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购买亚拿突之地

 

读经:耶32:4-33:26;王下25:1-2

“我便向我叔叔的儿子哈拿篾,买了亚拿突的那块地,平了十七舍客勒银子给他。我在契上画押,将契封缄,又请见证人来,并用天平将银子平给他”(耶33:9-10

 

背景

32章和33章所记的,是耶利米所传讲的盼望之预言的第二部分。那时这位先知仍被囚在护卫兵的院中,而迦勒底的军队正包围着这城。前两章我们看到的是盼望之歌,我们已经思想过这首盼望之歌里面的一些明显的重点。

目前这两章经文记录了耶利米购买他本城亚拿突的一块地,这事本身有着深远的意义,也很具启发性。这事发生时,他还在牢中。这里所记的,是这位先知后来把这件事告诉了西底家。我们很快的看一遍这两章经文的内容,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更了解本章以及下一章我们所要思想的题目。

第一段简短的描述了事情发生时的一般清况:耶利米被囚在护卫兵的院中,耶路撒冷被入侵的敌军团团围困住。这段经文同时也告诉我们,西底家对耶利米所传的暗淡的预言提出抗议。接下来这两章经文,所记的乃是这位先知对王所提出的抗议之回答。他回答的重点是在复兴,而不在审判。耶利米并没有收回他所预言的,有关即将临到的审判之预言,现在他述说自己所作的一件事,并且传出了百姓至终将得复兴和医治的预言。

我们要比较深入地来看看这段记述。首先,耶和华的话临到了耶利米,告诉他,哈拿篾即将前来看他,请他按规定,买赎他在亚拿突的一块地。哈拿篾果然来了,耶利米就把那块地买了下来。完成了这个交易以后,耶利米便祷告耶和华。从这段祷告文中,可以看出耶利米对于自己所作那事的难处,对于自己所作那事象征的意义之难以成就,是有着很清楚的认知。他在祷告中说,在创造的神,没有难成的事,并且这已经有过去的历史可以作证。祂过去怎样施慈爱给祂的百姓,又审判他们。即使在这个时刻里,迦勒底的军队包围了这城,也是神的能力之彰显,也是祂不断管治的明证。就在这样的时刻中,耶和华吩咐耶利米去买那块地。按照耶利米自己的预言,这块地已经交在入侵者的手中了,他根本不可能取得。

耶和华回答了耶利米的祷告。祂的回答中带有四个信息:第一个信息,是以耶利米祷告中讲过的话开始。耶利米说,在神没有难成的事。耶和华的回答中说,岂有我难成的事么?接着祂又断言,审判必然临到,必然实现。

耶和华回答的第二段中,更明确地预告了实现这审判的方法,同时也预告那位“公义的苗裔”,祭司与大君王的来临。

第三段,引用白日黑暗之约,说明祂与大卫所立之约的稳定性。

本章我们要思想的主题,是从先知这一面来看购买这块地的事,以及这件出于信心的举动所含有的启示。购地这件事本身,圣经记载得简洁、完整,我们不必再去多谈,我们所要注重的是这个行动所含的重要意义。耶利米过去四十年来,一直预言,这城要被攻破,这地要被占领。他的预告就要实现了,因为敌军已经在城外将城包围了。他心里很清楚,这城任何时刻都有可能被攻破。他买这块地时,心里很明白,他不能拥有这地。这是一个出于信心的举动。我不想为“信心的举动”一词作任何的辩护,我只要思想这个举动本身。就我所知道,在圣经中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例子,可以比它更奇妙的显明信心的举动。这里所说的信心的举动,不是指举动本身,而是要考虑到这举动发生时的背景,从这背景来看那举动,就可以启示出,什么叫作凭信心行路。我要从四个角度来探讨这个题目:第一,信心的认知;第二,信心的顺服;第三,信心的危机;第四,信心的确据。

信心的认知

首先,讲到“信心的认知”。在那个黑暗的时刻里,这位先知显然是行在光明中。那光照在黑暗中,却不属于黑暗;那光在黑暗中照耀,却不消失在黑暗中。那光就是信心的认知。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到信心的顺服,信心如何工作,也可以看到一个事实,就是这个信心的举动是合理的、是慎思明辨的、是合乎律法的,也是正确的。信心绝对不是狂热的。接着的一点,在我个人看来,是这个故事中可以安慰我们、帮助我们的一个中心思想,信心也会发出问题。最后,我们看到这个故事奥秘的结束。这一部分带领我们进入一种境地,那就是,神对这些问题所提供的答案,使我们看起来好像根本不合逻辑。

首先我们要看这里所启示的,信心的认知。我们先要记住一件事,这个时刻临到之前,我们这位先知已经和神有过长年亲密相交的体验。我们只要回想一下前面所思想过的内容就可以看出,这位孤单的先知和神相交的光景。我说他孤单,是就着那个世代的人而言的。因为他是从事一项从一开始就命定要失败的使命。这里所谓的失败,是从人的判断,纯以人的标准来看的。这个人一生的路程,面对过一连串的困难,也经历过许多耶和华的拯救。他的一生,从人这方面看,是绝对忠心于耶和华。另外,从耶和华的那边看,这个故事也显明祂绝对忠心于耶利米。在这个故事中,经常出现耶利米对神所发出的抗议。有过好多次,这位先知在痛苦、愤怒中,对耶和华发出喊叫,抗议为何呼召他从事这一项令人无法忍受的职事。隔不多久,我们就可以听到这位先知为着他自己的职事,对神发出的痛苦、愤怒的喊叫。但是,每次我们听到他愤怒的喊叫之同时,也可以看到神展现祂无限的忍耐,祂对人软弱的理解,祂知道祂仆人所受的苦,祂躬身鼓励祂的仆人。耶利米看到了自己的职事,因此他总是在神面前战竞。但是,他却从未在人面前表现得畏惧。这样长期和神的相交,在他的内心产生了一种气质,使他的信心,可以完全发挥其功效。

这种内心的气质,首先关系到的乃是心和灵对于神的声音和神的旨意之敏感。这是我们要特别留意的。耶利米宣告说,神告诉他,哈拿篾即将前来要求他去买亚拿突那块地。这乃是因为他有一个敏感的心,可以听到神的声音,可以辨明神的思想。果然,哈拿篾来了,要求他去买那块地。这就印证了这位先知的敏感:我早就知道,这是耶和华说的。从这两件事,我们看见了一个启示:首先,我们看见了他敏感的心,对神的旨意有很敏锐的领受;其次,我们看到他谨慎的心,除非环境的客观事实印证了他的感受,他不轻举妄动,环境印证了他的感受时,他就知道,他的预受是真确的。我特别强调这一点,因为往往有人对我说,今天神已经不像过去对耶利米那样,对人说话了。实际上昵?祂还是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说话。那时,祂是把要说的话,放在耶利米的心上,也许就是在他孤单独处的时候。这地已经命定要被毁灭,犹大的人不能再拥有这地;迦勒底人很快就要占有这地了。然而,在亚拿突有一块地。耶利米也许在心底说,我是那个“至近的亲属”(Goel),是可以把它买赎回来的亲人。我有权利可以买赎。哈拿篾会来找我,要我去买那块地,我就答应去买那地。可是,他按兵不动,一直等到哈拿篾来到。哈拿篾真的来到时,他就说,现在我知道,这是神对我说的话了。从这个简单的故事中,从这叙述的过程中偶然出现的话,我们看到了一个奇妙的启示,这启示说明了一个有信心的人内心的心态,这乃是每一个信心之人所应有的心态。一颗敏感的心可以领受神所给的感受,也许在那个时刻,他不是很清楚、很明确,那就是神的旨意。神的这个旨意,应和祂整体的旨意相符。领受了这一点以后,信心就耐性等候,等候环境的印证。

这个故事也启示了一个事实,就是一个信心的生活,人要在黑暗的时刻中运用信心,要在人生中任何时刻运用信心,所必须要具备的条件。这条件一方面是与神保持密切的关系,另一方面是与当时的事件保持密切的接触。因为神使万事都在祂的管治之下,而我们,惟有保持与这些事件的密切接触,才能与祂有密切的关系。就以耶利米而论,他住在耶路撒冷,被囚在护卫兵的院内,而这座城市,则被敌军所包围、所攻击。按一般常理判断,大家都知道这块地就快要被占领了。想一想他的故乡亚拿突,想一想他那块地也很快就要被占领了。我想我对这段经文的理解应该没有错,哈拿篾之所以来找耶利米,乃是希望在大限来到以前,就把这块地卖掉。因为他亲眼看到了局势的演变。然而,这位有信心的圣徒,他把这件用普通常识所判断的事,放在神的安排之下,顺着神的计划前进。他在日常生活中,与神紧密同行,所以他把当时的局势,看是神的手在掌管着的发展。每一件小事、每一件重大的事件,他都要问它与神的宝座有什么关系。这件事也启示了另一个事实,一个信徒必须经常生活在这样与神亲密的关系中,这样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件,不分大小,他都可以分辨出它们与神的宝座之间的关系。有这信心的人,必易于受感,敏于分辨,并且必定敬畏耶和华。有这信心的人,行动必会慎重,必会先等环境印证了他的感动,而后才有行动。

信心的顺服

接着,我们要看信心的顺服。这里我们又看到了前面所提过的一个思想,就是信心绝对不是狂热的。这一点,可以从耶利米处理买这块地的情形看出来。这段经文所用的词汇,都是当时交易时所用的专门词句,从这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的风俗习惯。这是一个紧张、急迫的时刻,大家都知道,这座城市很快就要被攻破,这个国家就要被消灭。为什么不凭信心买这块地?为什么不随随便便买了就算了。信心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的。他们必须先立一个田契,必须合法,必须格外的小心。他立了两份田契,一份封缄起来,一份敞开,人随时可以去看。但是,这两份田契必须可以互相对照,证实内容完全一样。他又请了见证人来,并且这一切都是在“法官”面前执行的。当我们美其名说,是信心的行动,其实是糊里胡涂作事的时候,我们应该回来读一遍这章经文,让我们了解,信心就是合法,信心就是精而确。

信心的危机

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了信心的理性。信心绝对不是不合理性的。信心经常都是建立在理性上。耶利米不是在经过仔细算计当时的局势,然后才买这块地。耶利米不是在明白神要怎么作之后,才去买这块地。耶利米不是在确定知道,耶和华将来必定要把这块地还给他,所以才买这块地。那么,他采取这个信心的行动,理由何在?因为“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这是对神的确信,这是确信凡神所说的都是对的。不是靠着那些政客,以自己的聪明判断未来局势的发展,不是靠数字的计算或机械式的观察,知道神如何实现祂的旨意,而是靠着神叫他这样去作的事实。因看他心底深处感受到神如此如此说,他就去买下那地。这个信心的行动,乃是针对那照在黑暗中的光所作的回应。信心是对神的认知,对这光的认知,所以他就可以毫无保留的顺服。信心也了解黑暗,因此在顺服时非常的小心谨慎。耶利米信心的行动,完全合乎法律,同时也非常小心。他的这一个行动,是建立在他内心对神的确信之上,并且有着双重的态度:第一,不管外在环境如何,他毫无保留的顺服;第二,在安静中,他谨慎从事。

这乃是信心的顺服保持了真正的平衡、合宜。

信心的确据

靠信心的顺服并不是说,不必有询问,不会有问题,不会感觉有困难。这段经文显示了,这位先知心里也有一种困难的感觉。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但是,每一次提到信心时,其实就承认了怀疑的存在。没有危险就不必有信心,没有冒险就不必有信心。有了危险,有了冒险,或说,有了危险和冒险的感觉,那时正表示我扪心中有怀疑。我们越是深入研究圣经的历史,越是回顾自己的经历,就可以更加明白,正当我们讲究凭信心生活之时,就有怀疑的现象出现。所以,怀疑实乃信心的确据。没有怀疑就没有信心;在信心的范畴之外,就没有怀疑。一个什么都不信的人,他当然不会有怀疑,也不会有困难。样样都定规得好好的。二加二等于四,他就活在这样的光景中。没有广大的异象,结果就没有些微的问题。哈巴谷是一个有信心的先知,他深深的相信神。正是他,在感觉困难之中,他呼喊,“神阿,你为何……”这是一个由有信心的人所发出的问题。而没有信心的人,他根本就不会问神为何,或祂正在作什么事。所以,发问、查询、怀疑,乃是出于信心。耶利米这一篇伟大的祷词,正证明了这个事实。

现在,让我们留意看看,耶利米作了什么事。首先,他没有对哈拿篾说出自己心中的怀疑。他并没有把自己心中的那些问题表明出来。他就在长老环绕之下,把田契立了下来。他说,“我将买契交给尼利亚的儿子巴录以后,便祷告耶和华。”其实在他借着祷告,把自己心中的问题说出来之前,他已经和人立了契约。这就是信心。神吩咐了,虽然我不知道事情将如何演变,但是我顺服了。这就是肯冒险的信心,出于这信心,他敢照神的话去作。

我们再看第二点,他没有把自己心中的怀疑告诉哈拿篾,也没有告诉他四周围的长老。在田契立好、画押、封缄之前,他从末表明自己心中所感受到的困难。等这一切办好之后,他就把这些事告诉神:“我将买契交给……以后,便祷告耶和华。”这里我们就看到了没有信心、不荣耀神,与有信心、却发问题之间的分野了。有信心的人,心中有问题,他必询问神,他必在私下把这些问题求告神。耶利米的这一篇祷告词,实在是一篇奇妙的祷告。他祷告的第一句话是个叹息:“主耶和华阿!”他被囚在院内,城外有敌军包围。这城即将被摧毁,这地将被占领。他感受到一个信息,哈拿篾就要来见他,要他购买亚拿突的那块地。现在,哈拿篾来了,地也买了,买契也立好画押了,信心的工已作了。接着,他就把自己的心对神敞开:“主耶和华阿!”我不能了解,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看不出,你借着我手所作的这事,所要表达的信息怎能实现。但是,在叹息之后,接着就述说他的确信:“在你没有难成的事。”然后整篇祷告词都是在赞美神的大能,看不出他有什么祈求。一直到最后,他才用一种近乎呼喊的语调说:“主耶和华阿,你对我说,要用银子为自己买那块地,又请见证人。其实这城已交在迦勒底人的手中了。”这样,信心在神的面前,就把一切困难、一切怀疑、一切问题都敞开了。

信心里面就有疑难的问题。信心本身就带有冒险,危险;但是,对神有信心的人,必把他的问题带到神那里。在我们过信心的生活时,最当留意的乃是,不要试图在神面前隐藏我们的不信。从许多方面来看,实际上这一点不必多加解释,因为理智上,我们知道,任何事对神都是赤露敞开,不能隐藏的。可是,无意间我们都在试图这样作。在危险、怀疑、困难中,我们虽然高唱对神的信心,可是心底的深处却在嘀咕:这是什么意思?神为何这样作?神怎能这样作?这实在就是假冒为善,这样的态度会把信心弄死的。信心乃是专心一意,不惜任何代价的跟随神的吩咐;但是信心也必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把内心的怀疑,问题,和不信都告诉神。假如我的了解不错的话,神一贯指责的,就是这一类的假冒为善。我讲这样的话,你会觉得扎心吗?你相信神,从你心底的最深之处,你真心相信神。你渴望跟随祂,即使你此刻尚看不出这事将来如何,你也不了解为什么事情是如此。那么,找个时间,把你心里的感觉告诉祂,诚诚实实的告诉祂。我前面提过的哈巴谷之预言,正是这个圣经原则最好的例证。哈巴谷说:我因强暴哀求你,你还不拯救!神阿,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的,不过,哈巴谷是在私下对神说这些话的。而神也俯就他,对他说:我必告诉你,但你总不信我。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所要作的事。我要使用迦勒底人作成我的工作。哈巴谷更进一步质疑:这更糟,神竟然要用迦勒底人。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楼上观看,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这就是伟大的信心。如果哈巴谷不信神,他就不必那么麻烦了。如果有人不知道什么是黑暗,那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光。如果有人从来未曾有过怀疑,那是因为他还不认识什么是信心。“主耶和华阿!……在你没有难成的事。”你满有恩典,你施慈爱,你的审判前后一致。但是,现在敌军已兵临城下,你竟然要我去买那地,迦勒底人就要占领它了。主阿,现在这块地已买下了,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信心的质疑。

所以,这件事最后还是以信心的再肯定作结束。这里,我们已经被带到一个超越逻辑的境界。现在我们要再往前,进入那种相交的气息中。虽然这段经文相当长,大部分又是耶和华讲的话,但是重要的不是耶和华所讲的话,而是耶和华讲话的这个事实。“那时!”(中文圣经末译出。)什么时候?就是他把怀疑陈述,把心中的困难说出之后。“那时,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不但这样,“耶和华的话第二次临到他。”我不想详细研究耶和华回答的话,我只想提出两个重点。第一,耶和华的话临到时,是这漾说的:“我是耶和华,是凡有血气者的神,岂有我难成的事么?”耶利米的祷告,一开始就说,“在你没有难成的事。”可是他祷告结束时,好像是在暗示,这事看来好像对你太难了。耶和华的回答,一开始就先向这位先知肯定这句确切的话,而且祂是用一个问句开始。耶利米祷告开始时,先断言,在耶和华没有难成的事。结束时,他彷佛在问,这个对你会不会有点困难?神用反问来回答:这真是对我太难了吗?这句话的语气好像有点开玩笑,但也正表明了神的耐心。也许你觉得用“开玩笑”不太合宜,那么你可能还没有作人父母,如果你是一个父亲或母亲,我相信,你也常常故意逗一逗你的孩子。这句话真是充满温馨的亲情。耶利米先说,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但后来又说,这事对神可能有点难。神说,耶利米,我要和你说话,真的这事对我太难吗?真的吗?在我有什么难成的事吗?神用这个奇妙的方法,回答了那有信心的人所发出的怀疑。祂用的方法,是把那人心中的怀疑直接说出来。我有怀疑,不好意思说出来,现在由神的口说出来,我就不会那么不好意思了。后来,神就断言,将来人必要应验耶利米买地所象征的意义,而在这一带地方买田地、购房屋。

后来圣经又说:“耶利米还被囚在护卫兵的院内,耶和华的话第二次临到他。”神还有未完的话要对他说,“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事实上,神就是在对他说,你所表达的怀疑绝对正确。换句话说,这位先知有欢可以提出质问。接着神又让他进入一个更深奥、更奇妙的真理中,就是经过目前这一切的动乱、不安、混杂、破坏、毁灭之后,从那根,必有苗裔长出来,祂来了要作君王,也要作祭司;祂要执行权威,也要作中保,使人可能真正进入神的管治之中,实现神管理人的心意。

这就是神对这位有信心的人所作的回答。这位有信的人,在神面前诚实的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我们若以诚挚发出问题,就可以给神一个机会,让祂用肯定的启示来回答我们。不过,这必须是出于个人,不能集体的问。我最深的问题不能由另外一个人来回答。不论是祭司,是先知,是传道人,都无法把神的回答带给那些在大风大浪中挣扎的人。我只能对你说:给神一个机会吧!怎么给神一个机会?就是在神面前,把你的不信说出来。我们的问题在那里?在我们的不忠。我们心有怀疑,不对神说,反而去对朋友,对邻居大肆宣扬。

这一切,对我们现实的光景言,是在说明一个原则:往往信心的行动是要我们去卖一块地,而不是买一块地。我想我必须再强调这一点,因为我们往往太注意偶发的小事,而忽略了那最基要的东西。耶利米借着买地,表达了他的信心。如果我们翻开新约,就可以发现一个相反的例子。“巴拿巴他有田地,也卖了,把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我们不要把偶发的和基要的相混淆。还好,教会中还没有出现两个这样的教派:一个专买地,一个专卖地。一派叫耶利米派,另一派叫巴拿巴派。其实教会常常有这错误,根据偶发的东西,就建立起一个独特信仰的教派,而那最基要的东西,反而被忘记了。这里所要表达的原则,比买地、卖地更深。这个原则比任何时候人所能说明的都更深。

耶利米购买亚拿突那块地的故事,说明了一个重要的原则:首先是维持与神的关系,所以我们才能了解目前的局势;其次,我们要保持对时下的局势之认识,这样才可以保持与神的合作。这样的机会,往往是在普通生活中出现。作为一个有信心的人,你明天早晨就要去买、去卖。对神的信心乃是一种交往,这样的相交是如此的真实,以致每一时、每一刻、每一件微小的事,都可以感受到永琱O量的脉动。对神的信心,可以使人对哈拿篾非常熟悉,对他急于要卖那块地,在灾难末临到以前把价值收回这件事非常熟悉。这样的信心必须加以培养。而惟有人不把自己内心的问题加以掩饰、加以伪装,敢于在神面前表白出来,才能培养出这样的信心。对于那些敢以如此诚实信神的人,神就要告诉他一个奥秘,就是“耶和华与敬畏祂的人亲密”。――《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