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七章

 

五、西底家求问先知(卅七1-10

自卅七章至四十四章,是耶利米传记部分,所反映的历史背景,是耶路撒冷陷落前后。卅七至卅九章,是在陷城之前,卅九章叙述败亡的实现。四十章之后,记载败亡后的情形。犹大省的首领基大利终于被刺,多人逃往埃及,耶利米对在埃及的犹大人指责。四十五章是附录,记述巴录的失望以及耶利米对他安慰的话。

卅七章的背景,可能是在主前588年春夏。那时巴比伦军队暂时撤退耶路撒冷城的外围,由于埃及军的挺进,城内曾一度释奴,以后又再将释放的奴仆召回,引起先知极大的不满(卅四8-22)。西底家王曾两度来求问先知,一次在先知被囚之前,由使者传话(卅七1-10),第二次在他被囚之后,记载在卅八章一至廿八节。

第卅七章一至二节 “约西亚的儿子西底家代替约雅敬的儿子哥尼雅为王,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立在犹大地作王的。但西底家和他的臣仆,并国中的百姓,礞ㄖv从耶和华藉先知耶利米所说的话。”

这两节经文,应为卅七至四十四章的引言,也是卅六章之后一个转折点。卅六章记述约雅敬王的时期,现在是新的朝代,西底家作王。有关西底家的时期,在列王纪下廿四章十七至二十节有记载。西底家是巴比伦王所立的(王下廿四17),他也像先前的几个王,根本不听从耶和华藉先知耶利米传讲的话。但是他穧V耶利米求问两次,对待耶利米稍为好些。可惜他个性软弱,受左右的臣仆影响,又怕一些首领(卅八24-27),还有“国中的百姓”,是指一般的人民,227对耶利米也持反对的态度。所以先知的信息被漠视,是犹大败亡之颓势。

这两节与列王纪下的记述相似,神的审判必临到西底家,可说是一概括的说法。

第卅七章三节 “西底家王打发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和祭司玛西雅的儿子西番雅,去见先知耶利米说,求你为我们祷告耶和华我们的神。”

西底家王当时一定十分忧虑,他自己没有勇气直接去找耶利米,或公开召先知来谈话。他是受臣仆及一般人的压力,不听从耶利米向众人所传的道。

在围城之初,西番雅曾代表王去找过耶利米(廿一1-10),另有示玛雅在被掳之地,曾写信给他,叫他将耶利米囚禁,西番雅没有这样做,只将信念给耶利米听(廿九24-32)。在逼害耶利米的一批中,他没有列在其中(卅八1),可见他在内心中是同情耶利米的。

另一个犹甲,与廿一章一节所提的巴施户珥是否同一伙人呢?但他们是反对耶利米的。此处没有解释,为什么西底家也会差他去?是否为监视西番雅?或有其它用意,他们的要求很简单:“求你为我们祷告耶和华我们的神!”

西底家是否回忆以前历史的往事,就是希西家王曾为耶路撒冷城被围,恳切地要先知以赛亚代求,结果神果然听他的祷告,免除亚述军队的侵略,记载在列王纪下十九章卅二至卅七节。西底家现在希望这样的事能够重演。但是神的宣判早已确定了,在围城之初,耶利米已将这信息告诉西底家,而且这是无可更改的(卅四1-7)。

参考廿一章一至七节,可以明白西底家的动机。那次也是要先知求问耶和华,看耶路撒冷城是否可以蒙耶和华的拯救。但是问题在于王与百姓真实的态度。他们不肯听从神藉先知所传的话,不愿切实悔改,审判是无可逃避的,那不是在于先知的代求,这样的祷告并不能奏效。属灵的原则是确定的,先知以此就肯定地预言犹大的败亡。西底家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现在仍继续地要求,于事实毫无帮助。

第卅七章四节 “那时耶利米在民中出入,因为他们还没有把他囚在监里。”

“在民中出入”在旧约多处提及(申廿八6;王下十九27;诗十四8),有关军事的行动在申命记卅一章二节;约书亚记十四章十一节;撒母耳记上廿九章六节,有关礼仪方面,在出埃及记廿八章卅五节;利未记十六章十七节;以西结书四十六章十节。

这节可引伸至十三至十四节,那里提说耶利米被捕的事。他被囚禁,直至587年七月,耶路撒冷城被陷为止。

这里的“监”字,只有在五十二章卅一节再提说。在本章十八节“监”字稍有不同。以色列对囚禁原无法律的根据,大多是囚在一间普通的房子里,好似十五节,将耶利米囚在文士的房屋中,不是真正的牢房,只是软禁的方式,又有看守。228

第卅七章五至七节 “法老的军队已经从埃及出来,那围困耶路撒冷的迦勒底人,听见他们的风声,就拔营离开耶路撒冷去了。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犹大王打发你们来求问我,你们要如此对他说,那出来帮助你们法老的军队,必回埃及本国去。”

法老军队来到巴勒士坦,将巴比伦人逼走,这原是应犹大王西底家的要求,照史料(Lachish LetterⅡ)所述,犹大军队的首领曾赴埃及求救。这大概是在败亡前一年(588 B.C.)。那时是法老合弗拉当权的时候(参四十四30)。229

但是看来埃及的救助只是暂时,何况他们来,并非完全为帮助犹大,主要是为自身的安全,埃及军前来,是为摆出一种姿态,盼望巴比伦因此感受威胁。他们后者的目的是主要的,所以迦勒底人听见他们的风声,就拔营离开耶路撒冷。其实埃及军队无意为犹大作战保护,所以到时仍必回埃及本国去。可见犹大千万不可过分天真,因为埃及的帮助并不可靠。

第卅七章八至十节 “迦勒底人必再来,攻打这城,并要攻取,用火焚烧。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自欺说,迦勒底人必定离开我们,因为他们必不离开。你们即使杀败了与你们争战的迦勒底全军,但剩下受伤的人,也必各人从帐棚里起来,用火焚烧这城。”

先知的话像以前那么肯定而严厉,提出的后果似乎更加确定。他说这话正是犹太人自觉安全的情况之下。先知毫不留情的说:“你们不要自欺”原意为“你们不要自以为得意。”230无论犹大人怎样奋力作战,巴比伦军队即使死伤惨重,仍有力将城攻破,将全城焚毁,这灾祸是无可避免的了。

 

227 E.W. Nicholson, "The Meaning of the Expression 'am ha{~ares in the OT", Journal of Semitic Studies 10 (1965) 59-66.

228 Moshe Greenberg, "Prison",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891-892.

229 John A. Nilson, "Hophra",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2, 643-644. James K. Hoffmeier, "A New Insight on Pharaoh Apries from Herodotus, Diodorus and Jeremiah 46; 17", Journal of the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Egyptian Antiquities II (1981) 165-170.

230 J.A. Thompson, The Book of Jeremiah, 632.

 

六、耶利米被捕囚禁(卅七11-21

第卅七章十一至十二节 “迦勒底的军队,因怕法老的军队,拔营离开耶路撒冷的时候,耶利米就杂在民中出离耶路撒冷,要往便雅悯地去,在那里得自己的地业。”

由于耶路撒冷城已经解围,耶利米与城中许多人乘机到耶路撒冷城外去。在围城期间,耶利米是被囚禁的,他的侄儿设法潜入城内,向他报告地业的事。现在城暂解围,耶利米赶快乘机到亚拿突去。他是否仍为囚犯呢?还是他暂时得着自由?他必趁着这样的机会,无论如何得回亚拿突城一行,去处理购地的事。

“杂在民中”在希伯来文是十分含糊的说法。“民中”可能指家族,因为家族方面可能有分地的举动。他购置地业虽在卅二章,看来他叔父的儿子哈拿篾已向他详细地说明了。但购地的事礞揖憧璆N清楚。有的解经家认为耶利米乘机逃离,他不想再受逼害,甚至在七十士译本说他是在那里(便雅悯地)处理业务。另一译词(Lucian recension)加上粮食,可能指他在城外弄粮食,可为耶路撒冷解决一部分饥荒的灾祸。这些可能都有,但主要的目的,仍为照耶和华的吩咐,在亚拿突购地。231

得地业的“得”也可译为“分”。他是购置地业,还是分得的呢?此处也不甚清楚。

第卅七章十三至十四节 “他到了便雅悯门那里,有守门官名叫伊利雅,是哈拿尼亚的孙子,示利米雅的儿子,他就拿住先知耶利米说,你是投降迦勒底人哪!耶利米说,你这是谎话,我并不是投降迦勒底人。伊利雅不听他的话,就拿住他,解到首领那里。”

便雅悯门是向北,引往便雅悯地,可引往亚拿突。守门官以为他是奸细,说他来投降迦勒底人。事实上,耶利米曾两次劝人们向迦勒底投降(廿一9,卅八2)。向巴比伦投降的确大有人在(卅八19,五十二15)。但是耶利米的信息中,确强调巴比伦将会得胜的话,使人判断他是卖国贼。

第卅七章十五至十六节 “首领恼怒耶利米,就打了他,将他囚在文士约拿单的房屋中,因为他们以这房屋当作监牢。耶利米来到狱中,进入牢房,在那里囚了多日。”

耶利米先被监禁在文士的房屋,把这当作暂时的囚房,这是一种软禁的方式,然后再到狱中的牢房。起初为什么未被囚在牢房,此处并未说明。但以后被关在地牢,那就是十分难捱的苦楚,牢房在此处以外,还有在卅八章六、十三节。这里牢房几乎是死牢,大多的囚犯在那里就轻易死了。但在神的保护下,西底家打发人提出他来,可说是及时的援救。

第卅七章十七节 “西底家王打发人提出他来,在自己的宫内私下问他说,从耶和华有什么话临到没有,耶利米说有,又说你必交在巴比伦王手中。”

这一次西底家直接与耶利米接触。他还是私下问耶利米,不敢让首领与臣仆知道。此处十足反映西底家懦弱的个性。

王还是盼望神会改变原有的审判,他的意愿是先知多少向他说些安慰的好话。但是先知不但未因囚禁而妥协,反而更加坚决。他甚至直言说:“你必交在巴比伦王手中。”

第卅七章十八至十九节 “耶利米又对西底家王说,我在什么事上得罪你,或你的臣仆,或这百姓,你竟将我囚在监里呢?对你们预言巴比伦王必不来攻击你们和这地的先知,现今在那里呢?”

先知现在反问西底家,他究竟有什么事得罪王、臣仆及这百姓,以致要受那么多的R屈。他要王主持公道,至少应有正确的法律程序,判他有罪,才可将他囚禁,绳之以法。

如果耶利米因预言而被囚,似乎更加不合理,因为他的预言已经应验,证实他先知的职事。相反地,那些所谓乐观的先知,他们说巴比伦王必不来攻击,他们的预言显然是虚假的,结果他们反而全有自由,毫无困难。“他们现今在那里呢?”这岂不使他十分感慨,感到哀伤呢?

第卅七章二十节 “主我的王阿,求你现在垂听,准我在你面前的恳求,不要使我回到文士约拿单的房屋中,免得我死在那里。”

先知的恳求是十分急切的,因为在那地牢再多住几天就会丧命。先知仍想他的性命可以保全,因为他还有未竟的工作。他没有求释放,只想在囚禁中有较好的环境。在文士的房屋中,或者还可与其它文士接触,甚至巴录也可与他见面,不致那么孤单。

第卅七章廿一节 “于是西底家王下令,他们就把耶利米交在护·兵的院中。每天从饼铺街取一个饼给他,直到城中的饼用尽了。这样耶利米仍在护·兵的院中。”

护·兵的院中,在宫廷之侧(卅二2,尼三25)。在那里可能稍有自由走动,不若地牢那么艰苦。而且也有固定的饭食,不致挨饿。但是围城日久,先知的预言有关饥荒的事终于临到。耶利米与城内的人一同受苦,承受历史的浩劫。

 

231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287.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