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02}一、今日的时代

 

经文:耶一2,二1-3,二34-35,三121422

  我们从圣经中看见耶利米的世代,与我们今日时代相同。耶利米在犹大王约西亚时作先知。神要他把祂的话向犹大百姓宣告,神把末后世代选民的光景显给他们看,同时神也把末后世代要说的话讲给我们听。今天是末后的世代,正如路加福音廿一章所讲到的两件事。一是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很早以前,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个大像,这像头是精金,脚是半铁半泥的。我们观察这个像,就知道今日的时代已经到了半铁半泥的两个时代,就是民主时代和极权政治的时代,这正是末后的外邦日期。二是无花果树和各样的树发了芽。这是指什么说的呢?无花果树是代表犹太国,发芽是指复国,犹太国在一九四八年已经复国了,同时世界上亦有许多弱小民族,在这同一期间建立自己的国家。

  耶利米时代是末后的时代,同样今天也是末后的世代;神在耶利米时代,叫选民看见了末后世代的光景,同样神在今天也叫基督徒看见未后世代的光景。

  现在我们要来思想两件事:(一)耶利米时代的背景。(二)当时的属灵光景。

  当时的背景──耶利米出来做先知是在约西亚王在位十三年的时候,在此之前,以色列到民族已分为南北两国,北国叫以色列国,南国叫犹大国。北国已经灭亡了一百多年,而南国仍存在。原因是犹大国还有一些敬虔的人,所以神保存了这个国家。以色列到国有十九个王,犹大国也有十九个王,但以色列到国没有一个好王,而犹大国却有像希西家,约坦,约西亚,乌西雅……这样的好王,但最后还是要灭亡的。神不因为这个国家有了几个敬虔的人,就一直容忍下去,神只不过给这个国家多一点机会和日子罢了!同样,今日教会中亦有少数敬虔的人,所以神还留下教会的灯光,但是神不会一直容忍下去的,祂只是给予教会多一些机会和时间,若最后不悔改,神要吹熄教会的灯光,神要离开教会。

  今日的世代与耶利米时代是一样的,耶利米的一生经过五个王,其中只有一个是好王,其余四个都是坏王。耶利米时代,好人少,坏人多。在启示录二章和三章讲到七个神的教会,除了士每拿,非拉铁非外,其余的几个均受神的责备和憎恶。它们之中好的少,今日的教会也如此。今日的社会好人少,坏人一大堆。主耶稣时代,吃饼的人多,跟随主的人少。今日的教会属灵的人少,属世的人多。今日的信徒冷淡的多,热心的人少。

  耶利米时代,约哈斯,约雅敬,约雅斤,西底家都是坏王,而且老百姓也败坏,所以这个国家从上到下都坏透了,牧养的人坏,受牧养的人也冷淡。正像今天教会,不但受带领的人坏,带领的人也坏,因为为他们冷淡,属世。

  列王纪下廿三章廿五节说:“在约西亚以前,没有王像他尽心尽性尽力的归向耶和华,遵行摩西的律法;在他以后,也没有兴起一个王像他。”但壮志未酬身先死,而被埃及王所杀。这人真有摩西的心志,又忠心于神,不顾自己的得失。当时,虽有这样好的人起来,做复兴的工作,可惜这种复兴像昙花一现就过了,原因全国的人,好的少,坏的多,从下到上都坏透了,故此不能有所作为。同样,今天的教会也有一两个属灵的人起来,如约西亚一样,也是无能为力的,很快就要消失的。耶利米时代的光景,也就是今天的光景。

  属灵的光景──那时代是一个背道的时代,神藉着耶利米的口,讲出背道的事。他们把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都丢弃了,背道了。在启示录二章至三章里讲到七个教会,而老底嘉教会是不冷不热的,神要把它从口中吐出去。其中第一个教会以弗所,它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这是灵性堕落,软弱,跌倒,冷淡的总因。若果一对夫妇,离弃起初的爱情,就会常吵架,冷淡,甚至动武,弄到家不安宁。

  我们跟随主,过了一段时间后,就与主疏远了。有什么凭据呢?就是不像以前那样亲切,读经不像以前渴慕,聚会不像以前热心,工作没有以前殷勤,这些现象就是与主的爱疏远了。

  以前,以色列人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神,祂都记得,因为他们对主有爱情。对主有真正的爱,才能完全为祂。好像约伯对神的忠心,敬爱,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伯一21)他爱神并非因神给他许多的恩典。有一个青年,在战场上与敌人作战,不幸手打断了,眼也盲了,他写信给他的未婚妻说:“你收到这信就自由了,我们解除婚约了。”他得着回信说:“我的手作你的手,我的眼作你的眼。”乃是她爱他之故。又如路得与拿俄米的故事,拿俄米叫她回去找丈夫嫁人去,而她要跟随拿俄米,她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得一16-17)她不怕得失,什么环境下都跟随拿俄米。

  今天我们跟随主,要在任何环境中跟随祂,不要道路平坦时才跟随,崎岖时就不跟随,教会光景好才跟随,不好就不跟随,这样做会受到神责备的。

  神记得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即“那时”分别为圣,有幼年的爱,和婚姻的爱情,有起初的爱,分别出来为神,不但把时间分别出来为神,甚至连金钱,时间,整个人全都为神。今日的教会,各人把时间,金钱,自己,也不能分别为圣为神,乃是把起初的爱离弃了,背道了。

  神拣选以色列民为祂的选民,要求他们成为独居的民。但他背道了,离弃了神,他们的敬虔变成了外表的仪式,他注重献祭,节期,和仪式。同样,神今日要求我们是内心的敬拜,不是外表的仪式。今天我们有礼拜堂,但已经没有实际了。正如耶利米责备当时的犹大人是背道的子民,今天,我们在神看来亦是背道的人。

  耶利米责备他们说:“你的衣襟上有无辜穷人的血,你杀他们……”(耶一34)他们里面有罪,里面没有感觉,是麻木了。好像患痳疯的人,他们的皮肤是麻木的。有一个母亲接到他儿子在战场上受伤的电报消息,他伤得很重,生、死的成分各一半。她赶到那里,司令官不准她进去看她的儿子,她苦苦要求,结果准了她,但要她不准对他说话,她进到医院看见他的儿子被包着带,她一声不响,用手摸她的儿子,她儿子就说话了:“妈妈,你什么时候来的?”爱是敏感的。如果爱不存在,属灵的感觉也失去了,麻木了。当时的犹大在神面前有罪,他们还说没罪。

  虽然他们背逆神,但是,神还是呼唤他们回来罢!他们却一再的不理会。今日的光景也是一样,神一再的呼唤我们回来,而我们却不理会祂的呼声。有一次,我到阿飞学校去讲道。我看见一个廿一,二岁的青年,沦落为阿飞。因为他犯罪,被拉进这间学校,没几天就逃出来。他父母用车子送他回阿飞学校去,到了门口,他不下车,他父母拉他也不下,向他叩头也不听,甚至叩头叩到流血也不受感动,他还说:“我看惯了,不要来这一套。”各位,我们对主也是这样吗?

  今天我们与当时的犹大人一样,属灵的心麻木了,不听神的呼唤,所以我们落在苦难当中。求神苏醒我们的心,不要再顽梗,不要做一个背道的人。── 吴勇《今日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