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廿八章

 

2.争辩与斥责(廿八章1-17

本章内容是耶利米与哈拿尼雅的争辩,后者是假先知,他的话与耶利米的信息完全相反,遭受耶利米的斥责。凡研究旧约中有关假先知的谎言,多将这章看为重要的数据。111他们同被称为先知(一5,廿八1),但他们的性质无法比拟。在七十士译本、叙利亚译本,及亚兰文译本称哈拿尼雅为假先知。他们都强调“耶和华如此说”在哈拿尼雅的话中,竟然也提这方式(211节)。耶利米用象征的动作(廿七2,廿八10),哈拿尼雅居然也用表象的行动(廿八10)。他们同样在行动之后加以解释(十九11,五十一64,廿八11)。分析哈拿尼雅,似乎与以赛亚相似,以赛亚是一百多年前的先知。由于耶利米与哈拿尼雅二者都有相同之处,以致以色列人难以分辨真假先知,实在应以申命记十八章廿一节为准则。112

本章与廿七章相似,自成段落。廿七章二节,耶利米戴上轭。廿八章十节,哈拿尼雅从耶利米身上将轭取下。全章共有四大段,两人的事交替记述。哈拿尼雅(1-4节),耶利米(5-9节),哈拿尼雅(10-11节),耶利米(12-17节)。十七节记述耶利米的预言实现,哈拿尼雅亡故。

在这两个人的传记中,“差”或“差遣”成为重要的用词,由此证明谁是真正为神所差的先知(915节)。在二至四节哈拿尼雅的信息仍是十分乐观,但廿七章十六节,耶和华警告众民,不可听假先知的话:被掠的器皿必带回,正是哈拿尼雅此处所传的。他说:“我要折断巴比伦王的轭。”(4节)。他强调这是“耶和华说的”。其实这不是神的启示,而是人的谎言。

在耶利米的答语中,他也希望这些“预言”可以实现:“阿门!愿耶和华如此行。”他的口吻好似米该雅对以色列的昏君之回应(王上廿二15),但是这并非真话。对于哈拿尼雅说的话,只有等着来瞧,究竟如何,必须依据申命记十八章廿二节:预言是否应验作为判定的标准。

本章的背景在第一节,西底家王第四年五月,应为主前594年七、八月。西底家与各国使节举行高k会议,策动叛巴比伦的谋略。实际的叛变见在594年九、十月,结果并不成功。叛变前需要乐观的话,哈拿尼雅正是这样来迎合这种心理。耶利米预言哈拿尼雅的死亡(16节,可参申十三6,廿八48)。耶利米书五章十五,十七节以及十九章九节,可作比较。

第廿八章一节 “当年,就是犹大王西底家登基第四年五月,基遍人押朔的儿子先知哈拿尼雅,在耶和华的殿中当着祭司和众民对我说。”

这日期十分明确。哈拿尼雅这名字似极为普通,在本书又有两个同名的人,在卅六章十二节及卅七章十三节。押朔其名在旧约也另有两个人(尼十18,结十一1)。此处哈拿尼雅,不在其它经文中出现。提及基遍人,可能他们为一般人所熟知。基遍距亚拿突只有约半公里,在西北方。可见哈拿尼雅与耶利米的籍贯相近,也许他们的背景也有相似之处。113

第廿八章二至四节 “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已经折断巴比伦王的轭。二年之内,我要将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从这地掠到巴比伦的器皿,就是耶和华殿中的一切器皿,都带回此地。我又要将犹大王约雅敬的儿子耶哥尼雅和被掳到巴比伦去的一切犹大人,带回此地,因为我要折断巴比伦王的轭。这是耶和华说的。”

哈拿尼雅竟敢奉耶和华的名说预言,其实他的话完全与耶和华藉耶利米说的矛盾。他说,两年之内巴比伦的轭必折断,但轭仍戴在耶利米身上。

有关圣殿中的器皿,与廿七章十六至廿二节的叙述有关。此处先述器皿的带回,再论约雅敬的儿子与被掳者归回。重点似在器皿,是否与人民仍认约雅斤为合法的君王,想废除西底家有关?在圣经以外的资料,称约雅斤为约斤王,约斤(Jaukin)为犹大的王子。114

被掳的犹太人在第四节,用多数字。在廿四章五节原是集体的单数。在文法上虽然不同,涵义还是相同的。

第廿八章五至六节 “先知耶利米当着祭司,和站在耶和华殿里的众民,对先知哈拿尼雅说:阿门!愿耶和华如此行,愿耶和华成就你预言的话,将耶和华殿中的器皿和一切被掳去的人,从巴比伦带回此地。”

耶利米说阿门,另一处在十一章五节,在该处是确定咒诅的事。他说愿耶和华如此行,这种表明愿望的语气在旧约不多,只在撒母耳记下二章六节及路得记一章八节曾用过这个“行”字。除此以外,旧约不用这种愿望(The expected jussive)的语气。

这里是否表明一种对哈拿尼雅讽刺的反应呢?其实耶利米以他爱国的情怀,也是这样希望。可惜这只是希望而已。加尔文特别以意译的方式,说出耶利米同情禰2瑼态度:“阿们!愿耶和华如此行,我情愿成为假先知,以致我本来的话不算数。我所关切的是全民的福祉与安全,个人的名誉,我早置之度外,不以为意。我的关心极切,心中也难免焦虑。”115

第廿八章七至九节 “然而我向你和众民耳中所要说的话,你应当听。从古以来,在你我以前的先知,向多国和大邦说预言,论到争战、灾祸、瘟疫的事。先知预言的平安,到话语成就的时候,人便知道他真是耶和华所差来的。”

“然而”是十分尖锐的转折点,本书有三处作这样扭转的论述,在三章十三节,廿六章十五、廿四节。耶利米提出哈拿尼雅的虚谎,他的话不可靠。首先这与以前先知的信息不符,因为以前先知所传的是审判的信息,不住的警戒。事实上,写作先知在主前第八世纪及第七世纪所宣讲的,都是神的审判。乐观的话讲起来很动听,但是否真实呢?对这些需要慎思明辨。

“先知预言的平安”,此处的预言是未完成式的动词,可能是指将来的应验,在十四章十五节,廿三章十五、十六节、廿五节与廿七章十五节提到的预言,那是用分词,表明现在所讲的,所以在时间的因素上有分别。

“从古以来”,先知职事的时间可以回溯到很久的往昔。在此处可能重点在神藉先知传的信息是一贯的,前后并不矛盾,也不会出尔反尔,使人无所适从。

“在你我以前的先知”与预言平安的先知是不同的。与以前的先知前后印证,可以看出他们的真实来。但现在只讲和平的先知,还得经过考验。平安是和平,没有战争。这也指安全的生存及福祉。此处是否有弥迦书的影响呢?在弥迦书三章五节,假先知得到食物供给,就说平安的好话。不然他们就以危言惑众,讲些令人惊骇的话。

预言必须以事实来证明,才可明白预言的先知是否真是耶和华所差的。耶利米在廿六章十五节强调的,可参考申命记十八章。

第廿八章十至十一节 “于是先知哈拿尼雅将先知耶利米头项上的轭取下来,折断了。哈拿尼雅又当着众民说,耶和华如此说,二年之内,我必照样从列国人的颈项上,折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轭,于是先知耶利米就走了。”

耶利米将轭戴在颈上,是表象的动作,哈拿尼雅将耶利米的轭折断,也是表象的动作。如果耶利米以此作为耶和华的信息,那么哈拿尼雅折断的动作,无疑是弃绝甚至破坏神的话,这种行为是亵渎神的。

耶利米当时惟一可行的,只有走开。他的职事已不被人接受。人们喜听哈拿尼雅乐观的话,所以拥护哈拿尼雅,对耶利米不仅冷落,甚至唾弃。耶利米还能作什么呢?他走开,并非放弃他的工作,但他需要在耶和华面前等候,重新得力,而且进一步看清前面工作的方向。

第廿八章十二至十四节 “先知哈拿尼雅把先知耶利米颈项上的轭折断以后,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你去告诉哈拿尼雅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折断木轭,换了铁轭,因为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已将铁轭加在这些国的颈项上,使他们服事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他们总要服事他,我也把田野的走兽给了他。”

自耶利米与哈拿尼雅冲突之后,耶和华对他有新的指示。木轭也许不够坚实,容易折断。但是木轭换为铁轭呢?木轭也许不算沉重,铁轭负起来,岂不更重吗?在神公义的刑罚下,一切必十分艰难与困苦。人们若拒绝接受苦难,以后必每况愈下,变本加厉,更加难以忍受。

在申命记廿八章四十八节,咒诅中有一项:“事奉耶和华所打发来攻击你的仇敌,他必把铁轭加在你的颈项上,直到将你灭绝。”其它与“铁”有关的,有埃及的铁炉(十一4)。“铁”字是外来语,在旧约中常有反面的涵义,如铁车常指外邦侵略的凶暴。116

耶和华不但将列国交在巴比伦王手中,甚至田野的走兽也给他。这在廿七章六节已经提及,可见神给予尼布甲尼撒极大的权柄势力,神是历史的主宰,决定列国的命运。祂是自然的主宰,掌管一切,成就祂在历史中的目的。

第廿八章十五至十六节 “于是先知耶利米对先知哈拿尼雅说,哈拿尼雅阿,你应当听,耶和华并没有差遣你,你竟使这百姓倚靠谎言。所以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要叫你去世,你今年必死,因为你向耶和华说了叛逆的话。”

耶利米已经走开(11节)。现在再面对哈拿尼雅,必是另外一次。他也确定哈拿尼雅并非神所差遣,现在他不必等候,看哈拿尼雅的乐观预言是否应验。神既没有差遣他去危害百姓,这样下去,百姓倚靠谎言,事态必越来越严重,怎可任凭他这样下去,叛逆的情形必增多。所以惟一阻止的方法,是驱逐他,叫他去世。

耶利米传神的话,指哈拿尼雅必死。这不是一种预定或预知,而是原则问题,申命记十八章二十节已经指明,假先知必须死亡。

哈拿尼雅说二年之内折断尼布甲尼撒的轭,但他在“今年”或一年之内必定会死亡。

第廿八章十七节 “这样先知哈拿尼雅当年七月间就死了。”

哈拿尼雅果然在一年之内死亡。七月相当于我们日历中九、十月,接近住棚节的前后。

综合本章的要义,两个先知的冲突,争取听众,真假难分,使人们莫衷一是,甚为困惑。两人都自承是先知,他们都说是奉耶和华的名,都以表象性的动作,来说明神的旨意。但是实际的差别,穧b人们的分辨。乐观的话比较动听,能够吸引听众,人们所要的,往往是积极与正面的话,民族的复兴是人民的愿望,外邦的侵略与管制是不愿设想的。耶利米为忠于耶和华的嘱托,传的不是佳音而是噩耗,他又何尝不想逃避呢?但是他既是耶和华的仆人,就得遵照主人的旨意,要付代价也是必然的。

反观哈拿尼雅,他自以为聪明,投人所好,取悦于人,他以为目前的声誉利益最重要,叛逆耶和华在他看来并不严重,但是严重的后果他自己必须承当。神不能容让他的虚谎形成更坏的后果,他必须被除去,他的死亡或可给予人们警戒。

 

111 Simon S. De Vries, Prophet Against Prophet, 1978, 142-147; James L. Crenshaw, "Prophecy, false",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Supplement, 701-702.

112 Thomas W. Overholt, The Threat of Falsehood, A Study in the Theology of the Book of Jeremiah, 1979, 40 and n.30; Eva Osswald, Falsche Prophetie im Alten Testament, 1962.

113 James B. Pritchard, Gibean, Where the Sun Stood Still, 1962, "Gibeon",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2, 391-393.

114 James B. 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 308.

115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128引用。

116 John F.A. Sawer, "The Meaning of 'barzel' in the Biblical Expressions of 'Chariots of Iron', 'Yokes of Iron' etc.," Midian, Moab and Edom: the History of Archaeology of Late Bronze and Iron Age Jordan and North-West Arabia, ed., John F.A. Sawyer and David J.A. Clines; (Journal for Study of Old Testament, Supplement Series 24) 1983, 129-134.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