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认识和见证

 

读经:王下24:18-20;代下32:11-16;27:1-29:32

“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这是耶和华说的。”(耶29:23

 

背景

耶利米的这段话是对着亚哈和西底家这两个先知说的,他们两个人一致说假预言,宣告以色列必可胜过巴比伦。这两个人除了在这里以外,其它地方都没有出现过。他们两人都是品格很差的人,假借神的名字作为他们假预言的权威。因为这两个人有这样的品格,又因为他们说假预言,所以先知耶利米以神代言人的身分宣告:耶和华知道,耶和华也使人知道,“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在耶利米对西底家讲的信息中,曾经斥责一些假先知,这两人也包括在内。27-29章记载了先知耶利米和这一群人的冲突,特别是最后在耶路撒冷,以他和哈拿尼雅之间的冲突,达到高潮。巴比伦不但威胁到犹大,同时也威胁到其它邻近的所有国家。从摩押、亚扪、推罗和西顿这些地方派来的代表,正和西底家王洽商。很明显的,他们试图组织一个联盟,以对抗巴比伦。单单从耶路撒冷那些政治家的立场来看,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表示其它国家愿意和西底家采取同一行动。但是耶利米的看法却不同,他与神相交,他是从神的立场来看整个情势。他对列国派来的那些代表宣告,神拥有一切的主权。他又宣告,尼布甲尼撒将要胜过他们这些国家。他不但宣告,他还作了一件很怪异的事,就是把轭加在自己的颈项上,又作绳索,交给那些来到耶路撒冷的代表,让他们带回去给他们的王。也警告他们,不可听信他们的先知、占卜的、圆梦的、观兆的、和行邪术的所说的话。

接着他又用同样的信息对犹大王西底家说话。不过,对西底家说的话,话语更强调。他警告他不可听从假先知的话,又劝西底家要把颈项放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轭下,这样他才能救自己、也救百姓免于死亡。他坚持这样的教训,结果必然激起其它先知、政治上的人物、以及在耶路撒冷那些政冶团体的敌视,因为那时他们正在鼓吹,采取某些方法,以谋求他们国家的独立。

就在这种情形下,哈拿尼雅公开反对耶利米的事工,预告在两年之内,他们即可折断巴比伦的权势之轭。耶利米安静的说,还是让时间来证明到底是哈拿尼雅的预言正确,或是他自己的预言正确。

在这一段奇怪的时间之内,耶利米把轭放在自己的颈项上,以加强他所传的信息。后来哈拿尼雅把他颈项上的这轭拿下来、折断,同时藉此宣告,在两年之内,他们要从巴比伦得到解放。神对这事的回应是,木轭被折断了,却要换来铁轭。神所命定的,必然无法逃脱。他的信息,又因着哈拿尼雅的死,而得着加强。

那时,在耶路撤冷充满动荡不安的气氛,被掳到巴比伦去的那些人,情形也一样。在那边的假先知,也传同样的预言、提出同样的政策性的建议。所以,耶利米写信给那些住在被掳之地的人,劝他们留在那轭下,致力经营,因为过了七十年,神要把其中的余民,带回到这城,以实现祂的旨意。

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

这就是本章所引经文的一个简单的历史背景。巴比伦正在威胁着这些小国家。而这些小国家吓得昏头转向,紧张的寻找他们之间共同的利益,想团结起来发出力量。他们之有这样的举动,乃是受到了假先知的怂恿和鼓励。当时局势极不安定。到底尼布甲尼撒会采取些什么样的行动?这些小国之间彼此的信任度有多高?先知的预言,其可信度又有多少?更重要的是,这一位怪异的、常惹麻烦的先知耶利米,他的信息可靠性如何?这些问题,以及一些其它的问题,都是他们当时所辩论的,也是造成当时不安的原因。当时最需要的,乃是有一个人,能看清那时局势之下的一切因素,并且把他所看到的宣告出来,让人知道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比较妥当。

在那个混乱的时刻,他们最大的需要,乃是耶利米这位先知,以耶和华代言人的身分,站起来所宣告的这一段话:“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正因为他宣告了这一个事实,所以耶利米可以要求百姓、官长,听从耶和华的声音。

要拟订一个正确的政策,必须对整个局势有周详而缜密的认识,并且有智慧看清各样因素彼此间的关系,知道怎样对付每样因素。有一位政冶家说得好:“政治上最高的艺术,乃是找出全能神的行进方向,把路上那些会拦阻祂的东西除去。”

“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耶和华借着祂的先知,对那一群骚动不安,正在寻找一条可行的正确道路的人宣告。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目前情势的各种因素,如果你要了解,你自己应该作什么,那么,“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让我们来思想这经文中的两句话,不是为它作辩护,而是加以说明,我们的目的是要从其中学得教训。我们要从两方面着手。

第一,我们要看“神知道”,以及“神让人知道,即作见证”。第二,我们要看“人与这知识的关系”。

神知道

首先,这节经文宣告,神知道,神也让人知道。这就是这节经文最简单的字面意义。“知道的是我。”这里这个“知道”是指亲眼看见之后,所带来的了解。所以,这个动词乃是日常生活中很普通的一个事实,就是指人观察了那可以用眼睛看得到的东西以后所得的认识。这个动词在希伯来文中,常被用来指他们之间的认识,以及别人对他们的认识。这正如今天我们用“知道”这个字那样普遍。但是,这个动词也有它的限度。归根究柢,只有神才能真正的说:“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我们不容易判断这节经文所用动词的时态和语气。不过,很清楚的,这节经文讲到的是对比。“知道的是我!”这是耶和华对那个动乱的世代所讲的话。由其它国家派来的代表,目的是要寻得知识,而耶和华说,“知道的是我!”今天,执掌国事的政治领袖们,他们也正致力于拟定一个可以保持国家安全的政策,而耶和华说,“知道的是我!”那些奉我的名说预言的先知,充其量也只不过猜测而已。但,“知道的是我!”这句宣告等于告诉这一个国家,要真正把事实观察透彻,才能产生真正的知识。所以,实质上来说,只有神才能拥有这正确的知识,因为人的观察,不论是在深度,在广度上,都有其限制,都是不完全的。

“作见证的也是我!”这里“见证”这个动词的意思乃是“重述”,把以前没有说过的说出来。神把这些东西,用话语“重述”一遍,这就是作见证,这就是把祂所知道的转使别人也知道。我们把这一句话的译法稍微改一下,可能更容易明白:“知道的是我,让人知道的也是我。”这句话乃是在瞭望台上观察敌情的人所讲的术语。瞭望台设在比较高的地方,可以看见下面的人所看不见的东西,下面的人会问在塔上的人,而塔上的人可能就会回答说,“看见的是我,让人知道我所看见的也是我!”这就把他的责任述说清楚了。

这也是耶利米对耶和华的描述。在那动乱不安、不宁静、充满难题的世代中,人民是迷惘,不知何去何从。那些假先知可能真心相信,以为那些信息是圣灵所感动的。他们对于即将得释放的信念,也有近乎宗教上的敬虔。但是,耶和华说,“知道的是我,使人知道的也是我。”

让我们看一看,从这一段历史中所显明的神的知识。这里所显示的,神的知识不但是在显明的事上,也在不显明的事上。神的知识是关乎祂自己的,是关乎祂自己在那些艰难的情况下,要作的事。那个时刻,祂的百姓就是在这种艰难的光景下生活的。

祂对当时全国的局势有完全的认识,祂对那些抛头露面的人物之私下生活也有完全的认识。那时亚哈和西底家是两个名气很大的政治性先知,他们二人都抵挡耶利米的事工。所以,

耶和华宣告,祂知道他们私底下不道德的生活,虽然那是人在公开场合中看不到的。本章我们所选用的这节经文,实际上就是针对这两位先知的不道德生活而发的:“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祂知道一切明显的事,祂知道当时国家的局势,祂也知道那些“社会人士”的私人生活,祂也知道那些政客正在筹划的一切。

祂知道一切隐密的事,人心的骄傲,个人的野心,不敢公开出来的那些愿望,虽然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但是这愿望却一直在辖制着他们。

不过,这个字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这知识是关乎祂自己的,也是关乎祂立意要作的。祂不单单知道一些事实,知道促成那事实的因素,祂也用自己的力量控制着这一切,所以祂对于什么事情会有怎样的演变,都是一清二楚的。“知道的是我!”

接下去的那句话,就把这事变得更加具体、实用了,“作见证的也是我!”神不单单说祂知道就算了,祂又宣告说,祂也是作见证的,也就是把祂所知道的让人知道。再从当时的历史背景,以及与此有关的历史发展,我们可以发现神让人知道的方法。神怎样把祂所知道的人的事,让人知道?首先,祂是借着历史让人知道。其次,祂借着启示的信息,让祂的代言人,向那个世代宣讲。第三,祂把人带到一个环境中,使人知道那关乎他们自己的事──不是关乎祂的事。

神对那明显的事物,对邡潜在不可见的因素,对于祂自己,对于祂的旨意,都有完全的认识,所以祂就用这些方法,将这些事对神的儿女们显明了。

借着历史让人知道──祂所知道的

首先,借着历史;在这一方面,古代希伯来人能了解,但是今天我们就有一个危险,会低估历史方面的价值,有时甚至会把它的价值都忘记了。神用过去的历史教导人。请大家想一下,旧约分成三部分的分法,在我们主的时代,差不多每一个犹太人都很熟。这个三部的分法是:律法、先知、和圣卷。而中间这部分,又分为前先知书和后先知书。“前先知书”所包括的,是一些历史性的经卷,并非我们所熟的那种先知书。“后先知书”所收集的,才是那些先知们预言的内容。我指出这一点,是要让大家明白,神所用的这种方法。预言指的是,把神的旨意直接说出来,教导人,宣告,启示给人。所以,这些犹太人安排他们的圣经时,不但称呼以赛亚、尼希米、以西结等等这些我们今日称为大先知、以及其它小先知的人为先知,他们也称一些历史性的经卷为先知书。这也就是说,他们承认了一个事实,神借着历史教导人。所以,任同时候,人如果想知道,神当时对他所要启示的功课是什么,有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就是回想过去,看看神借着过去的历史,所要教导他的是什么功课。今天,神还是继续用这方法,让那些真正要知道祂旨意的人,明白祂的心意。有人说:“历史的特性是不会重复。”事实如何?过去某段时间所取得的原则,可以适用于后来类似的情况中。这样,我们就可以从过去来看,来了解现在所发生的事。在一个动乱的世代里,我们应该回顾,看看在过去类似的动乱世代里,神教导人一些什么功课。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最怕的一件事是,没有用时间去思想神所发出的警告,以及思想它所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没有用时间去思想过去他们忠于神时,神怎样拯救了他们。每一个国家都一样,可以如同犹太人,从过去的历史,学到该学的功课。人遭遇到问题时,第一个要作的乃是听听昨天的经验,以及从昨天经验中所学得的功课。

借着启示让人知道──祂所知道的

但是,神不单单用历史教导人,祂更借着所启示的信息教导人,我这里所说的“启示的信息”,指的不是狭义的解释,而是像彼得所说的,神启示人的方法。在彼得后书中,也宣告说,“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念解说的。”他这里的意思不是说,人不可以私自研读圣经;他也不是说,人没有欢柄可以自己解释圣经。他这句话的重点不在这里。他所说的,意思是指圣经的来源,也就是说,圣经起初的来源,并不是由人的私意解说而来的。所以,过去先知们所写、所说的信息,并不是由他们自己观察当时的世代所得的结果。接下去彼得告诉我们,这些先知是怎么写、怎么说他们的预言。他说,“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这里用的“感动”一词,其真实意义,无法完全阐明出来。这个词的原来意义相当生动,所谓“人被圣灵感动”,意思是人被神的灵带着走。这个词最妥贴的说明,乃是指帆船在海面上顺着风的吹向而航行。这就是说,神的感动充满了人的灵,顺着灵的带领,把他带到今天。古时的圣徒,是在神的灵带领之下说话,如此,对上而言,他可以了解得更正确;对外而言,他可以看到神管治的范围;对内而言,他可以更明白神的心和神的智慧。那些人在传讲神话语的时候,他们所讲说的事,可能远比他们自己所能了解的有更深远的意义,也更奇妙。虽然,他们所传的信息,也正是针对当时的需要。

耶利米的职事,自始至终就是这个样子。只要我们翻开他的书,读一读他的预言,我们将可发现,他极其执着、忠心的传神所默示的信息。在这本小书中,有四十五次提到:“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同样的,神也对每一个世代的人说话。我这里所强调的,不是灵感默示的问题。我所要强调的是,我们直接接触的先知。一般而言,先知从事他的职事时,他不知道自己是受圣灵的感动,他也不会意识到里面有什么变化。过去如此,今天也是如此,神的仆人没有办法理解,也没有办法形容这一点。奇妙的是,在整本圣经中,你找不到任何地方,说明神使用什么方法去得着祂的仆人,感动他,带他超越过自己的极限,把祂的话传入他心中,使他能够出去,把那信息传给人。这也不单是过去如此。今天,神的仆人直接自神取得信息,也是同样的情况。我们会说,耶利米所说的一切,我都信。然而,请想象一下,把我们自己放在耶利米那个世代。那么,我们必可听到那个世代的人说,“我们不信耶利米这个人所说!”先知,我们可以信。不过,我们所能够信的先知,是那些已经死去很久的先知。但是,当这先知还活着,还在传信息时,要承认他,要信他,那就相当难了。

借着环境来启示祂的奥秘

但是,神启示人的方法,不单是借着历史,也不单是借着祂所启示的信息,同时祂也借着环境,来启示祂的奥秘。我以为,这个大原则在圣经最初的记录中就已存在。那时摩西口中的话,被记录在申命记中。摩西在这些信息中,题醒以色列百姓,神过去怎样带领他们经过大而可畏的旷野,给他们吗哪,就是他们所不知道、他们祖先也不知道的食物。这样,祂让他们知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而是要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他宣告说,神带领他们进入旷野,这样可以证实他们的心,看看他们是否愿意遵行他们的神耶和华的命令。这并不是说,神带领他们进入旷野,目的是为了祂可以了解百姓的内心。“知道的是我!”但是在另一方面,“作见证的也是我!”我使你知道。我让你知道的方法,是把你带进一个情况中,让你在这个环境中,显露出于你的真相,让你对自己的光景,有正确的认识。这也是神一直所用的方法。神对每一个人的方法都是如此。神对待一个国家的方法也是如此。神总是把人带进一个环境中,让人在那环境中,被迫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光景。除非他顺服自己所得到的亮光,知所改变,不然他的一切迟早都会公开出来的。不过,神总是先让人自己看清自己。圣经中有一段奇妙的话,正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一点。“他(犹大)是个贼,又带着钱囊。”你看,他是个贼,基督还把钱囊交给他。在我里面,有什么样的劣根性,神就把我放在那样的环境中,让我看到自己的短缺。你也许会说,那么这就是说,基督故意设下这个计谋,让人受试探吗?我的回答是,人不可以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基督。基督对付人的方法,乃是先让人看清自己,这样他就可以知道怎样倚靠神的能力,避免陷入那危险中。祂一直都是这样作。如果我的里面有背叛的本性,我必然会被放在一种环境中,让我可以看到自己的缺点。在这环境申,我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落入败坏的本性中,另一个就是在主的爱里找到避难所,靠着祂的能力,控制自己的缺失。对一个国家也是一样。一个国家生活中,滋生了什么不圣洁的东西,这个国家也会被放在一个环境中,让她可以发现自己的缺失,及时加以矫正。就是这样,神借着环境,让人知道,让人认识,不是祂,而是人自己,让人看到自己最深刻的需要是什么。

人与这知识的关系

在结束之前,我还要再讲一点,也许简短一点,但是非常重要。这一点就是人和这个认识的关系。我们可以从个人的角度,从整个社会的角度,从整个国家的角度来看。其实从那一个角度看都一样。不过,为了讨论方便,我们还是先从人开始,我们要思想个人与他对神的认识之关系。

首先,我们要思想人与这知识本身,也就是认识“神是知道者”这事实的关系。如果人承认这个事实,那么这个事实应该可以在人的心里建立起一个新的态度。这一点很基本,也是很简单,特别是在设立一套政策的时候,不管是安排我个人的事,或是安排我家里的事,或是安排我这个都市的事,或是安排整个国家的事,如果“知道的是耶和华”,如果“作见证的也是耶和华”,那么最重要的事是,要接受这个事实。这是最基本的,若不接受这事实,那么这段经文的教训,就没有办法应用出来了。

在这一件事情上,可能有些人在理智上没有办法容纳,也许他们是很真诚的。我不想作太多的辩论,我只想提一件事。可能有些人会说,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我不能接受“知道的是耶和华”这件事;或说,我接受“知道的是耶和华”,但我不相信,“耶和华也让人知道。”也就是说,我不相信祂把自己,或是把事情启示给人知道。对这样的人,我无话可说,因为我所说的一切,对他没有任何的作用。我只能告诉他,这个事实非常重要,他必须慎重的想一想,作一个决定,这事实到底是真或是假。我可以了解,有的人不能立刻接受;我也可以了解,有的人会说,我还不太敢确定,真的“知道的是耶和华”;我也可以了解,有的人会说,我相信,知道的是耶和华,但是我不敢确定,祂会把自己启示给人。但是有一种人我就无法了解,这种人经年随波逐流,对自己的无知一点都不介意,也从不曾慎重考虑过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说,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知道的是耶和华,或耶和华根本不知道。耶和华知道,或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知道。因为你我都有知识,只不过我们的知识都只是局部的,这个学派和那个学派、这个哲学家或那个哲学家,他们各自都有知识,不过他们有的只是部分的知识而已。没有什么最终的知识,一切知识都在神里面。所以,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因为我们活在这个世界里,假如这个世界没有最终、完全的知识,那么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们也可以用一个全然不同的态度来生活了。这是第一件必须解决的事。

如果这节经文所描述的是真实,那么我要说,承认神的知识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容我用一个比较不合宜的比喻来说,神的知识不是“学术”上的知识。神的知识必然带来行动,而祂的行动永远符合祂的属性,所以祂的行动是公义的,是慈爱的,也是可以激发爱心的。祂知道,这乃是祂行动的原因。祂里面怎样,乃是祂采取那种方法行动的原因。

假如这一切都是真的,在我们生命中,我们所必须解决的第一个问题乃是:神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国家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暂且先不要管什么外交、内政上的事。既然这一位神知道一切,顺服这位神的权威乃是顺理成章的事。顺服祂的权威乃是在人这一方面,履行神永计划的责任。顺服于祂的知识,乃是为个人或为国家,找到一个和谐的地位,使个人或国家,能与宇宙和谐并进。

既然神把祂所知道的让人知道,那么在人这方面有什么责任呢?在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乃是发现神要让我们知道的事,从这样的立场来看历史,来研读神过去透过先知、先见、诗人、以及最重要的,透过成为肉身的道所作成的事工而启示的事。最后,乃是要借着了解环境,来明白神要我们知道的事。

先知以赛亚所说有关神的仆人的一句重要的话是:“衪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这节经文直译是“祂必敬畏耶和华,有敏锐的理解力。”这就是说,祂对耶和华借着现今环境所要说的话,有很敏锐的理解能力。这乃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所必须注意的第一件重大的事,我们必须先弄清楚,神到底要说什么样的话。

我们不单单要弄清楚神讲了什么话,我们还要接受祂所说的是正确的,确信神的智慧,这就是说,我们要放弃自己个人的判断,假如我们只是在交换意见,你要求我接受你的意见,那么我就必须运用我的个人判断力了。但是,我们应该知道,有的时候人会猛然觉醒,对神说,哦,神阿,我算什么?我竟然用我的知识来判断你的智能。我要的是你的判断,不是我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宗教体验。这也就是真正让十字架对付你我的时刻。

“我治死生命的荣耀,使其睡于尘埃中。”这里“生命的荣耀”不是指那种偶然的享乐,就是人称之为“世俗”的那些东西。生命的荣耀乃是指生命的骄傲,认定人可以靠自己的意见为自己作安排,认为自己是独立的,自己是对的。

“我治死生命的荣耀,使其睡于尘埃中。”

这是第一要紧的事。一旦人这么作了,他就是把自己的判断、把自己的意志放弃,交托给神那无限的智慧了。这么作,他就可独立于人的意见之上,他就可以不受别人思想的控制,不再被当代的思潮所左右。他就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关系,对准了那最终、最后、最中心、最终极的智慧。不论是个人,或是一个国家,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调整、校正好了,那么,他,或是那个国家,就找到了能力的秘诀了。

人不单单要发现神的启示,不但要承认它的正确性,他还需要顺服神的启示,立刻的、完全的、有效的顺服。

所以,甚至在这个时刻,请相信我!在这个混乱、挣扎、彷徨、艰难的时刻里,这一句话乃是每一个人所当听的,就是耶和华说的:“知道的是我,作见证的也是我!”愿我们都记住这句话,但愿神让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的判断是何等的荒谬,并且让我们肯花时间,寻找查明神所要对我们说的话。――《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