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六章

 

Ⅷ 论外邦预言(四十六1-五十一64

本书四十六章至五十一章是一个单元,专论列国的预言。在七十士译本,这些篇章在廿五章十三节上之后,以廿五章十五至卅八节作结。可能在当时是加插在全部信息之中,也可分开,成为单独的一卷。在其它先知著作,如以赛亚与以西结书,论外邦的预言加插在论以色列的信息中,尤其是有关以色列复兴的预言。在希伯来文与希腊文的书卷中,列国的次序也不同。希伯来文书卷以西至东,而希腊文书卷排列的外邦,是以政治的重要性为先后。

有关这六章的真实性,经学家有不同的辩论,有的认为原来并不属于本书。300有的只承认论非利士(四十七章)及以东的预言(四十九7-11)。301也有的认为四十六至四十九章是原有的。302更有的特别将论巴比伦的预言分开,作为单独的信息,其背景在五十一章五十九至六十四节说明。其实这六章既都在正典中,必有保存的价值。论各国的预言中,所反映的民族性,如习俗(四十九28-33),神明(四十六15,四十八7,四十九1,五十2),文化传统(四十九7),甚至用酒(四十八11),各有特点。这些预言都有讽刺的语调,并提出他们都将先后败亡。

以时间的背景来说,四十六章三至十二节也许包括四十八章一至四节,六至九节,十一、十二节,以及四十九章三至五节,都与迦基米施的战争有关,那是主前605年。第二次信息(四十六13-24),时间似在主前587年耶路撒冷陷落前几个月。

再以外邦排列的次序比较。希腊文书卷将这些都置于廿五章十四节之后。论以拦(廿五14-廿六1)、论埃及(廿六2-28)、论巴比伦(廿七1-廿八58)、论非利士(廿九1-7)、论以东(廿九8-23),论亚扪(三十1-5)、论基达(三十6-11)、论大马色(三十12-16)、论摩押(卅一1-44)。

七十士译本所以与希伯来文书卷的廿五章十五至廿九节相连,因为主题在神忿怒的杯,列国都将喝尽。303耶利米的先知职事在一章一节至廿五章十四节。论外邦的预言,就成为附录。

希伯来文书卷论列国是以时间与地理为次序,可参考廿五章十九至廿六节。埃及排在第一,四十六章二节所反映的,给予很明确的日期。非利士(四十七章)在日期方面与埃及同时。接着为摩押(四十八章),这三个邦国的情况都是在主前605年后次第发生。然后是约但河东的两国:亚扪(四十九1-6),日期在主前600年;以东(四十九7-22),大约在主前594年。四十九章其余部分都离犹大较远。大马色(四十九23-27),阿拉伯的诸族(四十九28-32),以拦更远(四十九34-39)。

论巴比伦预言必为时较迟,因为耶利米深信尼布甲尼撒的轭会加诸全世界(廿四4-7),巴比伦败亡必很迟了。在主前第二世纪,巴比伦仍为基流西帝国(Seleucid Empire),这帝国仍必败亡。304本书论列国的预言排列在最后,可能的原因就是在此。

在七十士译本,即希腊文书卷,将以拦排在最先,是值得注意的,以拦离犹大最远,但是希腊文的译者将以拦当作波斯帝国。波斯、埃及与巴比伦为三大列强。305但是在另一方面,以拦王与玛代王有别(希伯来文,廿五25),以拦王与波斯王也有分别(希腊文,卅二11)。306这样说来,以拦并非波斯。以拦是否为古代的巴息国(Parthian Empire)?307在主前三世纪中叶,这国宣布独立,不再受制于基流西人。安提阿古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 175-163 B.C.)感受到这些以拦人的威胁。这样以拦为古巴息国,埃及为多利买帝国(Ptolemaic Empire),巴比伦为基流西帝国(Seleucid Empire)。这样仍是三大强国。再以地理环境来排列:非利士在西,以东在南,亚扪与基达在东,大马色在北。巴比伦不算在尽头,摩押来取代。308七十士译本将列国重新排列,是否与玛可比的革命有关,因为玛可比是对抗基流西的,那么巴比伦就成为目标了。309

 

300 Friedrich Schwally, "Die Reden des Buches Jeremia gagen die Heidn. xxv, xlvi-Li",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8 (1888) 177-217; B. Dunm, Das Buch Jeremia, 1901; Paul Volz, Dev Prophet Jeremia, 1928.

301 Friendrich Giesebrecht, Des Buch Jeremia, 1907.

302 Hans Bardtke, "Jeremia der Fremdvo/lkerprophet",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53 (1935) 209-289, 54 (1936) 240-262; Otto Eissfeldt, The Old Testament, An Introduction, 1965, 362-364.

303 Wilhelm Rudolph, Jeremia, 1968, 265; Claus Rietzschel, Des Problem der Urrolle Ein Beitrag zur Redaktionsgeschichte des Jeremiabuches, 1966, 43-46, 93; J. Gerald Jonzen, Studies in the Text of Jeremiah, 1973, 115.

304 Rietzschel, op. cit., 85.

305 Carl H. Cornill, Des Buch Jeremia, 1905, 439; Artur weiser, Des Buch Jeremia, 1969, 381.

306 Rietzschel, op. cit., 82.

307 John Bright, A History of Israel, 1981, 419.

308 Rietzschel, op. cit., 83, Rudolph, op. cit., 286.

309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314.

 

一、论埃及(四十六1-28

四十六章论埃及,除最后两小段的片段(25-26节,27-28节)特别提出以色列将来的复兴之外,全部都是预言埃及的将来。二至十二节为第一次信息,时间应在主前695年。十三至廿四节约在主前589588年左右。“埃及王法老不过是个声音。”(17节)。这是另一次信息,每次信息都有引言(213节)。

 

1.在迦基米施战败(四十六1-12

本段是一首诗,自三节至十二节,可分为两小段。第一小段是对巴比伦说的(3-8节)。第二小段是对埃及说的(9-12节)。每小段都以命令词起始。两段都提到伯拉河(610节),勇士绊跌仆倒(612节),埃及的自夸:“我要涨发遮盖遍地。”(8节),以及最后的羞耻:“列国听见你的羞辱,遍地满了你的哀声。”(12节),夸大的话与哀声,又“遍地”先是“涨发”,然后“满了……哀声”,都成为强烈的对比。

第一小段以战争命令为开端(34节),接着发问:“为何”(5节),“是谁”(7节)。第二小段开端或作战争的命令,也许带有讽刺的语调(9节)。

这首诗完全是讽刺的,因为眼看埃及即将败亡,但埃及还在妄自尊大。耶利米对犹大宣布的话(四5-813-1829-31),现在应用在埃及身上,因为埃及在迦基米施失败。惊吓四围都有(5节),耶和华曾以此词给巴施户珥作为新名(二十章一至六节),也在公众将瓶摔破(十九章),灾祸必无可避免,那应是主前60112月左右。

在十一节基列的乳香,曾在八章廿二节提过。其它可以参考的在五十一章八节及三十章十三节。在七节江河的水,可参考五章廿二节。

第四十六章一节 “耶和华论列国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

但引言的结构,可参考一章二节及十四章一节。在四十七章一节与四十七章卅四节:“耶和华论……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

耶利米在蒙召时,神称他为列国的先知,不仅使他意识到以色列的预言,与列国有关,也明白神对列国的命运也有安排。耶和华不仅是以色列的神,也是列国的神,祂是历史的主,掌管天下万国的命运。

第四十六章二节 “论到关乎埃及王法老尼哥的军队。这军队安营在伯拉河边的迦基米施,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在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所打败的。”

论埃及的战败,日期为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即主前605年。他们战败的地方是迦基米施,在伯拉河边,败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手上。埃及在主前两千年控制叙利亚和巴勒士坦。但在第十九朝代(约在1200 B.C.)就失去了控制权,以后不再取回。根据列王纪上十四章廿五、廿六节,埃及王示撒曾上来攻取耶路撒冷,侵犯巴勒士坦,那大概在主前九百年。在亚述、巴比伦以及波斯强权之下的巴勒士坦,埃及常想来插手挑拨。在主前601年,法老尼哥二世(610-594 B.C.)北来协助亚述,夺取哈兰,但并未成功。但法老尼哥就在伯拉河上游这迦基米施设立中心。

迦基米施在亚利波(Aleppo)之东北,在今日土耳其的边界,还有废墟可寻。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已经击败埃及。当时,尼布甲尼撒还未作巴比伦王。在这次战争之后不久,其父王逝世,他才即位。

第四十六章三至四节 “你们要预备大小盾牌,往前上阵。你们套上车,骑上马,顶盔站立,磨枪贯甲。”

这两节经文有七个命令词(“磨枪”“贯甲”为两个)。命令作战可参考六章四至六节。310在备战时必须将武器及设置准备得妥善。这好似将军发号施令,是巴比伦的将军。

盾牌有大小之分,小的由左手握着,为保护头部。大的是保护全身。311在列王纪上十章十六、十七节(代下九1516),所罗门王的挡牌每面用金子六百舍客勒打成,又有一种每面用金子三弥那打成。一弥那约五十舍客勒,即为一百五十舍客勒,可见前者为大盾牌,后者是小型的。312

“马”,也可作骑士。套车骑马是为出去作战。此处可译为:“骑士们,上马!”。上马也可作“上去攻击!”骑兵在古时为亚述所拥有(王下十八23),巴比伦一定也应用。在以赛亚书卅一章一节,埃及人夸耀他们的马兵,他们的马兵技术可能从米所波大米学来的。313

盔甲可能为皮革制成,保护头部与脸部。314在战场上不会临阵磨枪,有译为“拔枪”,如在诗篇卅五篇三节“抽出枪来”,埃及的长枪有人身一般高。315“甲”是鳞片般的外衣为保护身体,尤其是上身及腰部,可以不受枪伤。316

第四十六章五节 “我为何看见他们惊惶转身退后呢?他们的勇士打败了,急忙逃跑,并不回头,惊吓四围都有,这是耶和华说的。”

此处立即转向战场,“我看见……”但用发问的语气:“为何”。但七十士译本省略:“我看见”,结果是:“他们为何惊惶……”可与三十章六节比较。

“惊惶”参考一章十七节,“退后”可参考卅八章廿二节,他们的勇士打败了,“打败”原意为打碎,打得破碎支离。他们急忙逃跑,逃跑又是动词再加名词(这名词是受词,文法称为Cognate accusative they have fled a fleeing),跑得急,跑得快,跑得迅速,为找安全。

惊吓四围都有,怎样转向,都无法逃离,军队已经溃烂,形成一片混乱,无法收拾。可参考诗篇卅一篇十三节。

第四十六章六节 “不要容快跑的逃避,不要容勇士逃脱,他们在北方伯拉河边绊跌仆倒。”

“不要容……”文法上是近乎命令词(Jussive),但可作“不能”。在耶路撒冷圣经版本(Jerusalem Bible)再将名词译作极级的(Superlative degree),“跑得最快的不能逃脱,最勇敢的也不能救自己。”

第四十六章七节 “像尼罗河涨发,像江河之水翻腾的是谁呢?”

尼罗河会涨发,但也会沉落。现在法老尼哥带军队到伯拉河上游,好似江河的水翻腾。在下节他更这样自夸。“江河”为多数,仍指尼罗河,但也可能指埃及的小河。河水的翻腾,可参考五章廿二节。

这里用问话的方式“谁?”在下一节仍说埃及尼罗河,不仅将尼罗河人格化,也可能暗示为法老尼哥,因为尼罗河是埃及的生命。

第四十六章八节 “埃及像尼罗河涨发,像江河的水翻腾。他说,我要涨发遮盖遍地,我要毁灭城邑,和其中的居民。”

尼罗河在涨溢的时候,河水可泛滥在多处。埃及还在幻想,尤其是法老尼哥骄妄地设想,他的权势像尼罗河一般遮盖遍地。

尼罗河在夏季时开始高涨,以后冲破河岸,成为激流,盖掩四围的各地。在以赛亚书八章七至八节,以涨溢的河水来喻亚述的权势。此处是埃及的自夸。

河水泛滥是有毁坏的力量,将城邑与居民都摧毁。法老的军队也有这样的破坏力。但埃及的车辆繷Q红海淹没了,记载在出埃及记十四章廿八节,十五章五、十节。

第四十六章九节 “马匹上去吧,车辆急行吧!勇士,就是手拿盾牌的古实人和弗人,并拉弓的路德族,都出去吧!”

这是向埃及人说的命令,是十分紧急而且短促的。骑兵、战车与战士都一同上去。这是否第二次的攻击呢?

古实是衣索比亚,或照新约的译名埃提阿伯,在埃及南部尼罗河流域的地区,参考十三章廿三节。弗的地理不甚确定,照七十士译本与拉丁文译本,译为利比亚(Libya)。317

路德可能为小亚西亚的吕底亚,可参考以赛亚书六十六章十九节,与希腊、与海岛相连。吕底亚军队曾协助埃及对抗亚述的侵略。从那时起,希腊对埃及有极大的影响。318参考创世记十章十三节,路德为北非的一个地区。路德若读作“利比亚”,照那鸿书三章九节,译为路比族,可能与古实与埃及同盟。319这三个地区的战士都与埃及军队联合。

拿盾牌与拉弓,都是指步兵。320

第四十六章十节 “那日是主万军之耶和华报仇的日子,要向敌人报仇。刀剑必吞吃得饱,饮血饮足,因为主万军之耶和华,在北方伯拉河边有献祭的事。”

这里强调报仇的主题,可能是追溯约西亚王被法老尼哥军队击杀的事(王下廿三2930)。因此神必为约西亚向尼哥报仇。刀剑好似野兽一样吞吃与饮血,可参考旧约中其它的经文,如在申命记卅二章四十二节。刀剑好似有口,在民数记廿一章廿四节;约书亚记十一章十节;撒母耳记上十五章八节以及士师记三章十六节。

埃及失败,成为祭品,在北方伯拉河边有献祭。吃祭肉,可参考以赛亚书卅四章五至七节,西番雅书一章七节。

第四十六章十一节 “埃及的民哪,可以上基列取乳香去,你虽多服良药,总是徒然,不得治好。”

埃及受了创伤,寻求医治,所以上基列找乳香,可参考八章廿二节,四十六章十一节,五十一章八节;又创世记卅七章廿五节。乳香是由东方经基列运过来的,也运到埃及。

“埃及的民”,原意为“处女”,处女喻为人民,用法极为普遍,如卅一章四节;以赛亚书廿三章十二节指西顿,耶利米哀歌一章十五节指犹大,二章十三节指锡安,以赛亚书四十七章一节指巴比伦。

“埃及的民”在七十士译本是排列在后,而将“基列”放在被呼召的位置,“基列阿,上去取乳香,供给埃及的民。”

医治的良药,在三十章十三节也曾提及。但是治不好,因为创伤实在太大,太严重了。

第四十六章十二节 “列国听见你的羞辱,遍地满了你的哀声。勇士与勇士彼此相碰,一齐跌倒。”

列国听见埃及蒙羞的事,到处都有他们的哀声。七十士译本将哀声放在第一句,因为哀声是被听闻的。“哀声”可参考十四章二节。

勇士与勇士相碰,是描述军队的溃乱,形成一片混乱,一齐倒下,有的战死,倒下不会再起来了。

回顾历史的进展,犹大长久是埃及的附庸国。但是突然这种情形改变了(十八7)。在耶和华的计划中,巴比伦的强权取而代之。犹大还在盼待埃及的救助,来抗拒巴比伦(赛三十1-5,卅一1-3;参耶卅七5),但这种盼望只有落空。耶和华的作为是使强者败落,弱者得力,这是神的子民必须牢记的功课。

 

310 Robert Bach, Die Aufforderungen zur Flucht und zum Kampf im alttestamentlichen Prophetenspruch, 1962, 51, 63.

311 Yigael Yadin, The Art of Warfare in Biblical Land, 1963, 13-14.

312 John Gray, I II Kings, 1970, 265; W. Stemart McCullough, "Buckler",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 472-473; Ovid R. Sellers, "Weights and Measure", 4, 832-833.

313 Adolf Ermon, Life in Ancient Egypt, 1894, 1975, 492-493, 546; Barbana Mertz, Red Land, Blackland, Daily Life in Ancient Egypt, 1978, 144; Edward M. Jope, "Vehicles and Harness", A History of Technology, ed. Charles Singer et al., 1956, 2, 555-556.

314 John W. Weavers, "Helmet",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2, 580.

315 John W. Weavers, "Weapans and Implements of War",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4, 824; James Pritchard, the Ancient Near Eastern Pictures, 180.

316 Pritchard, op. cit., 161.

317 Thomas O. Lambdin, "Put",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971.

318 Machteld J. Mellink, "Lud, Ludim",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178-179; E. Drioton J. Vandier, L'E*!gypte (1952) 575-584.

319 J.A. Thompson, The Book of Jeremiah, 689Lu^d|^m改为Lu^bim

320 Pritchard, op. cit., 179, 18.

 

2.被巴比伦王征服(四十六13-24

本段与上一段(3-12节),似不能合为同一日期。上段的背景在伯拉河(610节),但本段巴比伦自北方来攻埃及(2024节),在此又提及他泊与迦密(18节)。这两处都在巴勒士坦。在主前588年夏,埃及军队上来帮助犹大,但耶利米强调巴比伦必得胜(卅七7)。所以本段以巴勒士坦作背景,较为合理。

第四十六章十三节 “耶和华对先知耶利米所说的话,论到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攻击埃及地。”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在主前105年于迦基米施的战役击败埃及后,现在再进军指向埃及地。在同年八月,父王逝世,尼布甲尼撒立即回巴比伦继位。第二年他的军队再前往埃及,途经以实革伦,先围攻轻取该地(四十七2-9),再向前推进,以下(14-24节)为一首完整的诗,论埃及将被巴比伦征服。

第四十六章十四节 “你们要传扬在埃及,宣告在密夺,报告在挪弗、答比匿说,要站起出队,自作准备,因为刀剑在你四围施行吞灭的事。”

传扬、宣告、报告,这三重命令有加强语气的力量。“密夺”参考四十四章一节,“挪弗”与“答比匿”参考二章十六节。命令埃及站立出队,准备应战。吞灭的刀剑已经在十节提说了,在本国(密夺等地),也在邻邦,即此处的“四围”,美国新译本(New American Bible)译作“邻邦”。可能暗示埃及在犹大已被击败。在到处都有吞灭的刀剑,使埃及无法逃脱。

第四十六章十五节 “你的壮士为何被冲去呢?他们的站立不住,因为耶和华驱逐他们。”

“壮士”一词甚有研究的必要,首先这字的涵义为“公牛”,力壮如牛,是可译为壮士的。但公牛是埃及的神明(Apis: h]p),为衍生之神,在挪弗敬奉。321这一用词也出现在八章十六节,四十七章三节及五十章十一节,译作“壮马”。在以赛亚书卅四章七节及诗篇廿二篇十二节译作“公牛”。所以壮士的涵义如壮马公牛。

“冲去”也有逃跑的意思,被冲去是被赶逐,他们在追击之下,慌张恐惧,实在站立不住。他们被驱逐,不是因巴比伦,而是因耶和华。

第四十六章十六节 “使多人绊跌,他们也彼此撞倒说,起来吧,我们再往本民本地去,好躲避欺压的刀剑。”

埃及的军队是很混杂的,一溃乱,就会绊跌仆倒。十足是兵败如山倒的颓势。

在经文评论的研究。对“很多人绊跌”这一句有不同的建议。“很多人”可译为“拉哈伯”,因为这是埃及的别名。322以赛亚书三十章七节,埃及为坐而不动的拉哈伯。约伯记九章十三节,神必制服拉哈伯,这海中的怪兽。所以在以赛亚书五十一章九、十节,耶和华除去拉哈伯,除去深海的威胁,为救赎的民预备道路。这是指埃及被神除灭。323

他们为逃避刀剑,想急速逃回本地去。“欺压的刀剑”,“欺压”有不同的译词,七十士译本作“希腊的刀剑”,拉丁文译词作“鸽子的刀剑”,鸽子为弱者,所以叙利亚译本与亚兰文译本将这涵义,译作“使人衰弱的刀剑”,“仇敌的刀剑”。耶路撒冷圣经译作“毁灭的刀剑”,又有译为“可怕的刀剑”。324这里是劝他们临阵脱逃。在五十章十六节也要巴比伦逃回本土,因为在收割时有欺压的刀剑。五十章卅五至卅七节有“刀剑”,但在卅八节有“干旱”。这两个字的字根相同(h]-r-v刀剑为h]erev,干旱为h]orev)。

第四十六章十七节 “他们在那里喊叫说,埃及王法老不过是个声音,他已错过述所定的时候了。”

埃及王不过是个声音,在四十四章廿六至卅四节,耶和华的名不再被呼喊,犹大人求告埃及王法老合弗拉。但是这里喊叫法老的名有什么用处?法老的名字喊叫起来,也只是一个声音而已。“声音”在以赛亚书十七章十二节及诗篇六十五篇七节为海浪的响声。这声音也许很响亮夸张,但实际是十分空洞的。

耶利米也许在此处论埃及的智慧观念,凡是嚣张的声音,表明愚拙人的行为。325这种人必坐失良机。

“声音”在中译本小注为“已经败亡”,可能是照诗篇四十篇二节的“祸坑”。这是描绘地下的阴间。326

埃及两次错过良机──所定的时候。第一次在巴勒士坦只暂时摆脱巴比伦的威胁,如再经努力,也许可以除去,但那次作得不彻底。第二次进军利比亚,时候不合适,对埃及军队极为不利。巴比伦仍是他们的仇敌。结果埃及国力削弱,经不起巴比伦的侵略,法老合弗拉实在是得不偿失,他失去王位,国家大伤元气。

第四十六章十八节 “君王,名为万军之耶和华的说,我指着永生起誓,尼布甲尼撒来的势派,必像他泊在众山之中,像迦密在海边一样。”

这起誓的形式,也与廿二章廿四节一样。

他泊在耶斯列答的东边高山,有588公尺之高。327迦密山在地中海之边缘,向西南伸张,可高达528公尺。328这二者都是描写尼布甲尼撒的高位,远超埃及之上,如高山与平地比较。

尼布甲尼撒为君王,他的权势甚大,他的势派也以高山来比喻。但是真正的君王,是万军之耶和华。旧约中有多处提出耶和华为君王(耶八19,十710,四十八15,五十一57),及其它的经卷(民廿三21;申卅三5;赛六5,卅三25,四十一21,四十四6;番三15;亚十四9;玛一14;诗五2,十16,廿四7-10,廿九10,四十四4,四十七2,六十八24,七十四12)。

第四十六章十九节 “住在埃及的民哪,要预备掳去时所用的对象,因为挪弗必成为荒场,且被烧毁,无人居住。”

埃及的民哪,你们是住在那里,但那地已经被围住了,你们怎能坐着毫不行动呢?“住”也可译作“坐”。“在埃及”与“被围困”两个用词是一样的,可参考十章十七节。

以色列人在犹大怎样被围困,以后被掳,在埃及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预备掳去时所用的物件,只能带些细软的,不准带大件的。历史数据记载拉吉被掳,妇孺只能各带一包小物件。329

本节下,与二章十五节下相似。挪弗是埃及的首都,正如耶路撒冷一样。京城被毁,成为荒场,可见是十分彻底的毁灭,用火焚城,就完全成为荒废之地,不再有居民。首都成为荒场,民族的生命都被摧残了,可见这是完全败亡的现象。

第四十六章二十节 “埃及是肥美的母牛犊,但出于北方的毁灭来到了,来到了。”

埃及是母牛犊,好似以法莲为母牛犊(何十11)。肥美是指可爱。

出于北方是指巴比伦的侵略,“毁灭”在中译本小注“或作牛蚤”,类似苍蝇或毒蚊,会伤害牛的躯体。330这字是多数,批蝇的困扰是十分烦恼的,现在巴比伦来侵,也是这样。

埃及以牛为神明,但这牛犊受困扰,在此处必含有讥刺的成分。

第四十六章廿一节 “其中的雇勇,好像圈里的肥牛犊。他们转身退后,一齐逃跑,站立不住,因为他们遭难的日子,追讨的时候已经临到。”

埃及有正规军,也有佣兵,后者也成为肥牛犊。但是肥牛犊是为宰杀的。他们应当是英勇的,能够奋勇杀敌,但他们无法应付汹涌的敌势。在转身退后的时候,为逃命动作迅速,但是他们能够逃脱么?

遭难的日子,可参考十八章十七节。“追讨的日子”也可译为“刑罚的日子”,可比较六章十五节及十章十五节。六章译作“讨罪的时候”。

第四十六章廿二节 “其中的声音好像蛇行一样,敌人要成队而来,如砍伐树木的手拿斧子攻击他。”

这声音像蛇爬行的声音,或者像蛇发嘶声一般。后者为七十士译本所译出的。这声音是军队喧哗的声音,这是叙利亚文的意译。武器相撞的声音,是亚兰文的意译。拉丁文译词中,声音是铜的声音,铜是指武器。埃及人不用蛇作比喻,大概以蛇喻为仇敌。但这声音或许是母牛的悲鸣,331这种悲鸣好似铜器的敲打声。332

敌人成批而来,好似牛蝇一般地拥来,来叮咬这牛。又像砍木的斧子来攻击他。这是熟悉的情景,埃及人砍木的画面,都在考古的发现中。333

第四十六章廿三节 “耶和华说,埃及的树林,虽然不能寻察,敌人糬n砍伐,因他们多于蝗虫,不可胜数。”

神自己要砍伐树木,在以赛亚书十章卅三、卅四节有所论述。树林有时指耶和华仇敌的骄妄。树木原长在利巴嫩,埃及由利巴嫩运来。334树木也可喻作为兵士的拥集。335在耶利米书廿一章十四节,树木是指耶路撒冷圣殿的情状。埃及的树林是指她的骄妄。埃及的建筑宏伟,军队甚多。以蝗虫来喻数量,在士师记六章五节,七章十二节;那鸿书三章十五节以及诗篇一○五篇卅四节。

这节与上节连起来,人要找蛇除灭,但蛇可躲在树林中,既不能找到,惟有砍伐树林,才算是彻底的方法。埃及遭毁灭,可能也是这样。

第四十六章廿四节 “埃及的民必然蒙羞,必交在北方人的手中。”

埃及会像在犹大的以色列人一样,必被交在北方人的手中,就是落在巴比伦军队的暴行之下。他们奸淫掳掠,曾使耶路撒冷的少女妇人们受辱,也必使埃及女子同样蒙羞。此处的“民”也指“女儿”。耶利米曾向犹大警告(六12,卅八23),但他们礞ㄙ盓v受。现在要临到埃及人。

本节是一个概括的结论。

 

321 Thomas O. Lambdin, "Apis",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 157.

322 Wilhelm Rudolph, Jeremia, 1968.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323, 329引用。

323 Thomas O. Lambdin, "Egyptian Loan Words in the Old Testamen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72 (1953), 146.

324 John Bright, Jeremiah, 303.

325 James K. Hoffmeier, "A New Insight on Pharoah Apries from Herodotus, Diodorus and Jeremiah 46:17", Journal of the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Egyptian Antiquites 11 (1981) 165-170.

326 Hans Joachim Kraus, Psalmen, 1961, 307; Mitchell Dahood, Psalms I, 245.

327 Gus W. van Beek, "Tabor, Mount",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4 508-509.

328 Gus W. van Beek, "Carmel, Mount",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 538.

329 Pritchard op. cit., 167.

330 Wendell W. Frerichs, "Gadfly",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2, 336.

331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332.

332 John Pairman Brown, the Lebanon and Phoenician Ancient Texts Illustrating their Physical Geography and Native industries vol. 1, The Physical Setting and the Forest, 1969, 175-212.

333 Pritchard, op. cit., plate 91.

334 John A. Wilson, The Culture of Ancient Egypt, 1951, 183.

335 申命记二十章十九节,参Holladay, op. cit., 332.

 

3.以色列必被拯救(四十六25-28

本段可分两项:第一项宣告埃及受审判(2526节)。第二项论述犹大得拯救(2728节)。

第四十六章廿五至廿六节 “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我必刑罚挪的亚扪和法老,并埃及与埃及的神,以及君王,也必刑罚法老和倚靠他的人。我要将他们交付寻索其命之人的手,和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与他臣仆的手,以后埃及必再有人居住,与从前一样,这是耶和华说的。”

亚扪是埃及皇室之神明,在挪弗建有庙宇。挪或挪弗在埃及南部。耶利米的职事是在所谓赛第时期(Saitic Period),因为政府的所在地为赛(Sa|^s),是三角洲中部的西边,地理环境甚为重要。

在廿六节,埃及似有复兴的希望。埃及必再有人居住。神也使别的邦国得以复兴,可参考四十八章四十七节,四十九章六节、卅九节。

在七十士译本,廿六节并不存在。

第四十六章廿七至廿八节 “我的仆人雅各阿,不要惧怕。以色列阿,不要惊惶,因我要从远方拯救你,从被掳到之地拯救你的后裔。雅各必回来,得享平靖安逸,无人使他害怕。我的仆人雅各阿,不要惧怕,因我与你同在,我要将我所赶你到的那些国灭绝净尽,礞将你灭绝净尽,倒要从宽惩治你,万不能不罚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这两节与三十章十至十一节相仿,以色列的复兴与埃及的复兴几乎是相关的,其实此处的重点在神的救赎的计划。如果神能使埃及日后复兴,神怎么会不顾祂的选民以色列呢?七十士译本并无三十章十、十一节。

公义的神统管万国,但他仍是施恩之主。──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