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三十章

 

Ⅴ 安慰的信息(三十1-卅三26

本书三十章至卅三章,是最重要的篇章。三十、卅一章完全是诗体,卅二至卅三节大部分是散文。这一小集称之为“安慰之书”。这里的信息不再见前章的审判,而是带来希望。在开端的散文引言,就发出希望的主调(三十1-3),当然希望之言并非只在这里,在廿三章一至八节,廿四章及廿九章都有。但此处有更详尽的论述。在耶利米的信息中,希望才是最重要的主题。对他来说,传审判的信息是十分艰难的,他很多时真想退缩与逃避(如在二十7-18,以及其它的“自白”中)。但是他确实知道,审判不是最后的,耶和华要将以色列带至一个新而且永久的关系,使他们痡`地蒙福。最高k是在卅一章卅一至卅四节。

但是对这四章经文的解释,学者们有最多的议论与争辩。有人怀疑诗与散文是否出于同一来源,也有人认为这些是在被掳之后的作品。又有人分析内容,认为三十章、卅一章为耶利米早期的写作,是针对以色列北国;虽然在三十章三至四节提到犹大,三十章十七节提起锡安。那是为适用于以后的犹大,以后犹大有类似以色列北国的经验。在这两章内,有若干人名与地名都指以色列,如撒玛利亚、雅各、以法莲及拉玛。爱情的题材、损伤的医治、在高处的哀恸、青年的堕落,都有何西阿的影响。何西阿是北国的先知,也是向北国传的信息。当南国约西亚王摆脱亚述的轭,他的影响也伸展至北方(王下廿三15-20)。照说以色列可以充分自由,但是取代亚述的是巴比伦。以色列北国已经败亡了,犹大簳巴比伦的威胁。耶利米的希望并未消失,他的希望在犹大(卅一23-40),这信息仍是对犹大的(三十3417)。

有的经学家否认耶利米的希望,认为这既是对以色列北国的,北国败亡,早期信息中的希望也因此消失。对犹大也曾满怀希望,以为约西亚推行宗教改革,从此可以一劳永逸。但是以后犹大情形又转变,日渐衰弱。他的希望不过是他的愿望而已。

以上所论只止于研究,并无一定的结论。这安慰之书以其内容,仍充满希望,给予在犹大的以色列人莫大的鼓励。

先以三十章本身来看,可谓是卅一章之引言。第一节至第三节为题旨,四节是标题。以下共分四小段:五至十一节,劝导以色列人不灰心。十二至十七节,神应许医治犹大无可治愈的伤处。十八至廿二节给雅各的复兴。廿三、廿四节重复廿三章十九至二十节。卅一章仍应与三十章合成整体的段落。

 

一、以色列与犹大的复兴(三十1-卅一40

三十章至卅一章论以色列与犹大的复兴,是指北国与南国。经学家将内容分为两大段。论此国共有七小段:(1)三十章五至七节,(2)三十章十二至十五节,(3)三十章十八至二十节,包括卅一章一节,(4)卅一章二至六节,包括九节下,(5)卅一章十五至十七节,(6)卅一章十八至二十节,(7)卅一章廿一至廿二节。第一、二小段是反面的描述,有关他们面对的危机。后五小段是积极的正面,宣布希望复兴的事。131

北国以法莲(卅一69下、1820),撒玛利亚(卅一5),拉结(卅一15),均先后叙述过。卅一章十五至十七节与卅一章十八至二十节,由拉结说到以法莲。三十章十节:“雅各必回来得享平靖安逸。”卅一章八节:“他们必成为大帮回到这里来。”

再看这七小段的代名词人称与性别,有极为均衡的安排:(1)三十章五至七节“他”,(2)三十章十二至十五节“妳”(女性),(3)三十章十八至廿一节加上卅一章一节又是“他”,(4)卅一章二至六节加上九节下,以及二至三节上,九节下“他”,三至六节在其中簻O“妳”(女性),(5)卅一章十五至十七节“妳”(女性),(6)卅一章十八至二十节“他”,(7)卅一章廿一、廿二节“妳”(女性)。在三十章六节“男人”,在卅一章廿二节的女子更加明显。又在这些小分段中,内容相同又是成双的。第一、二小分段,意思是反面的,论传统的咒诅。第三、四小分段论耶和华的应许,第一人称:“我必使雅各归回。”(三十18)“我要再建立你”(卅一4)。另外有圣约的条款,在卅一章一、九节下。二者着重南国与北国之统一。二者的动词为“建立”(三十18,卅一4),“栽种”(卅一5)。第五、六小分段论拉结与以法莲,以及耶和华对他们的反应。最后第七小分段对众民传道。

在三十、卅一章内,论及约西亚王宗教改革的目的,又旨在南北二国之合一。在列王纪下廿三章十五至廿二节约西亚王的北征,在历代志下卅四章六、七节作一概括。若干北部地区可能都在约西亚的管治之下,可能还包括撒玛利亚。132

论南方的段落,主要有三段:三十章十、十一节,三十章十六、十七节以及卅一章七至九节上。

先分析三十章十六、十七节,可与五章十七节作对比。在五章有北方来的仇敌,吃尽以色列的粮食,但在此处三十章十六节:“凡吞吃你的,必被吞吃。”在二章三节:“凡吞食他的”,二章十四节,以色列成为掠物。以后侵略者必自身成为掠物。

三十章十、十一节及卅一章七至九节上须一起分析,因二者都有共同之处。三十章十、十一节,与以赛亚书四十一章八至十节甚为相似。卅一章七至九节上,与以赛亚四十二章十五、十六节及四十三章五至七节极为相似。

三十章十至十一节是继续第七节的论题,七节的“遭难”“被救”与五、十节:“战抖惧怕”及“惊惧”作对比。十一节:“拯救”也恢复原有的主题。卅一章七至九节上,“北方”(8节),也在六章廿二节,由于上文二至六节论以法莲回归锡安,犹大日后必有被掳者由巴比伦归回。不致绊跌(9节),将六章廿一节作相反之对比。六章廿一节:绊脚石放在这百姓面前,父亲和儿子,邻舍与朋友。此处(卅一8)指瞎子瘸子,孕妇产妇。

在这三段:三十章十、十一节,三十章十六、十七节,卅一章七至九节上,都将北方的灾祸转移至南方,可参考五、六章。五十章四至七节的结语也可在此处应用,因为五十章四节与卅一章九节相同,五十章七节与三十章十六节相同。

再有关南方的信息,时间可从主前594587年。三十章三、四节都将以色列和犹大一并提说,卅一至卅四节也是这样。但廿七、廿八节虽同时提及以色列的犹太家,但似指南方而言。卅一章内最重要的两段话:“酸葡萄”(2930节)与“新约”(31-34节)有神学的重点。前者论个人的责任,后者论民族整体的地位以及与神的关系,但这两者并不十分相连,簻O被掳时最典型的思想,如以西结书十八章强调个人的责任。

其它章节的重点似不甚分明。三十章八、九节是否先指北方再转至南方?但是提到“要兴起的王大·”,似着重弥赛亚的末事论。卅一章廿三至廿五节:犹大地和其中的城邑,应专指南方。但廿一节以色列民“回转到你这些城邑”似指北方。

卅一章卅五至卅七节论以色列的后裔,似指北国与南国,在本书廿三章八节也曾提及(可参诗廿二24;尼九2;代上十六13)。

卅八至四十节论耶路撒冷重建,几乎是尼希米的论调,在主前第五世纪中叶。但这段经文不似在那时附加的。此段与上一段(35-37)都强调“栽种”与“建造”,始终是耶利米预言信息中的主题。由北方至南方,由南方至北方,南北统一,应是以色列民族复兴的理想。

 

131 Siegmund Bo/hmer, Heimkehr und never Bund, Studien zu Jeremia** 30-31, 1976, 11-20.

132 Joseph Naveh, "A Hebrew Letter from the Seventh Century, B.C.",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10 (1960) 129-139; Frank M. Cross, "Epigraphic Notes on Hebrew Documents of the Eighth-Sixth Centuries B.C.: II The Murabba'a^t Papyrus and the Letter Found Near Yarnehyam", Bulletin of American School of Oriental Research 165 (Feb. 1962), 42-46; Bustenay Oded, "Judah and the Exile", Israelite and Judean History, eds, John H. Hayes and Maxwell Anderson, 1977, 463-464.

 

1.引言(三十1-3

第三十章一至二节 “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将我对你说过的一切话,都写在书上。”

第一节,与七章一节,十一章一节相同。

耶和华命令耶利米将信息记在书上,是特别指希望之言,在卅六章二至八节有更详尽的叙述。时间大概是在耶路撒冷最后陷落之前(588-587 B.C.)。那时耶利米被囚禁在·兵的院内(卅二2,卅七15节)。文士巴录可以获准来见他(卅二12)。耶利米向他口述,由他记下。记录下来,为辩护他早先传出审判的信息。写在书卷上以便保存(卅六242021232832)。

第三十章三节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使我的百姓以色列,和犹大被掳的人归回。我也要使他们回到我所赐给他们列祖之地,他们就得这地为业,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说:这是耶和华说的”这样的形式是自成一个单元,提出希望的主题。

“日子将到”大多是指末时的事件,但有时只指将来。神的应许要在不久的将来实现。“被掳的人归回”,情形完全扭转改变,可参考廿九章十四节。

“我所赐给他们列祖之地。”可参考七章七节。“得这地为业”,即“承受”(y-r-sh),在本书首次出现,为申命记重要的动词。133耶利米受命在亚拿突购地,合乎承受之理,就是一种有希望意义的举动。

 

133 Moshe Weinfeld, Deuteronomy and the Deuteronomic School, 1972, 313-316.

 

2.雅各遭难(三十4-11

第三十章四节 “以下是耶和华论到以色列和犹大所说的话。”

这是以下诗集的标题。可参考十四章一节,十八章一节,廿一章一节以及廿五章一节等。

五节起论雅各遭难,似是指北方而言。但是加上犹大,是否将北方的实情,应用于南国呢?主前586年,犹大败亡,重复了北国败亡的经验。现在被掳的,不只是北方,也包括南方。神的选民全都在遭难之中。

第三十章五至七节 “耶和华如此说:我们听见声音,是战抖惧怕而不平安的声音。你们且访问看看,男人有产难么?我怎么看见人人用手掐腰,像产难的妇人,脸面都变青了呢?哀哉,那日为大,无日可比。这是雅各遭难的时候,但他心被救出来。”

本小段常被认为是指北方的,第五节可参考四章十九至廿一节及六章廿四节。六节上,提到访问,可参考二章十节,只是在二章十节是看对象,此处是看众人。在发问之后就举哀。

“耶和华如此说”应是耶和华的言词,“我们听见声音”似不甚恰当。所以七十士译本改为“你们”,在第六节“你们且……”。

听见的声音,可参考四章十五、廿九、卅一节。在译词可作:“惧怕!”“不平安!”这样更简洁而有力。不平安,可参考六章十四节:“没有平安!”

第六节是双重的命令词:“访问”,“看看”。然后带来一个很希奇的问题。男人不会有产难的问题,而人用手掐腰,几乎像妇女临盆生产的样子。“男人”一词也可译为“勇士”或战士。他们是从事圣战,繰@无气力。勇士变成弱女。这实在是极难想象的事,他们成为圣战的牺牲者,不仅在六章廿四节,也在申命记二章廿五节与十一章廿五节。勇士变成弱女,是对仇敌的咒诅话,在五十章卅七节,五十一章三十节,是对巴比伦的咒诅。134痛楚在腰间,可参考以赛亚书廿一章三节。135

脸面变青,青色原指植物的病态。七十士译本与拉丁文译本作“黄胆病的脸色”。血色衰退之后,脸色又黄又青,十分难看。136

“哀哉!那日为大,无日可比。”这是大而可畏的日子,同样的用字,在二章十九节:“为恶事,为苦事”,在六章廿六节:“忽然”。耶和华的日子必忽然临到,是患难的时日(十四8)。

此处雅各通常是指北国,以后也包括南国在内。雅各虽遭难,但他必被救出来。这是救恩的信息,从黑暗进到光明,在无望中重见希望。在本节上是哀歌,下半节突转为希望,确有些突然,但与下文礞Q分衔接。

第三十章八至九节 “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到那日,我必从你颈项上折断仇敌的轭,扭开他的绳索,外邦人不得再使你作他们的奴仆。你们糬n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和我为你们所要兴起的王大·。”

“到那日”可参考四章九节。仇敌的轭是被掳前?还是在被掳后?耶利米提到的轭,常是指尼布甲尼撒的轭(廿七12)。但这也可指一般的有关外邦人的压迫(参赛十27),受外邦人的奴役,在五章十九节。

事奉耶和华,在耶利米书中并不多见。但在律法方面,可参出埃及记廿三章廿五节;申命记十章十二节,在礼仪方面,可参诗篇一百篇二节。“你们的神”可参何西阿书三章五节。

你们所要兴起的王大·,可译作你们的王大·,必将兴起,得以恢复。这是弥赛亚的预言,因为大·家王朝,是以色列人的愿望,弥赛亚是从大·家出来的。

第三十章十节 “故此耶和华说,我的仆人雅各阿,不要惧怕。以色列阿,不要惊惶,因我要从远方拯救你,从被掳到之地,拯救你的后裔。雅各必回来得享平靖安逸,无人使他害怕。”

在这些安慰之言中,“不要惧怕”也在一章八节。“不要惊惶”可在一章十七节找到。“我要拯救你。”在十五章二十节。如果在其它书卷中,寻找救恩的信息,与此处相似的是在以赛亚书四十一章八至十三节。

“从远方”,仇敌是在远方(五15)。在廿七章十节远离本地,就到远方。“被掳之地”可参考十五章二节及二十章六节。“平靖安逸”在本书首次出现,这是指没有战争的威胁,可参考约书亚记十一章廿三节,十四章十五节;士师记三章十一、三十节,五章卅一节,八章廿八节。以赛亚书三十章十五节指归回安息。阿摩司书六章一节,叙述撒玛利亚的官长十分安逸无虑,指他们奢侈,贪图逸乐。“无人使他害怕”,可参考七章卅三节。此处指将来平安与繁荣的生活。

第三十章十一节 “因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也要将所赶散你到的那些国,灭绝净尽,礞将你灭绝净尽,倒要从宽惩治你,万不能不罚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神应许与以色列同在,在十节:“拯救”,也是有“同在”的涵义,可译作:“我必与你同在,拯救你。”与此处相同。

你们被赶散到的那些国,必到了他们的结局,但你们礞会有那样的结局,结局是灭绝净尽,“结局”是甚好的译词。137

“从宽惩治你”,可参考十章廿四节。在该处表达百姓的要求,也许有讽刺的语气。但在此处簻O事实,神应许必定实现。

“万不能不罚你”,耶利米也许是借用出埃及记卅四章七节及民数记十四章十八节:神万不以有罪为无罪。那鸿书一章三节:神不轻易发怒,他仍必刑罚。138但是恩慈的神保留以色列,将巴比伦灭绝净尽。

 

134 Delbert R. Hillers, Treaty Curses and the Old Testament Prophets, 1964, 66-68.

135 Aubrey A. Johnson, The Vitality of the Individual in the Thought of Ancient Israel, 1949, 75.

136 Athalya Bremer, Colour Terms in the Old Testament, 1982, 100-102.

137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151, 174.

138 在用词上有智慧文学的字汇(n-q-h)可参阅Robert C. Dentan, "The Literary Affinities of Exodus XXXIV. 6f", Vetus Testamentum, 13 (1963), 46.

 

3.锡安痊愈(三十12-17

第三十章十二至十三节 “耶和华如此说,你的损伤无法医治,你的伤痕极其重大。无人为你分诉,使你的伤痕得以缠裹,你没有医治的良药。”

在十二至十五节,损伤、伤痕、伤害、痛苦四者都是同义字,这些原都是传统的咒诅,在六章七节,八章廿一、廿二节,十章十九节,十四章十七、十九节,十五章十八节。

“损伤”在十二、十五节,可参考六章十四节,它与四章六节的“灾祸”与“毁灭”的涵义相似。“无法医治”(1215节)以及“伤痕”在十五章十八节。这伤痕极其重大,已经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可参考十章十九节。也可参阅何西阿书五章十三节“痛”字。

“无人为你分诉”,这是法律的用词,在此处似不甚适当,所以有的经学家认为应删除这句话。139有的根据以赛亚书一章六节“滋润”来补充:“无人滋润你的伤口,使你的伤痕得以缠裹。”经文的修改甚大,是否可靠,仍有商榷的余地。140

第三十章十四节 “你所亲爱的都忘记你,不来探问你,我因你的罪孽甚大,罪恶众多,曾用仇敌加的伤害,伤害你,用残忍者的惩治,惩治你。”

“亲爱的”可能指犹大的政治盟友,他们礞w把她忘礞F,没有来照顾她。这盟友很可能是指埃及,因为埃及曾鼓励犹大叛巴比伦(卅七5-7;王下十八19-21)。但是埃及在主前588年与巴比伦争战,结果在强势的胁迫下知难而退。一、两年后耶路撒冷终告陷落(卅七1),神藉仇敌伤害与惩治以色列。

亲爱的与仇敌残忍之间,作十分尖锐的对比。残忍者常指军事上的仇敌(六23,五十42)。“惩治”常指耶和华管教以色列(二30,五3,七28,十七23)。此处神是藉着外邦残忍者,来惩治以色列。

第三十章十五节 “你为何因损伤哀号呢?你的痛苦无法医治,我因你的罪孽甚大,罪恶众多,曾将这些加在你身上。”

在本节的开端,以问号的方式,答语在第二句。为什么哀号?因为有伤痛。但是这无法医治的,尤其原因在于他们有众多的罪恶,所以哀号是不能引起同情,得不着神的宽怒。这里的语气十分肯定,也十分激烈。

“罪孽甚大,罪恶众多”在十四节已经提及,此处再来重复,可参考五章六节的“众多”,以及十三章廿二节罪孽甚多。

耶和华将这些加在他们身上。“这些”(~eleh)与“咒诅”(~alah)字源相同,也可作联想。

三十章十二至十五节的文体形式足可分析。十二、十三节在表面上看是医药报告,医师对病人的话。耶和华是医治人的(17节,三22)。耶和华藉着先知已经下了诊断,好似以赛亚以先知身分对希西家王诊断一样,在列王纪下二十章一节及以赛亚书卅八章一节。但是宣布这诊断,并重复这事,是否使以色列感到羞愧呢?无法医治的伤痕,是指传统的咒诅。

十四节起话题逐渐转变了,由医药的用词,转向战祸的原因。以致重点在耶和华利用仇敌使他们受伤,目的在惩治。十五节以问题开始,随着有答语,说明耶和华罚恶,是目前以色列遭难的实况,是以结论说明的方式写(Summary appraisal form)。141

第三十节十六节 “故此,凡吞吃你的,必被吞吃。你的敌人,个个都被掳去,掳掠你的,必成为掳物,抢夺你的,必成为掠物。”

“故此”通常将前因说明之后,就有后果,尤其指审判的宣告,在控诉之后,或指控之后(六15,八10;赛三十13;何二8;弥三12)。有时,“故此”就是接着“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但此处是一种情势的改变,可译作:“在这些情况之下”。142

吞吃与掳掠,似乎不十分连贯。但此处两个用词似乎是同义字。以色列一直是列强侵略下的牺牲者,但是吞吃他们的,必被吞吃。

此处大概是指巴比伦,现在犹大的以色列被吞吃,以后巴比伦必被吞食,成为掠物。以前以赛亚也曾论亚述,与此处耶利米论巴比伦一样。本书廿七章九至十一节就有这样的说法。

论侵略者外邦的审判,是神启示祂公义的第二步骤。第一步是以色列受审判,然后外邦人必受审判,整个情势必定扭转。

第三十章十七节 “耶和华说,我必使你痊愈,医好你的伤痕,都因人称你为被赶散的说,这是锡安,无人来探问。”

以前,以色列的损伤是无法医治的(1215节),现在耶和华应许他们,必得痊愈,是神使他们痊愈的。这并不是说前后矛盾,这种似为矛盾的说法,在旧约先知的信息中,并不构成问题,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凡事都能。在八章廿一、廿二节也有类似的说法。那样说来,似乎无法得到痊愈了。但是神医治的爱并未失去,可参考十八章七、八节。当他们转意离开他们的恶,神就不将原定的灾祸降与他们,这里“医好”,不仅将伤痕除去,而且使伤处长新肉。在“新约”的经文(卅一31起),应许他们有新的心灵。

以色列人曾被赶散,被外邦的侵略者掳掠吞吃。外邦已经不将锡安放在眼中,无人来探问或关切,因为他们连神都弃绝,也必遭世人唾弃。

“这是锡安”,锡安是在南方。但是经学家认为,这是对北方的信息,以后加上“锡安”,再应用于南方。七十士译本将“锡安”(Tsion)改为“掳物”(Tse{denu):“这是我们的掳物,无人会来探问关怀。”143

在上文提雅各(7节),在下文再提雅各(18节)。所以这原本为对北方的信息。

 

139 J.A. Thompson, The Book of Jeremiah, 558; John Bright, Jeremiah, 1965, 271.

140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151,引用Wilhelm Rudolf, Jeremia, 1968.

141 Brevard S. Childs, Isaiah and the Assyrian Crisis, 1967, 128-36.

142 Johonnes Pedersen, Israel: Its Life and Culture, I/II, 1940, 115-117,为论耶利米书十六章廿一节,因此可应用于此处。

143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151; A.J. Thompson, The Book of Jeremiah, 56, note 14.

 

4.雅各复兴(三十18-22

第三十章十八节 “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雅各被掳去的帐棚归回,也必顾惜他的住处。城必建造在原旧的山冈,宫殿也照旧有人居住。”

雅各复兴的应许,逐渐具体化,并以实际的表象来说明。首先,被掳的得以归回,这样的说法在廿九章十二至十四节已经提及。“帐棚”在七十士译本中被省略。在此处,帐棚与住处是同义的,可参考以赛亚书五十四章四节,尤其在民数记廿四章五节。

此处实际是在城邑。二章四节的“雅各家”、“以色列家和各族”,都是相同的涵义。城必建造在原有的山冈,“旧的”可能指毁灭之后的废墟,可参考四十九章二节。城的废墟现在称之为遗f(Tell,阿拉伯文为tall)是考古学家挖掘的所在。

帐棚有时也可指圣殿,如在四章二十节及十章二十节。圣殿与宫殿同被恢复。如果圣殿与宫殿可以复原,宗教与政治生活得以恢复,一般人的住处一定也可重建,以色列的复兴是全然的。

宫殿是为王家,有了政治经济的恢复,社会才可回复正常的情况。宫殿也可译作“华厦”,好的房屋也有,不是只在归回时因陋就简,实在是大兴土木,建造城市。

第三十章十九节 “必有感谢和欢乐的声音从其中发出,我要使他们增多,不致减少,使他们尊荣,不致卑微。”

这是到圣殿的敬拜者,将感谢祭带到圣殿,祭后必有欢乐的赞美声。“从其中发出”应指从圣殿发出,也有人认为由北方的城邑发出,传至锡安。144

耶利米屡次提到没有欢乐的声音(七34;十六9;廿五10),这里说欢乐的声音又恢复了,可能指礼拜的恢复。

增多不减少,尊荣不卑微,都是从被掳之地归回的景象。他们被分散,人数必减少。在异地求生,遭受失国的痛苦,受外邦人轻贱,自感卑微。但这种情形都会改变,神提升他们而有尊崇。

第三十章二十节 “他们的儿女要如往日,他们的会众坚立在我面前。凡欺压他们的,我必刑罚他。”

他们的儿女与他们的会众,都是指雅各的人民。“如往日”,“在我面前”,前者是时间,后者是空间。其实“往日”也是“前面”的意思。这里的重点,在于雅各得以复兴。

神要刑罚一切欺压他们的外邦人。欺压者在此处为多数,是否指亚述人,还是以后的巴比伦?或者指他们亚述人多方欺压,欺压者众多?

第三十章廿一节 “他们的君王,必是属乎他们的。掌权的,从他们中间而出,我要使他就近我,他也要亲近我。不然,谁有胆量亲近我呢?这是耶和华说的。”

以色列的复兴,必重新有自己的君王与治理者,不再受外邦政权所管辖。北方必能挣脱亚述,南方在约西亚王的宗教改革下,政治自由必重新赢得。

君王或掌权者,必从他们中间而出,这是根据申命记十七章十五节:“必从你弟兄中立一人……为王”。这是先知的见解(撒下七12,赛十一1)。

耶和华容许君王就近他。本来只有祭司可以就近神,可参考民数记十六章五、十节。君王既处在领导的地位,在敬拜的事上也是领先的。这就是约西亚王的理想。

谁有胆量亲近神呢?可参考诗篇廿四篇三节及以斯帖记七章五节。这种语气也在本书四十九章十九节,五十章四十四节出现。

本节上:“从他们中间而出”,在叙利亚译本及亚兰文译本作:“他比他们更为强大。”“他们”就不是指雅各的会众,而是指雅各的压迫者,就是压迫雅各的外邦人。君王的强大,是出于耶和华的能力,因为耶和华使他尊荣,人们包括仇敌无法看为卑微。

第三十章廿二节 “你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们的神。”

这是圣约的内容与条款,在十一章四节已有解释。在七章廿三节的次序有别。这是民族复兴的真实现象,以色列再回到神面前,圣约的关系完全恢复正常。耶和华是圣约的神。

卅一章一节再重复这圣约的条款,形式稍有不同,内容则完全相同。

 

144 Holladay, op. cit., 177.

 

5.审判信息(三十23-卅一1

第三十章廿三至廿四节 “看哪,耶和华的忿怒,好像暴风已经发出,是扫灭的暴风,必转到恶人的头上。耶和华的烈怒必不转消,直到他心中所拟走的成就了。末后的日子,你们要明白。”

这两节经文正如廿三章十九、二十节。“怒气”与“暴风”使这里的描述更加生动。在廿三章十九节,不仅有暴风,还有旋风,扫除毁灭的力量更加强烈,必转到恶人的头上,使他们无法逃脱。

暴风之外还有烈怒的火,也是同样有毁灭的力量。恶人在廿三章是指假先知,此处也许指一般恶人,在圣约的民中是不允许不敬畏神的人,他们必被排斥在救恩之外,因为他们有不信的恶行。──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