

这一切都很具有启发性。这宝座是一切权威的中心。管治人的法则,乃是由此发出的。管理是在这里执行的。在这里,不单单把法则显明出来,更是把这法则应用在人的日常生活中。有了宝座就必然有赏罚的原则。宝座仲裁一切,凡是在王管理之下的任何东西,如果有争议,就让这宝座作仲裁。

神的宝座是避难的所在

现在让找们来思想这段经文所宣告的:神的宝座是避难的所在。这节经文所宣告的、所表达的思想,相当具有革命性。往往我们以为,避难所乃是我们可以逃避神的宝座的一个地方。但这节经文所宣告的恰恰相反,避难所乃是在神的宝座里。除非人找到了神的宝座、否则他无法找到一个具有隐私、不受外界胁迫的地方。除非人和神的宝座有正确的关系,否则他无法得到保护,不受外来力量的威胁,不受自身所发的问题之干扰。人的安全,乃系于接受神的王权掌管。审判乃是人类所必须有的。神的权柄施行在人的生命上,乃是人所能得到的最终、最后的祝福。

耶利米在受感之下宣告,这个宝座乃设立在高处。我们用“设立”一词,虽然不全然错误,但是这个词是要用来说明这位先知的意思。可是,往往加上这样说明性的词句,就会把经文的原始味道,以及其宏伟的性质磨损了。这位先知所说的,其实乃是:一个荣耀的宝座,从起初,在高处。在希伯来文中,“高”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安全的意味。我们在诗篇中、在先知的著作中可以读到同样的意味。“万军之耶和华是我们的避难所。”,照字面直译,就是“我们的高处”。“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照字面直译,就是“义人奔入,便被置于高处。”先知以赛亚描述那位即将临到的王以及祂的国度时,他怎么说?“你的眼必见王的荣美,必见辽阔之地。”这就是至终的应许。在这应许的前面,有一段经文作序论到,一个人顺服于那王以及那国的情形:“他必居高处,他的保障是盘石的坚垒,他的粮必不缺乏,他的水永不断绝。”

回到我们思想的主题来,我们可以看到,上面所说关于避难所的思想,正可应用到这上面。神的宝座乃是人可以找到纯洁的一个地方,因为他被放在一切的邪恶之上;在那个地方,人可以找到隐密处,因为他被高高举起,超越那动荡、混乱之上;在那个地方,人可以找到保护,因为他被提升,凌驾他的众仇敌之上。在高处的宝座是一个圣所、一个避难的地方。让我们以敬畏的心,把这一切思想总结起来。我彷佛听到道成肉身的神所说的话:“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这个宣告,我们切切不可单用十字架来说明,我们应该连同十字架、以及十字架以后的复活、升天、和成全合并在一起来了解。人子被举起来,乃是为人类创造一个完美的避难所。

“在高处,从太初。”这节经文的韵律优美,再次吸引了我们。这节经文真具有诗的味道。“从太初”这个词句不但满有诗的韵味,也充满了启示性。

我们一打开圣经,立刻就可以读到:“起初”,在箴言里面,我们也读到,“在太初创造……。”那时地上王欢败坏的种子已经撒下了,所罗门王谈的是在“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已经存在的智慧。以赛亚在当时的国王已经败坏之际宣告说,从起初,神就统治。约翰搜集了一些耶稣所讲的话、所作的事,以启示祂的本质时,在序言中也说:“太初有道……道成了肉身。”有一次,我们主也用这个词来说到祂自己,祂是为了纠正当时的人,用社会上的习俗来扭曲起初的原意,祂把他们的思想,带回到比摩西律法更早远的日子,并且说:“从起初创造的时候,神造人是造男造女。”约翰在他所写的书信中,也提到了这一点,他的书信强调的是光、是生命、是爱。他说:“论到从起初……我们传给你们。”最后在启示录,这本满有奥秘表象,又富有启示的书内,他这么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整个宇宙的固定点,那永不改变的事实,就是神的宝座。从这宝座发出的律法,以及执行这律法的崇高旨意,以及那存在于一切冲突中、无限而永不改变的智慧,这一切都是为着人的平安而造的。无论是个人,是国家,惟有我们和这宝座有了正确的关系,才能找到真正的圣所,真正的避难所。

我们目前的生活中,每一方面都充满了奥秘和迷惘,可是当我们认知,那肉体眼睛所看不到,但凭信心可以领会的这个事实:

    神阿,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

       你的国权是正直的。

那时,我们的心就可以得到了安慰。更进一步说,当我们顺服于那宝座的权威,我们的生命和那宝座建立了正确的关系,我们所得的安慰就更深了,这就是避难所。不是逃避宝座,不是从神面前躲起来,不是找一个不会让神找得到的地方;而是快跑到宝座前去,顺服于那宝座的权威,接受那宝座的审判,接受那宝座的判词,放弃自己,接受那宝座的管理,那就是圣所,就是避难所。

我们认识多少,顺服于这宝座多少,我们就能多少称呼神为“父”。因为惟有顺服于那宝座,我们才能找到天父。“你们要先求衪的国和衪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亲吻王的令牌就可发现父神的心。

“父,我知道我的一生

  你已替我分好,

所有必须发生变更,

  我不害怕看到;

我求你赐长久忠诚,

  存心讨你欢笑。

你爱所定我的选择,

     不是我的捆绳;

我在暗中受你领帅,

     已识你的见证;

一生充满舍己的爱,

     就是自由欢生。”――《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