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绪论

 

作者简介

以西结书注释的著者彼徥.克莱基毕业于爱丁堡和阿伯丁大学。现任加拿大亚伯达省的卡加立大学文学科的系主任。他同时是该大学的宗教研究教授,以及卡加立英国国教教区的牧职神学家。相信他所撰写的能提供一般神学生、教牧人员及平信徒以应时的得力帮助。

以西结书绪论

{\Section:TopicID=103}这卷书的难解处

有一类的书易读易忘;另一类的书难读但也难忘,其中的要义常存在读者心中。以西结书属于后面的一类。过去数百年来,这卷书中有许多难解处,常为一般人所公认,但也从中得到宝贵的收获。主后第一世纪期间,关于以西结书是否应列为圣经的正典,在那些博学的犹太拉比之间,曾引起一场争辩,哈拿雅(Hanina ben Hezekiah)拉比表示支持接受以西结书。为了在他的同工面前,为以西结书辩解,他曾挑灯夜读,据说,在他仔细研究时,灯油共燃了三百大瓶。近年来,有不少注释以西结书的学者,都一致表示,书中的信息很难了解。前在爱丁堡新大学担任旧约教授的大卫信(A. B. Davidson),于一八九二年出版了一本以西结书注释,他在序言中说:‘研究以西结书的学者,必然会带着一种失败的感觉,向他的工作告别。’

从哈拿雅至大卫信,一直到二十世纪,研究以西结书的学者,莫不一致感觉,很不容易完全了解书中的信息。但这也是事实,即当那些经过刻苦钻研的人,虽然没有固定公式,却可以从以西结书提供的见解深刻广泛洞察神的本性,这是在旧约其它的经卷不大容易发现的。从开始研究觉得困难重重是明智的,但由于难解而不愿去研读,那就未免有点愚昧了。也许我们永远无法彻底了解其中的信息,但只要我们愿意尝试,一定可以得到莫大的裨益。

以西结书不大容易了解之处,是在它使用的语言、象征和讽喻。从前诺曼.第伯兰(Norman Perrin)特别提到,科学派的学者,很不容易了解启示录那卷书,‘同时诗人和艺术家却发现,那卷书为无尽的灵感之泉,因其中用了许多极有呼召力的巨大形像。’对于以西结书来说,也有若干同样的情况。学者们只注重文字上的分析,而按照字面解释者却沉迷在使以西结的预言与周末报章上的事件,彼此发生关系。有一位相当严肃的作者,甚至在以西结所见四轮的异象中,发现航天员和宇宙飞船的证据。那些演唱传统美国灵歌的人,当唱到‘轮行走’和‘枯干的骸骨’时,是更加接近以西结信息的活力。信息中的象征和讽喻,奥秘与活力,更能使人受到感染,并了解以西结所传达一些敏感事物的层次。

以西结书的困难,不仅在于对那个时代难以理解,也因为应用它的真理于现代的世界之不易。书中的活力继续不停,在现今的以色列国,已经生动地得到证明。在以西结所处的那个时代,有些人拚命的说:‘我们的指望失去了。’(卅七11)但以西结所传的信息,却有一个指望,就是那些枯干的骸骨必要复活。以西结充满指望的信息,直至二十世纪依然存在,在以色列的国歌中,具体表达了这等说法:

……我们的指望尚未失丧,

两千年来唯一的指望。

在我们的疆域内,

在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土地上,

作一个自由的民族。

这国歌在以西结死后约二千五百年具体体现了他的指望。在基督的教会中,也必须追求与那时有同样感觉的活力,然而在此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在新约圣经中,除启示录以外,很少引用以西结书。因此,要寻求与现代发生的关联,并非易事。但以西结书与现代的神学和生活,确有相当的关联,正如一粒珍珠,由于包裹在贝壳内,必定为人所贵重一般。

{\Section:TopicID=104}身为祭司和先知的以西结

除了根据他的名字而取名的这卷书所提供的数据以外,我们对于先知的事迹一无所知。他的父亲是一位祭司,名字叫布西,因此按照祭司职分世袭的传统,以西结在青年时代,一定受过祭司供职的教育。布西虽无传记存留,他在祭司界,可能是一位具有影响力的人;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以西结在自己的生活上,或多或少的承受了这种家庭的影响。

以西结约生于主前六二三年,可能是在耶路撒冷,就是他父亲在圣殿供职的地方。不过他是生在患难时代。他生长在他的故乡犹大国还有一定程度的独立的最后几年,但不断遭受当时超级强权,就是巴比伦帝国军事征服的威胁。当他大概二十六岁时,他的出生地耶路撒冷遭受攻击,不久就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强大的军队攻占。在主前五九七年耶路撒冷被攻占之后一段时期,犹大略微的多存在了十年,但结局已可预见。在主前五九七年,耶路撒冷有许多重要的人物和家庭,以西结也在内,都被带往巴比伦,就是现今伊拉克的一个地区,过被掳的生活。

这些被掳的犹太人,被安顿在巴比伦境内。以西结属于设在一个名叫提勒亚毕地方的小区,在迦巴鲁‘河’(实际上是一条灌溉的运河)边,这条河是由巴比伦城附近的幼发拉底河引水而来。那些被掳的人,用泥砖为自己建造房子,在一个陌生的、距离尼布甲尼撒王伟大的京城并不太远的环境里,暂时安顿下来。在提勒亚毕过被掳生活的第五年,以西结得到一次深奥的属灵经验。那时他已经三十五岁;如果他是继续在耶路撒冷生活,正是他可以完全承担祭司职任的年纪。但他却蒙召作了先知,作神的代言人。他在那些被掳的人中工作了二十余年。他最后的预言,日期可以确定,是在主前五七一年,在他中年的后期。

在现今伊拉克境内,仍然存留着一个坟墓,并已证实为以西结的坟墓,位于名叫阿祈费尔(al-Kifl)的一个地方,离古代巴比伦城的废墟不远。在过去的许多世纪里,仍有一些犹太人,继续在伊拉克境内居留。该地现已成为犹太人遇有特殊节日聚集敬拜的地方。一八六○年间,这个坟墓竟成为回教徒与当地犹太人之间争斗的根源。为求解决所有权的问题,驻巴格达的英国领事奚斯罗(J. M. Hyslop)写信给他驻君士坦丁堡的大使布勒沃爵士(Sir H. L. Bulwer)说:‘犹太人宣称,两千多年以来,这个坟墓一直为他们的产业,他们的所有权,以前从未发生问题。’

{\Section:TopicID=105}先知信息的精义

中间人物与信息之间,有时很难分辨。在以西结所作的先知事工上,实在不容易作这种区别。先知是传达神的话给以色列民的中间人物。那些话可能与过去、现在和未来有关,但若将预言的思想,只集中在未来的事情上,是不正确的。总之先知是向当代的人说出神的话语,向他们启示与那个时代有关的事。因为预言包括了话语的传递,通常是采取演说的方式。有许多先知是演说家或传道者。不过神也用其它的方法,向人类传递知识,在以西结作先知的事工中,他所用的传讲方式变化多端,圣经中的其它任何先知,都没有像他那样的。

当然,以西结也利用演讲的方式,不过他的话语,乃是非常简单的教训。他详细述说所见的异象,解释寓言,并且提出比喻。他所用的语言,简单而富于诗意,而且充满着象征性;在字面之下,更有隐藏的意义。可是除了演讲以外,以西结的行动也非常具有象征性。他妻子的死亡,原是一件大事,他却藉此传讲神的信息。在他闭口不言的那段日子,这位先知的静默,比人类演讲所发出的声音更大!当他在一个异象中,吃了一书卷(犹如现代的书籍),这个象征行动,是传递语言最有效和有能力的方法。

藉着这样变化多端的方式,以西结完成他作先知的职任。在某一种意义上,各种不同的先知经历,似乎都集中在这位先知的生活上,所以从一个角度来看,他所作的圣工,不论与圣经中的其它任何先知相比,都是最丰盛的。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以西结变化多端的宗教经验,已使一些解经家怀疑他的心理健康。对这位先知的各种心理分析都曾作过。从大体论,这些心理分析反映诠释者的心态多于反映先知本人的内心世界。诚然,以西结的品格和经验,并不是完全正常,然而他的经验与全世界各地其它先知的经验,却是平行的。任何降低他的作品的价值,将会造成一个严重的错误。

信息的本身,决不能概括为一句话,但是这卷不同凡响的书最大特点,就是在全书中所表达的领悟到神的圣洁。以西结对于神的感觉,不是像一位友善的邻舍,可以直呼他的名字。神乃是‘另一位’,在祂的大能与圣洁方面,绝对与难免一死的世人不同。不论神是如何的超越,对于以西结(正如其它的先知一样)来说,宗教的要义便是寻求人类与神之间的关系。神的圣洁要求与祂建立关系的人正直。这位先知,对于人类的分析,认为人类都是邪恶的。人类既然邪恶,无论个人或整体,就不敢盼望与神继续保持关系,这是以色列的宗教的精义。尽管对于人类的光景,先知都作了消极的分析,但以西结仍然传出一篇有指望的信息。它不是根据自由派那种乐观的看法,他们以为,人类具有自我改良的潜力:它乃是根据他在异象中的所见,神继续不停的怜悯和赦免。

然而以西结所传的信息,还有更大的意义;为求了解起见,对于这卷古书,现代的读者必须经常思想信息传出的环境。在他那个时代的犹太人,面对一个极大的问题,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他们的宗教真要完结吗?就我们这些知道以后的历史的人而论,措词如此直率,使人听起来不免有点愚蠢。但在那个时代来说,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在以西结之前的时代,希伯来人的宗教,与以色列国的生存和应许之地的取得,是密切相关的。当时他们建立信心的这两个根基,都在他们的眼前完全破碎。他们自己的失败,和他们祖宗的失败,是如此可怕,会否导致神离弃祂的百姓呢?置身在那么一个时代,面对这么一个问题,以西结的信息格外有力量。他曾论到毁灭和审判,但是他的信心和信息,终于胜过当时之人的实际经验,最后得到指望。就是连那几十年的灾祸,在神的计划中,也有某种目的。那些重大的事情凑合在一起,向百姓宣告,神实在是主宰。所以读完这卷不同凡响的书之后,它给读者所留下的最后印象,却是一个指望。这并不是一个无条件和天真的指望,乃是相当真实。正如在以西结所处的那个时代一样,他的信息要求听的人作一种响应;在二十世纪或在未来的岁月中,倘若这个指望要依然继续存留,也照样要求现代的读者作这种响应。

还有一种看法,与研读这卷古书的人有关。以现代的意义来说,我们不能把这卷书视为普通的作品;更正确的说,这卷书乃是一些重大事件和行动、教训和谚语的纪录,这些事情都是在很多日子,或很多年以前发生的。所以这是一卷可读性很高的书,以下谨以相当简要的篇幅,介绍其中的解释。──《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