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三章

 

c.先知下埃及(四十三1-7

第四十三章一至二节 “耶利米向众百姓说完了耶和华他们神的一切话,就是耶和华他们神差遣他去所说的话。何沙雅的儿子亚撒利雅,和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并一切狂傲的人,就对耶利米说,你说谎言。耶和华我们的神并没有差遣你来说,你们不可进入埃及在那里寄居。”

在上文四十二章十九至廿二节已经记述众人的叛逆。他们正式拒绝耶利米的警语是在此处。

这些军长以及其它“狂傲的人”,不敢说他们故意叛逆神,禰否认耶利米先知传话的功能。如果神没有差遣耶利米,耶利米就是假先知,他所传的信息当然不足置信。这样说来,他们没有违背神的话,只不接受耶利米的警告。所以他们可称为狂傲的人。

七十士译本没有“狂傲”的字样。他们对耶利米“说”,这“说”字(o{mer|^m),若改为另一字(hammo{r|^m),就成为“叛逆”。他们反叛耶利米,不肯听他的话。

他们明明是错误的,穧菪H为是,将是非混淆,不肯接受别人的劝告。这可以说是古今中外罪恶的现象。

第四十三章三节 “这是尼利亚的儿子巴录挑唆你害我们,要将我们交在迦勒底人的手中,使我们有被杀的,有被掳到巴比伦去的。”

他们现在责怪起巴录来。巴录不仅作耶利米的文书,也必给予耶利米相当的影响力。在本书卅二、卅六章,巴录只作耶利米之文书,完全秉承耶利米的心意。但在四十五章,巴录似有他自己的意见,他当然有独立的见解。如果照一般所说,本书卅七章至四十四章是巴录书写的(这是一般的认识),那么此处别人诬告他,必有原因。巴录与耶利米有相当长的时间在一起,彼此交通分享,见解相同,因为他们一同寻求神的旨意,所以遭受他人的批评与责难。

第四十三章四至七节 “于是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和一切军长并众百姓,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住在犹大地。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和一切军长,将所剩下的犹大人,就是从被赶到各国回来,在犹大地寄居的男人、妇女、孩童和众公主,并护·长尼布撒拉旦所留在沙番的孙子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那里的众人,与先知耶利米,以及尼利亚的儿子巴录,都带入埃及地,到了答比匿,这是因他们不听从耶和华的话。”

这些剩下的犹大人究竟有多少,甚难计算。在587年耶路撒冷城陷落之后,留下来被掳的,人数不少。许多并没有到米斯巴基大利那里去。有的逃到伯利琚A他们又到约但河东去避难,以后才回到犹大(四十11-12)。在米斯巴附近的犹大人也并未都参加这个逃亡的团体。以后当被掳的犹大人归回时,有不少遗留在犹大的人与他们接应。

但是现在所提准备到埃及地的这些人,当中有许多重要的人物,例如居领导地位的众军长和有身分的人如众公主。耶利米与巴录也被迫与他们同在。这些人对将来不存什么希望。他们既是背叛耶和华的,当然不信神对犹大复兴的应许。那些遗留在犹大的人们,还能作什么呢?他们对将来的复兴,不会有什么贡献。在巴比伦人看来,这些人也都是叛徒,是不会回来,也不敢回来。

耶利米与巴录大概是被迫的。耶利米既劝阻他们去埃及,他自己必不会志愿与他们同去。但是这些人又为什么强迫他去呢?他们既不听从耶和华的话,就不需要耶和华的发言人先知耶利米。有耶利米在他们中间,反而有许多麻烦。忠言既然逆耳,先知必成为他们的眼中钉。但是先知说了有关灾祸的话,日后若果真发生在埃及,他们仍需要耶利米与巴录为他们代求,求耶和华的拯救。

在另一方面,耶利米必有负担继续从事先知的工作。他们才是最需要的一批。他们的背逆仍需神的仆人警告与指责,他们仍不断被催促,在神面前悔改。因此耶利米与巴录实在有必要与他们同行,虽然在他们中间,必有更多更大的艰难与辛劳。但是先知对神的忠心,以及对同胞之爱,仍继续地帮助他们。

他们先到答比匿,答比匿是在尼罗河的东边三角洲,在二章十六节曾经提说。那里可能已经有犹太人的住处,很早就有移民留居了。在本章九节提到犹大人,大概是包括早期的移民。

自四节至七节,曾两次提起“他们不听从耶和华的话。”,所以他们不住在犹大,而进入埃及地。

 

二、在埃及(四十三8-四十五5

        1. 预言埃及被侵略(四十三8-13{\LinkToBook:TopicID=302,Name=1. 預言埃及被侵略(四十三8-13}

        2. 耶利米最后的话(四十四1-30{\LinkToBook:TopicID=303,Name=2. 耶利米最後的話(四十四1-30}

        3. 巴录失望中安慰(四十五1-5{\LinkToBook:TopicID=307,Name=3. 巴錄失望中安慰(四十五1-5}

1.预言埃及被侵略(四十三8-13

第四十三章八至九节 “在答比匿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你在犹大人眼前要用手拿几块大石头,藏在砌砖的灰泥中,就是在答比匿法老的宫门那里。”

耶利米几乎立即重复四十二章十五节起的信息。他们逃到埃及,并不因此安全,可逃脱刀剑、饥荒与瘟疫。那执行审判的,仍是他们所惧怕的巴比伦人(四十二1112)。

此处先知又再用象征性的动作,来说明神的信息。他是将几块大石头,埋在政府大厦的前面,法老的宫殿门口。这几块大石头是表征踏脚的石阶,尼布甲尼撒要在那里设置宝座,他已经以征服者的姿态管治埃及。这象征的涵义大意是如此。

“碍砖的灰泥”是难解的用语。“灰泥”(melet])一词在旧约中只出现一次,无可与其它经文比较,在涵义并不清楚。这个同义字应在创世记十一章三节:“灰泥”(Homer),而在此处耶利米书所用的是melet]。“砌砖”一词也在撒母耳记下十二章卅一节,那鸿书十四节的“砖@”。七十士译本完全省略“砌砖的灰泥”。但其它希腊文译本(Symmachus Theodotion Aquila)仍将“砌砖”译出。

此处可有两种译法:(一)“藏在底沉中,在砌砖上”,灰泥与砌砖分开。(二)“秘密地藏在砌砖中”,因“灰泥”可译为“秘密”,将这字分开(一个名词let],冠以介系词me,合成为melet])。这就是七十士译本的译词。但叙利亚文译词作“灰泥”,中译词似依照后者,有一较妥的译词:“土块堆砌的道”(clay pavement)。278

其实“秘密”的涵义仍是存在的,因为有“藏”字。藏起来,是象征的意思,正如十三章四至七节,耶利米曾将腰带藏起来。腰带埋藏起来,会霉烂。但是石头埋藏起来不会坏。这里是否表明石头堆起来,作为巴比伦王宝座的高台并不理想,只是暂为应用而己,必不长久。

第四十三章十节 “对他们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召我的仆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在所藏的石头上,我要安置他的宝座,他必将光华的宝帐支搭在其上。”

神必召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埃及。异族的君王,又是信奉异教的人,怎可称为神的仆人呢?但是在本书廿五章八至九节,廿七章六节,都这样称呼,表明神的主权,祂可以管理并且支配任何人,作为祂的工具,来执行神的刑罚。神也可用外邦的君王,向祂的选民施恩,好似以赛亚书中的古列王(赛四十四28,四十五1,古列竟成为神所膏立的)。尼布甲尼撒要在所藏的石头上安置宝座,还有光华的宝帐,表明他的威严与尊荣。他的宝座是他权力的所在,他不仅统治与管理,也有审判与生杀的权柄。有人想逃脱他权力的范围,离开犹大,到埃及,但是在埃及,仍在巴比伦的权下。

“宝帐”一词(s%apr|^r)意义并不确定,有的译作“地毯”铺在宝座下或“宝座的帐蓬”,但都是权力与威荣的表象。279

第四十三章十一节 “他要来攻击埃及地,定为死亡的,必至死亡;定为掳掠的,必被掳掠;定为刀杀的,必被刀杀。”

这节经文似重复十五章二节。

在语句方面,礞Q分特别,是以一种顿挫的方式(Staccato):“定死罪的,死亡;定为掳掠的,被掳;定刀刑的,被杀。”

这就是圣约中的咒诅,刀剑、饥荒、瘟疫,都可置人于死地。不死的被掳掠,也是饱受苦楚,不得安逸。逃亡至埃及的人,必在埃及受耶和华公义的刑罚。

巴比伦王来攻击埃及,因为埃及一直使巴比伦头痛的。尤其在犹大败亡前的末期,犹大还想仰仗埃及来敌挡巴比伦。所以巴比伦击败埃及之后,必有非常凶暴的行为。凡逃往埃及的犹大人,一向是亲埃及的。必为巴比伦王所憎恶的,会对他们极为不利。

第四十三章十二节 “我要在埃及神的庙中使火k起,巴比伦王要将庙宇焚烧,神像掳去。他要得埃及地,好像牧人披上外衣,从那里安然而去。”

尼布甲尼撒必焚毁埃及的庙宇,将庙中的神像掳去,运到巴比伦。这些神像可能都是金银所铸成的,可以打碎熔化为金块银块,作为宝物,可参看以赛亚书四十六章一、二节,在亚述王家的碑文中,也有这样的记载。280

本节下的隐喻有双重的涵义。巴比伦王将埃及夺取,好似抓了一件外衣,披上穿戴,他把埃及当作一件外衣裹身,不费吹灰之力,是轻而易举的事。“披”在阿拉伯文是作“裹”字,拉丁文译本、叙利亚文译本及亚兰文译本都这样译出。这好比在旷野的牧人,将外袍披上裹身。

另一种解释,照阿拉伯文的同义字`at]a{“抓紧”,表明抓紧埃及不放,为的是统制与管辖。281牧人与“治者”同义,常指君王。尼布甲尼撒确在主前568年侵略埃及,因为在主前600年在尼罗河三角洲,他曾被埃及击败,所以存心报复。埃及无力反抗,任巴比伦掠夺。尼布甲尼撒带着战利品安然回巴比伦。

第四十三章十三节 “他必打碎埃及地伯示麦的柱像,用火焚烧埃及神的庙宇。”

这里特别提出埃及庙宇中的柱像。282是在伯示麦。伯士麦原意太阳之所,即太阳神的庙。这原为埃及的地名,七十士译本作希里波立(Heliopolis),283旧约的名称为安城(创四十一45),在开罗之东北郊外。在古时每一城市大多为某种神明的敬拜中心。这城也成为太阳神(Atum-Re)的庙宇所在地。

可能耶利米在此处是指答比匿的太阳神庙,因此在许多译本中,没有直译其意,只是音译为“伯示麦”。

尼布甲尼撒王确曾来侵犯埃及,是他在位第卅七年,即主前567年,背景可参考经文在以西结书廿九章十七至二十节。照碑文的片断数据。尼布甲尼撒并无意长期占领埃及,只是阻止埃及,不再在中东地区有所作为。当时埃及王法老阿玛西(Pharaoh Amasis, 570-526 B.C.)虽然战败,但并无失去独立地位,还与巴比伦保持一种友好的关系。这样说来,耶利米的预言并未完全应验。但是至少巴比伦确曾侵犯埃及,而且他的权力也已到达埃及,对逃亡的犹大人造成严重的打击,确是事实。这就证明耶利米是真先知,由耶和华神启示的话,日后必次第实现。

 

278 Holladay, op. cit., 301.

279 L. Koehler and W. Baumgartner, Lexicon in Vetaris Testamenti Libros, 1006.

280 A. Leo Oppenheim, Ancient Mesopotamia, Portrait of A Dead Civilization, 1964. 183-198, esp. 184.又可参考James Pritchard, The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 286a, 291b

281 G.E.K. von Gall, "Jeremias 43, 12 und das Zeitwort '-mrh",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24 (1904) 105-121.

282 Thomas O. Lambdin, "Obelisk",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581-582.

283 Thomas O. Lambdin, "Heliopolis",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2, 579-580.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