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哀歌第二章

 

耶和华所作的(二1-10

这位诗人兼注释者在第二首诗开始时描述耶和华在怒中对这地、这城和圣殿所作的事。当我们体会到耶和华现在所作的似乎令人对祂从前作的一切产生怀疑,我们只能完全如诗人心中所想的,感到进退两难。许多人必定认为神的性格已经改变了,祂从前向祂百姓所作的那些应许已不能挽回地废弃了。

在过去,‘云’是象征神在祂百姓中间之恩典与保护(参出十三21,十四19-20),现在百姓却在祂忿怒的黑云下(1节)。这地及其上的城邑与堡垒,从前是由神应许给祂百姓的,现在已由神无情地加以毁灭了(25节)。身为战士的神,从前曾为祂的百姓争战,抵抗他们的仇敌,现在祂自己成了头号敌人(3-4节)。神从前曾应许大·的王朝和国度会永远长存(撒下七12及以下),现在祂把这国摧毁,并流放了王和王室成员(29节)。耶路撒冷本是决不会被毁坏的神之城(诗四十六,四十八),今已荡然无存,它的城墙城门都被粉碎,它被量度,并定出被毁的限度,正如建筑师量定基址一般(8-9节)。在锡安山上的圣殿,是作为神在地上永远安息之所的(诗一三二14),是神踏脚之处,‘祂的脚凳’(1节),是祂百姓带祭物来献给祂的地方,在重大的宗教节期称颂祂的慈爱,那地方现已成为废墟,在仇敌胜利的吶喊面前,敬拜者欢乐的歌声已经沉寂下来。神与祂百姓相会的地方已变成像草草搭成的临时茅屋、草棚和‘帐幕’,园丁再找不到它的用处,而任由它渐渐废弃(6-7节)。百姓已被丢弃,不能再亲近神;也再听不见律法(妥拉),神的指示和教训;先知不再声言有任何‘异象’或从神而来的启示(9节)。

这不只是物质方面的破坏,它也是灵性上的蹂躏。他们的神已死,正如在我们的时代,奥斯维新(Auschwitz)和大屠杀在许多犹太人看来显示出神已死。或许它提出的最急迫的问题,只有当我们发现自己在核战下惊骇不已的生还者中,我们过去生活的里程都被消灭了,我们才充分明白其意义。有什么留下来呢?没有,为了整个批体,那些国中的领袖、众‘长老’,以至少女,只好默默无声地哀悼(10节)。

悲痛和无答案的问题(二11-17

某些时候描述一桩悲剧就是分受这个悲剧,而且这个诗人,他自己大概就是经历耶路撒冷最后浩劫的残存者,至此便再也压抑不住他自己的情感。他在极度痛苦中──关于‘我的心(希伯来文作‘我的肠’。译按:和合本作‘我的心肠’)扰乱……’,请参耶利米书四章十九节的注解──先知的极大痛苦{\LinkToBook:BookID=147,TopicID=129,Name=先知的極大痛苦(四19-28}。他开始哭,尤其当他想起那些孩童之时,他们瘦弱的身体躺卧在街道上,或饿死在他们母亲的怀中(11-12节)。这是凄凉的景象,我们今日经常可从非洲那些被饥荒蹂躏的国家中看到。诗人发现自己找不出言辞来表达,诸多问题涌进他心思中;但是没有答案。悲剧的范围过于他曾经验过的任何事物,传统中任何希望的言辞都被所发生的巨变淹没了(13节)。在我们今日的世界上,难道没有其它情况对我们产生同样麻木的影响么?

然而这一切都可能是极不同的。像耶利米书一样,耶利米哀歌把所发生之事的主要责任放在批体之宗教领袖身上,尤其是放在那些应该已把情况纠正过来的先知身上(关于14节的‘恢复你的产业’〔译按:和合本作‘使你被掳的归回’〕这短句,参关于耶三十3的注解──该受的刑罚──所应许的未来{\LinkToBook:BookID=147,TopicID=208,Name=該受的刑罰──所應許的未來(三十1-11})。使他们面对他们邪恶的行动,而非放任于‘虚假和骗人的异象’。在这短句中译作‘骗人的’那个希伯来字是译作‘粉饰’的那个字。你会在以西结书十三章八节及以下各节发现对那些口是心非之先知辛辣的攻击,他们说‘平安’,其实没有平安,他们像‘有人立起墙壁……用未泡透的灰抹上’。当我们讲到一种掩饰的工作时,我们现在仍然用同样的话语。这些先知所作的一切──用一种类似的说法来说──乃是用他们引人入歧途的话裱饰裂缝。结果是致命的。这些先知的声音在今日并不是缄默的;对一个从前被认为‘全美的’(诗五十2)且‘为全地所喜悦’(诗四十八2)的城现在听到仅有的声音,是轻蔑她的仇敌揶揄嗤笑的声音(15节)。下一句短句出人意料地出自一篇声称耶路撒冷决不能被仇敌征服的诗篇。现在仇敌极高兴说:‘我们吞灭她。这真是我们所盼望的日子临到了!’(16节)

如果这只是仇敌胜利的话,或许还可以忍受的;但正如诗人迅速指出的,事情并不是这样。而是耶和华,‘祂倾覆了,并不顾惜’。祂的笔迹写在墙上已经有很久的时候。这并不是‘仇敌……所盼望的日子’;更彻底地说,它是为耶路撒冷所定的‘耶和华的日子’(17节)。

恳求与回应(二18-22

虽然十八节上半节能从几种不同的角度去了解(参现代英文译本),最好看它是诗人开始向锡安之民呼吁,要他们急迫并存悔罪的心转向耶和华。传统宗教上微细差异的时候已经过去。现在要完全不顾一切,否则便一无所有;现在要把悲痛完全向那位既是困苦根源,又是唯一希望所在的神倾吐。他们的整个前途──‘你的孩童……的性命’在街上濒临死亡(19节)──危在旦夕。

在二十至廿二节,我们听见锡安之民的回应。那是向耶和华的恳求,但在这恳求中,郁积在心中的许多苦毒和忿怒都几乎表露出来了。在二十节的‘耶和华阿,求你观看’之后,立即出现了一连串控诉的诘问。你怎能证明你对我们,对你的子民所作的为正当呢?且观看它可怖的后果:妇女被饥饿驱使变成嗜食同类,吃她们自己的孩子求存;祭司和先知在圣殿中被集体屠杀;街道上都零乱地堆满了尸体。宗教的节日,从前挤满欢乐的敬拜者,现在已被恐怖的节日取代,在节日中被耶和华邀请的客人乃是那些来攻击并消灭祂子民的人。这篇祷告以母城锡安悲痛欲绝且苦毒地哀悼她儿女的死而作结,就是她曾抚弄和养育的儿女。

我们不要设法掩饰在这篇哀求中的苦毒心情。它是旧约敬虔的典型,正如我们在诗篇、约伯记,并在耶利米的‘表白’(参十一至二十章注释──伍 付诸行动的人……和内在的争战{\LinkToBook:BookID=147,TopicID=150,Name=伍 付諸行動的人……和內在的爭戰(十一至二十章)})中所见的,百姓不怕向神倾吐他们真诚且往往是忿怒的控诉和埋怨。假如有苦毒和困惑在心中的话,那是要神听,要神来分受,并要神来医治。――《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