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三章

 

2.悔改与复兴(三1-4

本段继续第二章的思想,论以色列不忠与叛逆,现在劝导他们悔改,因为耶和华应许赦免与恩惠,使他们得以复兴。

从文体方面来看,本段诗文与散文并茂。诗文在三章一至五节、十二至十五节、十九至廿五节,四章一至四节。散文在三章六至十一节、十六、十八节。诗文部分三章一至五节、十九至廿五节,四章一至四节可成为一个单元,是耶利米早期传讲的信息,可能是在主前622年之前。信息的重点十分近似何西阿,连所用的意象,指责以色列属灵的淫乱,也很相像。

三章一至五节,与二章四至九节类似,是法律的用语,是圣约审断的过程,内容似针对以色列北国。北国的罪恶与审判,成为南方的鉴戒,促犹大人悔改。在辩论中,所依据的,是申命记廿四章一至四节。在劝导悔改的诗文中(三12141518192122-2324-25,以及四1-2),很像早期先知的信息(摩五45671415;何十四2)。劝导悔改,有时是以耶和华的性格为根据(12节,可参阅珥二1213)。有的是以救恩的宣告为基础(141518节)。

耶和华的心意,表达在第十九节。这项宣告令人惊奇,因为神的至情流露得很动人,与九章九至十节,十二章七至十三节为子民悲恸的话正相反,但同样感人。可参阅卅一章二十节,神对以法莲之眷爱。好似以赛亚书四十一章九节起那种钟爱他们的话。

悔改的后果在第廿一至廿五节,可比较卅一章十八至十九节。“你是耶和华我们的神。”在三章十八节,同样在卅一章十八节。在卅一章十八节:“求你使我们回转,我便回转。”三章廿二节:“看哪,我们来到你这里。”这是悔改的心意,表明向神效忠。前者(卅一章)是向神请求。在四章一、二节再以最后的呼吁,要求以色列人悔改,以圣约的用词等候神的施恩祝福。可参阅七章一至十二节。

三章六至十一节以及十六至十八节是散文,内容甚为特出。在三章六节起,有耶和华的独语,是对先知说的,是有关以色列的行为(大概是对北国说的)。背道的以色列,奸诈的犹大二者加以比较。可参阅列王纪下十七章卅四至四十节历史家的说法。62

三章十六至十八节是论末事,“当那些日子”(1618节)、“那时”(17节)。耶路撒冷得以复兴,再成为敬拜的中心,有耶和华的宝座,约柜在那里,宣布救恩,在廿三章七、八节及卅一章廿九、三十节也有类似的信息。在文体方面尤其相近。“他们必不再随从自己顽梗的恶心行事。”(17节,可参阅七24,九13,十一8,十三10,十六12,廿三34-40),不过这些经文仍指他们顽梗的恶心,用语却相似。耶利米的旨趣仍在示罗(七12,廿六69)与撒母耳(十五1)。他仍关心约柜,想象耶和华的宝座。

 

62 M. Cogan, "Israel in Exile The View of A Josianic Historian",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97 (1978) 3.

 

a.不贞的妻子(三1-5

以色列对她丈夫耶和华不贞,所以引起离婚的问题。她的不贞,是在于随从迦南的异教,向外邦神效忠;这是何西阿的信息,也在其它先知信息中提说。

本分段的体裁很特出。第一节是修辞的问题,第二至五节是一项描述的罪。这样的方式也在本书二111232,八4-5,十三23,十八14-15。有的是连续两个问题(十八1415)或连续三个问题(八45)。这都是法律的用语,是以审判的法庭为背景的。

第三章一节 “有话说,人若休妻,妻离他而去,作了别人的妻。前夫岂能再收回她来?若收回她来,那地岂不大大玷污了么?但你和许多亲爱的行淫,还可以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休妻是法律的程序,记在申命记廿四章一至四节。何西阿书二章九节是根据申命记的,此处耶利米是根据这两者。申命记的经节,是摩西向以色列传讲,耶和华为第三者,但在此处耶和华直接发言。申命记与此处耶利米书都以假定的情形来解说。离婚的妇人第二个丈夫或是亡故或是再休她,第一个丈夫不可与她再结合。所以耶和华与以色列以夫妇的关系来论,原则也是如此。如果这样,以色列就不再有希望。

七十士译本以及拉丁文译本、亚兰文译本在语气上不同,不是前夫收回她,而是她自己要回来。那地就大受玷污。地(Ge{)与妇人(Gune{)甚为相似,所以七十士译本与拉丁文译本改为“妇人”:那妇人就受玷污了。玷污是指不接受圣洁。63玷污有时是指流人血的罪污(民卅五33;诗一○六38)。在申命记廿四章四节,前夫不可收回休妻,若收回,地也就污秽了。

现在以色列的情形比这还差。她没有归另一个丈夫,只是与多人行淫。这是妓女的行为(二20),没有正式的关系可言。

这样说来,你还可以归向我吗?答案当然可以说完全不可能。何西阿曾将弃妇再收回(何三1-5),但是耶利米只发出修辞的问题,并不需要答复。

但是在另一方面,耶利米是在呼召以色列人归向神,要他们回来(121422节)。这不可能的事要变为可能,还得看以色列是否有诚意。

第三章二节 “你向净光的高处举目观看,你在何处没有淫行呢?你坐在道旁等候,好像亚拉伯人在旷野埋伏一样,并且你的淫行邪恶,玷污了全地。”

以色列应当自己观察,好似二章廿三节所说的“你看”,向净光的高处看。“净光的高处”有的译为“马队的路齱芋C64七十士译本作“直路”,亚兰文译本作“路上”,l利亚译本作“小径”,有的甚至作“洼地”,65但是仍持原译:“净光的高处”,66特提出书中尚有六处提说:三21,四11,七29,十二12,十四6。其它在民廿三3;赛四十一18,及四十九9,与旷野相连。这是高处,以赛亚书四十一章十八节,但也是净光的,可能该处是小径,常有脚印,植物不能生长,又给践踏得多,就成为净光。异教偶像大概不在旷野,而是高冈上,他们在高冈上路旁等候。

她在路旁等候,有人经过就可以拉着与她行淫,好似娼妓一般。“亚拉伯人”出现在希伯来文中,但七十士译本与l利亚译本作“乌鸦”。乌鸦是抢食的,在约但河之东。67亚拉伯人是在旷野流浪,遇有旅人,就充盗贼来抢劫,好似从耶路撒冷到耶利哥路上遇见强盗的事情(路十30),就是有埋伏的盗贼。68

这样淫行必使地玷污,玷污也是用淫行的动词。地遭玷污,是第一节提说的。

第三章三节 “因此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还是有娼妓之脸,不顾羞耻。”

由于以色列不忠,一直犯属灵的淫乱,结果雨水就止住,正如阿摩司书四章七节所说的。可见干旱是一种刑罚。甘霖是诗词的用字,别处用的在十四22;申卅二1;弥五6;诗六十五10,七十二6。春雨是在四月底五月初的雨水,出现在本书五章廿四节。69

娼妓的脸,有的加上“铜色”,这是前额,如以赛亚书四十八章四节。铜额是顽梗的态度(结三7),表明额坚心硬。巴比伦内当庙妓的女人额上要戴上一个带形的帽。70

以色列不顾羞耻,不会脸红,可以让人任意污辱(参六15)。

第三章四节 “从今以后,你岂不向我呼叫说,我父阿,你是我幼年的恩主。”

从今以后,就是在现在,神要听见的,是以色列呼叫祂为父亲。这当然不是妻子对丈夫照儿女的呼叫。所以有些经文评鉴者提出疑问,认为有删去的必要。71耶和华是她幼年的恩主,就甚适合本段的要义,恩主是可指丈夫、伴侣与朋友。箴言二章十七节译为“幼年的配偶”。这用词是指可靠的朋友:“密友”(弥七5);诗篇五十五篇十三节是“知己的朋友”。

以色列自从幼年,即在她早期的历史中,已得耶和华的眷爱,那是不容遗忘的事,怎可不纪念呢?“恩主”也可译为“恩师”,因为这字(aleph)可有首领的涵义,七十士译本就作这样的译词。如果是师尊,可称为父。中国俗语也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样在本节上“我父”,就不难理解了。箴言书中“我儿”,是老师称呼学生的,“父”有时也可指辅导者。72

本节另一个译词,是意译的,能将内容说明出来:“我什么时候藉先知呼召你,称你为‘我儿’,你就当呼叫‘我父啊,你是我幼年的恩师。’可惜你们言行不一致,仍陷在罪里。”73

第三章五节 “耶和华岂永远怀怒,存留到底么?看哪!你又发恶言又行坏事,随自己的私意而行。”

耶和华的怒气不会存留到底。这一动词在旧约中共有五次,在本书此处及十二节,以及利未记十九章十八节;那鸿书一章二节及诗篇一○三篇九节:不永远怀怒。在阿摩司书一章十一节“永怀忿怒”。以色列应数算耶和华的恩惠,不会好似约伯所描述的,神一直不放过他(伯七11-21)。

“看哪,以色列又发恶言又行坏事;又随心所欲,又无往不利。”最后一句也可有两个动词,最后的动词译出,是照犹太译本(New Jewish Version: 'and had your way.')。74

63 J. Pedersen, Israel: Its Life and Culture, III, IV, 1926, 271.

64 P. Jou/on, "Le sens du mot he*breu Sh-ph-i", Journal asiat: que, 7 (1906) 137-142.

65 W.L. Holladay, Jeremia, 1引用Rashi.

66 K. Elliger, "Der Sinn des hebra/ischen Wortes Sh-ph-i",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83 (1971) 317-329.

67 W.S. McCullough, "Raven",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Bible, 4, 13.

68 A. Plummer,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St. Luke, 1896, 286引用耶柔米(Jerome).

69 R.B.Y. Scott, "Palestine, Climate of",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Bible, 3, 625.

70 R.D. Barnett, A Catalogue of the Nimrud Ivories, with other Examples of Ancient Near Eastern Ivories in the British Museum, 1957, 145-51.

71 W.L. Holladay, Jeremiah 1, 58引述Duhm, Giesebrecht, Volz. Rudolph.

72 P.A.H. deBoer, "The Counsellor", Supplement to the Vetus Testamentum 3, 42-71.

73 W. McKane,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Jeremiah, 1986, 60-61引用Kimchi

74 W.L. Holladay, Jeremiah 1, 58, 116. New English Bible: "gone unchallenged",含意也相似。

 

b.不忠的子民(三6-11

这段信息是约西亚在位的时候发出的,应在主前640年至609年。撒玛利亚早经败亡(主前722年)。希西家王虽有宗教改革,但玛拿西王的时期,长期的背道(主前687642年),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王下廿一1-18)。在约西亚王即位的初期,情形并未好转,神的子民在以色列北国与犹大南国,仍旧淫乱,对神不忠。

第三章六至七节 “约西亚王在位的时候,耶和华又对我说,背道的以色列所行的,你看见没有?他上各高山,在各青翠树下行淫。他行这些事以后,我说,他必归向我,他却不归向我,他奸诈的妹妹犹大也看见了。”

在耶利米书中,列出确实的日期,并提耶和华对他说话,除第一章卷首语之外,并不多见。“约西亚的日子”另一处在卅六章二节。

现在他将以色列拜偶像的事,由高冈(二20)到高山(参阅赛三十25,五十七7)。

“我说”的涵义是“我想”,神原期望以色列还能忠于祂。北国的叛逆已经导致败亡,南国犹大应该悬崖勒马,及时回转,然而她没有。犹大实在是以色列奸诈的妹妹。“奸诈”在英译本译为“不忠”与“虚伪”。75其实,犹大已经看见北国的情况,应该醒悟,转向神,但结果仍旧转离神,这就使神十分失望。

“他必归向我”(7节),好似表示神的愿望。七十士译本、拉丁文译本及l利亚译本作命令词:“当归向我!”但是他听了,却不归向神。

“他行这些事以后,我说”,这些事大概是指北国的被掳。神再急切地及时发警语告诉犹大,犹大却充耳不闻。

第三章八至九节 “背道的以色列行淫,我为这缘故给她休书休她。我看见她奸诈的妹妹犹大,还不惧怕,也去行淫。因以色列轻忽了她的淫乱,和石头木头行淫,地就被玷污了。”

“行淫”或“奸淫”是在十诫中所禁止的(出二十14;申五18)。在耶利米书中诗文部分如五章七节,九章一节,廿三章十、十四节。

休书是在申命记廿四章一节所提说的,在耶利米书本章(三章)一节也曾提说。

犹大仍不惧怕,不受警告,仍敬拜木石的偶像,将地都玷污了。

背道的以色列与奸诈的犹大两姊妹都犯奸淫,是属灵的淫乱。以西结书十六、廿三章的描述,必以本书为依据。耶和华给了休书,所以以色列被亚述掳掠。在提革拉昆列色三世(主前745726年),将以色列北国划分为三个省:在耶斯列平原以北至约但河东,共三区:米吉多、加南姆与基列(Megiddo, Karnaim Gilead)。同时亚述将外地人移来与以色列人杂居,将以色列上层阶级的人掳到外邦(王下十五29)。这是他们背道的后果。他们不忠于神,所付的代价实在太大,以致以后有撒玛利亚人混杂的血统,产生种种偏见等一些问题。

第三章十节 “虽有这一切的事,她奸诈的妹妹犹大还不一心归向我,不过假意归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这一切的事,仍指以色列败亡与被掳的情况,但是犹大仍不肯悔改。“一心归向”在本书的散文部分曾屡次出现,如廿四章七节,廿九章十三节及卅二章四十一节,也是申命记常用的短句。他们只是假意归向神,没有诚意,也不是真实的,只是敷衍塞责的外表行为而已。

也许耶利米心目中,在分析约西亚的宗教改革,正好似希西家的改革一样,太表面而不够深入,结果是虎头蛇尾,很不澈底。民族生命并未更新,复兴只是外表的。宗教的活动增加了,但却没有真正的悔改。所以耶利米很失望(参阅五20-31,六16-21,七1-15)。约西亚的改革原是进入北国,可见范围的广大(王下廿三15-20)。这里(本节)所说的是在改革之后。但是改革之前后,真正的改变并不大。

第三章十一节 “耶和华对我说,背道的以色列比奸诈的犹大还显为义。”

犹大应该比以色列北国更有机会悔改,因为有前车之鉴,这历史的教训是严峻的,但是他们仍旧背叛,那么,他们岂不比以色列更有罪吗?相形之下,以色列比犹大还显为义。

经学家多认为本段应在十一节结束,而不在十三节。按说十节之“这是耶和华说的”为一段落,而十三节再有同样的结语,所以以此为一段之结束,似较为自然。76但是真正呼吁悔改的,是在十二节开始。一至十一节完全以休妻为要义。耶和华为丈夫,因妻子以色列的淫乱,必须休她,免得这地再继续被玷污;犹大虽有机会回转,但仍执迷不悟,她的命运也已确定了。

十二、十三节的对象是被掳的以色列人,是否也包括留在北国的以色列人呢?这也有不同的说法。77但是从十二节起,语气从反面转至正面。三章十二节又与二章四节有相似之处,都是以北国为对象,只是在第二章对北国的话仍是反面的。

有人认为十二节起虽是向北方的,但并非完全摒弃南国犹大。先知的呼召是对所有的以色列人,因为他们都是耶和华的子民。78事实上,卅一章提到以法莲与撒玛利亚也是包括在南国以内。在神看来,犹大家与以色列家是一体,另立的新约也是为他们全体,因此二章四至九节,三章一、二节、四、五节、十二节及十四、十五、十八节都将这二者连在一起。因为南国与北国原来是分不开的,必须相提并论。耶和华的心意,要他们都回归、悔改与更新。

 

75 New English Bible: "faithless",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false".

76 W. McKanes,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Jeremiah, 1986, 67.归纳赞成分段至十三节的有以下的学者Graf, Giesebrecht, Cornill, Volz, Rudolph, Weiser

77 A.C. Welch, "The Call and Commision of Jeremiah", Expositor 21 (1921) 129-147. W. Thiel, Die deuteronomistische Redaktion von Jeremia 1-25, 1973, 91.

78 J.P. Hyatt, "Introduction and Exegesis, Jeremiah", Interpreter's Bible 5, 775-1142.

 

c.悔改的呼吁(三12-18

本段先是诗文(12-15节)。后是散文(16-18节)。在诗文部分,呼吁以色列人悔改(12-14节上),应许他们复兴(14节下-15节)。这些话是向北方宣告的(12节)。可能那是在约西亚兴起宗教的改革过程中,蔓延至北方,使他们有意回转。显然以色列是指整个子民,而不只限于在被掳的北方人(参阅二142631,三21,六9,七12,十二14以及十八13)。这样并非说明耶利米对北方的兴趣与关怀不足,因为他还是希望所有耶和华的子民、被掳的都得归回,一同联合,恢复在锡安的敬拜,又有合神心意的牧者首领,以知识与智能牧养他们。

十二至十五节必是耶利米早期传道的消息,发出了许久犹大才被掳。散文部分(16-18节)所描述的可能是较后期的情况,那时约柜已消失了,耶路撒冷也开始遭受苦难。79但是从整段来看,耶利米都是表达对将来的盼望。先知且更有前瞻的眼光,“到那时”、“当那些日子”(16-18节)显出先知无限的憧憬。

第三章十二节 “你去向北方宣告说,耶和华说:背道的以色列阿,回来吧!我必不怒目看你们,因为我是慈爱的,我必不永远存怒。这是耶和华说的。”

“你去向北方宣告。”正如在二章二节:“你去向耶路撒冷人的耳中喊叫。”先知奉耶和华的命令,说:“背道的以色列阿,回来吧!”这正如何西阿书十四章一节:以色列阿,你要归向耶和华你的神。“回来吧!”在希伯来文的文法构造中是一个动词,与同字根受词(cognate accusative),特别着重语气直译出来:“Turn a turning”回来一个真正的回来!

这是一个回转,不再转离,转向反面,只转向神。事实上,转向可有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所以背道是转离,悔改是转回。“转向我耶和华,看看我是否用怒目看你?”

“我不以怒目看你”原意为“我不会沈着脸面”。耶和华没有发怒。耶和华自己宣布祂的慈爱。“慈爱”一词应译为“信实”或“恩慈”(Hesed)在旧约中出现多次,这字的形式Hasid共二十五次,如在诗篇一四五篇十七节“慈爱”,就为一例。80在二章二节,耶和华记得以色列幼年的恩爱,祂是信实的。诗篇八十六篇二节,诗人祈求神保守他的性命,因我是虔诚人。“虔诚人”原意为信实的人。他希望神对他也信实。

耶和华必不永远存怒,这里所说的,与出埃及记卅四章六、七节十分相似。神对以色列人的确是忍耐很久了,现在他们立即悔改,犹大的审判还有希望可以免除,北方的败亡也可以复兴。这是神的愿望。

第三章十三节 “只要承认你的罪孽,就是你违背耶和华你的神,在各青翠树下,向别神东奔西跑,没有听从我的话。这是耶和华说的。”

“承认”是命令词,这字原意是“认识”,认清自己的罪孽,而切实承认,知道自己所行的(二23)。“只要”承认,“只要”加在命令词,很具体的说明必行的事。创世记廿七章十三节:“你只管听我的话。”士师记十章十五节:“只求你今日拯救我们。”

“罪孽”就是二章廿二节所说的、明知故犯的背道行为,甚至留下的痕迹都无法洁除。这罪孽就是你违背耶和华你的神,可参阅二章八、廿九节:“违背我”,是第一人称。

他们的罪孽还是敬拜巴力别神、行淫乱。向别神东奔西跑。“东奔西跑”在中译词只是意译,照原意为“分散你的路径”。路径怎么能分散呢?这表明他们没有目标,所以东奔西跑。尤其“路径”一词当作动词:“行路”,行在分歧的路。如果这字稍有改动,就成为“爱慕”,向别神的爱慕是“分散”的,即不专一、朝三暮四,也有可能。81又可改成“膝”,将膝分开,为行淫的姿态。根据以西结书十六章廿五节,82这字如果“指力量”似乎更为合理。箴言书卅一章三节:精力,83诗篇一三八篇五节“作为”可译为权柄或权力,有乌格列文的根据。84所以这里可译为:向别神分散力量、耗尽精力。85照耶利米当时的实情,约雅敬将金银进贡给埃及法老。当埃及军队在迦基米施被巴比伦击败的时候(主前605年),犹大在巴比伦的强权下,又被掠夺,国力已消耗殆尽。但是他们仍旧随从别神,无法摆脱,没有听从神的话。听从耶和华的话,在申命记曾多次提说,这也是耶利米的重点(如七23,廿二21等),可见悔改的事并非轻而易举的。必须认罪,听命顺从,离弃偶像。

第三章十四节 “耶和华说:背道的儿女阿,回来吧!因为我作你们的丈夫,并且我必将你们从一城取一人,从一族取两人,带到锡安。”

十四、十五节与二章八、九节有甚为相似之处,“儿女”在二章九节;“丈夫”与二章八节的“巴力”同义。而十五节的“牧者”与二章八节“官长”相同。

背道是转离,回来是转向,二者是同一个字。这是十分急切与悲怆的呼声,父神呼唤浪子回头归家。

一城取一人,一族取两人。城与族是同义的对比,一人与两人也是对比,只是更进一步,有更多的余民可以回来。86一与二,正如三与四(阿摩司书中三番四次),六与七(箴三十章),这些累进的数字,是为加强语调。

“因为我作你们的丈夫。”“丈夫”一词是“巴力”,意思是“主”,此处译为“主”较“丈夫”更好,因为神称以色列人为儿女;虽然本书中尤其是二章三章都着重神为丈夫,而且古时妻子称丈夫为主。

耶和华想将以色列北国的人带到锡安,使南北真正统一,成为完整的子民。约西亚宗教改革时也有这样的意愿,将南北带在一起敬奉耶和华。

第三章十五节 “我也必将合我心的牧者赐给你们,他们必以知识和智能牧养你们。”

复兴有一个具体的情况,就是耶和华为以色列人预备合祂心意的牧人、官长来治理。那人必须合乎神的心意(廿1-4;结卅四23,卅七24)。

这样的官长要有知识和智能,有属灵的悟性与恩惠,耶利米现在已经从审判转至施恩,由公义至慈怜。这是审判之后的恩惠(参廿七16,廿八2-4),恩惠本来是贵重的,决不是廉价的。所以神的子民应该重视与珍爱神施恩的机会。

第三章十六节 “耶和华说,你们在国中生养众多,当那些日子,人必不再题说,耶和华的约柜,不追想,不记念,不觉缺少,也不再制造。”

人口增多,是神的福分。“当那些日子”是指将来,是末事论的要义中,对将来的展望。人不必再题说耶和华的约柜,因为耶和华真正的宝座,不必再以对象来象征,而是以敬拜的意识来体验。耶路撒冷既然是敬拜的地方,那里自有耶和华的宝座。

约柜是玛拿西王所废除的(代下卅三7及卅五3)。约西亚王宗教改革有否将约柜再恢复,安置在圣殿中,就不得而知了。87以赛亚书四十三章十八节,神说:“你们不要记念从前的事。”所以约柜不必再追想与记念了。

第三章十七节 “那时人必称耶路撒冷为耶和华的宝座,万国必到耶路撒冷在耶和华立名的地方聚集,他们必不再随从自己顽梗的恶心行事。”

耶和华的宝座是在至圣所内约柜的基路伯上(王上八6)。希西家在圣殿的祷告:“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阿!”(王下十九15)。约柜是耶和华的宝座,是以色列人一贯的观念。88但是真正的宝座是耶路撒冷,因为耶路撒冷是敬拜的地方。将来万国都必来耶路撒冷敬拜真神耶和华。89耶和华是不可见的,但祂的权柄(或以宝座来象征祂的治权,也是无形的),却是具体的,在敬拜的地方,在敬拜者的心中。

耶路撒冷是耶和华立名的地方。立名是申命记的重点,因为申命记强调“圣名神学”(Name Theology)。90这句话虽在七十士译本省略了,却有其重要性。现在连万国都愿来敬拜耶和华,以色列人岂可再随从外邦的别神?

“他们不再随从自己顽梗的恶心行事”。以前“随从顽梗的恶心行事”表明他们故意刚愎,自足自满,顽固不化,可见于申命记廿九章十八节及耶利米书廿三章十七节。在本书散文部分有六处:七24,九13,十一8,十三10,十六12,十八章12

万国都来耶路撒冷敬拜,本是先知预言,也表明历代的愿望(赛二2-3,相同经文也在弥四12,又在赛五十六6-8,六十11-14等)。

第三章十八节 “当那些日子,犹大家要和以色列家同行,从北方之地一同来到我赐给你们列祖为业之地。”

再以末事论的口吻指向将来:“当那些日子”从北方之地到南方来,以色列北国与犹大南国有真正的合一。这原是早期先知所向往的(何三5与弥二12),现在又重复这个愿望。只是他们真正的合一,还得等他们南北都经过被掳的经验之后(赛十一10-16以及结卅七15-28)。

他们将一同来到我赐给你们列祖为业之地。这是耶和华的地土,是应许赐给以色列列祖的,以后他们进入迦南,果然承受这地为业。现在重申这应许,不但说明以色列民族的复兴,也说明这复兴的民族,是由耶和华所拣选的君王弥赛亚来治理,必带给他们无数的恩惠与福祉(赛十一章;结卅七章;亚八章)。

 

79 M. Haran,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Ark",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13, (1963) 46-58认为玛拿西已经将约柜挪开。但是历代志下卅五章三节记载,在约西亚的时代,约柜仍在圣殿之中。

80 M.H. Pope, "Hasidim",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Bible, 2, 528-529.

81 W. Rudolph, Jeremia, 1968也是A. Weiser所主张:Das Buch Jeremia, 1969

82 B. Duhm, Das Buch Jeremia, 1901。根据阿拉伯文bzr“分开”。

83 C.H. Toy,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Proverbs, 1899. 540.

84 M. Dahood, Psalms III, 278.

85 W.L. Holladay, Jeremiah 1, 119.

86 W.M.W. Roth, "The Numerical Sequence X/X1 in the Old Testament", Vetus Testamentum, 12 (1962) 301.

87 M. Haran, Temples and Temple Service in Ancient Israel, 1978, 281f.

88 G. von Rad, "The Tent and the Ark", The Problem of the Hexateuch and other Essays, 1966, 108.

89 G. von Rad, "The City on the Hill", The Problem of the Hexateuch and other Essays, 1966, 232-242.

90 G. von Rad, Studies in Deuteronomy, 1953, 38-39.

 

d.真实的悔改(三19至四4

本段全部是诗文,承接三章一至五节的诗,不过中间加插了六至十九节。本段仍继续指责人民的不忠,再呼吁他们真实诚心地悔改(19-22节上)。廿二节下至廿五节是一段悔改的祷文。耶和华应允他们的祷告(四12),然后再说出耶和华所要的悔改是怎样的。耶和华所要的悔改必须十分澈底,免得惹神忿怒,成为不可熄灭的火。

第三章十九节 “我说,我怎样将你安置在儿女之中,赐给你美地,就是万国中肥美的产业。我又说,你们必称我为父,也不再转去不跟从我。”

这节可与第四节比较。耶和华多么盼待以色列人称祂为父。“我说”的“说”字也表明一种想法与愿望。“怎样”表明一种情绪:我多么愿意,我何等乐意。七十士译本稍改动一下:“但愿我将你……”可能用意在此。91

“将你安置在儿女之中”有几种可能的解释。犹太拉比的说法是将儿女当作列邦,将以色列人安置在列邦之中,仍有立足之地。92“儿女之中”,是使他们仍有儿女的身分,有继承产业的权利。93这是耶和华对待以色列人的态度;神仍认他们为子民,所以要他们称神为父。

美地是在迦南,是应许的地业。但还有另外的肥美产业,是在万国中。肥美之地就是二章七节所说的“花园之地”。所谓在万国之中,并非指那些地土在万国,而是描述这肥美之地是最美好的,以致在万国中各处美地也无可匹比。以西结书二十章六节,“那地在万国中是有荣耀的。”(15节有同样的话)。

这里再提起耶和华是父。出埃及记四章廿二节,耶和华称以色列为头生的。以赛亚书一章二节说以色列人是神养育的儿女。

如果他们真的对待耶和华为父亲,他们就决不会再转去不跟从祂。这是圣约关系中应有的忠信与诚实,不可违背。

第三章二十节 “以色列家,你们向我行诡诈,真像妻子行诡诈,离开她丈夫一样。这是耶和华说的。”

“诡诈”与第七节的“奸诈”同义,表明不忠。出埃及记廿一章八节论有关婚姻的法规,丈夫对妻子不忠,干犯了律法。在何西阿书五章七节及六章七节都是以婚姻的不忠喻以色列对神的背道。这样背道是破坏了圣约的关系。

诡诈有时也含有轻视的态度,如在七十士译词(althe{teii)与拉丁文译词(contemnar)。诡诈也是欺骗的行为,隐瞒着罪,使对方一无所知,但以色列人又怎可欺哄耶和华呢?因为神无所不知,祂是轻慢不得的。

第三章廿一节 “在净光的高处听见人声,就是以色列人哭泣恳求之声,乃因他们走弯曲之道,忘记耶和华他们的神。”

在高处敬拜巴力的地方,有以色列人哭泣恳求之声。他们并不是恳求神,而是对巴力假神一种礼拜的仪式。如果他们在无助中真的想恳求神,神也不会响应,因为这不是正当的方法,他们仍旧无法摆脱异教的迷信。他们走的是弯曲叛逆之道,忘记耶和华他们的神。

他们为什么哭泣呢?是否好似拉结哭她失去的儿女(卅一15)?但是真正哀哭的是耶和华,祂为子民哀哭,而表达在先知的哀情中(九110)。

哭泣恳求的声音在诗篇中曾多次出现(诗廿八26,卅一22,八十六6,一三○1,一四○6)。这是人声,是以色列人哭泣恳求之声。

他们走弯曲之道。“道”是在二章廿三、卅三、卅六节的路。这是他们生活的方式,行为的实况。弯曲与偏差的路,是由于忘记耶和华(二32)。

第三章廿二节 “你们这背道的儿女阿,回来吧!我要医治你们背道的病。看哪,我们来到你这里,因你是耶和华我们的神。”

现在是再一次的呼唤,并且应许医治他们背道的病,这就反映何西阿书十四章四节的话。神医治的爱必在他们身上。唯有“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十五26

于是就有以色列人立即的响应,对神说,“我们来到你这里。”不像二章卅一节所说的:“再不归向你!”他们来到神面前,承认耶和华是他们的神。这是卅一章十八节的话,表明他们真实地信靠神。

廿二节上是神的呼唤。廿二节下是人的应和。因此从廿二节下至廿五节都是他们认罪的话,是一篇悔罪的祷文。“看哪!”可译为我们在这里,我们就来到这里,求諡I恩。

第三章廿三节 “仰望从小山或从大山的喧嚷中得帮助,真是枉然的。以色列得救,诚然在乎耶和华我们的神。”

本节之首端是一个副词:“诚然”,是十分肯定的l述,可举例证说明这样的结构,如在创廿八16;出二14;撒上十五32;赛四十7,四十五15;耶三23,四10及八8。创世记廿八章十六节,雅各说:真的,耶和华真的在这里,我竟然不知道。可见他这种认真的口气。这个构造的确是很重要的语气。94

小山大山的喧嚷,是指人们在山上拜巴力那种喧嚷嘈杂的声音,看来很热闹很活泼令人兴奋,实际是十分空洞而且肤浅的举动。完全是虚无的,于事实无补,毫无益处可言。“枉然”一词就是虚无,是耶利米常提的用词。95

喧嚷与枉然二词相提并论,说明那种异教迷信的虚妄与狂乱,是十分反常的现象,为敬拜真神者不可取的。所以这里严正地表示:以色列得救,诚然在乎耶和华我们的神!

“得救”在耶利米书中只有此处出现,但诗篇常为礼拜时念诵的用语,如诗篇卅七篇卅九节,义人得救是由于耶和华。义人是虔诚人,他们信靠真神,耶和华是他们信仰的对象。

第三章廿四节 “从我们幼年以来,那可耻的偶像,将我们列祖所劳碌得来的羊批牛批和他们的儿女都吞吃了。”

幼年仍是二章一节的涵义,指以色列早期的历史。他们拜偶像是可耻的,巴力(Baal)与“可耻”(Bo{s%et)发音很接近。伊施波设(撒下二8)就是伊施巴力(代上八33)。米非波设(撒下四4)就是米力巴力(代上八34)。“波设”是音译,其意义是“可耻”。

这种可耻的宗教,吞吃一切劳碌得来的,因为随从别神也就随从了外邦。在宗教方面失败,在政治与经济方面必蒙受损失。在五章十七节有更清楚的描绘,强盛的国怎样吃尽庄稼、牛羊及果实,并毁坏坚城。农业的产品出于劳力,而财富的积聚是在城内,这一切全都毁灭与吞掉。

第三章廿五节 “我们在羞耻中躺卧吧!愿惭愧将我们遮盖,因为从立国以来,我们和我们的列祖,常常得罪耶和华我们的神,没有听从耶和华我们神的话。”

躺卧是拜巴力偶像的淫秽无耻的动作,是行淫的姿态,羞耻当作一种性伴侣,惭愧当作一种毡子遮盖这种罪行,好似诗篇六十九篇七节:“满面羞愧”,原意为羞愧遮盖我的面。又如以赛亚书十四章十一节:你下铺的是虫,上盖的是蛆。

常常得罪耶和华我们的神,但在二章卅五节:我没有犯罪。相比之下,这有多么大的改变。得罪神,就是违背神的话,拒绝顺从神的权柄,违背祂圣约的要求。出埃及记十九章五节:“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现在他们破坏了圣约,若不认罪,必遭神弃绝。

廿二节下至廿五节的认罪祷文,实在是十分真诚与澈底。所以耶和华答应他们施恩,不过他们必须真的照所说的去切实改正,只有话,没有行动,心口不一致,仍旧无济于事。

在神的答复中,可分两点。四章一至二节,神说明真实的悔改是什么?这里也答复三章一节的问话。人若休妻,妻离他而去,作了别人的妻,前夫能再收回她么?答复是:可以,如果她真正痛改前非。以色列人若真符合耶和华的要求,她仍有机会再被收回。第二点在四章三至四节,耶和华有进一步的要求,以色列也必须要达到,才不令祂失望。假若达不到呢?悔改归正不澈底呢?那可能更加严重,因为神乃是烈火,祂忿怒的火k起,甚至无人能熄灭。──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