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九章

 

八、耶路撒冷城失陷(卅九1-10

本段除第三节之外,可与列王纪下廿五章一至十二节,耶利米书五十二章四至十六节比较,这些是属于同一来源的史料。第三节可与十三节联在一起。

第卅九章一至二节 “犹大王西底家第九年十月,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全军来围困耶路撒冷。西底家十一年四月初九日,城被攻破。”

在这年代的记录中,五十二章四节加上“初十日”,是在十月初十,尼布甲尼撒来围困耶路撒冷。五十二章四至六节为此处(卅九12)的依据。计算起来,围城自主前588年一月至587年七月。其中在588年夏天巴比伦军队曾撤离一时。

5877月,城被攻破。一个月之后(五十一12起;王下廿五8起),巴比伦王的护·长尼布撒拉旦到了耶路撒冷城,来处理一切善后的事。

第卅九章三节 “耶路撒冷被攻取的时候,巴比伦王的首领尼甲沙利薛、三甲尼波、撒西金、拉撒力、尼甲沙利薛、拉墨,并巴比伦王其余的一切首领都来坐在中门。”

这节经文既未在五十二章,也不在列王纪下廿五章,又出现不少巴比伦的名字与衔头,只再在十三节重复。

先研究中门。“中门”只在此处出现,位置并不确定。耶路撒冷除北面以外,都有山谷围绕。235中门可能只在城北。由于鱼门是在北面的城墙(尼三3),鱼门为中门也有可能,参考西番雅书一章十节;历代志下卅三章十四节。236但是至今考古学仍无法提出证据,在列王时期的北墙坐落处。237有人以为在今日犹太人的住区,有一城门的遗f,离圣殿山之西南三百四十公尺,是该区的东四十公尺。这城门是在此墙之中部。在门外,有作战的痕f──箭印、烧毁的木头、灰尘等,是否这就为587年耶路撒冷被围时最后的战争遗f呢?238

巴比伦官员坐在中门,是表明他们已经控制这城,管理与统治。

尼甲沙利薛,照亚甲文(Nergal-s%ar-us]ur):“愿尼甲神保护君王”。这名字也可作尼里格利沙(Neriglissar),他自560556年曾治理巴比伦,两者是否同一个人?有认为他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婿。239

三甲尼波,三甲原为巴比伦的一个城市或城邑,可能为该城之行政官(亚甲文为Sin-magir)。240

拉撒力为宫中的官员,拉(Rab)为“头”,撒力(sa{ris)为“太监”可译为太监长,可能是军事与外交的官职。241

“拉墨”,“拉”为首长,原意为“头”,但“墨”指什么,就无法臆断了,但必是巴比伦宫中的高级官员。242其余都是高级首长,在耶城中接管。

第卅九章四节 “犹大王西底家和一切兵丁看见他们,就在夜间,从靠近王园两城中间的门出城逃跑,往亚拉巴逃去。”

西底家王看见巴比伦官员在北边的中门,他们(王与衙兵)可能由南门逃出去。尼希米记三章十五节,王园是最近西罗亚池,那么必在汲沦谷与推罗波里谷间。243有汲沦溪的水流可以灌溉。在以赛亚书廿六章十一节,曾提到两道城墙中间有聚水池。历代志下卅二章五节,希西家王曾修墙,坚固大·城的米罗,都是指这两城中间的墙。244这门是否尼希米所提的粪厂门(尼二13,三1314,十二31)?245

他们往亚拉巴那里逃,“亚拉巴”可参考二章六节。他们或者是取道约但,向亚扪王求救(参四十14,四十一15)。他们也可能取道耶利哥平原,向河东亚都冥。246亚拉巴包括约但河流域,延伸至死海之南。西底家究竟想往那里逃命?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过河向东逃,还是寻地方先躲藏起来?现在他既没有神的保护,是无法逃脱的。

第卅九章五节 “迦勒底的军队追赶他们,在耶利哥的平原追上西底家,将他拿住,带到哈马地的利比拉,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那里,尼布甲尼撒就审判他。”

在上一节提起亚拉巴,是多数字,表明这平原有多处,而且是半沙漠地带,是在耶利哥平原之南,无法灌溉,所以甚为荒芜。西底家在该处被捕,被带到北叙利亚的利比拉,在奥朗地河(Oronres River),即烘湖(Lake Homs)南地,为现今叙利亚与利巴嫩边境东北十八公里。利比拉在主前609年曾为埃及法老的指挥总部(参王下廿三33)。247

哈马地在亚述时期的中心地带。248在那里尼布甲尼撒审判西底家,即向他宣判,定罪十分严重,刑罚尤其残酷,惨无人道。

第卅九章六至七节 “巴比伦王在利比拉,西底家眼前杀了他的众子,又杀了犹大一切的贵冑,并且剜西底家的眼睛,用铜炼锁着他,要带到巴比伦去。”

西底家的刑罚都集中在眼,他的眼睛最后看见的,是家人及贵族被杀,然后他的眼睛被剜去。这是先知的预言:“你的眼要见巴比伦王的眼……”(卅四3)铜炼是双数的,锁着他的手及脚,是双重的,行走动作不方便,而且极其痛苦。249

西底家一定在身体与心理上受了极大的痛苦,大概不久就死去了(五十二11)。死前的情况并未再有详细的记述。

第卅九章八节 “迦勒底人用火焚烧王宫和百姓的房屋,又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

在五十二章十三节,也提起耶和华的殿被焚毁,可见该处的记述比较详细。王宫被焚之外,民房也同样遭殃。考古学者在现在城墙之南端,有向东面山坡,确发现许多房屋被焚的遗f。250圣殿与王宫的遗f反而无从发现。

城墙拆毁,原意为拉倒,用力拉曳而倾倒,城不再有界限,不再有城的格局,完全不再防御,失去这城的重要性。

第卅九章九至十节 “那时护·长尼布撒拉旦,将城里所剩下的百姓和投降他的逃民,以及其余的民,都掳到巴比伦去了。护·长尼布撒拉旦将民中毫无所有的穷人留在犹大地,当时给他们葡萄园和田地。”

根据列王纪下五章八节,城失陷之后一个月,尼布撒拉旦才来处理毁城的事,也掳居民至巴比伦。尼布撒拉旦的名字原意为:(Nebu-zer-iddin)。照亚甲文的字义为“尼布神赐子息”。他是护·长,但原意不是“护·”,而是“屠宰”或“聾l”。是王室御膳之主管,所以他必是巴比伦王宫中的要员,现在来执行王命。

十一年前,耶路撒冷首次沦陷,在被掳的人批中,不少是技术人员(王下廿四14),现在只将留下的遗民掳去。

但是还有留下的穷人,他们分配到田地与葡萄园。这一方面有经济的需要,他们必须维生。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安靖政策,使劫后余生的人心稍为安定。

在第九节:“其余的民”,参考五十二章十五节:“大众所剩下的人”,似都指一般的人。但有的译为“其余的工匠”即技术人员,巴比伦还是对他们有兴趣,因可供那边社会的需要。

第十节葡萄园与田地,但在五十二章十六节,加上“修理”与“耕种”,叫他们实际生产。

巴比伦除去的是土豪劣绅,他们以前剥削穷人,现在若未被杀,也在被掳的人批中,他们的家业完全失去了。他们看着最穷的人来接管他们的地业,一定有极难舍的感受。那些屡受欺凌压迫的贫民,在毁城之后仍无以维生。巴比伦的统治者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235 Lewis B. Paton, "The Meaning of the Expression, 'Between the Two Walls'",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ture 25 (1906), 1-13.

236 Jan. J. Simons, Jerusalem in the Old Testament, 1952, 276; Millar Burrows, "Jerusalem",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2, 843-866 map. 854.

237 Michael Avi-Yonah, "The Walls of Nehemiah A Minimalist View",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4 (1954) 242.

238 Nahman Avigad, Discovering Jerusalem, 1983, 50-59.

239 A. Leo Oppenheim, "Nergal-Sharezer",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537. "Assyria and Babylonia",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 270b.

240 Istanbul Museum 7834, Eckhard Unger, "Namen im Hofstaate Nebukadnezars II", Theologische Literaturzeitung, 50 (1925) col. 481-486.

241 Wilhelm Rudolph, Jeremia, 1968, 245.

242 A Leo oppenleim, "Rab-mag",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4, 3b.

243 George A. Barrios, "Shelah, Pool of",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4, 319-20, "Kidron, Brook",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10b.

244 Millar Burrows, "Jerusalem",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2, 843-866.

245 Victor R. Gold, "Adummim",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 51; Martin Noth, The Old Testament World, 1966, 90; Denis Baly, The Geography of the Bible, 1974, 185-186.

246 Yohanan Aharoni, The Land of the Bible. A Historical Geography, 1967, 353.

247 Alfred O. Haldar, "Riblah",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4, 78.

248 Alfred O. Haldar, "Hamath",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4, 516.

249 Yigael Yadin, The Art of Warfare in Biblical Lands, 1963, 462.

250 K.M. Kenyon, Jerusalem, Excavating 3000 Years of History, 1967.

 

九、耶利米暂得自由(卅九11-14

第卅九章十一至十二节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提到耶利米,嘱咐护·长尼布撒拉旦说,你领他去,好好的看待他,切不可害他,他对你怎么说,你就向他怎么行。”

尼布甲尼撒命令尼布撒拉旦保护耶利米。一个外邦的君王又怎么会注意犹大的一个先知呢?也许这只是尼布甲尼撒的对策,凡不反抗巴比伦的,一律善待,给予保护,他来到耶路撒冷实地调查,大家都知道耶利米必最值得注意的人物,251加尔文曾提出一个类似的例证。在主前212年罗马将军马西洛(Marcellus),在围困锡勒古(Syracvse)时,特别保护数学家亚契米兹(Archimedes)。252

那时耶路撒冷城内的人口大概不会很多,在约西亚王的时期,人口只有两万人左右。253

在城陷之前,有些人归降迦勒底人(卅八19)。他们必被逼提供若干消息,耶利米对这些人一定十分熟悉,在他们的解释中,耶利米是亲巴比伦的(卅八4)。

第卅九章十三至十四节 “护·长尼布撒拉旦和尼布沙斯班、拉撒力、尼甲沙利薛、拉墨,并巴比伦王的一切官长,打发人去,将耶利米从护·兵院中提出来,交与沙番的孙子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带回家去,于是耶利米住在民中。”

尼布撒拉旦将耶利米从犹大宫中的护·兵的院内提出,给予自由,并且交给基大利。基大利那时是被巴比伦委为犹大省的省长。犹大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是属于巴比伦帝国版图,成为一个省分,委任基大利为省长(四十5)。基大利将他带回家去,不是耶利米的家,而是省长的官邸,以后可能随耶利米的意愿,住在民中。

在四十章一节,尼布撒拉旦将耶利米从拉玛释放。这样是否与此处相矛盾呢?他是在耶路撒冷得释放的。可能当耶利米住在民中,以后又在被掳的人批中。所以尼布撒拉旦在拉玛又见到他。254在此处(卅九14),尼布撒拉旦将耶利米交给基大利。但在四十章五节,他叫耶利米回到基大利那里去。

基大利是沙番的孙子,沙番是约西亚王的文书与财政官员,有分发现圣殿的书卷,那是主前622年的事,记在列王纪下廿二章一至十节,他父亲亚希甘与沙番一同任代表,到女先知户勒大那里去,由她鉴定这书卷是否真品。以后耶利米在圣殿前讲道,引起混乱,亚希甘设法保护耶利米(廿六24)。可见基大利原与王宫有联系。他当时没有与西底家一同逃亡,也许他是归降巴比伦的,所以他被委命为省长。255

 

251 John Bright, Jeremiah, 245.

252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293.引述。

253 参考九章十一至十五节注释。

254 John Bright, Jeremiah, 245-246.

255 Roland de Vaux, "Le sceau de Godolias, ma|^tre du Palais", Revue Biblique, 45 (1938) 96-102.

 

十、向以伯米勒传话(卅九15-18

以伯米勒曾向西底家王为耶利米求情。记载在卅八章一至十三节。为什么在此处出现呢?可能这是编者的用意,将他与耶利米并列,在城陷之后仍得存活,因为他们有耶和华的保护。有的解经学者将这段经文,移至卅九章十四节之后。256

第卅九章十五至十六节 “耶利米还囚在护·兵院中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你去告诉古实人以伯米勒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说降祸不降福的话必临到这城。到那时必在你面前成就了。”

耶利米尚在囚禁之中,怎会有自由去告诉以伯米勒呢?但是以伯米勒仍在宫中,可能暗地来看望耶利米。所以耶利米没有“去”告诉他,而是等他来,向他说明。

耶利米的信息仍旧不能改变,而且逐渐地应验了。在这样危急的时候,人心惶惶,连以伯米勒一定也会十分慌张,所以耶利米需要安慰他,给他保证的话。

第卅九章十七至十八节 “耶和华说,到那日我必拯救你,你必不至交在你所怕的手中。我定要搭救你,你必不至倒在刀下,糬n以自己的命为掠物,因为你倚靠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以伯米勒倚靠神,但所有百姓都离弃了神。神必拯救他,又定要搭救他,所以他可以完全信赖神藉先知所说的话。

以伯米勒面临两种危险,他所怕的人,就是要陷害耶利米的首领们。他们一定不会容让他来救耶利米(参卅八1)。由于他的仁慈与勇敢,使耶利米免于一死,但是他不是没有危险的。另一种危险是死于巴比伦侵略者的刀下。他是西底家的臣仆,必列于格杀勿论的官员之中。但是耶和华保护他。

他以自己的命为掠物,可参考廿一章九节,又在卅八章二节及四十五章五节。在涵义上是说,他可以逃命。原意为:“至少你的性命可以保存。”

 

256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290-291.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