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六章

 

向众山传讲信息(六1-7

整个第六章,等于是向‘以色列众山’所传的一篇信息,然而这篇信息可以分为三部分;开头的七节,组成信息的第一部分。这些话语固然是对山地所说,那地的居民也很清楚的包括在内;以西结在这里所说的预言中,将国家和居民与那些被掳的人混合在一起。这次预言的重点,范围宽广,远超过前面的一些信息;从前以西结的话语和动作,主要是对耶路撒冷而发,现在是全地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初看起来,对于大山、小冈、水沟、山谷所发的这篇信息,似乎相当严厉;任何人很难于责备地和在地面上所进行的残暴行为。然而,当一个人回想古时此地的宗教思想时,他才能了解这种辩论的效力。古时近东地区的宗教,并不把这个世界视为一种毫无生命的物质;一般人相信,这个世界是与神圣的力量一同活着。地上的小山与峡谷,到处都布满了古时丰年信仰的祭坛,因此,天然力的主人和女主人,就成为当地人崇拜的对象。

当希伯来人在这个地方定居的初期,他们曾将古代异教的邱坛,变为他们自己敬拜真神的地方;在许多山顶上,和乡间的殿坛中,都可以作为敬拜的场所。但是当地宗教的力量,和其中所隐伏的吸引力,随着年日的演进,再度大受欢迎,以色列人敬拜的真神,已经与巴力和自然女神相结合,这些半异教的神坛,散布在多山的乡间,在应许之地非常兴旺。希西家王和约西亚王的改革,也没有办法除去他们鄙俗的兴趣。应许之地的山顶上,那种虚妄的膜拜,已经促使一部分人,从真正的信仰上急剧堕落;不但使百姓亵渎了耶路撒冷真正的圣所,同时他们也使那些虚假的神坛,遍布在乡间。

现在这些预言,是向那些在平原的百姓宣告的,所以那些大山和祭坛都受到严厉的谴责,他们的祭坛将要荒凉,他们原来的圣所,却因那些膜拜偶像之人的尸首受到亵渎。藉着这一类的事情,神的旨意必要成全,大山和水沟的假神一定晓得,唯一的真神乃是耶和华(7节)。

在这些预言里面,以西结揭示出他信息的实体;他不只作审判的宣告,而且也将审判的原因和结果加以说明。不论在什么时代,或在任何地区,关于宗教的持久性,有两个问题突出来。

(一)第一个问题是混合主义Syncretism)的危险,即是将外来宗教的因素,与历代相传真正的宗教结合。混合主义的威胁,可能来自不同的方向;就以色列人的情形而论,起初本有一个崇高的目标。当以色列人在应许之地安定下来的时候,他们将自己的宗教信仰带来,很有理由接收该地原来的邱坛,并将这些东西作新的奉献,合乎圣洁的目的。从表面上看起来,这种事情似乎相当合理;然而从事这种努力,总是有一点危险,正如玩火一般。不久这些旧信仰原有的力量,便会逐渐的再度大露锋芒,好像一种潜伏的毒素,突然恢复生机一样,可使整个的身体受到影响。

不论在任何世代,过去或现在都是一样,混合主义的危险,随处可见,渐进的方式一直都是不可思议。一种信仰必须不断寻求推动他那个时代的倾向,任何有活力的宗教,都有一个极大的挑战,就是要发现一种方式,使世人改变信仰,敬拜神;而不是被他们改变。

(二)以西结所说的预言,也提醒我们,自然宗教一直都有吸引力。从根本上来说,那些不虔诚之希伯来人的问题是,他们并不真正的相信他们的神是‘自然的主宰’。祂是‘历史的主宰’,然而在近东地区几乎每一个人都承认,他们必须寻求自然之神或女神,和那些能使五谷丰收之魔力的帮助。一个人若开始崇拜自然的各种力量,他就不再完全相信一位‘造物的主’。这是灵性上的一种损失,可以促使人的信仰改变方向:各种‘经验上’的明证,似乎都支持这种新奇而不真实的方向。

崇拜自然的趋势不论是出于有意识或无意,随处都可以看见,在我们自己所处的这个性纪,与以西结的那个时代相较,并无逊色。但是除了虚假的宗教具有领导作用以外,这种重新改变的方向,也使旧约时代一些最基要的见解,变为模糊不清。自然的世界并不是有生命的,只鼓吹其本身非凡的力量,这只是造物主用手所作之工的实体,指向万物生存所靠托的那一位。不论以任何方式崇拜自然,都是引往错误的方向。一幅图画的活力,乃在于绘画者;伟大音乐的感力,乃指向作曲家和演奏的人;大山的威严,也正可以使人仔细思考造物主;崇拜所造之物,其实并无意义。

记忆的疗法(六8-10

在这一段墨黑的预言中间,突然闪出一道亮光。现在领受预言的对象,乃是应许之地的居民,并不是那些大山。这道亮光是:在所有审判中流血和被杀的人之中,还有一部分人必然存活;那些存活的人最后将要回转去真正的认识神,他们回转得到治疗的道路,已经指明;这种回转有三个阶段。

(一)治疗从记念开始(9节)。从圣经的观点来说,记念不只用心智的能力,去回忆事实和资料;悟性也包括在内。在一部分人的观念里,人类的记忆力,很像一套电恼的档案系统,在操作人的控制之下。但是一部计算机是没有知觉的,而知觉是圣经所了解的记忆最具决定性的。因为真正的记忆,首先要回想若干事实,接着了解它们。历史的记忆,除了回想重大事故发生的日期,和所造成的后果以外,还要了解两者之间的关系,和事故发生的原因。个人的回忆,不仅回想自己人生中的大事,同时也思想成功和失败的理由。真正的记念乃是智能的分支。

从变迁不定的被掳生活中,犹太人不只记得他们过去的历史,而且也记得他们的神。他们一定了解灾祸发生的原因,他们在灾祸中终于发现自己,同时也发觉这个事实,就是他们从前的健忘,是促使他们堕落的一个因素。他们的记忆力得以重新发现,将可恢复他们信心的泉源。摩西在希伯来人未进应许之地以前发出的伟大的教训,已将记念的重要性,强迫灌入他们的脑海中。如果他们要存活,他们必须谨守遵行这教训(申命记八章)。现在由于他们已经忘却,故记念的功课,就要在外国的土地上重新学习。

在以西结所说的预言里,在审判的经历中,记忆力已经变为迟钝,必须恢复生机。但是有生命力和记念,究竟如何开始,对于任何健全和属灵的生命,都有重大的关系。我们将来的结果如何,很大程度上是受我们人生经验的影响;我们将来要成为怎样的人,极大倚靠我们对于那种经验的记取和领悟。正如以西结所清楚说明的,我们记忆力的中心,必须是认识神的经验,这是同样重要的。

(二)当记忆力治疗过程开始的时候,恢复健康的途径发展的第二个阶段,称为憎恶:‘他们必厌恶自己’(9节)。切断以往生活上一切的祝福,和对现在的惨状感到心碎,百姓必感到憎恶使他们陷入困境的原因。他们被带到现在所居之地,并非命运不佳,或历史的错误;这完全是他们自己的罪恶,和可憎的行为,才使他们远离家乡,被掳往远方的一个角落。换句话说,记念使他们了解过去的罪恶,和罪恶所造成的结果。在健康恢复的过程中决不会有什么真正的进展,直等到达到这种认识。如果没有这种认识,过去的妄行和盲目非常容易重演。认识过去和其中的失败,乃是恢复过程中教育任务之最主要的一部分。

然而,自我厌恶是来自了解过去的行为,远胜于以自我为本位之内省。过去包括他们自己的失败,也包括别人的失败。但是其中最重要者,就是在神面前的失败。在过去的岁月中,忘恩负义和缺乏爱心使他们丑陋的头抬起,造成这种无价值的感觉,没有任何希望可以遮盖羞辱。在这样最基本的憎恶的经历中,有一个目的;在恢复健康的途径上,只有获得这种令人惊骇的见识之后,才能使人开始前进。

(三)寓于治疗的最后阶段包括认识:他们终于‘知道我是耶和华’(10节)。在历经一阵痛苦的过程之后,所有应当知道的事情终于变得十分清楚。

认识耶和华的这个题目,乃是以西结书全卷的中心,也正是本章的主要信息。这里三次提到,并且三次解释得非常清楚:(甲)从拜偶像之人的尸体布满斜坡,大山必定认识耶和华(7节);藉着死亡可以看见神统管的权柄。(乙)在经历治疗过程的痛苦之后,那些被掳之人的余数,一定晓得事情(10节)。(丙)藉着地土的荒凉,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必知道神的主权(14节)。但是所有这一类认识的途径,都是痛苦的,这一切都是起源于忘记;所以在你年轻时,最好要牢记这个真理,并且终身不渝。

死魔之舞(六11-14

这个审判罪恶的信息,是向众山传讲的,内容简短,却弥漫着盼望的亮光;有一部分剩下的人必得存活,并且回转,真正的认识神。可是如今,这个神谕的结论,乌云再度出现;并再度以审判作为预示凶兆的威胁。在本章结束时所说的这些话,必有盼望临到少数人,这决不是假造的盼望,或在各种计划破产之后所存的妄想。

当神的晓谕开始时,指示以西结‘要面向众山’说预言(六2);这象征性的态度,与他的话同时发出。但是作结束的话,须用更多戏剧性的象征动作和姿势同时表现。这位先知讲这些话的时候,他是拍手顿足,好像被死魔之舞抓住一般。在某程度上,这些动作象征轻慢和讥剌,不但如此,这些动作也表达致命的危险,伴随着悲哀的话语。这位先知无法站立不动,向大众冷静的宣告死亡的审判,就是他们将要遭受瘟疫、刀剑和饥荒。论到审判的内容时,他的身体扭转,动作激烈。

这些话语实在可怕,先前由于这位先知向众山说预言,告诉他们即将来临的亵渎,尸体要堆在山上;现在他对百姓说,由于他们犯罪,必要死亡。这个信息无不带着讽刺。审判的目的,乃是叫百姓‘知道我是耶和华’(1314节),但是那些活着剩余的人知道吗?事实逐渐明朗,只有死亡给人一种知识。

面对这么一个可怕的信息,一个人不禁要问(研读先知书,一定会再三提出这样的问题):向祂的百姓作这样可怕的事的,是什么样的神呢?祂是一位没有心肠的怪物吗?然而这个问题,是一种误解,因为神的行动,都是以‘因为’这个词语作为条件(11节,译按:中文和合本圣经,未将这个词语译出),表示都是人类引起神关于审判之可怕宣告。研读这些审判的预言,记住一些基本原理,永远都是重要的。

(一)神对于祂子民的判决,是与祂的旨意和用心正好相反的。祂原决定只施慈爱和祝福,在祂的约中说得这样清楚,以致成为以色列人基本的信仰。然而人类有天赋的意志和某种程度的自由。如果没有这些属性,人与神之间就不可能有真诚的爱心和关系。但是这等属性,可以与神建立关系,也可以引起灾祸。就这种意义,以西结预言审判的结果,应追溯至对亚当和夏娃的警语。

(二)这样,即将来临的命运,固然是神所给的审判,但却真真正正是人造成的。我们决不可将一切的不幸,都归咎于过去的行为,因为在约伯记里面,说得非常清楚。事实上,虽然有许多苦难根源还是个秘密,我们不应该因此盲目,凭着我们人的能力来为我们自己创造地狱。一个人绝对不能说:‘由于我正遭受苦难,我一定做过某种非常邪恶的事情。’从另一方面来说,在以西结这卷书里面,对于这件事情说得非常明白,以上那句话反过来说时,也是非常真实的。热切追求罪恶的人,最后必定有恶报。各种后果并不只限于犯罪的人。以西结不但是向一个罪恶的世代传讲,同时他也向近代,就是罪恶家系的远裔传讲;在他所传讲的预言中,对于灾祸的根源,都说得非常清楚,其中几乎没有什么隐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