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哀歌绪论

 

作者简介

耶利米哀歌注释的作者罗伯特.戴·逊在圣安德烈大学接受教育,曾在阿伯丁、圣安德烈及爱丁堡大学任教,之后任职格拉斯哥大学圣经研究教授。戴教授在神学和旧约批评上均有多部著述。他深入浅出的文笔必能助你更好的掌握和了解本书信息。

耶利米哀歌绪论

{\Section:TopicID=103}作者为谁之谜

‘以色列被掳,耶路撒冷被毁之后,耶利米坐着哀哭并撰写了这首哀悼耶路撒冷的哀歌。’希腊文旧约圣经(七十士译本)便用这些话介绍我们现在称为耶利米哀歌的这卷书,而且解释了为何在英文圣经中,这卷书被放在耶利米书之后。希腊文经文在这里大概是遵循历代志下卅五章廿五节的线索,那里说,约西亚于主前六○九年驾崩,‘耶利米亦为约西亚作哀歌’,而这哀歌,和其它类似的作品,一同出现在一卷称为哀歌集的书中。然而,在耶利米哀歌中没有论及约西亚,而在历代志中的话必定指我们在旧约有提及而现在已散佚的几卷书之一。

这样,从某个角度而言,希腊文经文把耶利米哀歌看作是耶利米的作品是错误的。希伯来文旧约经文却未犯这种错误。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它不是置于耶利米书之后,而是放在构成希伯来文圣经第三部分称为‘圣卷’的各种不同性质的丛书中。它与另外四卷书──路得记、雅歌、传道书,和以斯帖记──放在一起,这些都用于犹太人重要宗教节期的公众礼拜中,耶利米哀歌的自然背景在亚笔月(通常在七月)第九日的节期,那时犹太批体重新体验那些曾临到百姓的灾祸──圣城和圣殿的毁灭──不但于主前五八七年毁于巴比伦人之手,也于主后七十年毁于罗马人之手。耶利米哀歌可能根本不是出于一人之手笔。它是一部有五首诗的诗集,相当于这卷书的五章,而且很难确定是否由一个或多个作者写出。

然而,文中有另一种更深的意义,按这种意义来说,希腊文的经文是对的。若不是耶利米,和那些像他一样的先知,便不会有耶利米哀歌这卷书。关于我们在耶利米哀歌中所发现的不但是表达悲哀、忧愁的动人而热情的诗句,内中也有信心的跃现,像火凤凰从耶路撒冷的灰烬中兴起。所要强调的这信心是残留在城中之百姓的信心,并不是那些被掳去的人的信心,旧约对于他们整体而言,显得更加关注。只有那些认真接受耶利米所说一切关于神加于耶路撒冷之审判必然成真的人,才有这种信心;而且关于那盼望,乃基于神坚定不移的爱是超越灾祸的。在耶利米哀歌中的那些诗歌,大概大部分最初就在圣城于主前五八七年被巴比伦人毁坏之后不久撰写的,它们意味深远地见证了耶利米的教训并非全然落在刚硬的心上。我们不知道那个诗人或诗人们的名字,我们毋须惊奇,在旧约里面只有很少书卷之作者是我们知道的。

{\Section:TopicID=104}依字母顺排之诗

注意耶利米哀歌中的五章书,你会发现它们都是廿二节,或者在第三章的情形,是廿二节的倍数,即六十六节。这种情形乃由于希伯来文有廿二个字母。在耶利米哀歌中之诗是我们所谓离合体的诗,这种诗以某种方式将A至Z,或将希伯来文字母‘Aleph’至‘Taw’贯穿起来。因此在第一章有廿二节三行的经文;第一节开始用希伯来文的第一个字母,第二节用第二个字母……如此类推。第二章相仿,但在一处地方,字母的次序似乎混乱了,好像在第一章,之前,但在第二章,却在之前。第三章是最精巧的诗。它的六十六节分成二十二组:因此一、二、三节每一节都用第一个字母开始;四、五、六节每一节都用第二个字母开始,如此类推。第四章虽然只有两行经节,却仿效第二章的模式,而且又是之前。第五章不是这样使用字母顺序,或许才思已尽,但至少它有廿二节,彷佛在仿效字母诗。

用这样的字母顺排诗有什么理由吗?有许多见解,由字母相关联的魔法概念以至便利记忆的说法都有,但我们并不真正知道其原因。我们所确实知道的是有从古代近东之诗以及从旧约本身我们都可以找到这类型诗歌的实例。例如,箴言卅一章十至卅一节被称为‘贤妻的金科玉律’,同时诗篇一百十九篇包含了最长的,但或许不是最具灵感的例证。可能当作者撰写耶利米哀歌的时候,依字母顺排的诗已经适当地确立为一种文学的传统手法,正如今日的十四行诗一样。你会在诺克斯(Ronald Knox)所英译的耶利米哀歌中发现他尝试仿效这种依字母顺排的译法,他的译作载于一九五五年版的英文圣经The Holy Bible)。

依字母顺排的诗无论如何因袭传统,在耶利米哀歌中可能有重要的目的。现在让我们把这幅图画更换片刻。试设想一座钢琴,它有键盘,其上有一定数量的音键。一个熟练的作曲家会充分利用键盘,探究每一种音色与和声。事实上有一定数量的音键把某种规律加于他。他要与这些音键合作,而不是与其它东西合作;而且一个伟大作曲家的特色是:在这些限制中,他能探究广大范围的人类情感。我们在耶利米哀歌中发现的是一个诗人(或多个诗人)彷佛在沉痛和悲剧的键盘上探究每一个音键,在不和谐中寻找和谐。然而那些诗并不是自我的放纵。字母给诗人提供工作的框架。所表现之情感的深度与强度是更加有效的,因为不让那些情感一直拖下去。

{\Section:TopicID=105}统一中之变化

虽然耶利米哀歌中的诗拥有共通的特色──它们是依字母顺排的诗,或仿效字母顺排的诗──但在那些诗中还有其它丰富的变化。第一、第二,和第四首诗大致上是丧礼诗,每一首都由象征这样之诗歌的一个字作句首引言:希伯来文是eka,译作‘何竟(或何其)!’(译按:句首是按原文的句式。)你会在大·哀悼扫罗与约拿单之死的著名哀歌中找到同样的字,连同其回响‘大英雄何竟死亡!’(撒下一1925)。这样的丧礼诗歌往往是由熟悉传统和公开哀悼方式的妇女们唱的,正如她们在许多东方国家直到今日的情形一样(参耶九17)。诗人选择了这样的传统丧礼诗歌,将它们改编并加以使用,但不是盲目地使用,而是用以哀悼耶路撒冷的命运。曾一度充满着生命力的圣城和圣殿,现在几乎全无气息。但现在正举行一个奇异的葬礼,因为那尸体不止一次坐起并且说话:例如一章十二节及以下各节。

第三首诗是不同的。它不是采用葬礼诗歌的形式。它类似许多极具个人色彩的‘个人哀歌’,在这种诗篇中诗人描述并经历一次危机,往往是悲伤与绝望的经验,而且在黑暗中向神伸出手臂,要在神不变的本性中找到重新的保证。在这首诗中发言的人,他的经验是整个批体经验的象征,因此这首诗从一至卅九节的‘我’转变到四十至四十七节的‘我们’,在四十八节及以下又转回到‘我’;这又是某些诗篇典型的特色:例如,诗篇第一百零二篇。

第五首诗从头到尾都是批体的祷告,将它目前窘境的恐惧重现,承认有这种遭遇是因为‘我们列祖犯罪’(7节)……‘我们犯了罪’(16节),并且恳求神搭救。

所以不同种类的诗有许多变化;而在各类诗之内也有不同的变化。哀歌一词的希伯来文是qinah,这个字也用以描写某一种格式的诗,往往用以表达强烈的情感,与悲伤无关。它是把一句话分为两行,上一半较长于下一半,给人渐渐消失的印象。因此:

先前满有人民的城,

现在何竟独坐!(一1

我是因耶和华忿怒的杖,

遭遇困苦的人。(三1

但整卷书决不是这样。在许多情形下,下半句跟上半句一样长,而且意义互相呼应,正如在希伯来文的诗中常见的情形:

锡安的门都陷入地内;

主将她的门闩毁坏,折断。(二9

然而在这一切变化中,隐藏着统一的思想和经验。耶路撒冷于主前五八七年落入巴比伦人手中,正如我们查考耶利米书时见到的,对犹大的人民来说是一次创伤的经验。对于许多人来说,它是一次信心的危机。耶利米哀歌中的那些诗是对这种危机的创造性回应。它们使批体能坦然且带着医治在敬拜中,经历他们的悲剧和痛苦,并把他们提出的问题带到神面前。这是他们一直为犹太人的批体在历世历代以来经常面对的类似经验所作的。这些诗在基督教传统之圣周(复活节之前一周)中占一席位,而且已变成适于在那一周之星期四、五、和六宣读,实不足为奇了。但把它们局限于那一周是不对的。任何准备经历悲剧与伤痛,且将经历与神和其它信徒分享的人,都可经验医治的大能。――《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