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五十章

 

九、论巴比伦(五十1-五十一64

耶利米论列国的预言,最后的信息是论巴比伦,是最长的,几乎是论列国预言的总和(列国的信息共一百廿一节,但论巴比伦单独的有一百十节)。从长度可以看出其重要性。在主前第七世纪末叶及第六世纪初期,巴比伦在西亚西亚全部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在论列国的信息中,都涉及巴比伦,直接提说的在四十六章二、十三、廿五节及四十九章廿八至卅三节。从犹大的立场看,列国都被巴比伦掳去了,巴比伦是耶和华刑罚祂子民的工具,也是最主要的仇敌,所以论巴比伦的预言那么详尽。

分析那么详尽的预言,要用概括的要义以三言两语来说明,并不容易。只以分段论述,要把握其中的中心要义。整个信息的主题,论及巴比伦的倾覆与犹大的归回与复兴。有些是短诗,加插着散文。耶利米预见巴比伦的败亡,是十分清楚的见解(廿七7,廿九10,比较五十一59-64)。他只说巴比伦必受敌人的攻击,穧}未指明谁是敌人,完全没有提到波斯与玛代,也没有提到古列。古列是波斯王,在主前550年倾覆玛代王亚斯丢淇(Astyages),在主前539年征服巴比伦。这些都没有在此处论巴比伦的预言中反映出来。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在主前562年去世,新巴比伦的强权也只维持二十几年。他的儿子亚米玛度(Amel-maduk, Evil-Merodach)继任后不久,被他姐夫尼里格立撒(Neriglissar)在主前560年刺杀身亡。尼氏任王至主前556年,由他儿子拉巴许玛度(Labashi-marduk)继位。但只几个月,即被尼布尼达(Nabonidus)篡位,一直到主前539年。波斯国的兴起,在古列王的治理之下,统制了整个东方。

以这整个的信息来看,而且以诗体为分段的方法,可以分成三首诗(其实诚如上述,若干短诗,中间加插散文),即五十章二至二十节为第一首,五十章廿一至四十六节为第二首,五十一章一至卅七节为第三首。这三首较为完整。如有第四首,应为五十一章卅八至五十八节,不甚有次序。452至于五十一章五十九至六十四节作为附录,为历史的注释:巴比伦永远沉沦。453以内容来分段,有十个单元的结构。第一单元为五十章二至十三节,这又可分为四项:(1)二至三节:巴比伦之争战;(2)四至七节:以色列的归回;(3)八至十节:将亡之民以色列,离开败亡之国巴比伦;(4)十一至十三节:巴比伦终必倾倒。

第二单元为五十章十四至廿四节。十四至十六节为引言,与二至三节相似,都是指巴比伦的战争。十七至二十节又可与四至七节对比,指以色列的归回。廿一至廿三节,正如八至十节为补充语。廿四节为结语,因为廿五节的命令词开始,应属另一单元。

第三单元为五十章廿五至卅二节。廿五至廿七节以命令词为主。廿八节注意力转移至锡安,好似第五节。廿九节的“狂傲”,在卅一、卅二节再重复。

第四单元为五十章卅三至卅八节,从卅九节至章底(46节)为附加的。此处的重点在以色列人、犹大人(33节),巴比伦居民、迦勒底人(35节)的对比。万军之耶和华(34节)与偶像(38节)的对比。

第五单元为五十一章一至六节。第二节“遭祸的日子”与第六节“耶和华报仇的时候”为重点。

第六单元为五十一章七至十九节。八至十节引述以色列的话。十一、十二节是战争的命令,十三、十四节对巴比伦讥刺的话。十五至十九节又是附加的话,正如第四单元一样。

第七单元为五十一章二十至廿六节。二十至廿四节向以色列说话。廿五、廿六节对巴比伦说话,尤其使人回想巴别塔(创十一4)。

第八单元为五十一章廿七至卅三节,战争的呼喊继续,兵慌马乱是尤其生动的描绘。

第九单元为五十一章卅四至四十八节。“春”在卅四节,又在四十四节。以巴比伦喻为狮子,如在五十章十四至廿四节。四十五至四十八节是附加的。

第十单位为五十一章四十九至五十八节。四十九节如接续四十四节,“毁灭”在五十三节及五十五节。

这些单元以先三项与后三项最长,中间四项较短整个以短、长、短的形式写成,可称之为“扭转式的交叉”(Skewed Chiasmus):交叉前后均衡,中间称为扭转,足见其文体的秀丽。454单元之间互为重复,也相映成趣。刀剑与兵器在第四单元及第七单元。引述以色列的话,在第六单元及第九、十单元(五十一8-1034-3551)。蒙羞在第一单元(五十212)及第十单元(五十一51)。

论巴比伦的预言,有两段经文说出可能的场合。首先在五十一章五十九至六十四节,那是在主前594年,巴录的兄弟西莱雅将耶利米的书卷带到巴比伦,内中载有一切要临到巴比伦的灾祸。“论到这地方说要剪除,甚至连人带牲畜没有在这里居住的,必永远荒飽C”(五十一62)参考三十章二节,他写信给被掳的人,预言未来的事:巴比伦必败亡,犹大人将归回故土。

另段经文在五十章四、五节。第四节描述以色列人要和犹大人同来,随走随哭。在卅一章九节上也相同:“他们要哭泣而来,我要照他们恳求的引导他们。”五十章五节:“来吧,你们要与耶和华联合为永远不忘的约。”参照卅一章卅一至卅四节“新约”,这些经文的时间大概在主前588587年。

可能五十、五十一章论巴比伦,为综合性的预言,前后几年的信息汇集在一起。以下分段为求诠释的清楚,并不按照以上的单元。

 

452 Albert Condamin, Le Livre de Jere*mie, 1936, 351.

453 Wilhelm Rudolph, Das Buch Jeremia, 1968, 297-298.

454 William L. Holladay, "The Recovery of Poetic Passages of Jeremiah",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85 (1966) 401-435, esp. 431-433.

 

1.以色列复兴在望(五十1-10

第五十章一节 “耶和华籍先知耶利米论巴比伦和迦勒底人之地所说的话。”

这是整个信息(五十,五十一章)的引言。巴比伦是国家,迦勒底是种族,是半游牧民族,在吾珥之南定居。自主前第十世纪,碑文中就有这个地名(Kaldu迦勒底的名音译为Kes%dim)。在第九世纪有些迦勒底的酋长归服亚述王亚达尼利三世(Adadnirari, 811-784 B.C.)。尼布甲尼撒的父亲尼布波拉撒(Nabopolassar),为迦勒底人,在主前626年取巴比伦的王座。建立新巴比伦帝国,直至主前539年。尼布甲尼撒在位时间最长。

第五十章二节 “你们要在万国中传扬报告,竖立大旗,要报告,不可隐瞒说,巴比伦被攻取,彼勒蒙羞,米罗达惊惶,巴比伦的神像都蒙羞,他的偶像都惊惶。”

以命令词开始,可比较四章五节。“彼勒”原意为“主”,是头衔,相当于西北闪族的“巴力”(二8),“彼勒”是亚甲文。米罗达(Merodach)是神名,通常译为玛度德(Marduk),为巴比伦的国神,是创造者,又是风雨之神。455

神像与偶像,在本书中少见,都是令人可憎的用词,“偶像”的原意为“制造”(伯十7),不过是人手所作的,毫无价值,神像也在先知著作中甚多提说,尤其在以西结书,有四十次左右,大多译为“偶像”,是可憎之物,与“粪土”同义(番一17)。456

在巴比伦的创世记中,称彼勒为万神之王。但是以色列的先知都对外邦的别神极为憎恶,最标准的论述在以赛亚书四十四章九至十七节。

巴比伦的神明是百姓所倚靠的,其实偶像毫无感觉,蒙羞与惊惶只是象征的说法。巴比伦的灭亡已成定局,不必隐瞒了。

在万国中竖旗报告,宣布的事是公开的,普遍的,巴比伦曾为世界的第一强权,其影响也是普世性的,他的败亡是世界局势的扭转。

第五十一章三节 “因有一个从北方上来攻击他,使他的地荒飽A无人居住,连人带牲畜都逃走了。”

巴比伦一直为北方来的仇敌,而他们自身的仇敌也是来自北方。这北方曾在四章六节,五章十五节及六章一节提说。当然四至六章是指巴比伦。但此处北方大概是指波斯,参考以赛亚书四十一章廿五节;耶利米书五十一章十一节。

当北方来侵时,巴比伦必然败亡。他们曾使以色列人的犹大以及列国荒飽A无人居住。现在必轮到他们了。

二节三节是一首短诗,这两节与耶利米书其它部分甚为相连。二节好似四章十六节,对偶像的讽刺在四十八章七节以及四十六章十五节。北方又是耶利米常用的。地的荒飽A也在二章十五节。

第五十章四节 “耶和华说,当那日子,那时候,以色列人要和犹大人同来,随走随哭,寻求耶和华他们的神。”

随走随哭,可参考卅一章九节。但寻求耶和华,穧b本书其它经文无法找到的。这是早期先知所提的(何三5,五6;参番一6,二3)。这里寻求,可能是六章十六节:寻求善道,要求问耶和华当行的路,也是卅一章六节归回锡安的道。

第五十章五节 “他们必访问锡安,又面向这里说,来吧,你们要与耶和华联合,为永远不忘的约。”

永远的约,可参考卅一章卅一至卅四节的新约。在该段经文,神应许他们,不再记念他们的罪。记念就是不忘记。神礞ㄖ挸O以色列所立的约,永约是不忘的。在二十章十一节,羞辱是永不忘记的。耶和华的子民应悔改,归向神,圣约得以延续,不要破坏(卅二40)。

第五十章六节 “我的百姓作了迷失的羊,牧人使他们走差路,使他们转到山上。他们从大山走到小山,竟忘了安歇之处。”

羊(tso~n)与上节的锡安(tsion)谐音。以羊批来比喻以色列,可参考廿三章一节。“迷失的羊”迷失就是在申命记廿六章五节:“将亡”,事实上该节可译为迷失或漂泊的亚兰人。牧人常指君王祭司和先知。这些领导的人使他们的百姓,以色列的羊批走差路。宗教领袖鼓励人民背道,膜拜在山上的巴力(二20,三2)。耶和华是好牧人照顾羊批,而那些领袖穨悀F他们安歇之处。“安歇之处”是羊批可以躺卧的,原意为“羊圈”,在本书中只有此处出现。大山小山都是拜偶像之处。

耶和华虽不忘记永远的约,但他们穧]背道而毁约,这是以色列犹大败亡的主因。

第五十章七节 “凡遇见他们的,就把他们吞灭。敌人说,我们没有罪,因他们得罪那作公义居所的耶和华,就是他们列祖所仰望的耶和华。”

这是回想二章三节,那时以色列还在幼年,圣约成立不久,她所表现的是诚信忠实,在耶和华面前是圣民。凡陷害她的就有罪。现在她背道,敌人可以自圆其说地表明他们没有罪,是她自行得罪公义的耶和华。

这里提到吞灭的是巴比伦(三十16),耶和华仍要巴比伦负责,因为“凡吞吃你的必被吞吃。”耶和华虽刑罚以色列,使用巴比伦为工具,但是巴比伦过分加害,仍应负道德的责任,不能逃罪。  耶和华作公义的居所,这可参考卅一章廿三节。这是耶和华为他们预备的,好似牧人将羊批安置在青草地上。

列祖所仰望的,原为“所盼望的”,正如十四章八节:“以色列所盼望在患难作他救主的”。

自四节至七节,由巴比伦转移至以色列犹大,这可谓“救恩的预言”(Heilsweissagung)。457四至五节是耶和华救恩的应许,六至七节是以色列失败,需要耶和华救赎的恩典,使他们恢复圣约之民的地位。

第五十章八节 “我民哪,你们要从巴比伦中逃走,从迦勒底人之地出去,要像羊批前面走的公山羊。”

在本节之首,可译作“哦!”惊叹号,中译词“我民哪”原是外加的。

巴比伦已经倾覆,被掳的以色列人可以自行释放了。他们可以逃走,但这用词在以赛亚书五十五章六节为“烟云消散”。“消散”原意似为漫无目标的漂泊。也许以色列人可得自由,一时还不知道到那里去。其实他们是可以归回故土的了。

这里是一幅牧羊的图画。羊圈的出口一开放,公羊必先冲出来。犹大也必在被掳的众民中作先锋。因为他们真的得着自由。

第五十章九节 “因我必激动联合的大国,从北方上来攻击巴比伦。他们要摆阵攻击他,他必从那里被攻取。他们的箭,好像善射之勇士的箭,一枝也不徒然返回。”

联合的大国一起由北方来攻击巴比伦。照七十士译本不是大国,而是大批,或可译为大批诸国:诸国成了大批,一起来攻击巴比伦。在卅一章八节,以色列成为归国大帮的人。再参考六章廿二节,“一大国”,国是单数。以色列为大国,归国者成大批,他们现在成为攻击巴比伦的敌人了。这样的假想不是完全凭空的,因为以色列虽没有力量来攻击巴比伦但他们的神耶和华发动攻击。祂的攻击成为祂子民的攻击。458

神攻击巴比伦,有争战的能力,他们无往而不利,节节胜利,箭都不虚发,一枝也不徒然返回。

第五十章十节 “迦勒底必成为掠物,凡掳掠他的,都必心满意足,这是耶和华说的。”

胜利的战士必将战利品带回。迦勒底整个地区全都成为掠物,一切都是掳物(四十九32)。所以他们就心满意足,因为巴比伦财宝太多了。

从历史的经验见证,以色列归回,并没有带走巴比伦的财物。这大批攻击者可见不只是以色列,也有列邦。他们必是掳掠者,正好似巴比伦一样。但被掳归回的犹大人,确得回原被巴比伦掳去的财物,尤其是圣殿中的金银器具。以色列复兴的希望即将实现。

在二章十四节:以色列为何成为掠物呢?但在此处,迦勒底必成为掠物。情势完全改变了。物极必反,巴比伦过分自满,必招损。现在满足的是掳掠巴比伦的,在四十六章十节。在耶和华报仇的日子,刀剑必吞吃得饱,饮血饮足,同样将饱足或满足表达出来。

 

455 John Gray, "Bel",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1, 376, "Marduk",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263, James Pritchard, The Ancient Near Eastern Pictures, 177, figure 523.

456 Christopher R. North, "The Essence of Idolatry", Von Ugarrt nach Qumran Beitra%ge zur alttestamentlichen und altorientalischen Forschung Otto Eissfeldt zum 1 September 1957 dargebracht, ed. Johannes Hempel and Leonhard Rost, 1958, 154-155.

457 W. Eugene March, "Prophecy", Old Testament Form Criticism, ed. John H. Hayes, 1974, 141-177, esp. 162.

458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392, 416.

 

2.巴比伦终必倾倒(五十11-16

这里充满复仇的语气,事实上这两章都有这样的语调。被掳的犹大人始终认为,他们在异邦只是短暂的,耶和华必有权能的旨意,拯救他们,使他们归回。他们所以具有这样坚定的信心,是因先知的信息。

第五十章十一节 “抢夺我产业的阿,你们因欢喜快乐,且像踹谷撒欢的母牛犊,又像发嘶声的壮马。”

这是向巴比伦的居民说的,因为他们曾抢夺以色列。以色列是“我的产业”,他们是耶和华的产业,因为以色列人是属神的(十16)。同时地土是耶和华赐给他们的产业(二7)。因此“抢夺我产业”是抢夺以色列民以及他们的地土。

他们欢喜快乐(十五17),因为他们陶醉在胜利中。这里有两幅图画,母牛犊乱跳,因为有那么多粮食。还有强壮的公马,因兴奋大发嘶声。七十士译本作“小牛赎在草场”,可参考的经文在玛拉基书四章二节:“跳跃如圈里的肥犊”。牛犊一从圈里领到草地,更加狂欢地跳跃了。

壮马在四十七章三节,形容敌人的动态:敌人壮马蹄跳的响声。这是一幅可怕的战争的图画,那时以色列人在敌人的淫威之下,现今报应在敌人身上。

第五十章十二节 “你们的母巴比伦就极其抱愧,生你们的必然蒙羞,他要列在诸国之末,成为旷野、旱地、沙漠。”

“母”与“生你们的”,是以同义对偶法来说明他们居民的出处,这原是将城市人格化。巴比伦大城必抱愧蒙羞,因为他们失去昔日的荣华。巴比伦原是列国之首,现在繷Q列在诸国之末。真正列国之首,不在物质的财富,而是属灵的产业。这得属以色列,参考阿摩司书六章一节。

巴比伦这荣华的大城必变成旷野、旱地、沙漠。以前耶和华曾警告以色列,现在穧为巴比伦的威胁。

第五十章十三节 “因耶和华的忿怒,必无人居住,要全然荒飽C凡经过巴比伦的要受惊骇,又因他所遭的灾殃嗤笑。”

耶和华的忿怒,参考十章十节。耶和华忿怒的日子必在巴比伦施报。这里咒诅的话,在本书中多处提说:六章八节,九章十节,十二章十、十一节,十八章十六节,十九章八节,卅四章廿二节,四十四章六节,四十九章十七、卅三节等。以前是对犹大说的,现在是指向巴比伦。

第五十章十四节 “所有拉弓的,你们要在巴比伦的四围摆阵,射箭攻击他,不要爱惜箭枝,因他得罪了耶和华。”

拉弓的,可参考四十六章九节。这里(14节起)命令词都是对巴比伦的仇敌说的。攻击的力量是四围的,这向来是巴比伦的战略,他们应当可以防御,但是敌人的攻势那么凶猛,大量射箭,以致无法抵挡。

第五十章十五节 “你们要在他四围吶喊,他已经投降。外郭坍塌了,城墙拆毁了,因为这是耶和华报仇的事。你们要向巴比伦报仇。他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他。” 

战争的吶喊使城内的人惊惶,他只有投降。“投降”一词原意为“伸手”,好似束手待毙,是一种非常无奈的情形,耶利米哀歌五章六节也有同样的用词。“外郭”原意为高塔,旧约仅在此处有这用词,这是为守望与防御之用。高塔一倒,城墙的功能就失去了。“外郭”为高塔,在亚甲文中更为明确,可资参考。459

“拆毁”也在一章十节有同样的用词。“报仇”或报应,在十一章二十节以及十五章十五节。

报应是必然的,这是历史的因果。“他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他”。

一幅耶路撒冷城破的图画,已经是历史的回忆,糬姿t在巴比伦大城。历史并不重演,是人的错误在重复着。罪恶是受神公义的报应,因为人必须负道德的责任。人种的是什么,收的就是什么。这是从自然律看到道德律。因为神是轻慢不得的。

第五十章十六节 “你们要将巴比伦撒种的和收割时拿镰刀的都剪除了。他们各人因怕欺压的刀剑,必归回本族,逃到本土。”

巴比伦的败亡造成极大的悲剧,就是农田的荒芜,农人的灭绝。撒种与收割二者一定是相连的,可参考诗篇一二六篇五节。拿镰刀的农夫,在收割作物时,有特殊的技术,动作快,割得彻底,因为收割延宕或迟缓,会使庄稼损失。460

本节下,使读者联想以赛亚书十三章十四节。巴比伦陷落,刀剑仍未止息,杀戮的事还在进行。那些以前掳来的外族人,如犹大人,趁机逃命,免得被杀。他们惟一的去路,是逃回本地本土。有些被掳的人就这样归回了。

他们怕欺压的刀剑,在四十六章十六节也有同样的话,虽然逃离的人在那里是埃及的佣兵。由于刀剑与饥荒二词字根相同,刀剑与饥荒也确极为关联。此处的涵义似乎更加清楚,因为农人都被杀,没有食粮,饥馑频仍是必然的,这些外族人更须速即离开,为求生存。

归纳五十章十四至十六节,与其它论外邦的信息比较,它是以战事的命令语,描写战争的可怕与残酷,及其不堪设想的后果。神的公义必须伸张。

 

459 Harold R. Cohen, Biblical Haplax Legomena in the Light of Akkadiun and Ugaritic, 1978, 46-47.

460 James Pritchard, The Ancient Near Eastern Pictures, figure 91; Augustin-Georges Barrols, Manucl d~arche*ologie biblique 1, 1939, 313, figure 115; Kurt Galling, "Sichel", in Biblisches Reallexicon, 1977, 293, figure 77.

 

3.犹大人必将归回(五十17-20

本段内容有两大重点:十七至十九节,巴比伦的灾殃是耶和华给予的审判,结果令以色列得以复兴;二十节强调耶和华赦免以色列的恩典,犹大人得以归回。有关以色列的复兴,在卅三、卅四节重述。

第五十章十七节 “以色列是打散的羊,是被狮子赶出的。首先是亚述王将他吞灭,末后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将他的骨头折断。”

以色列是被赶散的羊批。仇敌好似凶猛的狮子追赶她。这狮子先是指亚述,后是指巴比伦。亚述在主前722年吞灭北方以色列,使多人被掳(王下十七1-6)。巴比伦将他的骨头折断,毁灭南方犹大,将更多人被掳去(王下廿四章)。

第六节迷失的羊,是指批羊。在此处赶散的也是羊批整体,但重点是指个别的羊,而且也是雌的(seh)。461打散是指被掳时分散,这里也指个别的母羊在牧场草地上走失,结果狮子来追逐,还不是一只,而是多只狮子,可见情况的恶劣。“追逐”一字在廿三章二节作“赶散”。以狮子喻亚述,也在以赛亚书五章廿九节;喻巴比伦,在本书四章七节。

第五十章十八节 “所以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罚巴比伦王和他的地,像我从前罚亚述王一样。”

发表这信息时,亚述早已被罚了,在主前612609年,巴比伦掳掠了亚述。巴比伦呢?也必受罚,还在以后,但这是十分可确定的,不仅在此处,在以赛亚书十章五至十九节也早已说及这信息。

第五十章十九节 “我必再领以色列回他的草场。他必在迦密和巴珊吃草,又在以法莲山上和基列境内,得以饱足。”

耶和华是牧人,将以色列羊批带回她的草场,就是她原有的地土。他们的归回,使他们重新享受丰富。

迦密,也在四十六章十八节。

巴珊,也在廿二章二十节。巴珊的牧草特别丰富,使羊肥胖(摩四1)。

以法莲山,也在四章十五节。

基列,可参考八章廿二节。

这些地区的牧草特别丰富(弥七14)。

耶和华所赐的地土,有最丰富的供给,所以他们吃了,必定饱足。可见归回,不仅耶和华使祂圣约的民得享自由与安定,也有物质的满足。他们应该更加感恩。这日子即将来临。

第五十章二十节 “耶和华说,当那日子那时候,虽寻以色列的罪孽,一无所有;虽寻犹大的罪恶,也无所见,因为我所留下的人,我必赦免。”

复兴最大的恩典不是物质的,而是属灵的更新,因为赦罪的爱,是耶和华向祂子民所要显示的。

罪孽是明知故犯的过错,罪恶是不合神要求的亏欠,但这些都已除去,而且完全被遗忘,怎么找也找不着。在卅一章卅四节,卅三章八节及卅六章三节。在其它的旧约书卷也不少(弥七1819;结卅三10-20,卅六26-29;诗一○三12)。人们若常记得过往的罪孽,必在罪愆的感觉中不安。参考以西结书卅三章十、十一节:“我们的过犯罪恶在我们身上,我们必因此消灭,怎能存活呢?”所以罪得完全的赦免是必须的。

“我所留下的人”是余数,这些余民是耶和华特别保留的,使他们成为以色列民族复兴的核心。这是神在历史中救赎的计划。在“新约”中,为余民所预备的恩典,就是赦罪的确据:“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卅一34)。

十七至二十节,为再强调四至七节的重点。

 

461 Franz Zorell, Lexicon Hebraicum et Aramaicum Veteris Testamenti, 1962, 1946. B. Davie Napier, "Lamb",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3, 58.

 

4.耶和华审判来临(五十21-40

耶和华审判巴比伦,是本段的主题,在廿一至卅二节,“报仇”屡次重复,如在廿八节。在审判的信息中,以色列的复兴再经提说(3334节),这是在严责巴比伦的狂傲之后。卅五至卅八节详尽地描述巴比伦的毁灭:人民、首领、军队、财富。“刀剑临到……”的话共有五次,一气呵成。卅九、四十节是结语。

第五十章廿一节 “耶和华说,上去攻击米拉大翁之地,又攻击比割的居民,要追杀灭尽,照我一切所吩咐你的去行。”

这是宣布巴比伦的毁灭,但也是对以色列的命令,要以色列去攻击。米拉大翁与比割都是指巴比伦,米拉大翁是在亚甲文中的(na{r marratu}“苦河”,或在波斯湾或在两条大河(底格拉斯河与幼发拉底河)的入口。462米拉大翁照希伯来文的字义,为“双倍叛逆”。463比割如果有亚甲文的字源(puqudu),就是亚兰人的一族,在巴比伦的东南部(结廿三23)。464这地名意译为刑罚,为灾祸之地。465

“追杀”一词在耶利米书首次出现。“灭尽”,灭绝净尽(h]r-m)原为圣战的用词,可参考廿五章九节,本章廿六节及五十一章三节。此外在民数记廿一章二、三节;申命记二章卅四节,三章六节,七章二节,十三章十六节,二十章十七节;约书亚记二章十节,六章十八、廿一节,八章廿六节,十章一、廿八、卅五、卅七、卅九、四十节,十一章十一、十二、二十、廿一节,士师记一章十七节,廿一章十一节;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三、八、九、十五、十八、二十节,三十章十七节等。

第五十章廿二节 “境内有打仗和大毁灭的响声。”

打仗的响声,在出埃及记卅二章十七节。“大毁灭”,在四章六节,大毁灭来自北方。大毁灭是整体的崩溃。巴比伦的败落是全然的,这是极难想象的事。以巴比伦的荣华以及坚固的防守,是不易被攻破与毁灭的,但是激烈的战争,竟有那么大的毁坏之力量。

第五十章廿三节 “全地的大锤,何竟砍断破坏。巴比伦在列国中,何竟荒凉。”

巴比伦原为当时世界最大的强权,他是全地的大锤。但是神的话是能打碎盘石的大锤,力量更大(廿三29)。巴比伦这大锤仍经不起任何的一击,终于被砍断破坏。巴比伦的荣华是最引人深羡的,但荒馱]必令人惊骇。

这是哀歌的形式,哀悼巴比伦的败落,带着讥刺的口吻。“荒飽身鼒N为令人惊骇,以前犹大耶路撒冷令人惊骇,现在巴比伦令人惊骇,而且是在列国之中成为可怕的景象。在耶利米口中,犹大地荒飽A令人惊骇,曾多次提及(二15,四7,五30,十八16,十九8,廿五9111838,廿九18,四十二18,四十四1222,四十六19,四十八9,四十九1317,五十3,五十一29374143)。

第五十章廿四节 “巴比伦哪,我为你设下网罗,你不知不觉被缠住。你被寻着,也被捉住,因为你与耶和华争竞。”

讽刺的语调在本章仍继续着。巴比伦如捕鸟的人一般,常设下网罗,捕捉列国,好似捕乌,犹大也是其中的牺牲品,现在他自己被缠住,还不知道,“网罗”一词在本书只有此处。五章廿六节有同样的描述,但用词不同。

巴比伦用网罗,为捕捉别国,陷害别人。但陷害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他自己反被寻着,反被捉住。但是这并不偶然,因为有神的心意。

巴比伦想与神相争,这简直是笑话。他们有什么力量可以破坏神的计划与作为?神在历史中的计划,在于祂怎样对待以色列人。公义的审判是不能免的,恩慈的救赎也必给予。从以色列看列国的命运,是先知信心的见解。但是巴比伦骄妄,想拗过神的计划,那就成为以卵击石,自找灭亡。

第五十章廿五节 “耶和华已经开了武库,拿出他恼恨的兵器,因为主万军之耶和华在迦勒底人之地有当作的事。”

耶和华有府库,从那里带出风雨(十13),但这府库也可成为武库,放兵器的地方。这是指波斯的强权,在以赛亚书四十四章廿八节,甚至提出古列其名,他要成为神的牧人。神可以用任何人、任何事件,来成就祂的计划。可见倾覆巴比伦的是耶和华,打败他的是耶和华恼怒的兵器。以府库为武库,只在此处。

第五十章廿六至廿七节 “你们要从极远的边界来攻击他,开他的仓廪,将他堆如高堆,毁灭净尽,丝毫不留。要杀他的一切牛犊,使他们下去遭遇杀戮。他们有祸了,因为追讨他们的日子已经来到。”

这是对巴比伦的仇敌说的。在十六节要除去农人,没有撒种和收获。现在是断绝他们的粮源。同他们的仓廪,将食物堆起来,任其霉烂。上节的武库,本节的仓廪。上节从武库取出武器杀戮,本节从仓廪取出粮食毁坏。他们的性命不能保全,即使不被刀剑,也必因饥馑之苦而饿死,这是彻底的毁灭。

廿六节的毁灭净尽,廿七节的杀戮,又回到廿五节。

这里的牛犊(par)是耶利米书只在此处的用词,大概是公牛犊,约四个月至一岁。466上节(27节)论谷仓的谷物,此节谈肉食。公牛常表征仇敌,在诗篇廿二章十二节以及以西结书卅九章十八节。

“下去遭遇杀戮”,也在四十八章十五节,在该处少年是被杀戮的,所以此处可以指巴比伦的军人,因为公牛犊是表征国中的壮士强者(赛卅四67)。

第五十章廿八节 “有从巴比伦之地逃避出来的人,在锡安扬声报告耶和华我们的神报仇,就是为祂的殿报仇。”

被掳的人从巴比伦之地出来,他们逃避了战争的危险,归回本地。他们不仅为安全逃脱而感恩,也看出神为他们报仇的作为,就在锡安扬声报告,正式宣告这个好消息。以色列可恨的侵略者终于倾覆了(四十六10,五十15,五十一16)。

耶和华为祂的殿报仇。当巴比伦来侵犯时,毁坏了圣殿,这是极大的亵渎。圣殿是神的居所,是神的子民敬拜的地方。这既是圣的,就不可被破坏,被亵渎。现在神报了仇,圣殿重新分别为圣,人民归回后可恢复敬拜。这是何等大的事,令人兴奋、欢欣,也使人感恩不已。以色列真的得着复兴,敬拜生活更新了。

第五十章廿九至三十节 “招集一切弓箭手来,攻击巴比伦,要在巴比伦四围安营,不要容一人逃脱,照着他所作的报应他。他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他,因为他向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发了狂傲。所以他的少年人必仆倒在街上。当那日一切兵丁必默默无声。这是耶和华说的。”

再回到攻击巴比伦的敌人,他们被嘱咐要招集一切弓箭手来,因为他们在战场上是最有力的。弓箭手有别的战士为他们持着盾牌,保护他们。他们就将弓箭一直射击不停,战局可以扭转,必可取得有利的情势。467

巴比伦曾围困耶路撒冷城,耶利米曾身处其境,至少有两度围城,是人们无法脱逃的,现在巴比伦得着应得的报应,他们的城被围。

“他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他。”这公义报应的原则,在十五节已经提说,现在再重复。

他们向耶和华发了狂傲,原意指他们侮辱耶和华,与廿四节的“争竞”涵义相同。这是叛逆与亵渎耶和华的态度,因为耶和华是圣者,不容这样的罪恶与污秽。

少年人仆倒,无力无助而且死亡。兵丁默默无声,也在死亡的状态。三十节是四十九章廿六节的重复,不过在该处是论大马色,此处论巴比伦。

第五十章卅一至卅二节 “主万军之耶和华说,你这狂傲的阿,我与你反对,因为我追讨你的日子已经来到。狂傲的必绊跌仆倒,无人扶起,我也必使火在他的城邑中k起来,将他四围所有的,尽行烧灭。”

巴比伦的狂傲,在廿九节已经提到。卅一、卅二节再重复,并且成为主题。

追讨你的日子已经来到,卅一节下与廿七节下一样,绊跌仆倒,又在四十六章六、十二、十六节。兵慌马乱,军队已经完全溃乱,撞来撞去,无人扶助解救。正如四章四节,大火k起,无人能以熄灭。九章廿一节,因为死亡追来各家各地,无人逃脱,无人救助。

卅二节下k起的火,将四围所有的尽行烧毁,可参考廿一章十四节,这节与此处,都可溯源阿摩司书一章十四节上。

在战争中攻取一城,必先行掳掠人与物,然后为毁灭存留余剩的,最彻底的方法,就是放火焚烧,才可将一切尽行毁灭,这是最彻底的方法。巴比伦曾这样彻底的对付犹大耶路撒冷,以后巴比伦也将被敌人如此毁灭,不留任何余地。火象征神的公义,也表明祂的作为,耶和华神乃是烈火,祂的怒气也以火来说明,愤怒的火会焚烧一切。

第五十章卅三至卅四节 “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人和犹大人一同受欺压。凡掳掠他们的,都紧紧抓住他们,不肯释放。他们的救赎主大有能力。万军之耶和华是祂的名,他必伸清他们的R,好使全地得平安,并搅扰巴比伦的居民。”

这里回到以色列。他们是包括南方犹大与北方以色列的人,是神选民的整体,他们一向受欺压。“欺压”一词,原是富者对穷人的压迫(如七6,廿一12)。但这里是以色列民族受外邦的压迫。他们曾经在埃及受压迫,又在亚述与巴比伦的强权下受尽压迫。看来他们是无法得着释放,因为异族的压迫是不会放过他们,只紧紧地抓住他们。“不肯释放”是在出埃及记里屡次强调的。七章十四节:“不肯容百姓去”,九章二节等。468巴比伦也和埃及一样。

但是耶和华是救赎主,大有能力,曾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出六6,十五13),也必救他们从巴比伦出来。“救赎主”在卅一章、十一节已有解释。祂必为他们伸清R仇,因为伸R与报应在神。此处“伸R”的用词为“辩护”(Ri^v)是法律的程序,与“救赎主”有同样的涵义。在本书别处“伸R”用另一词(di^n),也是法律的名词(五28,廿二16,三十13),有异曲同工之美。此处伸R,连用同一个字三次,前两次是以动词的方式(无定词与正动词未来式Infinitive and Qal Imperfect)后一次是名词,为多数的形式受词(accusative plural),可见文体的秀丽。

巴比伦居民被搅扰(hireg|^z),而全地因此得平安(hareg|^'a)二字也有谐音的美,“平安”或可译为“安息”,参考卅一章二节。

此一节与以赛亚书的信息尤为相似。“救赎主”是以赛亚书四十至六十六章主题。全地得平安,在以赛亚书十四章七节:“全地得安息,享平静。”

第五十章卅五至卅七节 “耶和华说,有刀剑临到迦勒底人和巴比伦的居民,并他的首领与智慧人。有刀剑临到矜夸的人,他们就成为愚昧。有刀剑临到他的勇士,他们就惊惶。有刀剑临到他的马匹车辆,和其中杂族的人民,他们必像妇女一样,有刀剑临到他的宝物,就被抢夺。”

“有刀剑临到……”以重复这样的宣告,构成一首短诗。审判临到巴比伦的人民与文化,他们都一同经验了耶和华的忿怒,先以人民起首,再至首领。由智慧人至宗教领袖,即矜夸的人(假先知),再至勇士与佣兵(杂族的人民)。最后由人物至事物,人及对象。

矜夸的人成为愚昧,可参考以赛亚书四十四章廿五节:耶和华“使说假话的兆头失效,使占卜的癫狂,使智慧人退后,使他的知识变成愚拙。”在耶利米书四十八章三十节:“他夸大的话一无所成”。可见虚假的宗教,产生虚谎的言语。

勇士过分的惊惶,使马匹车辆这些战车战马,都无从发挥战斗的力量。杂族的人民是那些佣兵,参考的经文在廿五章二十节,好像妇人那样无力,可参考三十章六节。

宝物被抢夺,原为犹大的惨状(王下廿四13,廿五13-17),现在已经切实地临到巴比伦身上。刀剑是神给他们的咒诅。

第五十章卅八节 “有干旱临到他的众水,就必干涸,因为这是有雕刻偶像之地,人因偶像而颠狂。”

干旱不是指那两条大河,而是指许多灌概用的运河。刀剑与干旱为同一字源,以致叙利亚译本在此处仍作“刀剑”。在上一节,刀剑抢夺了宝物,但干旱羆v响了众水,使水干涸。

现在再转向偶像,可参考八章十九节。“偶像”在此原意为“恐惧”,这在旧约中是惟一有这涵义的名词。可能因偶像给予人无限的恐惧感,而他们竟迷信虚妄的事,愚蠢至此。人在恐惧的迷信中,生出一种十分反常的情绪,变成颠狂的样子。干旱使运河无法灌概农田,必定歉收,他们在慌张中不知所措,只是狂热的膜拜,以为这样方可引起神明的怜悯,其实完全是无济于事的。

第五十章卅九至四十节 “所以旷野的走兽和豺狼,必住在那里,驼鸟已经在其中,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耶和华说,必无人住在那里,也无人在其中寄居,要像我倾覆所多玛、蛾摩拉,和邻近的城邑一样。”

旷野的走兽,大概是凶暴的野兽与豺狼,都是在十分干旱之荒野中生活。诗篇七十二篇九节提到住在旷野和仇敌,大概也指野兽等类的怪物。有的将走兽解释为魔鬼。469特别是根据以赛亚书卅四章十四节:“夜间的怪物”。470此处所描述的是十分荒僻的旷野,以赛亚书十三章二十节上与此处(39节下)相同。若干译本给予不同的解释:七十士译本作“偶像”,拉丁文译本作“龙与牧神”,牧野神(faun)有人形,头上耳边有角,有山羊之尾,半人半羊的偶像。叙利亚译本作“海中的女神”。在阿拉伯的观念中,认为鬼魔与野兽共同生活。471在那本来那么繁华的大城,怎会变成那样的荒漠,野兽鬼魔出没之地?两次重复“无人”居住,其荒凉的惨况可想而知。

这幅毁灭的图画,最后以所多玛、蛾摩拉和邻近的城邑来描写(参考四十九18)。耶和华曾用硫磺与火降灾(创十九2425),将一切全部烧毁,成为永远的鉴戒。

 

462 William L. Holladay, Jeremiah 2, 418引用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612b.

463 Holladay, loc. cit.,

464 Manfred Dietrich, Die Arama/er Su/dbabyloniens in der Sargonidenzeit (700-648) 1970, 5-6; Walther Zimmerli, Ezekiel 1, 488, n.29.

465 J.A. Thompson, The Book of Jeremiah, 741.

466 Rene* Pe*ter, "p-r et shur, Note-de Lexicographie he*bra|/que," Vetus Testamentum 25 (1975) 486-496.

467 R. Barnett, Assyrian Reliefs, Plates 23, 28, 40, 44 etc.

468 Martin Noth, Exodus, 1962, 34, 70; B.S. Childs, The Book of Exodus, A Critical, Exegetical Commentary, 1974, 94, 131.

469 John Bright, Jeremiah, 355.

470 C.C. Torrey, The Second Isaiah, 1928, 289-290.

471 Juius Wellhausen, Reste arabischen Heidentum, 1897, 151, 152, 152, n.2.

 

5.巴比伦哀痛无助(五十41-46

巴比伦一直是北方来的仇敌,是犹大的威胁(六22-24),现在巴比伦被威胁的,仍是北方来的仇敌(39节)。此段再述北方而来的人(4143节),这里所说是一种更可畏的灾祸。

第五十章四十一至四十三节 “看哪,有一种民,从北方而来,并有一大国和许多君王被激动,从地极来到,他们拿弓和枪,性情残忍,不施怜悯。他们的声音像海浪匉訇。巴比伦城阿,他们骑马,都摆队伍,如上战场的人,要攻击你。巴比伦王听见他们的风声,手就发软,痛苦将他抓住,疼痛彷佛产难的妇人。”

这几节可谓重复六章廿二至廿四节,只有少许的更改。“许多君王”大概是指那些附庸国的王。亚述、巴比伦以及波斯帝国,都招附庸国派兵来协助侵略作战。耶利米也许还不知道波斯国将如何来侵巴比伦,但侵略之规模一定很大,到处招聚,甚至来自地极。他们的军备好,凶暴的情形一定十分可怕,也必大发噪声,以致人听见就会惊惧。他们的声音,像汹涌的海涛。巴比伦向来以侵略者的姿态,给予犹大及他国威胁;他们可以想象这种战争的激烈和可怕。使巴比伦王都有无限的恐惧,致于痛苦无助的状况。

第五十章四十四至四十六节 “仇敌必像狮子从约但河边的丛林上来,攻击坚固的居所。转眼之间,我要使他们逃跑,离开这地。谁蒙拣选,我就派谁治理这地。谁能比我呢?谁能给我定规日期呢?有何牧人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你们要听耶和华攻击巴比伦所说的谋略,和他攻击迦勒底人之地所定的旨意。仇敌定要将他们批众微弱的拉去,定要使他们的居所荒飽C因巴比伦被取的声音地就震动,人在列邦都听见呼喊的声音。”

这是重复论以东的预言(四十九19-21)。巴比伦被取的声音,是列邦等候的好消息,他们必大为欢乐,因为新的时代来到了。

被掳者的心理,在以西结书反映得十分真切,犹大人那时十分失望(结卅三10),但以西结给予他们鼓励,因为耶和华的道是公正的(结卅三10-20)。恶人不悔改必遭刑罚,侵略者必亡,犹大的罪孽必得赦免而复兴(卅四至四十八),可作耶利米信息的补充。──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耶利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