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属灵的新约

 

读经:耶31:1-40

“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耶31:33-34

 

这一段经文,记载在耶利米所唱的那一首伟大的希望之歌里面,当时耶利米还被囚在护卫兵的院内。上一章我们思想过神所宣告的事实,这些事实也是启发他写这首诗歌的原因。“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这首歌的最后一段,从31:27-40,所谈到的都是整个国家。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

在最后这一段经文之前,有一节很奇特的经文:“我醒了,觉得睡得香甜。”这句话不可能指耶和华,也不可能指以色列这个国家。毫无疑问的,这节经文是指耶利米自己。事实上,有可能这启示是在梦中给他的,也有可能是在两个启示之间,耶利米睡着了,醒来之后,觉得睡得甜美。醒过来以后,他就写下了这诗最后的这一段。这一段话的主调是:“耶和华说,日子将到。”这位先知现在已经从确信神的慈爱,被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在那里他清楚看见,不再像以前那样,是在雾中若隐若现的看到神最终得胜的日子,看到神永远的爱最后的得胜。所以,对他而言,在清晨的应许之下,一切的雾都显得发紫发光。

这一段经文又可分为三部分,每一部分都以“耶和华说,日子将到”开始。第一部分讲到最终全国都要复兴,而这个复兴又和他们新的属灵光景有关,因为到那时,大家都与神有直接的关系。有了这样的关系,会带来一些结果,其中之一就是那一句不正确的格言,“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不再管用。这一点又指出了第二部分,在这一部分中,启示了耶和华要和祂百姓立的新约之性质,最后,这首歌宣告,这个复兴必然发生,就好像自然界的律那个样子。

神人关系──“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这样的知识,是由于他们建立了和神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可以由这句话中看出来:“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前半句说的,“我要作他们的神,”是指神对他们的态度,神对他们的作为。祂乃是他们的创造主,他们的保护者,他们的朋友,他们的王,他们的救主。如果推得更远的话,按照希伯来人的思想,祂乃是耶和华,是那位和他们立约,成为他们一切需要的供应者,为了满足他们的需求,祂甚至降卑到人的层面上:“我要作他们的神。”

“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是指人对神的态度,人对神的响应。律法被放在他们里面以后,所产生的结果是,人可以了解,律法是良善的,完美的,可接受的。如此,他们就可以对神有响应。

这句话是正面的叙述。如果我们将它和那反面的说法,以及这句话所排除的那些东西加以对照的话,就会感觉到,这个正面的叙述多么强劲有力。这位先知把这个属灵的新约,和那个旧的约加以对比。最特出之处是,他断言,这个新约和以前那个旧约不同。旧的约是耶和华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时,与他们所立的约。现在这个属灵的新约,比旧的约更进步,完全与旧的不同。这个新约排除了外在的仪表和字句。诫命是刻在石版上的,律例是写在皮纸上的,但是在这新约之下,诫命根本就不必写出来。我们要记住,成文的律法,不管是写在旧约或新约,都是不完全的,而且往往都是模棱两可的。文士这个职分之所以兴起,乃是因为写下来的诫命常常有这种不易明白的现象。我这里所讲的“模棱”,意思是指,一些新的凊况产生时,要如何把那写下来的诫命应用到新的情况上呢?文士乃是道德法则的诠释者。道德法则应该包括人类生活的每一部分,事实也是这样。但是这样的法则,如何才能满足个人的需要呢?怎能作决定呢?文士的兴起,就是要诠檡这个法则,将它适用于人类生活中的需要。那些跟随基督的圣徒们,在他们与教导他们的老师们交谈属灵的事时,他们最常问的问题是什么?我如何才能知道神的旨意?这正表示,那些写下来的律法,包括新约在内,都不够明确,生命是复杂的,是多变的,人的生命之需求和表现,时刻都在变,所以,往往我们都会觉得,律法不够完备,不足以适用于一切的环境。如果按照写下的律法言,新约也有这个问题。不过,这个属灵的新约,讲究的不是规条,而是原则。一般人的问题是,如何把这原则适用于个人个别的环境中。或则我可以大胆一点说,每一个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每一天都会面临到一些困难,在遇到这些困难时,我们怎么办?通常我们会去翻开新约。而往往我们查阅新约之后,发现新约经文中,似乎根本没有提到这事。但是,在这个属灵的新约中,那些不完全的,模裬的字句都被排除了:“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如此,他们就可不必张大眼睛,在那石版上寻找答案,他们也不必去翻那些赐给他们的律法书。

这个属灵的新约,不但把字句排除了,甚至把诠襗者也排除了。到了那天,什么人都不必问他的邻居,他是否认识耶和华。在人类诠释律法的历史中,经常都会有偏差的现象,更糟的是,有时甚至故意扭曲。这现象一直到今天都还没改变。这一个属灵的新约,可以使人不再受外表字句的局限,不再受人类诠释者的左右。神的律放在他里面,写在他心上,借着圣灵,神把祂的旨意直接启示给人,所以他立刻就可明白,不必经过任何的中介,在那个时候,真正的生命就出现了,因为那时字句和诠释者都不必要了。

这里所描述的这种约,也正是基督徒生活在其下的约。这乃是在圣灵里的相交。可是我们当中,竟然还有人在渴慕旧约的律法、规条、律例。我们属基督的教会,现在活在基督徒的世代里,竟然有人还是经常活在希伯来制度的轭下。在基督的启示之下,以及在众使徒的宣告之中,我们知道希伯来制度下的律法是不完全的,所以它也不能使人完全。因此,这个旧的制度,已经被废除了。今天,我们却是还有许多人活在现代的律法主义之下,签信心认捐表,我们的举止要看外面别人的意见而定。我们不求圣灵在我们里面的指示,反而接受外来的指导。这律法是写在我们里面,是由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来加以解释的。我们不是把这写在我们里面的律法藏起来,碰到需要的时候才去看一看;不是今天我问神,祂昨天对我说了什么话,而是在此时、此地,这个时刻,我就可以期望神的声音对我说话,解释祂的律法。

也许我们已经棦脱了希伯来制度的辖制,已经解除了现代律法主义的束縳,然而我们还是会自己规定许多规条,制度,控制我们自己的生活。这样作是错误的,是不必要的。我们之所以会这么作,乃因我们没有运用我们所拥有的特权,这特权乃是与圣灵的相交,神的律法在我们里面,写在我们心版上,我们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有需要时,神就立刻而且直接的对我们说明。我们常常认定,神今天不能像当初对亚伯拉罕一样,对人说话。实际上,如果人的耳朵敏锐,心思敏感,就可以知道,祂更直接的对人说话。我们现在就活在这属灵的新约之下,这个新约比挪亚、亚伯拉罕、摩西、或以斯拉等人的约都更好。这位先知就是看到了这个约的荣耀之处,所以虽然他仍在被囚之中,他还可以用这种得胜的语气,写出这歌。这个神的律法之约,是直接对人显明的,不必经过任何的中介,也不必别人对我们解释。从某个角度言──请注意,我是说,从某一个角度看,我们对这个真理的认识,是受到过去那些神秘派的人之帮助。然而,这个真理也会有被误用的可能,比如说,我们的朋友“贵格会”所强调的“内在的光”。我们所说的这光,不是与生俱来的光,而是在我们和神建立了这个属灵的新约,借着和圣灵交通所带来的那种“内在的光”。一切成文律法,至终都要失败,并不是因为人小于律法,而是律法小于人,更是因为在人里面有某种无限大的东西,是不能被律法规条所限制的。人性的本质就是需要神,需要神的光,需要随时和祂的旨意相交。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里,因此,他们可以成为我的子民,我可以作他们的神。外面的一切,不能介入我们中间。因看我们里面有这样与神的相交,一切外在的东西,都是不必要了。

他们都必认识我!

这就使我们更进一步,来看看这位先知所宣告的第二部分:“因为”──“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这是耶和华说的。”我们所思想的这一切,都是倚靠这一点。因为,除非我们认识神,就不可能有神的律法写在我们里面,神就不能把祂的旨意立刻交通给人。认识神的旨意,乃是认识神所带来的结果。神的次序总是如此。神从不透过律法,对人启示祂自己。祂的次序总是通过祂自己,把律法启示给人。这句话我讲得比较概括,但是,从过去旧制度的经验,已经证实了这句话的真实性。除非人先找到了神,摩西的律法不会颁给人的。他们不是透过律法才找到神。他们得到了通过摩西所颁布的律法,乃是因为神已经先找到他们,救赎他们,赎回他们。或则换另外一种说法,出埃及记19章一定要先于20章。19章是立约的一章,我把你们带来归我,你们要作我的子民,作祭司的国度。有了19章之后,才可能有20章,就是颁布律法。在神所定的每一个制度、每一个时期中,总是把认识神摆在先,然后才认识祂的旨意。所以,我们应该了解在这最后属灵上理解神旨意的事,还是必须先从认识神自己出发。因此,更深一层来说,属灵的新约乃是与神的交通。“他们都必认识我。”直接的说,就是因着他们看见了我,可以确认那些有关我的真理。这里“认识”一词,包括的意思有:观察、关心、承认、和立即的理解。“他们都必认识我!”,不但是接受信条上有关我的真理,而是认识我自已。不但是在理智上确信我的存在,而是直接和我有交通。“他们都必认识我!”

接着就是那个恩惠的句子,这句话太进步了,特别对那个先知讲这句话的时代而言,因为这句话的内容,包括了整个基督教的精神。“从最小的,到至大的。”这就是说,有关神的知识,不是要传给某些特定的人,然后再由这些人传慱给其它的人。这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特权,“从最小的,到至大的。”不是我喜欢咬文嚼字,不过,我要请你注意这句话的内容,不是从最大的到至小的。“父呀!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明出来。”这是我们主在肉身的日子所说的话,祂这段话的精神,和这里宣告中的这句话完全一致。这样认识神,并不是借着理性学习取得的,而是直接、立刻、意识上的认识,这不是经由人的指教,而是直接的确认神,与神建立亲密关系。“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这里“最小的”后面,你可以加上任何字、词,都不改变这真理:最小的理智,最小的社会地位,最小的道德成就,都一样真实。“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

这也正是基督降世所要建立的那种关系。如果前面我们所看到的是圣灵的交通,这里我们所看到的是神的爱。我们怕神的旨意,因为我们不认识神;我们不认识神,因为我们没有常常与祂来往。我这里的“我们”,指的是神的儿女。我说的意思乃是,我们并没有实现我们所生活其中的那约。允许我再重复一次:我们怕神的旨意,因为我们不认识神;我们不认识神,因为我们没有常常借着安静的默想、祷告与祂来往。实在讲,这就是我们这个世代的失败。我们用太少时间安静默想祷告与神相交。往往,我们的祷告聚会全部是我们自己在说话,根本没有留一点时间给神说话。我们常常都是忙于对祂说话,以致于听不见祂要对我们说的话。

这样认识神,不但是直接的、立刻的,同时也是最完整的。这样的认识乃是借着祷告安静默想聆听而得的。住在神的爱里面,乃是认识与神的爱之交通,不能是单方面的。我们不能单单以我们的服事,对神表达我们的爱。爱,最终最好的表达是接受。施比受更有福,这是一个真理的一面。我们还需看到这真理的另一面,来使它平衡。任何真理,都可以用两个相对的格言来加以表达。在爱的交通中,我们也可以说,受比施更有福。我常常在想,愿意施比较简单,愿意以高贵的态度去受,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在与神相交的这个范畴之中,在这爱的交往里,在认识神的这事上,祂在那里等,直到我们可以安静下来,听祂的话,那时祂才可以更完整的把祂自已显明让我们知道。当我们学到了等候的秘诀,学会了安静,我们才可发现,祂的律法放在我们里面,写在我们心上。那时我们就知道,我们不需要那刻在石版上的诫命,也不需要别人的解释了。

思想到这里,又把我们带进这段经文中的另一句话:“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认识神就要倚靠这一点。这里,我们又可以想到新约里面,由我们主口中所出的那句话,祂用那句话,把整个真理直捷的表达了出来:“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只有我们道德上洁净了,我们才能认识祂。而惟有我们认识了祂,我们才能发现,祂的律法就在我们里面,在我们的心上,结果,我们立刻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人能够这样直接立刻认识神的旨意,乃是认识神自己所带来的结果。而人能这样认识神,乃是他的心得到洁净所带来的结果。

神的恩典

这里不可避免的,带进了神的恩典。清心不是人靠着自己的努力所可取得的,它必须靠接受神白白的恩典而取得:“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过去这位先知所预言的这句伟大的话,预告了基督事工中那个最独特的中心奥秘。基督借着祂的服事,带给人罪得赦免的认识、确据、和体验,这种体验乃是里面凊洁、里面平安的那种感觉。这样得赦的感受,不知感动多少诗歌作者,写下了美妙的词句,谱出了动人的乐曲。这些诗歌的特色,叙述了得蒙赦免,脱离罪恶以后,那种道德清洁的感受。这不单单是在法律上罪债被免,而是魂从罪的污染、污点之下,被洁净了。就在这种被洁净的感受之下,内心有了平安,到了这个地步,就可以看见神了。当人心里有了这种不是靠努力,而是靠恩典得到的湿净,他的心就可以肯定神。这时,个人就认识神了。

假如第一段我们有的是圣灵的交通,第二段我们有的是神的爱,那么最后这一段,我们有的是“主耶稣基督的恩惠”。新约圣经中,有一卷书信是写给希伯来人的,那位作者引用耶利米书里的这个约字,说明基督所设立的这个约,比以前任何的约都更超越。然后,他又再一次引用耶利米的话,他的论理重点乃是:“因为衪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主耶稣基督对我们的恩惠就是由此开始。祂对付我们道德上的败坏和污染,祂洁净、便我们成圣。一个人的心如果得到这样的洁净,他就可以见神。一个人的生命如果与神有这样的相交,他就可以经常立刻明白神旨意的启示。这就是属灵的新约,我们目前就活在这个约之下。我们是否已经完全取用这约的恩惠,那就只有我们个人知道了。

耶利米的预言是针对全国的,从他这首奇妙的约之歌,我们可以得到许多对全国具有很大价值的教训。一个国家要得到复兴,必须由道德上的复兴开始。因为无论在何处,有了道德的复兴,对神的认识就可得到恢复。无论在何处,有了对神的认识,那么敬畏神的态度就可得到复兴。这一切我们是不是都失去了?如果我们确实已经失去了这些东西,那是因为我们先已经失去了对神的异象,或是说,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看见神。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全体的人可以清楚看见神的异象。但是我看,在此刻,并没有任何地方,能够再有这样的异象。为什么?我一直搞不清。不论如何,我们当记住,若我们失去了那异象,而希望再次得到复兴的话,就应该先在道德上有复兴。教会的使命,乃是要激励人性生命中的这两个中心点,就是:人的道德本性,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真正相信,神如今仍统辖列国,如果我们相信,全地的一切都是掌握在祂手中,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都行走在祂的旨意中,那么,我们服事这个世代的人,最好的方法乃是把他们个别通过基督带到神面前,这样他们才能够有道德上的复兴。

最后,我要对个人说几句话,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应该的,这是一个不变的事实:清洁的心,与神的相交,内在的光就闪闪发亮。也许听来我们会觉得好像在受责备,但是我们要认识一个事实。我们对于神下一步要叫我们作什么,有多少的了解,乃取决于我们与神的距离有多远。而我们与神距离有多远,乃取决于我们内心对罪孽的态度。或则,我可以从正面来说明这个真理:内心的清洁乃是一个恩典,乃是我们可以接受的恩赐,而其条件乃是我们这里所说的认识神。维持经常与神的相交,乃是立刻得光照的条件。但愿我们时时都活在这个属灵的新约中。――《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