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怜悯的呼召

 

读经:代下36:14-16;24:1-26:24

“现在要改正你们的作为,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祂就必后悔,下将所说的灾祸降与你们”(耶26:13

 

背景

这些话是耶利米在一个很奇怪的环境下说的。那时,他正接受有关他传讲异端的审判。前一章我们已经讲过,耶路撒冷当时正面临来自巴比伦的入侵之威胁。西底家差人去见耶利米。耶利米对他们宣告,巴比伦终必征服犹大,王所当行的上策,乃是投降。接着耶利米顺服神的吩咐,进西底家的王宫,把信息传给他。首先,他斥责牧人和先知的罪,因着他们的罪,国家才被导入衰落中。照我读这预言,耶利米对西底家所讲的,乃是重复他以前讲过的预言。第一个预言,乃是耶哥尼雅被掳以后,临到他的异象;第二个乃是在约雅敬第四年的时候所传的信息。最后一个,是他在更早的时候传的,那是在约雅敬刚登基的时候传的。

第一个预言

耶哥尼雅被掳之后,他所看到的异象,乃是两筐无花果,一筐是极好的无花果,另一筐是极坏的无花果。先知说,这一筐好的无花果,象征被掳到迦勒底地去的人。从这些人中,耶和华将来要复兴属于祂自己的人。那一筐坏的无花果,是代表那些留在本地的人。这些人,按神的规定,必须被交付审判。早期的这个异象,其余的部分是用来对西底家说明,先知受命所要传给他的信息。

耶利米还继续对王说话,提醒他在约雅敬第四年,他所传的信息。那个信息宣告,神的审判必然临到犹大、巴比伦、列国,和全世界。

关于犹大,受审判的原因乃是她不断的犯罪。虽然耶和华一再对他们说话,呼叫他们回转、归向祂,他们却总是不听。这里所预告的审判乃是,犹大将被巴比伦征服,她要被掳七十年。

第二个预言

接着这预言又预告,经过七十年之后,巴比伦也要受审判,因为有多国的大君王要联合起来,敌挡她。其实这位先知还看得更远,他看到,最后列国都要受神的审判,没有一个可以逃脱。他说,“必有灾祸从连国分到那国,并有大暴风从地极刮起。”最严厉的灾祸,是要临到牧人,就是君王和在上的官长。如此,他再一次提醒西底家,他在约雅敬王第四年所传的信息,并且警告他,现在威胁着他和耶路撒冷的,无可避免必定要临到。

第三个预言

耶利米再一次重复他早期,就是在约雅敬登基那一年所传的信息。那时,他奉耶和华的吩咐,站在耶和华殿的院内,传讲信息,给那些人一个机会,可以回转归向神。这个信息警告他们,不可拒绝不听,并且宣告,如果他们坚持不听从,他们必受灾祸。

耶利米传完了这信息,立刻招致祭司、先知和众民的敌对。他们抓住他,组成“宗教法庭”(抱歉,没有更好的词汇),宣判他的死刑。不过,犹大的首领介入了这事,使耶利米得以接受普通民事法庭的判决。祭司和先知指控他,说他说预言攻击神的城。犹大首领的介入,以及耶利米先知的申辩,暂时赢得了众民的支持。所以,他们和首领,一起向祭司和先知宣告说,不当判决耶利米死罪。有些长老宣告说,杀害耶和华的先知,就是作了大恶。他们又举出弥迦和乌利亚作为实例。于是耶利米就受到了亚希甘的保护。

就这样,他早在约西亚执政时所传的信息之基本内容(见7:1-7),以及在约雅敬作王的时候重复的信息,现在又第三次对西底家重述了一遍。我们要努力明白当时众民的情绪,然后思想这位先知所宣告的信息。

约雅敬的统治和西底家的统治之间的差别,我们不必再多说。那一段期间,大致上的情形并没有多大的分别。从约西亚死,一直到耶路撒冷陷落,其间的局势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当时的局势如何?第一,这个国家体会到他们的国境所面临的危机。埃及并不稳当可靠,可是当时有些执掌政权的,想要和她结盟,希望藉此可以舒解北方所面临的危机。其实埃及并不可靠,甚至那些想和埃及结盟的人,也不敢肯定,埃及对此事会有如何的反应。至于北方,蠢蠢欲动的巴比伦,正不断的威胁着犹大。就是在他们这个国家之内,他们的观点也不一致。有一派人,我们且称它为“哗众取宠派”,他们喧嚷要使自己的国家独立,不受巴比伦的辖制。他们主张向埃及求援,和他们结盟,或者这样,国家就可获得独立。另外一边就是耶利米,那位孤独的、英雄式的、来自亚拿突的先知和祭司。他一直宣告,迦勒底人不单单即将临到,他们且将攻陷这城。他更进一步说,这一切都是在神的管治之下。他也一直在宣告,王、首领、和众民所能采取的最好策略,乃是把自己的颈项放在巴比伦的轭下。另外一个人物就是西底家,他是由尼布甲尼撒提名,设立为王的。他是一个懦弱、优柔寡断的人,想要脱离他的主子,建立一个自由的国家。尥也想照先知的话去作。可是,事实上他成了首领的工具、祭司的玩物、耶利米经常奉耶和华的名去攻击的对象。当时的国家事务和属灵事务的败坏明显可见,也是很可怕的。上一章我们思想过,有关牧人和那些执政掌权者的罪,属灵领袖先知的罪,然后我们又看到他们全国性的光景;这一个被压制的民族,正在动荡不安之下,这个没有牧人的民族,就像羊群被分散一样。我们也思想过,这个被污染了的民族,有一个不正确的安全感,因为他们被假先知导入了歧途。我们也看到那不正当的宗教观念,不但影响了祭司和先知,实际上影响了全国。他们生存在圣殿的迷信以及为这空城而骄傲的情况之下。

所谓“圣殿的迷信”,乃是在他们当中的一个观念,认为圣殿是耶和华的家,所以不会被毁灭。“这座城的骄傲”,乃是他的确定信念,认为这城乃是大君王的城,说一句敌挡这城的话,不但不妥,实际上就是犯了宗教上的异端。第一个观念,圣殿是耶和华的家,所以不可能被毁灭。这样的观念,实际上就是造成宗教和道德分离的原因。而这种把宗教和道德分开的观念,乃是当时犹大人思想中的一个特点。另一个观念,这城是大君的城,因此,不可说任何敌挡这城的话。这个观念本身就表示,他们忘记了这座城真正的力量之所在。这些人把以赛亚的默示忘得一干二凈了。以赛亚的默示可以用他在12章的一段话总结起来。那时他所看到的,是很遥远的那个得胜的日子,那时神的百姓将实现神一切的旨意。他在结束时,讲了这样的话:

“钖安的居民哪,当扬声欢呼,因为在你们中间的以色列圣者乃为至大。”

以赛亚这里指的是耶和华,虽然他并没有明白说出来。锡安的居民哪,当扬声欢呼。这座城之所以伟大,因为有圣者在你里面,在你里面,至大的乃是以色列的圣者。这个国家已经忘记了这一点,很可能在以赛亚宣告这信息时,他们根木就不相信。至少,我们可以说,长久以来他们并没有按照以赛亚的吩咐作。在他们看来,这座城之所以伟大,仍是传统而来,并不是因为它本身的品格或特色。

请各位再仔细读一遍这段经文。祭司和先知采取行动,逮捕耶利米,等于承认他们心里害怕,可能这位先知讲的是真实的。他们正式逮捕他,正式在众民面前审判他,又特别指出他所说的话,样样都指明一个不可抗辩的事实,在他们心底的深处,他们真正感觉到,这位先知长久以来所传有关这个国家的信息,可能是从神那里来的事实。而犹大首领所采取的行动,更是公开表明,他们确信,这位先知很可能就是神差来的使者。这一切都是极重要的。真理的力量是永远不能被抢夺的。在人颎的历史中,这一个存在人心底的真理,乃是一件最奇妙的事。人可以反抗真理,国家也一样。他们可以拒绝服从那真理,他们甚至可以争论,说服自己,他们不相信真理的信息。但是真理还是真理,在人心底深处还是知道,那就是真理。审判耶利米这件事,让我们看到一幅很奇妙的画面。祭司和先知非常愤怒,他们指控他传讲异端,竟然说圣殿有可能被毁灭,神的城会变成荒场。他们的愤怒是出于他们宗教上的热忱。他们的一切举动,背后的原因乃是,他们怀疑,他们害怕,这个人讲的话是真的。所以,他们的行动,实际上证实了人类心底深处那不可抗拒的真理的力量。

再看一眼这幅画面。我们可以注意到,先知和祭司一直都站在同一条在线,而首领则要开脱耶利米的罪。众民首先是站在祭司和先知的一边,但是接着又转而站在首领这一边。祭司、先知、和众民下手逮捕他,让他受审判。祭司和先知的立场没有改变过,而犹大的首领则愿意听,愿意思想,愿意作仲裁,最后,他们按照自己心中的判断,释放了他。于是,众民立刻改变了立场,站到首领这边来。

这不单单是一个历史事实,这是一个启示。这一幅画面启示了一些事:第一,败坏的属灵权威对一个国家命脉的影响,比败坏的官长之权威更坏。在新约圣经中,论到耶稣生平的那些记录,只有一些人的立场不改变,那就是法利赛人、祭司、和宗教上的领袖。请你不要夸口说,你是一个不改变立场的人。因为立场该改时却不改,只不过表明你的顽固,而且有可能给你带来无可挽回的灾祸。

这幅画面所启示的第二件事乃是,众人的声音并不一定就是神的声音。人是善变的,喜爱附随他们的感情,附随那叫嚷得最大的声音。这也是人投票的原则。求神帮助我,不要让我听从人的声音,除非这些人已经有了神的声音的指教,有了神的声音的感动。我们需要有另一个声音,另一个不同于众民的声音,不同于首领的声音,不同于祭司的声音,不同于先知的声音。假如没有这个不同的声音,混乱势必继续下去。

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且让我们听听这节经文:“现在要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耶利米在那个政治混乱的时刻,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他讲论的不只是关于来世的福乐,而是现今的福祉。关于那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以及内部的政治混乱局面,他只有讲一句话:改正你的行动,改正你的作为。要改正你的行动,改正你的作为,你必须作一件事,就是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

先知发出了这样的呼召以后,接着他作了一个“奇怪”的宣告。原谅我用“奇怪”一词,这个宣告对我们而言,常会觉得“奇怪”,其实它本身一点都不奇怪。他宣告说,如果人改正他们的行动作为,听从耶和华他们神的话,那么耶和华就必后悔,不将所说的灾祸降给他们。

对于这些生活在这样气氛之下的人,神的态度在早先的经文中就已经显明了。在那段经文中,神指示耶利米,他所要从事的圣工:

“你要对他们说,耶和如此说,你们若不听从我,不遵行我设立在你们面前的律法。不听我从早起来,差遣到你们那里去我仆人众先知的话,(你们还是没有听从)我就必使这殿如示罗,使这城为地上万国所咒诅的”(耶26:4-6

这里所描绘的画面,看到神的态度是用祂清早起来(这个比方实在用得很大胆)差派出祂的使者,以求这个国家的福祉。

耶利米呼叫百姓,要响应神的这个态度,要用实际外在可见的改变来响应祂。这里译为“改正”的希伯来文,是一个很强烈,且具有启发性的字眼。修正好你们的行动、作为,使它们健康、使它们好看。这就是改正的意义。改正你们的“行动”,就是指妀娈生活申的习惯、方向,就是你们一向行走的道路。“作为”是指积极的动作,不单单是习惯上的态度、方向、路径,而是由这态度、方向、路径所产生出来的实际上之活动。

早先,耶利米曾经站在王宫的门前、指责他们的愚昧:不要一再呼喊说,耶和华的殿,要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你们要借着施行公平和公义,拯救被抢夺的脱离欺压人的手;你们要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不要再跟从假神,乃要跟从真神。

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

最后,我们来到这一个对全国发出的呼召最中心的一件事:“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这句话难就难在于它太浅显易懂。还是让我们的想象力来助我们一臂之力吧!回到犹大去,回到当时那个世代的气氛中去,仔细听。这个人没有别的话说了。他从事这一份职事已经有长久的时间了。他说了一些令人震惊的话,他说这圣殿要被毁灭,他说这座城要成为荒场。现在,他要接受审判了,他再一次对他们提出呼吁,事实上,他是对他们宣告,他们这国家的麻烦,是出于他们只有专注于别的声音,而没有听从神的话。

多少时候,这世界需要神的话,可是却听不到。然而神的话不断在发出声音。“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籍着衪儿子晓谕我们。”惟有列国都听到祂儿子的声音,并且顺服,不然他们的问题无法解决,他们也无法从混乱中重建秩序。

对于列国,他们所需要的是听到神儿子的声音,但是对于那些自称为基督教国家者,他们所需要的,乃是这声音所传出的呼召:改正你的行动,就是你生活中的习惯、路径、方向;改正你的作为,就是你与四周那些有需要的人所发出之呼声的态度。你要以实际行动,顺服耶和华,照祂的话语去行出来。

假如我们照着去行,结果会如何?那时耶和华你们的神“就必后悔,不将所说的灾祸降与你们”。这不仅仅是象征性的说法。不要管他的解经者如何说。这句话不是象征性的话,这是叙述一个事实。耶和华就必后悔。这里“后悔”一词并非表示改变心意。我们不要误解了先知的意思,所以,要先明白这个词的意思。这个词的原意是“叹息”。耶和华“就必叹息”。不过,我们也必须考虑到这个词的用法。使用这个词的时候,所描述的对象必须先有悲伤的心。叹息是表达他的伤心。而使用这个词的时候,通常都是在叹息中为他所叹息的对象采取某种行动。所以,这个词所表达的,不单单是叹息,也不单单是伤心,并且也包括了由伤心而产生的安慰。

这里这个动词的形态是“反身”的,耶和华必“后悔祂自己”。这里所表达的意思是,当一个民族听从了神的声音,改正了他们的行动和作为,回转归向神,那时神就会叹息一声,松了一口气,祂不必再忧伤了,因为这个民族已回转归向祂。也许有的人听得有点不自在,但是不要怕这样的解释,我们是从人的立场来了解这句话。耶和华“必后悔祂自己”。不单单是改变了祂的心意,祂要改变祂的动作,因为祂的心意不会改变,祂的心意永远都是怜悯、爱心、恩慈的。神内心最高的愿望不是击打,而是医治;不是伤害,而是赐福。人若背向祂,那么他们是自己编织鞭子,自找苦吃。但是,当他们回转归向祂,祂就后悔祂自已。这里启示了神内心的忧伤,神看到人或一个国家悔改时,就松出了一口气的叹息。这里也启示了由忧伤所产生的行动,就是医治、安慰那些回转的人的行动。在圣经中,不论新约或旧约,再没有任何一个字比这个字更伟大。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神就必后悔祂自己,不将所说的灾祸降与你们。祂要从哀伤发出行动,要阻挡一切朝着你而来的邪恶势力。祂要拯救你、医治你,把你带回到祂面前。

在结束本章之前,让我们把这里所思想的一些内容综合起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国家的灾难是神所定的,也永远都是这个国家犯罪所带来的后果。

但是,惩罚的作为,对神而言是一种“奇怪的作为”strange act,中文圣经作“非常的工”),这个说法不是我自己发明的,我不敢。这是以赛亚说的。当时那些被浓酒醉得东倒西歪的人讥诮他说,他要将知识指教谁呢?他竟命上加命、令上加令、律上加律、例上加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先知回答了他们。最后他告诉他们,神必定要叫审判临到他们,他称这审判为“神奇怪的作为”。因为这样的作为并不是出于神的本性。祂心底深处对世人、对国家的旨意并不是这样。“衪并不甘心使人受苦。”这是耶利米在哀歌里面说的。把这节经文译得更浅白一点,“衪从心底不愿使人受苦。”祂的心根本就不愿意这么作。所以,人一回转归向祂,祂就叹口气,后悔。我们如何才能逃脱神所定的灾祸?就是直接回转归向祂,那时祂就必后悔。除非人回转,神才能段悔。

所以,人所迫切需要的是什么?耶和华的话。只要一个国家寻求神,愿意明白祂的方法和旨意,使自己的处世原则以及自己的生活符合神的标准,那么这个国家就有希望得医治。假如这个国家拒绝那话语,不肯听从;或是听是听,却不顺从,那么这个国家最终的灾难必不可避免。――《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