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主权

 

读经:王下24:18-20;代下36:11-13;18:1-20:18

“我就下到窑匠的家里去,正遇他转轮作器皿”(耶18:3

 

耶利米书18;19;20章和14-17章的教训有密切的关系。这两大段所讲的都是同一个主题:因看他们的罪,审判即将临到神的百姓。正当这位先知思想到那即将临到的灾祸,心中充满痛苦之时,他看到了一个异象,这个异象就是那个真正的避难所,于是他宣告:“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

18章和19章所特别强调的,就是这个事实。他不但强调神的主权,更进一步,他还解释神的主权。神给这位先知看两样事作比方。第一件事是,下到窑匠的家去,目的是为了先知本身。另一件事是,窑匠的家里所造出的那些器皿,在众人面前被打得粉碎,目的是为了众人。

用窑匠和土泥作比方

在窑匠的家里,神教导耶利米,祂管理的奥秘。“一个从太初就设立,在高处的荣耀宝座,那就是我们的避难所。”他已经如此宣告,并且他宣告得对了。接着,神就对他说,为了让你明白由这宝座所发出的作为,你要下到窑匠的家里去,看看他怎样转轮。

于是,这位先知暂时停下工作,去观看那古老、熟悉的窑匠工作。窑匠的工作,可以说是奇妙地揉和了艺术和手工。神吩咐耶利米到窑匠的家去,乃是为了教导他,预备他去作那更艰巨的工作。后来在欣嫩子谷,他就对百姓显明,神掌管的作为中的一个活动。不是塑造,也不是再造,而是神拆毁祂所已经制造的东西,打得粉碎。

对他个人所启示的,乃是塑造;作坏了,再重新建造,这一切都是他在窑匠家里所看到的。而对一般百姓所启示的,乃是神打碎他已经造成的东西,这一段就以对百姓的启示作为结束。但是,我们不可忘记,这两件事是互相关连的。他站在陀斐特附近的欣嫩子谷,在众人眼前,把那瓦瓶摔碎,并且宣告,这就是神的作为。这就是在那个时候,所要传给犹大的信息。不过,在窑匠的家里,他已经听到了另一个奥秘,这个奥秘乃是,窑匠作坏了的器皿,他要打碎,重新再造一个。

这里我们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窑匠家里的比方。请记住,这个比方最重要、最终的应用,乃在于全国性的。不过,目前我暂且从个人的角度来看。

用窑匠和土泥(即窑匠用的黏土,下同)作比方,经常都会引人入胜的。以这样的比方来作为讲道的内容,过去屡见不鲜,但是今天已经很少了。这个比方有其严厉的一面,在我们今天的日子里,想到这一点,可能会觉得可怕。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圣经里,使用这个比方的,大多是那些个人思想强而有力,属灵的理解力强,并且在们那世代产生巨大影他响力的人。以赛亚用了这个比方。我们都知道,以赛亚对神的宝座有最清楚的认识。另一个就是我们目前正在查考的耶利米。耶利米这位先知,在漫长的先知传统中,算是从事一项英雄式的事工,因为从起初他就明白,他的工作命定要失败。撒迦利亚也用这个比方,神特别向他显明,神在历世历代中工作的过程。在保罗的教导中,这个比方也被重用。保罗这个人是耶稣基督的仆人,同时也是诠释耶稣基督的使徒。

但是,这个比方除了带有严厉的一面以外,还有一个更深的意义。我们若能发现这个更深的意义,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让人听来就战竞的严厉审判。从上段我所提到的这些人,找们可以探索到那更深一层的意义。如果把以赛亚预言的特色比作雷声,我们也要记得,这预言也叫他流出温柔的泪水来;如果耶利米就是铜墙,以那灸热猛烈的话斥责他百姓的罪,请听他所讲的话:“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如果撒迦利亚使用这个比方,坚持耶和华的主权,不要忘了,他信息的高峰,最后的成就,乃是要赐给人平安。神心中一切温柔的旨意,都要实现;如果说,保罗借用这个比方,作为他辩论的依据,我们当知道,他也写下这样的话:“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

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是具有深远意义的。我们若要真正理解这个奇妙的比方所教导的真理,如果要体验那气氛,我们就必须先把握这一切。关于窑匠的比方,耶利米在这里用最简单、最清晰的方法,把它介绍出来。

在思想这个比方所要教导我们的真理以前,我们必须先看一看三个很重要的事实。为了要把这些事实看得清楚,我们必须回转,像小孩一样,用单纯的心来看。我们当中不少人曾到烧窑去看过。在我刚出来事奉主的时候,住的地方就有很多窑匠,那时窑匠的作法还没有现代化,我常常到烧窑去看也们工作。他们工作的地方,工作的方法,所用的器具,和圣经中所描述的,差不多没有什么差别。或许我应该说,差别的地方是,转轮的形式和构造,也许比以前有了不少的改进。不过,最基本的乃是工作的人,和所用的土,这两样都没有变。其它的轮子的形状,改进的地方不管多少,都是无关紧要的。这里所注重的只是窑匠和土泥。轮子当然是工作所必须用的工具,但不是最重要的。窑匠工作时用它,用完以后就把它放在一边,窑匠本身就去欣赏他所造成的器皿。如果造得精美,这器皿就可以使窑匠得到荣耀。这时轮子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它只不过像环境一样,环境会改变的。这又是另一个比方了。

到窑匠的家去,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三样东西:窑匠、轮子、土泥。关于这三样东西,我们应该提醒自己:第一,窑匠是有知识、有能力的工作者。第二,轮子是必备的工具,是在窑匠的管理之下。在老式的窑匠的家中,这轮子还是必须靠窑匠的脚来转动的。而窑匠一边用脚转动轮子,一边用手在塑造器皿。第三,就是可以塑造的土,窑匠的材料必须是土。简单的说,窑匠要用的是土。钢筋对他而言,一无用处。

窑匠

因此,下到窑匠的家中去,看看这三样东西,单纯地看看这三样东西。让我们先从表面上可以看到的功课说起。耶和华吩咐耶利米下到窑匠的家中去。在窑匠的家中,他看到窑匠正在转轮上作器皿。也看到一个器皿,在窑匠手中作坏了。接着,窑匠又用同样的土泥,塑造另一个器皿,直到它完美为止。一边他看着窑匠的工作,一边神在他心里说话了:“以色列家阿,泥在窑匠的手中怎样,你们在我的手中也怎样。”

在窑匠的家,表面上可以看到的功课乃是这样:第一,我看到这个窑匠,就体会到神的兴趣,神的注意力,和神的力量。如果现在就有一个窑匠在我们跟前工作,那该有多好。我们可以注意到他工作时的神态。我们可以从他的眼光中看到,他对自己的工作很有兴趣。我们当可发现,开始的时候,他的力量没有发挥出来,只是温和、灵巧地捏造那团士泥,然后塑造成形,作得美仑美奂。这正好可以用来描述神。

轮子

我暂且把眼光移到那个转轮。转轮所作的只是不断的转动,如此而已。这样的轮子,对我们又有什么意义?我把这转动的轮子,比作环境。我个人认为,那位“大窑匠”在我们敬拜祂的时刻,当然关心我们,但是祂更关心我们在周间的工作。在周间,我们上、下班、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世界带来的压力和紧张,就是那不断转动的轮子。就在这样的时刻祂最关心我们。

土泥

从表面上看过了窑匠、看过了轮子以后,现在让我们来看窑匠所用的土泥。这一方面,有两件事留给我很深的印象。第一,就是土泥有很高的可塑性。你也许会说,土泥是很低贱的东西。但是,想一想看,除了土泥以外,窑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任意用手指来加以捏造?让我重复一遍刚刚说过的话:窑匠所要的就是这样的土。人也正是神所要的,因为借着人,祂可以在宇宙中,作成一些祂用其它方法所不能作成的东西。你也许心中正在纳闷,真的吗?哦!我们只是刚刚看到一线光耀,我们还没有完全看清。在人性里面,还有许多我们自己都还未曾发现过的奥秘。通过由我们这些人所组成的人类,还有一些更崇高、更尊贵的目慓,我们还末实现。人类有人类的感情、能力、怀疑、贬抑、高升,然而,实际上我们还有更大,更高,甚至我们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使命得完成。我们不要把自己看得太低了,特别是,我们想到人在神的面前时,绝对不可太低估自己。我们是土,但神所要的正是我们这样的土。

现在,让我们回到中心主题来。思想一下这个窑匠的比方。或是在想象中,让我们站在以赛亚、耶利米、撒迦利亚、和保罗,这些历世历代的先见的身边,有些东西值得我们去留意观察的。在这窑匠的家里,首先我们发现的,是一个原则;其次是对人启示一个目的。不过,其中最重要、最崇高的,既不是这原则,也不是这目的,而是那位“大窑匠”自己。要了解这个此方,这三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除非我发现了这个原则,我的生命就是一场失败。但是,如果我单单发现了这原则,那么我的心就必充满恐惧。我必须同时也看到那个目的。再说,即使我发现了那原则,也知道了那目的,我还是会怕、会惘惘然、常常会有一种不祥的豫感。可是,当我超越了那原则,穿过了那目的,找到了那位“大窑匠”之后,就可发现,那目的竟是如此的光辉,那原来觉得又硬又严厉的原则,竟是那么柔和,那么甜美,是我一生中所未曾体验过的。

那么,那个原则是什么?我先简单的说一下,在这个比方中,所启示的原则乃是神的主权,以及人必须毫不保留的顺服于这主权。我看到轮子在转动,我看到窑匠在工作,我必然会有一个感觉,窑匠对工具有绝对的主权。他的力量应该可以毫无限制的用在土泥的上面。我假想,自己就站在窑匠的家中,除了轮子转动的声音,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我只能看到窑匠的手指在土泥上捏造。我想到的是他的权力,和他的力量。想到这里,其也一切就显得不重要了。我的眼光从窑匠转移到士泥的上面。我所看到的土泥,柔软的摆在轮子上。在他手下,土泥一点也没有自己的意思,也不要求自己的权力。但是,在这土泥里面,却具有无限的可能性。然而,土泥本身却没有办法实现这个无限的可能性,虽然可能性就在那里。

无限的可能性!这团土泥只不过是一团灰色、半灰半白的材料。再把眼睛从转轮上移开,看看窑匠背后的那些架子。上面摆了琳琅满目的成品,又美又光采的器皿。这一切都是由那一团没有颜色、不成形状的土泥造出来的。可是,土泥里面,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实现它所拥有的可能性。即使把土泥摆上了转轮,它还是不成形状的。

我再把眼睛转到了轮子本身。我看到,那轮子完全在窑匠的控制之下。除非窑匠的脚踏动,否则轮子对土泥根本不发生任何的作用。但是,在窑匠的脚踏动之下,那轮子就转动了,不断的把土泥带到窑匠的面前。轮子的转动,把土泥挤到了窑匠的手中。我还能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比方,可以把人生中那深奥的事物,这样完全的显明出来吗?

读到这里,我们必须暂停一下。天下没有一个比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现在你心中就在说,人和土泥全然不同。土泥没有意志,我有;土泥没有从意志而生的力量,我有。我是已经造好的成品,我也是这位“大窑匠”神所造的,祂用祂的权能选择了我,拣选了我,祂也让我与人有不同的地方。我请你再看一次。你心中想的也许有道理,但是拿人和这比方来对照的时候,我们也必须注意其中的差异。神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比士泥与窑匠之间的距离大。创造主和受造物之间的距离,似乎比窑匠和他所造成的器皿之间的距离远。但是这样的看法是不正确的。神和人之间的距离,并不比土泥与窑匠之间的距离大。我们看来似乎相当大的距离,其实正表示相当接近。在窑匠和土泥之閰,并没有任何知、情、意上面的联系。土泥不能和窖匠合作,但是人能。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人可以和神合作。

人的意志是自由的,可以选择他所要依循的原则。其实,归根究柢而言,人的意志不是全然自由的,也是不能全然自由的。人的意志,经常都是受到他人格中其地的力量所控制。最明显的例子是,当一个人宣告说:“我决定要作某某事。”你再听下去,不久你就可以听到,他这样说:“我之所以这样决定,因为……”在他所作的决定背后,总是有个理由的。所以,终究而言,没有一个人有真正的自由意志。不过,神创造人时,给人有选择的能力。人要接受什么样的理由、目标、原则,他可以自由选择。但是选定了以后,这些东西就要作为他生活的依循。所以,人的自由只是到此为止。如果我们能认清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到,其间真正的差异。神与人之间虽然有着那么大的距离,但是两者之间,也有着真实存在的亲密关系。所以,这个比方还是可以用得上的。

这里所启示的原则乃是,神对人类生命的绝对主权。人的智慧力在于无条件,不妥协的,把自已完全降服在神的旨意里。人最高的智慧,就在于接受这个窑匠的比方,不再有自己的愿望,除非那愿望是在神的旨意里;不再靠自己作选择了,除非那选择乃是响应神的拣选。所以,从这个比方看到了窑匠的主权,祂绝对的权力,祂无限的能力,这些乃是我首先所看到的一些事。

如果我们只谈到这里,不再继续讲完,那么我们就没有忠实的把这个比方的教训说出来,读者可能会留有一种恐惧的心。也许有些人不能和我一起往前走,所以我还是先讲一点实际的东西。如果你只告诉我神的主权,神的绝对权柄,我不单单会恐惧,我会反抗。单讲神的主权、神的绝对权柄、神无限的能力,那还不够。因为,即使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还是老样子,祂造我就是造得这个样子。我既然是现在的这个样子,我就必须知道,为什么有这压力,为什么有这痛苦,我必须让那受压抑的得到伸展。这样想并没有什么不敬之处。圣经可以回答从人性所发出的这样的哀号:如果我们能发现其中的教训,我们就可以知道,这比方也回答了上面的这些问题。

所以,现在不再谈原则,我们要进一步思想另一个题目:

目的。我在这里所关心的,不是说,从这个窑匠的比方,可以看到神的旨意是什么;而是从这个比方,可以看到,神有祂的目的,或说祂的旨意。这一点,从耶利米所讲的一句话里面显明出来了:“他转轮作器皿!”直接翻译出来,就是说,他正在转轮工作他的工。这一句话真是充满喜悦的音符,带有永世的脉动。“他正在作他的工!”这是第一点。窑匠不是闲来无事,在那里捏土泥捏着玩的。他在作工,是很慎重的。他在作工,他有目的。我不知道你听到这一点,心里有什么样的感觉。神给我作见证,我听到了这一点,心里很得安慰。特别是在这样充满紧张、压力、痛苦的人生中,听到了这句话,真是安慰。神不是无聊,在和我闹着玩的。他站在那里,转轮在那里,土泥在那里。心中有一个目的。他的目的是什么?土泥不知道,旁观的人也说不上来,只有窑匠知道。我看到他的手在土泥上,他在作他的工。一旦他开始工作,一段时间以后,旁观的人就可知道,他心里想作的是什么。我们再把这个比方的层面提高一点,这土泥是代表人。人有感觉,所以,窑匠工作一阵子以后,他就可以知道一些以前所不知道的事,就可以慢慢体会到窑匠的目的。不过,最让人得安慰的是,当窑匠把土泥放在转轮上,动手工作时,他是很慎重在工作。对我而言,这就是真正的福音,这就是安慰,这就是生命的实质。神是很慎重的。虽然,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太确定祂要把我造成什么样的人;虽然,就我所属的人类整体来说,我也还不太明白,祂要造成的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知道,祂是很慎重的在作工。是的,在我的四周有冲突,有磨擦,有发自人性的一些奇怪的想法,这一切谱成了历世历代都有的哀歌,有时也产生无止尽的痛苦。但是,神并不是在和人类开玩笑、闹着玩的。祂有目标。在将来那清澈的晨光中,不单我们个人,我们人类整体都可看到,神的目的是什么。到那时,人就可以知道,神让人类通过这一切的经历,是有原因的。这就是我的信心,这就是我的信条。假如没有这样的信心,我根本就不能再讲道。

窑匠心中对土泥有一个计划,只有祂能把心中的计划在土泥上实现出来。土泥对窑匠心目中的计划一无所知,也不可能知道。他所必须作的,是把自己顺服在祂手中,让祂把祂的大计划实行出来。请记住这些东西之间的相互关系。在我看来,这些东西之间的彼此关系,乃是人类生命中最深奥的事。人在神里面有得着,因为惟有祂知道、了解祂手中的东西,惟有祂能将手中的东西塑造、雕磨成祂心意中所要成就的目的。神在人里面有没有得着什么?窑匠从土泥得到了什么吗?当然有。祂可以得一个表达祂异象的器皿。借着所造成的产品,祂可以让别人看到,祂心中所想的是什么;没有这个成品,就没有人能看得见。神在人里面,得着了一个可以启示祂心意的器皿。启示要传给谁?由谁来传?保罗升到了高峰,看见了某个异象,在以弗所书中,他就宣告,在后来的世代,那些蒙赎回的人类,要成为一个器皿,神的智慧、神的恩慈,要通过他们显给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看。我们读到这样的经文,没有办法不想象作异梦、见异象的事。想想看,末来世世代代,那些还没有出生,有知识的人。他们没有犯过罪,所以不能了解神救赎的恩典,除非那些蒙赎回的人,在他们面前,把宝血救赎的事唱给他们听。

感谢神,让我们有这样的确信,知道既然神有绝对的主权,人就必须顺服。这个信念可以成就神的旨意,让祂得荣耀。

最后我们要说到那个中心主题。我前面说过,如果我只发现了那个原则,那么我会充满恐惧。但是,如果我知道祂有目的,那我就可以得看安慰。不过人性总是这样,他会发问,到底祂的目的是什么。除非我们先把眼睛定在那位大窑匠身上,我们就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在窑匠的家中,我们能看见窑匠。可是,我们有谁能看见神?最重要的一点就在这里。若要我把自己顺服于这原则,若要我相信祂的目的是好的,我必须看到神。“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这是人类发出最理性的呼喊。我必须看见神。谁是这位宇宙中的大窑匠?以绝对、超越、塑造人类像土泥一样,慎重作工,朝着一个目标前进,祂是谁?这就是把所有的问题总结起来的问题。

现在我们不必再多说了,因为神已经回答了这问题。祂的爱子以前回答腓力的话,今天也回答了我们的问题:“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

在主耶稣里面,我们可以看见这位大窑匠,我们可以看到祂,也可以认识祂。我再看一次,看到祂在窑匠的家中工作。我看到祂的脚在踏动转轮,祂的手在捏造土泥。所以,我的心可以完全安息。在这个比方里,最重要的主角,乃是窑匠这个人。

写到这里,我联想到圣经中最后一次记载到窑匠的经文。马太所记,有关犹大的事上,有一段这样的经文:“他们商议,就用那银钱买了窑户的一块田,为要理葬外乡人。所以那块田,直到今日还叫血田”(太27:7-8)。“窑户的一块田”乃是指窑匠家外面的那块地,或那个院子,通常他们都把废物丢在那个地方。他们用出卖神儿子的那笔血腥钱,买下了那地。他们也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作的事有多么深远的意义。借着祂被出卖的奥秘,借着祂以一个奴隶的价银被卖的这件事,那在窑匠手中作坏了的器皿,可以再重新塑造一次,造成一个合乎窑匠心意的器皿。――《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