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亵渎神的名

 

读经:耶34:1-22

“你们却又反悔,亵渎我的”(耶34:16

 

前面四章,我们思想的,都是耶利米被囚在耶路撒冷护卫兵院中时候,所传的预言,这些预言大部分都是论到未来的盼望。从第34-39章,我们读到的是预言和叙述文的混合,结束时是有关耶路撒冷陷落时的记载。第34;35章是被围时期所说的预言。尼布甲尼撒的军队包围住耶路撒冷,耶和华吩咐耶利米,再一次对西底家宣告,巴比伦王要得胜,城要被攻破并且放火焚烧,王自己也要被掳到巴比伦去。不过,耶和华论到西底家时,说到他不致死在刀剑之下,而要平安而死。

下面的一个预言,则是指责王破坏了自己与仆人和椑女所立的约。他先给他们自由,后来却又强迫他们,回来作奴隶和婢女。这样的罪根本上就违背了当初神与祂的百姓所立的约,那约规定,奴隶到了第七年就应该被释放。因为王如此破坏了所立的约,压制百姓,所以先知宣告说,耶和华要向他们宣告一样自由。然后他带蒂着讽刺的口气说,“就是使你们自由于刀剑、饥荒、瘟疫之下。”

本章所选用的经文,就是在这个预言中出现的。这半节经文也显明了他们所犯之罪的性质。这个罪实际上就是不信任祂仆人的罪。基本上这就是亵渎神的名。这一点含有很深的意味,从这一点可以看到,一个人以不公平待另外一个人,这就是亵渎神的名。

为了要更完全了解这个宣告的意义,我们先暂且不管上下文,只有从这个罪本身来思想。其次,我们要从这个实例,看看神的名怎么被亵渎了。最后,我们要从这两方面,来找到一些具有永琠坁滷训。

亵渎神的名

第一,关于这罪本身,就是亵渎神的名的罪。我想,我们都知道,在希伯来人的宗教思想中,神的名占有一个很独特的地位。只要我们稍稍留意,就可发现,旧约著作中,题到神的名,总是有特别的意思。神也经常对祂的百姓讲到祂的名。以色列人中歌唱的,希伯来人中的先见,也常题说神的名。名字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但它却代表一个人。在东方人中,正如我们这段经文所启示的,名字是带有重大意义的。今天,我们不同于他们,我们对名字一点都不注意,我们只凭一己之喜好,取个顺口的名字。但是,在他们那个世代,名字代表那个取名者的希望,所以,从名字本身,也可以看出那个人的一些事实来。神就利用这个普通的习惯,把自己启示给祂的百姓。圣经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神取用普通的习惯,把更高的真理启示给他们。名字乃是品格、荣誉、和权威的记号。研读旧约,最有趣的方法,莫过于看神怎样用祂的名,以及用祂的名的含义,把自己启示给人知道。旧约里面每一次题到神的名,或是对神的称呼,总是会让人明白一些有关神的真理。有关神的名,最古老的称呼,乃是“Elohim”,我们译为“神”,这个名代表绝对的能力。这乃是人对神的最基本的观念。在以色列人漫长的历史中,祂不断借着祂的名,或祂的头衔,向人启示祂自己,以及有关祂自己的真理。比如:亚多乃(Adonahy),意思是高超者;耶畏(Yahweh),意思是存在者。有的时候是一个名字和其它名词的合并,表达了一些有关神的真理。比如:“耶和华,Jehovah),或“伊勒沙代”El-Shaddai),或“耶和华我们的公义”Jehovah Tsidkenu),这里每一个名称都有它的重大意义。一讲出祂的名字,有关祂的真理就启示出去了。这个名字就成为代表祂的一个记号,启示了祂的品格,祂的荣耀,以及祂的权威。

按照神的诫命,这些人应当尊神的名为圣。“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因为妄称耶和华名的,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不但如此,对这一些古代的人而言,耶和华的名,乃是祂一切福分的象征。“他们必把我的名传给以色列人的子孙,我就必赐福给他们。”“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使衪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他们要如此奉我的名,为以色列人祝福,我也要赐福给他们。”

我们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为什么这些希伯来人的思想中,如此尊重神的名。他们完全了解,不管是那一个名,是那一个称呼,总是代表神自己。允许我再重复前面已经讲过的,这名总是象征祂的品格、尊荣、和权威。

那么,亵渎这名的罪是什么样的罪?这里译为“亵渎”一词,按字义直译,是“穿孔”“刺”,意思就是“伤害”,或“恶待”。这个字和另外一个意为“抢夺”的字相当接近。这一个字意思就是把面目毁损,或是把硬币上的像磨去。而“亵渎”一词的意思,则是把神圣之物,变得平凡。所以,我们把这一句先知的话,改译如下,也离本意不远:“你们却又反悔,把我的圣名化为平凡。”你们反悔,正因为反悔这个行动,就已经把硬币上的像毁损了。我的名代表我的品格、我的尊荣、和我的权柄。但你们的反悔,把我的脸面全毁损了,不承认印在硬币上的像,使硬币变得没有价值。耶和华好像在对他们说,你们的态度毁损了我的名,你们的态度破坏了我的尊荣,你们的态度是在对我的权柄挑战。这就是亵渎神的名。

所以亵渎神的名,就是亵渎这名所代表的神,就是毁损刻在硬币上的像。而硬币上的像受了毁损,可以叫那硬币丧失了原来的价值。你们亵渎了我的名。

犹大地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再看这里的实例。当时犹大地发生了什么事?按照希伯来人的律法,人若买希伯来人作家里的奴仆,工作六年以后,第七年就应该让他自由。这律法是记录在出埃及记21:1。若再对照看申命记15:12,我们就可发现,这律法不但适用于男性奴仆,也同样适用于女性的婢女。另外有一条律法,关系到在田野工作的奴隶。按那律法规定,满了五十年之后,也就是在禧年,他们就可以得自由。不过,那是另外一条律法。这里所讲的,是在家里作奴仆的。这样的人是奴隶。不过,我们读希伯来人的故事,就必须按希伯来人的思想来了解。这里所说的“买”,并不是把奴隶当作物品一样的买卖。按希伯来人的作法,那是奴隶个人签约,把自己卖给主人,作他的奴隶。这有一点像今天雇主和受雇者之间所签的合约。按希伯来人的法律,这个合约不得超过六年。到了第七年,那个人就可以得自由。

在希伯来人的历史中,这条律法一直都没有被遵守。本来是有期限的奴仆,变成了永久的奴隶。他们把同是希伯来人的弟兄,当作财产一般的对待。在危机临到时,西底家和他的百姓立约,要遵守这一条古代的律法。在耶利米服事期间,南国灭亡前最后那十年,那位优柔寡断,疑惧不安的西底家王,一度曾把百姓聚集到圣殿来;也许是受到良知的责备,他提醒大家,这一条一直被忽略了的律法。他和大家立约,让那些应该得自由的奴仆得自由。他们立了这样的约以后,城墙外有些事情发生了,围城的迦勒底军队撤离了。历史告诉我们,这一支包围耶路撒冷的军队之所以撤离,是因为埃及军队的原因,他们前去迎战埃及军队了。在耶路撒冷城内,他们看到迦勒底的军队撤离,就以为事实即将证明,耶利米的预言错误了,他们的威胁已经过去。于是,他们立刻废除了和仆人所立的约,仍然勉强他们为仆婢。

他们这样的作为,就是亵渎了神的圣名。耶和华的名对那些劳苦工作者而言,乃是提醒他们,祂顾念他们。在所颁布给他们的律法体系中,可以清楚看出,神关心那些劳苦作工的人。给与仆人当得的自由,就是承认祂的关心。不给他们自由,那就是亵渎祂的名,污损了祂顾念受压之人的品格;否定了那些被迫仍为奴仆的人心中所给与神的尊荣;贬低了祂的权柄。这些人原来已经奉祂的名,给与那些奴仆自由,现在他们又后悔自己所作的,不给他们自由,这就是亵渎了祂的圣名。因此,耶和华说,因为你们拿走了这些人的自由,我就要给你们自由于刀剑、饥荒、瘟疫之下。把用神的圣名所造之硬币的像毁损了,就必须用受苦的火炉重新加以铸造。

在这一件事上,有那几方面亵渎了神的圣名?首先,他们长期不遵守这律法。渐渐的,这变成了他们的习惯。这就是他们亵渎了神的圣名。这些受制的人,为奴已经很久,神的名代表祂对他们的关心;祂的律法也规定,在满六年以后,他们就可以得自由。在他们漫长的历史中,这些奴仆没有得到该得的自由,神的名就受亵渎。

那些官长出于自私的心理,因怕祂才服从祂,那么,祂的名就更进一步受到了亵渎。他们给那些人自由,这件事并不给神面子。他们之所以这样作,只是要博取神的好感,希望如此,神就会把他们从围城的敌军手中救出来。可是,虽然他们这么作,是出于错误的动机,如果他们真正遵守所立的约,神还是可以把他们提升到一个更高、更尊贵的层面。因为尽管我们的动机不是那么纯正,只要我们回转归向祂,祂还是会接纳我们的。从福音信仰教会漫长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这一方面的实例。许许多多的人回转、归向祂,动机是怕受地狱之苦。这样的动机极其低贱、懦弱,但是借着这个较低的层面,多少人得以提升,进入一个更宽、更广的层面。这样的动机也许不合圣经的教训,但是借着它,多少人得以享受那更丰盛、更宽广的生活。如果我们从这样的角度,以地狱之苦吓唬人,要人归向神,我们要当心。因为在无意之间,我们就亵渎了神的名。我们就和当时的人没有两样。当时他们为了保全那个城市,所以才“忍痛”让他们的奴隶得自由。

不过,真正亵渎神的名,还是发生在他们破坏了所立的约,又回到当初不顺服的光景中。耶利米这里的信息,就是对那些向他们奴仆背约的人说的:你们亵渎了耶和华的名。这是发生在当时的事。

今天,这件事对我们又有什么意义?今天,在基督教的世代里,神的名依然代表了神的启示。神的名仍然是祂的品格、祂的尊荣、祂的权柄之记号。原则长存,祂名的价值依然不变。神的名仍是启示的方法,神的名仍是一切福分的记号,神的名仍然被尊为圣。我们常常照着主的吩咐,在一起祷告:“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在基督教会里,我们仍然尊祂的名为圣。对我们而言,神的名字比以前更简单。今天代表神的品格、尊荣、和权柄的名字,就是耶稣。我们暂且不去讨论这位奇妙的救主的奥秘,只要先认清,今天祂的名对我们代表了神。耶稣这个名字,比过去神的任何一个名字都更简单,但是比过去所曾经启示过,神的所有名字总和起来,还更高超。因为通过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名字所代表的那人,所发出来的亮光,比神降世以前的任何人,都更完全、更美好。我们使用耶稣的名字,什么东西都没有失去。不过,通常我们在称呼这名字以前,都再加上尊称,主基督耶稣。这本是合宜的。但是,即使像希伯来书的作者,或在拔摩海岛上领受异象的长老那样,单单以祂为人时的名字耶稣称呼神,也一点不会失去任何意义。对今天我们这些相信的人而言,希伯来人称呼神的那些名字所带有的意义,以及职衔所表达的内涵,其实就总结在耶稣这个名字之上。借着耶稣,以前那些用来称呼神的名字不但得到了解释,也都得到了应验。这个名字乃是对人启示的神的一个新的名字。在当时,无论是拿撒勒,是犹大的全地,这名字很普遍,许多孩童都取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他们这个国家历史很早的时代。摩西的帮手原名叫何西阿,改取的新名叫“约书亚”,这个名字的希伯来文,是由“神”“拯救”两个字合并而成。到了伯利琩个圣婴孩降生的时候,“约书亚”的名字演变成“耶稣”,在当时是一个很普遍的人名。今天,全世界都知道的“耶稣”这个名字,乃是“神──救赎主”的意思。这个名字仍被视为是神圣的。

我们要思想一下,神借着祂的名字,向我们启示了一些什么。我们要特别注意最后这个最简单的名字:耶稣。

首先,神的名字代表了神对人的尊重,祂尊重人之为人。我们主被称呼为“神的儿子”。这个称呼完全符合事实。但是祂从来不以这个称呼来说到祂自己,祂甚至不自称是弥赛亚。事实上祂似乎避免使用这些称呼。祂最常用来称呼自己的一个名称,乃是“人子”。这个称呼就把祂自己和人联结在一起。这位人子从马槽到十字架,从幼童到壮年,在祂一生的职事中,所过的都是贫穷的生活。这个事实正表明了祂忠于人性。保罗在腓立比书中,写了一段相当奥秘的话。他论到那位无限的奥秘者,那位永世里的神的道,那位从亘古到亘古与父相交者,怎样倒空自己。接着他又写道:“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祂把自己降为卑微,降到人性所能及的那个高度。我喜欢回去读福音书中所记,有关祂降生的那个简单的故事。随着年岁的增加,我越来越为祂降世时的荣耀真理觉得讶异。我所讶异的,常常是祂的贫穷。客店里没有地方可以安放那圣婴,惟有一个马槽供祂躺卧。祂的降生,没有人在旁照料,只有祂自己的母亲。读这段记载,我们不可太疏忽,是祂母亲自己把婴孩包裹起来的。这个婴孩不是降生在富豪或王宫,但祂拥有人性的一切尊严。虽然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但祂的人性尊严更显荣耀。再看祂所走过的一生,没有祭司的长袍,没有君王的紫色袍,但是祂的人性尊严更显荣耀。因此,这位称为“耶稣”的,就使“耶稣”这个名字成为神尊重人性,承认人性光辉的一个记号。祂不是在王宫里长大,祂没有在先知学校受过训练,祂没有坐在祭司脚前,学习过他们的智慧。祂不曾拥有我们所看为贵重的那些东西,那些我们今天还是汲汲乎追求的物质,祂一样也没有。可是,如今,祂不是人怜悯的对象,而是人敬拜的目慓。在祂人性的贫穷里——祂只取用那些为维持祂肉身生命所必须的物质──我们看到了人性最终的尊贵。如果我们承认了这一点,那么我们就把每一个人的尊严都摆在祂旁边了。不单是国王,或祭司,他们当然在那里。不单是先知,或祭司,或学者,或著名的知识分子,他们当然也在那里。可是,不单单是这些人,而是每一个人都在祂那里,因为祂代表了一切的人性。摘除了“神的儿子”之头衔,过着孤单的生活,度过人类贫穷的生活,人性的尊严不但没有被贬低,反而更显尊贵。神对人性标准的看法,一向都是如此,都显明神对人的尊重。

在默想这个题目,或以这个题目讲道时,我常常提到一件按字面看来不可能,但按属灵来看极为真实的事。你也许以为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所以请你特别留意。我说,耶稣在世上时,从来没有看见过法利赛人长袍上的经匣,也没有看见过乞丐身上穿的破衣服。按字面看,这事是不可能的。祂两者都看见过。不过,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我的意思,法利赛人的经匣不能吸引祂,乞丐的破衣也不能。请注意我的这一句话。基督从未被贫穷的衣着所吸引。祂对贫民窟的喜爱并不超过对市郊的高贵住宅区。祂所喜爱的是人性。祂所看到的每一个人,不管他是来自耶路撒冷的学院,或是来自山顶隐士的小屋,都以尊重的态度来看他。这就是神对人性的态度:尊敬人,只因为他是人。

神的名不但代表了祂对人的尊敬,同时也代表了祂对人的关怀。神关怀人,所以祂给每一个人机会,使他能够实现他生命的意义。这就是救恩的意义。救恩并不是指,神用一种特别的方法,把人变成天使。救恩也不是指,神用某种特别的方法,俯就那一个颓丧、毫无斗志的人,改变他的本性,使他成为另外的一个人。救恩更不是指,神捉住一个桂情像野兽的人,把他转变成一个天使。救恩乃是指,神在一个人身上动工,给他一个环境,使他可以成为真正的人。我们谈到重生,我们必须谈到这一点。这是基督自己的教训。这是福音的启示。但是,重生的意思乃是,给与那个人一个机会,使他能够把第一次出生时即已存在的潜在能力和可能性发挥出来。人第一次出生时,就具有神后裔的身分。后来这个身分失去了,同时也失去了那种与神的关系之感觉,以及与神的关系原本应有的能力。救恩临到这个人时,乃是把他失去的这些东西恢复过来,使他能重新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并且实现那生命的意义。这就是神对人的关怀。

这一切对我们有什么教训?我们使用神的名时,要尊祂的名为圣,不可亵渎祂的名。人可以在很多方面亵渎神的名。有成千上万的人,今天就在亵渎神的名,可是他们还以为自己正在尊神的名为圣。那生在贫民窟,又在贫民区长大的人,也许满囗脏话,但他亵渎神的名的程度,可能比那在圣堂内出声祷告,却不知道尊神的名为圣的意义,乃是要对其他的人存有尊敬的熊度的人还小。尊祂的名为圣,就是要尊敬祂的品格,护卫祂的荣耀,顺服祂的权威。测验我们是否尊神的名为圣,标准乃在于,我们对其他人的态度。我们尊重人性,这就是尊神的名为圣。我们关怀人,只因他是人,并且多方服事人,这就是尊神的名为圣。在新约中使徒们的教训里,还有那一点比“务要尊敬众人”更困难?为什么困难呢?接下去还有另一个教训,要人“尊敬君王”。这个并不难。但是“要尊敬众人”比较广。君王也包括在里面,不要忽略了他。贵族、官长也都包括在里面,不要把他们忽略了。你怎样尊敬他们,也要照样尊敬其余所有的人:办公室里的秘书,为你整理院子的工人。要“尊敬众人”,因为他们是人。任何人诵读主祷文,说到“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时,如果他心中还看不起某一个人,他的祷告就变成了亵渎神的名。这个态度是我们这些基督徒必须小心提防的。不管是个人,是国家,如果他们看轻某一个人,这就是亵渎神的名,这不是基督教。

要表现我们与神的圣名之关系,最好的机会是那些在我们手下工作的人,突然有急需的时候。我们怎么待他们?我们尊敬他们吗?我们服事他们吗?你也许会说,当然不,他们应该服事我才对。如果存这样的态度,我们就亵渎了神的名。我们也当服事他们。我们都太肤浅了。我们谈人际关系。问题在那里?问题在于基督徒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那些为他们作工的人?在办公室或商店里,以什么态度对待那些在他手下工作的人?假如我们真是基督徒,我们会尊敬这些人,也会服事他们。.

我们不住在犹大,我们也不住在那样的情况。不过,我们仍然住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仍然有人的本性。我们奴役别人吗?对那些必须从我们手中领取工资的人,我们是否以应有的态度待他们?更糟的是,有的时候我们把为我们作工的人说成“人头”“人手”。比如说,我公司最近雇用了多少“人头”,我店里上礼拜增加了多少“人手”。这样的话极端亵渎。他所雇用的不是“人头”,也不是“人手”,而是“人”。如果我们看那些为我们工作的人只是“手”,那么不管我们为神国作了多少奉献,我们还是亵渎了神的名。尊敬人性,服事人性,这就是尊神的名为圣的方法。不尊敬别人,对别人漠不关心,这就是亵渎神的名。

耶利米的话是对全国说的,今天仍然一样。一个国家之敬虔,乃表现在以公义待人。公义必须是按照敬虔来加以理解。不管是公义,是敬虔,都可包括在“爱”这一个字里面。

若忽略了国家中的公平,这个国家必须再听一听几千年前那一位犹大的先知所讲的话。他的话经历了世世代代,到了拿撒勒人耶稣这个人身上,更得以发扬光大,后来到了祂的十字架上更显清晰。这位古代的先知所说的话,透过十字架,今天仍对各国说话:如果你忽略了百姓中的公义和公平,那么我就要使你们自由于刀剑、饥荒、瘟疫之下。如果一个国家忽略了人性的尊严,损坏了神的形像,破坏了硬币上的名号,神要用火炉烈焰,重新塑造祂的名。

先知的话对个人也有些教训。因为这话是在旧约讲的,所以带有旧约中一贯的严厉。也许有的人以为,旧约的严厉应该退去,这类个人的教训,应该用新约的话来讲。他们以为,新约的话就没有旧约那样严厉。好吧,那就让我们来听听新约的话。“嗐,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哭泣,号咷,因为将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为什么?“你们的财物坏了,你们的衣服也被虫子咬了。”为什么?“你们的金银都长了锈,那锈要证明你们的不是,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为什么?“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亏欠他们的工钱。这工钱有声音呼叫,并且那收割之人的冤声,已经入了万军之主的耳了。”

这些话也是严厉的,因为那是注重伦理的雅各所写的。接着我们要再看一段约翰的话,这约翰是安慰的使徒,虽然他也是称为“雷子”的。请听他的话:“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你们晓得凡杀人的,没有永生存在他里面……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恤的心,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小子们哪,我们相爱,不要只在古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