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堕落的妇德

 

读经:耶44:1-30

“耶利米又对众民和众妇女说,你们在埃及地的一切犹太人,当听耶和华的话。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和你们的妻,都口中说,手里作,说,我们定要偿还所许的愿,向天后烧香,浇奠祭。现在你们只管坚定所许的愿而偿还罢”(耶44:24-25

 

这一章我们所读到的,是耶利米所传有关神这一个特别选民的最后一个预言。接下来那些经文中的预言,都是有关周围列国的。这个特别的信息,好像是在一个拜偶像的节期讲的。那时那些分散后逃到埃及的妇女,聚集在一起,显然是参加这次的拜偶像之节期。

背景

他们抵达答比匿可能已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因为百姓们已经分散得极广。他们来自各地,从东边的境界密夺,从下埃及的第一站,也就是边界的堡垒答比匿,从开罗南边尼罗河畔的挪弗,从巴忒罗,可以说是从上埃及的各个地方来。

我们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聚集,不过这一次聚会的场面可能不小,所以先知才在这里出现,并且受感向这一群已经离开耶和华的人,传讲耶和华的话语。首先他提醒他们,耶路撒冷和犹大诸城被毁成为荒凉,乃是因为他们事奉别神的罪所招致的。然后他斥责他们,来到了埃及地,他们还是依然犯同样的罪,这真是愚不可及。他又宣告,如果他们继续行这样的恶事,过去他们在自己国土上所遭受的灾难,也必同样临到埃及地,并且临到他们。听了他的信息之后,这一群男人和妇女回答说,他们已经下定决心,要履行他们所许的愿,向天后烧香。针对着他们的答复,先知传讲了神的审判最后要临到他们的悲伤信息。他又给他们一个兆头,证实他所传讲的话。他预告说,埃及王法老合弗拉即将被他的敌人所打败。他的预告,在短短的几年之后就应验了。

耶利米最后一次向耶和华的百姓传讲祂的话语,画面充满了悲戚的色彩。不过,这也正应验了这位先知开始他的职事时所宣告的;就犹大国当时的情况而言,他尝试挽回其灾难的职事,实际上是一个失败的职事。当时百姓们的心态,可以从下面这一段话中看到:“你们和你们的妻,都口中说,手里作,说,我们定要偿还所许的愿,向天后烧香,浇奠祭。”神对他们这种态度的反应是:“现在你们只管坚定所许的愿而偿还罢!”这章经文的其它部分,就记载了他们如何履行了他们的心愿。他们最后的决定,乃是坚定、执意背离他们的神。而神最后的决定,乃是任由他们去行,不过,祂要照他们所行的来对付他们。

这就是我们所要思想的主题:最终的悖逆和最终的审判。首先我们要从全国性的角度来思想。其实我们整本书所思想的耶利米的预言,都是神的话语怎样临到那个败坏的世代之记录,所以我们必须常常从全国性的角度来思想。

最终全国性的背离神

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第一件事是,最终全国性的背离神。造成他们悖逆的那些因素是那么微小,那么自然,开始时你根本看不出它们具有这么大的破坏力。我们可以把这些因素归成几类:第一,妇女参与了公开背离神话语的行动;第二,道德感和宗教心的败坏,以致他们无法分辨那造成灾难或促成兴盛的真正原因;他们最后的表白,他们公开宣告他们的不贞。他们明目张胆声明,他们要把对耶和华的效忠,转栘到天后上面。

在这一章经文所显示的那些要素中,最令人讶异、让人不解的,乃是妇女参与了公开背离神话语的行动。

这章经文中不只一次提到这件事。第15节说,那些“知道自己妻子向别神烧香的,与旁边站立的众妇女,聚集成群,回答耶利米说……”20节的经文也一样明显:“耶利米对一切那样回答他的男人妇女说……”24节也一样:“耶利米又对众民和众妇女说……”而我们本章所引用的经文也说:“你们和你们的妻都口中说,手里作,说,我们定要偿还所许的愿。”从百姓所宣告,他们最后还是要背离自己的信仰,要悖逆耶和华的话中,我们听到那些妇女坦白的说:“我们向天后烧香,浇奠祭,作天后像的饼供奉她,向她浇奠祭,是外乎我们的丈夫么?”这段经文不太容易解释,我们无法确定,从第15-19节,从那里开始是由妇女们自己说的。按照我个人的看法,大概可以从第19节一开始加以分别。这一节是由妇女单独发言的,也是妇女言论的记录。从妇女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其狡猾之处,同时也显明了这些妇女的心态。为了要摆脱自己的罪名,他们宣称,他们参与拜偶像的行动,得到了他们丈夫的同意。在耶利米的预言中,过去从来没有妇女发言的记录,也没有直接对妇女而发的预言。

不过,还是让我们回过头,看看第7章。那时神还在装备耶利米,使他能担负起先知的职事,其中祂对耶利米说了一件事:“他们在犹大城邑中,在耶路撒冷街上所行的,你没有看见么?孩子捡柴、父亲烧火、妇女抟面作饼,献给天后,又向别神浇奠祭,惹我发怒。”即使在他先知职事初期的阶段,我们也看到了社会中那些妇女们拜偶像的行径。神差派这个先知,正是要去对付这事。

9章还有另一件事值得我们注意:“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应当思想,将善唱哀歌的妇女召来,又打发人召善哭的妇女来。叫他们速速为我们举哀,使我们眼泪汪汪,使我们的眼皮涌出水来。因为听见哀声出于钖安,说,我们怎么败落了?我们大大的惭愧,我们撇下地土,人也拆毁了我们的房屋。妇女们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领受衪口中的言语,又当教导你们的儿女举哀,各人教导邻舍唱哀歌。”

有位解经家(Rosenmu/ller)说,这里之所以要召这些妇女们来唱哀歌,并不是因为他们的风俗,在哀伤的时刻由妇人唱哀歌,而是因为他们带头犯拜偶像的罪,以致招来了他们的灾难。我看这样的解释是正确的。

38章,这位先知警告西底家王,如果他继续执行当时所定的政策,审判必然会临到他。当时他又说,“你若不肯出去,耶和华指示我的话乃是这样:犹大王宫里所剩的妇女,必都带到巴比伦王的首领那里。这些妇女必说,你知己的朋友催逼你,胜过你。见你的脚陷入淤泥中,就转身退后了。”

从这段经文的上下文,可以看出来,耶利米在这里所预告的是,妇女们要指责那些推行错误政策,给国家带来灾难的男人。

以上所讨论的,是本章经文以前,耶利米提到有关妇女的经节。而本章经文,乃是耶利米对那些分散在埃及各地犹大剩下的人讲的最后一次信息。那时,他们聚集在一起,正在庆祝当地拜偶像的一个节期。从这些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妇女在全国性的生活中,可能产生何等大的影响力。

在还没有进一步思想这题目以前,我们先回想一下,在这一群人早先的历史中,先知以赛亚曾对他们传讲了一段和此有关的信息。在整本圣经中,我们找不到比这段信息更严厉、更坚定的话。那段信息是在乌西雅执政时讲的;在南国的历史中,那个时期在物质上算是相当繁荣的。第3章里面,我读到了这段奇妙的经文:“耶和华必审问衪民中的长老,和首领,说,吃尽葡萄园果子的,就是你们;向贫穷人所夺的,都在你们家中。主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为何压制我的百姓,搓磨贫穷人的脸呢。耶和华又说,因为钖安的女子狂傲,行走挺项,卖弄眼目,俏步徐行,脚下玎珰。所以主必使钖安的女子头长秃疮,耶和华又使他们赤露下体。到那日,主必除掉他们华美的脚钏、发网、月牙圈;耳环、手镯、蒙脸的帕子;华冠、足炼、华带、香盒、符囊;戒指、鼻环;吉服、外套、云肩、荷包;手镜、细麻衣、褢头巾、蒙身的帕子。必有臭烂代替韾香、绳子代替腰带、光秃代替美发、麻衣系腰代替华服、烙伤代替美容”(赛3:14-24)。

今天如果有人传这样的信息,结果会如何?凡是稍具属灵分辨力的人,读这段经文时,必然可以看到,其中所描述的不只是过去,今天的光景也一样。我不必多费笔墨,以赛亚看清了,耶利米发现了,以色列人的历史也证明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腐败的官长领袖和堕落败坏的女人之间,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即使我们不看圣经,只看一般人类的历史,想一想那些伟人最后的失败,那一个人不是在这一方面失败了?看看埃及的衰败,罗马的沦亡,希腊的毁灭,甚至近代的一些实例,我们看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堕落的妇女对那些在上执政掌权的人,具有多大的影响力。

现在我们要思想一下,本章内容所描述的,关于这个国家最后的悖逆,对我们有什么样的教训,特别是,妇女参与公开背叛属灵的事和属神的事。

妇女对国家生活的影响力之大,绝不是夸张的。首先,我不是根据圣经的启示说的,我是按我个人的经验和观察说的。我说,女人管辖的范围是男人。这是事实。这件事是对是错,我暂且不置评。有一句话我们常常引用:“推动摇篮的手,掌握全世界。”我们引用这句话时,心中常有一种温馨的感受,当然有时也是不经意的说说就算了。不过,这句话含有比我们所能想象到的更深的哲理。母亲对男人的影响是任何男人都不能摆脱的。这一点我不必多说,因为这太明显了。我们且从太太对丈夫的影响来看。从两人初次会面到最后结婚。这一点我不敢太随便、太轻浮的说,因为这是很重要、也是很严肃的一件事。从一开始,当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捉住”时,我用“捉住”一词一点也不过分,理想的婚姻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从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捉住的那个时刻开始,在以后的岁月里,男人一直都是在女人的控制之下。这一方面比任何男人所能想、所能了解的都更深。还有更奇妙的事是,女儿出来以后,对他们的父亲又有了新的影响力。女人辖制的范围是男性。

但是,请和我一同往前思想。女人也受到他们所辖制的范围之影响,而且这影响是微妙的,并且也是重要的。有一个哲学家(Buckle)说,你可以根据一个男人所处的自然环境,来判断这个人的人格与气质。我且借用这个哲学家的原则,说,不但女人辖制男人,影响男人,相对的,她也受到男人的影响,并且她所受的影响更深更远。她会受到她所辖制的男人之影响,向着更崇高的目标改变;她也可以受到她所辖制的男人之影响,变得低贱。所以,她辖制,但也被辖制。国家也一样,一个国家的“男性”是受这个国家的“女性”辖制;可是相对的,这个国家的“女性”则是受到这个国家“男性”的影响。就全国来讲,女性对男性生命的影响,在于女性可以把她从男性身上所发现的一些因素加以肯定,加以强化,加以坚固。如果我们再看这个古老的故事,我们可以发现,开始的时候,男人先转向拜偶像,玩弄政治上的权势,那时女人只是帮忙作饼拜天后。可是,到了耶利米书结束时的这一幕,男人不听从耶利米的话,执意向天后烧香的原因,乃是因为他们的妇女向天后烧香。

这里我们看到有关国家生命一些最深刻的东西。我现在讲的是女人对国家生活的广大影响力。我说妇女的影响力广大,不在于制定政策,而在于肯定、加强、坚固男人所选择的方向。

从男人这方面来讲,我们断不可像当初的亚当那样,作个懦夫,把失败的责任都推给女人。从女人的角度来看,女人看到自己肩负这么大的责任,应该要小心谨慎。特别是,女人应当看清,她与男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影响到整个国家的生活,她怎能不战兢?

我们能否表达,女性所肩负的是什么样的责任?很难。不过,我认为女性应明白,她的第一个责任是发现她个人在神面前所拥有的权力;她应该认清,她和神之间有一种关系,这关系非男性所能影响,就是她可以直接亲近神,实现神在她身上所要成就的,而不受男人的介入。或则,我们可以回到圣经最早的时期,看看那里所启示的真理。在那里,我们看到女性在神的创造中,成全了神的形像和样式。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同一段记录接着又说,“神就照者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我知道这一点很难讲明,不过这是圣经里面一个很深奥的真理,是我们了解神、了解人所不可少的。这个真理让我们看到,在女性里面,我们可以找到男性身上所没有的、神的启示。当一个女性认识了这一点,她也同时可以知道,神给了她一个特别的、神圣的责任。在迼方面,男性永远无法介入,也无法了解其深奥的痦z。而一个女性若能认清这个事实,她就预备妥当,可以运用她在男性身上,在国家的事上所能发挥的力量。

这要怎么说比较妥当?也许我们可以说,神不单单是父,神也是母。假如说,圣经里面教导人有关神的父性的真理,那么同样清楚的,圣经里面也教导了有关神的母性的真理。借着女性,神要显明温柔的奥秘。这个奥秘,在我们这些世人来说,只有从母性奇妙而神圣的力量上,可以看出来。

我这里所指的,不单单是作过母亲的那种母性。因为有些女人,没有作过妈妈,可是却拥有母性的温柔,关怀,以及庇护,保护,医治,帮助的力量。母性的最高荣耀,就是那种温柔,慈祥,柔美的气质。愿神保守我们,不要有一天,让凶狠,粗鲁,破坏了母性的柔美。女性所能表达的神性,就在这里。神本性的这一面,不是用人的言语所能形容的,我们只能用母性来如以代表。我相信,那些作母亲的,也一定会有一种感觉,认为这样的比方,她不敢接受,因为用人类的母性来和神本性的这一面相对照,实在还不足以把这真理充分表达出来。一旦埽女发现她在神里面有这些个人的权力,并且愿意为神运用这些无与伦比的力量,她就可以一方面仍然辖制男人,可是另一方面却不受她四周那些低贱的因素所控制。不但这样,她还可以感化那些较低贱的因素,将之净化、提升、高举,使之成为尊贵。

如果我说,人们的腐败是妇女败坏所带来的结果,或说,政府的腐败和妇女的堕落息息相关;如果我对先知用那么强烈的话语描述妇女的败坏具有同感,那么我应该说明真理的另一面,就是一个国家社会如果风气清新、德性高尚,那绝不是大规模的政治宣传、眨抑妇女所带来的结果,而是由这个神所命定的女性影响力,在男人身上所产生的控制、柔化、抑制、提升等作用导致的结果。这些作用使男人具有更优良的心态,更崇高的抱负,结出更荣耀的果子。有一位学者(John Ruskin)甚至说,如果全世界的女性都主张不要有战争,这个世界就不会再有战争了。

从柔美的女性,可以建立与神之间的关系,进而发出母性的力量,而一个国家所需要的,正是这样的力量。可是,另一方面来讲,如果女性中的这些柔美的、奇妙的、微妙的事物被扭曲了,被眨抑了,那么就会变成一个灾害,一个苦难,一个爆炸。它所造成的后果比战争的毁灭或瘟疫的流行更可怕。如果妇女公开背离耶和华,那么所有的希望都要消失了。

道德和宗教知识上的败坏

讲过了这些以后,其它的内容我们可以简略的带过。这个最后的崩溃,还在另外一件事上显明出来,那就是道德和宗教知识上的败坏:他们把所享的福祉,归功于错误的源头。“那时我们吃饱饭,享福乐,并不见灾祸。”他们这话指的是,当初他们向天后烧香的日子。他们没看到,当初他们所享的这一切,是起先他们对耶和华忠心所带来的结果;而现在他们的缺乏,乃是他们拜偶像的后患。他们没有查明原因,就把遭遇灾难的事归咎于耶和华。他们说:“自从我们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我们倒缺乏一切,又因刀剑饥荒灭绝。”他们把灾难的责任都往神身上推。不错,他们的灾难是从神来的。但是,为什么灾难会临到?他们对罪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这种扭曲的观念,今天在表达的方式上已经与过去有别,可是实质上却没有什么不同。今天人们说,宗教和人的成功繁荣,实际上没有关系。有时候我们甚至可以听到人说,不信神的人反而比信神的人更亨通。这里面也许有点道理。不过,这个被扭曲的观念,最大的危机还在于,人对什么是真正的“成功”和“繁荣”有着不正确的观念。想一想这些人所说的“成功和繁荣”是什么。他们说,他们给天后烧香、浇奠祭时,所享受的福是什么?“吃饱饭!”还有什么?物质上的好处,“不见灾祸!”这就是他们所认为的成功──有饭吃,有物质上的好处,免于遭遇任何困难。历史一直都在为这个被扭曲的观念作反证,因为在表面上看来,一个国家最成功最繁荣的时刻,其实背后有多少日子,他们在为食物而挣扎,他们经历饥荒、瘟疫、灾害、苦上加苦。正因为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才找到了真正成功繁荣的因素。今天,我们正处于这样扭曲道德和宗教观念的时刻,我们面对着的危险是,看不见宗教和成功繁荣之间的关系。

背离对神的忠心,第一步是公开宣传没有神的存在。这一阶段我们已经把它远远的抛弃了。第二个阶段是疏忽。第三个阶段,也是最没希望的一个阶段,乃是忘记。首先,人公开抗拒神,接着人觉得不必再去抗拒祂,最后人根本就忘记了神。这就是最终背离对神的忠心。

然而,一个国家可以忘记神,却不能逃避神。如果这位神不应该接受敬拜,那么天后就必须接受敬拜。对于这位“天后”是什么样的神,众说纷纭。我个人相信,天后指的是月亮,他们在敬拜那受造物之一。这件事在被掳之后则已不存在,不过原则还没有改变。神从祂的宝座被拉下来以后,过不多久,他们就建立了种族优越感,并敬拜它。在希腊,他们建立起“美”的祭坛,敬拜它;在罗马,他们则敬拜政府的力量。其它的国家也一样,他们把神从宝座上拉下来以后,就以其它的东西取代神的地位,敬拜它。有的国家以商业上的强权为神,结果在属灵上破产,反而成为乞丐;另外诸如享乐,感官的享受等等,人总是会用一些东西来取代神的地位。

这种情形,最后带来什么样的惩罚?我必须向你承认,我越反复思想这个题目,反复研读这段经文,真是越觉得讶异。因为最后的惩罚有两方面。

第一方面,很令人惊奇,这些人说话中,不再题起神的名。这些人在他们的历史上,受过了多少的惩罚:兵灾、瘟疫、饥荒、荒凉、家人分散,最后的惩罚是什么?“我的名不再被犹大一个人的口称呼。”这是神给这一个民族最后的惩罚。神的名不再被人称呼,对于那些人有何损失?他失去的是神的名所代表的纯洁、平安、怜悯和能力。他们行走在失去纯洁、平安、怜悯和能力的高速公路上。我们是否处在一个失去神的名的危险中?是的,甚至在教会中也一样。过去我们常说,加果主愿意,我就来这里、去那里。今天,如果我们说这样的话,有些教牧就会笑我们,说,这样的话已经过时了。在新约那卷专讲实用、伦理的书中,雅各说,“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作买卖得利。”“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今天,这样的话我很难说出口。我最怕那些高声讲说神的带领的人。我知道他们说这话时,心中未必有如此的想法。可是,我们不敢讲这样的话,是不是也叫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我们是不是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把这句话的真义恢复过来,用较健康的方法来讲这话?如果我们在教会内,都有失去了神的名的危险,我们怎能期望神的名长存于一个国家中?

接着,请听惩罚的另一面:“我向他们留意,降祸不降福。”这就是说,我要向他们留意,使他们遭遇灾难和惩罚,却不让他们受祝福。是的,神说,“我向他们留意。”这让我联想到旧约中最后一个预言的信息,神的使者玛拉基看到神“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一般学者讲解这段经文,都偏重在神坐下来作审判官、作王。可是我看不是如此。你去看那些炼净银子的人,你可以注意到,他坐着观察火,也观察银子,一直到所有的杂物都被除去,银子成为纯净为止。神向他们留意,观看他们受惩罚,意思是,经过这些管教之后,这个国家可以被凈化。灾难乃是神在留意着的火,祂的目的是要炼净这国。也不止这国,而是要通过这国,以及于其它的国。

所以,最后的这一点,对我而言,讲到的不是最后的背叛,而是最后的管教,这个爱心的管教要继续下去,直到祂使人子完全为止。有了这一点,我的心就有了安息。――《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