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三课

 

第八十课  以西结书之三

 

  题示:请读四十八章两次。

 

   神的权能是明明可知的,背逆的天使或邪灵既以神为敌,骄傲而专横,却是不能不承认,因此,神在末日宣告撒但引诱我们始祖堕落的罪时,它就无言可对了。

 

           以利沙高斯

 

           (论神的权能)

 

  三个异象

 

  有人称以西结为旧约时代拔摩海岛上的先见。约翰是被放逐到拔摩海岛的,以西结也被放逐到巴比伦的迦巴鲁河边;二人都是在被放逐时看见异象。以西结看见的第一个异像是记在第一章,前课我们已看过了。第二个异象则较为详细,是记在八至十一章。第三个更详细,记在四十至四十八章。能够了解这三个异象,就能够明白以西结全书了。

 

  第一个异象(一至三章)

 

  我们用了全课书来研究第一个异象,仔细地解释它所用的象征及表记,研究第二个异象时就不必赘述了,因为除了小部分的不同外,所用的象征法与前课所述是差不多的。第一个异象的主要目的乃表明地上一切事情的发生,都只是反映天上的旨意。更重要的是叫以西结知道,耶路撒冷虽然就要陷落,但神仍在管理着一切。

 

  第二个异象(八至十一章)

 

  以西结见第二个异像是在第六年六月初五日,亦即是耶路撒冷倾覆前五年。他被灵带到耶路撒冷(3)。这个异象共分四个阶段:第一个是在第八章,我们看见犹大污辱圣殿的情形;第二个是在第九章,耶和华的审判临到他的子民;第三个是在第十章,耶和华离开圣殿;第四个是在十一章,荣耀也离开耶路撒冷。

 

  第八章是记载以色列人污辱圣殿的情形。在内城北面的门口有惹忌邪的偶像(3)。这偶像是立在耶和华圣所的内院;但以色列的神岂不曾说: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出二十4等,并参申三十二1621)请注意一个对比,以西结指出有惹忌邪的偶像之后,立刻说:谁知在那里有以色列神的荣耀(4)。但可惜啊!殿内竟有偶像!犹大的罪就因这丑恶的偶像和神的荣耀的对比下更显露了。

 

  这事之后,神带以西结看到更多更可怕的偶像。就在内院的门口看见有一个洞,神叫他挖墙,他挖了,便见一暗门,是通向密室的。进了密室,他便发现七十个以色列家的长老正在举行邪教的祭仪,墙壁上画满了各种走兽,长老们正向那些兽烧香(712)。在外院的北门,他还看见更大而可憎的事,在那里,有妇女坐着,为搭模斯哭泣(1315);搭模斯是当时神话中的主角,在每年一度的节期,妇女要为他的死亡而哭泣,然后再庆祝他的复活,之后还膜拜男性的性器官。跟着,神又领他到殿的内境,在那里有二十五个人背向耶和华的殿,面向东方拜日头(16)。这二十五人可能是圣殿内供职的二十四个祭司和一个大祭司。

 

  就这样,以西结在圣殿不同的地方看见了以色列人拜偶像崇邪的一般情形:长老拜走兽、妇女行邪淫、祭司拜日头。每一阶层的人都陷在至深的罪孽里。宗教败坏的结果定必会引至道德的沦亡,无怪乎十七节说:他们在这地遍行强暴。

 

  在第九章,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行恶的民受审判的光景,有六个人从朝北的上门而来,各人手拿杀人的兵器(2)。这六个人中,有一个是手拿墨盒子,要替凡为城中行可恶事而哀哭的人,在额划上记号。到其余五个灭命者执行击杀的时候,看见凡额上有记号的就不杀,其余的从圣所起全都杀尽(6)。注意:是耶和华亲下命令杀戳的(57)

 

  第十章论到耶和华的荣耀离开圣殿的过程,第四节说那荣耀从基路伯那里上升,停在门坎以上,顿时殿内满了云彩,院宇也被耶和华的光辉充满。十八、十九节则说荣耀完全离去了。

 

  十一章说那荣耀不单离开圣殿,终于离开耶路撒冷。神掩面不顾他的城,已成定局,现在只等待审判的来临。

 

  这异象的意义是很明显的。第一个异像是说:在审判的后面是神自己;第二个异象则说:审判的原因是犹大的罪。第一个异象说:审判是从神而来;第二个异象说:审判是因罪招至。第一个异象说审判的事实,第二个异象说审判的因由。

 

  第三个异象(四十至四十八章)

 

  现在来到以西结的第三个异象;在这异象中,我们看见神的荣耀要永远与圣殿和圣城同在。这一异象可说是本书中最突出的一段,但其解释可就有点问题,因解经家的意见不大一致。现在且看一下能否建立我们自己所解释的理由。

 

  首先,我们要知道以西结这个异象中的圣殿是指那一个圣殿而言。它必不是所罗门建的第一个圣殿,因为它现在已被毁了。同样的,它也不可能是被掳归回的余民,在所罗巴伯和哈该领导下所建的第二个圣殿,因为规格完全不一样。它亦不是后来希律为了政治的原因而建的殿。上述这三个殿现在都已成了废墟。我们能与大多数解经家同意的,就是到这里。

 

  自主后七十年希律的殿被毁后,犹太人就没有圣殿了。按以西结在四十至四十八章所描述的,那个殿又不可能灵意化地解释作现今之教会,因此那个殿就明显地是指到更远的将来的殿了。

 

  问题仍在:到底以西结所说的那个殿,是要按象征法来解释呢,或按字意来解释?首先,我们要断然拒绝某些新派解经家的看法,以为这个殿只是以西结随己意地幻想,说这个殿是以西结为了重新组织被掳归回的犹太人而设,好给他们一个新的敬拜中心。以西结清楚地表明这个殿的蓝图是耶和华的灵向他启示的(四十12)。那么,我们应该按灵意或字意来解释它?

 

  我们承认在解经学上,最可靠的原则之一是:除非经文本身有特别的理由,按字意解是稳妥的,因此,我们应该先看经文本身是否容许我们按字意解释。应用这原则在本段经文上,按字意解释有没有困难呢?有!因为我们若按字意来建造这个殿,不单是不可能,更是不能想象的。

 

  先看看殿和圣地的大小:外院是五百竿长,五百竿宽(四十二1520,四十五2);每一竿约等于十尺,单这外院就是一哩长、一哩宽,亦即是说等于整个耶路撒冷旧城墙内的全部面积。不单如此,这个殿是建在锡安山上的而锡安山却在耶路撒冷内;部分小于全部是简单的道理,因此锡安山就不能容得下这个殿的外院了。

 

  从外院到圣地或称圣供地,其面积是长二万五千竿,宽二万五千竿(注:原文没有竿字,只说是二万五千;和合本加上肘可能觉得二万五千竿是太不能想象而钦定本则加上竿;四十八20),那就是从南至北有四十七哩,西到东也是四十七哩,其面积相等于现在的伦敦六至七倍!在其中,有四十七哩乘十九哩的面积是留给祭司用的(四十五5,四十八13)

 

  还有第三个地方要说一下,就是那城,说城比圣供所略小,但其周围也有二万竿,亦即是几近三十八哩长(四十五6,四十八1519)。但约瑟弗说耶路撒冷旧城之周围,只有四哩长!我们能否想象一个圣殿足有耶路撒冷城那么大,而其圣供地的面积竟达到二千二百平方哩?

 

  还有,这个圣供地根本就大过巴勒斯坦地,这是真正的不可能。除非说整条约但河要向东远远的迁移。巴勒斯坦地的疆界西面是地中海,东面是约但河,中间有一条山脉自北至南地分隔开约但河和地中海。耶路撒冷城就是建在群山环绕的地势上。四十七哩长宽之圣供地又怎能建在其中?不单如此,在圣供地旁还有一个叫归与王的余地(四十五7,四十八2122),那就更不可能了。不错神可以移河,但这又岂是作者的原意?

 

  还有一个困难:这个圣供地虽有四十七哩乘四十七哩那么大,却是不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因此,本段所提及的城并不是指耶路撒冷而言。倘若我们按字意解这圣殿,旧约先知预言耶路撒冷要成为万民流归并景仰之城,就不能应验了。

 

  以西结在异象中所见之圣殿,离开圣城足有五百竿远(约九哩半),与圣城中心相距有十四又四分之一哩。我们知道,在圣经与犹太人的思想中,圣城与圣殿是紧紧连在一起的。我们若按字意解释这个殿,就把二者完全分开了,分开而又没有给予解释,那是不可能的。如艾利葛(A. J Ellicott)所说:若不是在摩利亚山上的圣殿,就不是犹太人希望中的圣殿。我们实在难以想象这么大的一个圣殿怎能建在一个满有高山低谷的国家,而更难想象的是这个新城竟是离耶路撒冷有那么远,而圣殿又向北离开新城足有十四哩远。这样一来,新的圣殿就几乎在撒玛利亚境内了。

 

  另一个按字意解释的困难,是与以西结所见之水有关。(四十七112),该水是从殿的门坎下往东流出(四十七1)。再引艾利葛的说法:这水往东面流出,直入大海,该海必是死海无疑。但地势若不全然变动,那就不可能这样流法。因为异象中的这个海是在国内分水岭之西,河水又怎样爬上山岭,再向东流?还有,这水是能医治死海,使水变甜(8)。死海若没有其它出路,海的盐度就不能减低,因为死海地势低,且温度高,水的蒸发度也就很快,因此,它只有愈来愈咸。以西结在四十七章十一节中暗示该海是无其它支流的。

 

  但更重要的是水本身的流量,若非有恒久不断的神迹,该水就是不可想象的。该水原先是一小溪,源自一至高的山上(四十2),当它往下流了一千肘就变得很大。就这样的,每流一千肘,它的流量就增大,直到第四千肘(一哩半),它已经成了河,使我不能超过,因为水势涨起,或为可伏的水,不可超的河(四十七5)。一条没支流的溪,怎可能流了一哩半路就成为像约但河一样的不可超的河?明显的,这条不可能是天然的河了!不过,放下这些困难不说,这条河流是很理想的,河中有鱼,河岸生长各类的树木,其果可作食物,叶子不枯干,果子不断绝,每月必结新果子(四十七12)。果子可作食物,叶子可治病。

 

  即使我们相信这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我们还有一个更大更不可能的困难存在。这困难事实上是使一切按字意解释这异象成为不可能的。根据以西结的异象,在新的圣殿中仍有杀牲的献祭(四十三1327)。基督已经一次过又永远成全地献上自己作赎罪祭了,我们能想象在将来的圣殿中仍有杀牲的献祭吗?这观念岂不会侮辱了新约的教训?基督完全的自献岂不是把旧约一切预表性的,暂时的献祭制度全然废掉?那些要按字意来解释以西结的异象的解经家,实在难以自圆其说。有一个解经家说,这种献祭就像现今教会的圣餐,是记念性的。但他忘记了一点,尽管我们现今仍然以圣餐记念主的死,但也只是直等到主来而已。主来之后,圣餐就没有意思了。再说,当我们现今这个又简单又美丽的主餐停止了,而摩西那种杀牲的献祭竟又再重新出现!这个真是不能想象的。神岂会在千禧年中要我们用那种方法来记念他呢?当基督以有形的,可见的身体临到万邦掌权之日,那种献祭制度还需要吗?当然不!

 

  假如这段经文不能按字义来解释,我们就要用释经学上的第二个原则了,亦即是当发现经文不容许我们按字意来解释的,就要按灵意来解释它。不要忘记,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一个直接的预言,是一个异象,这一点就足以叫我们采用释经学上的第二个原则了。第三个异象必要跟第一和第二个异象连起来解释,才不至失去全书之主旨。在四活物的异象中,我们知道四活物就是四个基路伯,他们都是有其真体的活物,但他们却是以一表征法来出现在异象中。换句话说,他们出现的形体并不是他们原有之形体,只是仿佛是那样,目的是要向以西结显示其意义,是透过其形像来启示其思想。这种方法在圣经中是屡见不鲜的。在以西结的异象中也是如此。异象必有其中心的事实要传递,那事实是不能灵意化的,但表达该事实的记号或象征却须要灵意地去解释。什么是该异象要表明的事实呢?那就是在千禧年中的圣城和圣殿。一切之形容都是从各方面指出这事实的含意和性质吧了,因此是不能按字意解释的,不然我们就看不见它要传递的事实了。

 

  这些象征法的描写其实是不难领会其意的。那些极其巨大的尺码是表示最后圣城和圣殿超越的伟大。每一个正方形的尺寸是表明属神的完全;杀牲的祭礼表明敬拜是绝对圣洁的;从圣所向东涌流的水表明丰盛的生命及遍及全地的神恩;神的荣耀归回,并永不离去,是表明罪恶被除去,公义终要得胜;而神的宝座要设在以色列人当中直到永远(四十三7),是表明在末日神的荣耀要永远与人同在。

 

  这就是第三异象中表征法所要表达的信息了。在将来,这个圣城和圣殿所表明的:是超越的伟大、属神的完全、绝对的圣洁、丰盛的生命,以及神恩遍及全地、罪恶全然除去、公义至终得胜,而耶和华要与他的子民永远同在,他的国权与荣耀世世无穷。

 

  三个异象连起来看

 

  我们要把这三个异象放在一起看,才能找出本书的中心信息。这三个异象使以西结对历史及将来的看法完全改观。第一个异像是讨论神对世界的管理;第二个异像是论神在历史的介入;第三个异像是论神定下的终局。第一个说神在他的权能下管理这个世界;第二个说神在公义的审判下介入我们的历史;第三个说神至终要荣耀地复兴他所拣选的子民,赐福给全地。在第一个异象,我们看见神荣耀的超越;第二个异像是神的荣耀要离开;第三个异像是神的荣耀要归回。在第一个异象,以西结看见耶和华的宝座在神管理的轮子之上;在第二个异象,他看见在一切审判的打击下,是耶和华的定意;在第三个异象,他看见是耶和华的胜利才叫一切的理想及盼望有至终实现的可能。换句话说,以西结要看见,耶和华是在一切之上,又是贯乎一切之中,也是在一切之外。

 

  这个三重真理十分重要,以西结要好好地去明白它,我们又何尝不然!他是在这真理的能力和亮光中来生活侍奉,今天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岂不更要如此?不然的话,实在太易叫人失望气馁了。耶稣基督的仆人啊,要站稳了,要从以西结的异象中得力。耳中要再听到狂飙的怒吼,车轮的隆隆;眼中要看见那位手拿墨盒子,身穿细麻衣的天使;并要等候那新殿和新城。这个三重的异象会叫我们的惧怕变为希望,叹息变作乐歌。愿这一切常在我们的眼前!

 

  耶和华如此说了,就必照样成就。

── 巴斯德《以西结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