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九章

 

城中的屠杀(九1-11

当这个异象继续发展下去的时候,一个新奇而且更加可怕的情景,展现在这位先知的眼前。在这个异象前面的四个部分,已经显明圣殿中的敬拜,完全崩溃;现在,对于敬拜的失败,神也有反应表现出来。而且如同在这个异象开头的部分一样,从外院到内院,现在方向相反:审判要从圣殿的中心开始,向外移至全城。这位先知依然由神陪伴,作他的向导,注意观察这些事情,好像在舞台上正上演着一场悲剧的情景一样。

神向那些监管的人大声呼唤,有六个‘人’(他们是天使或‘神人’),出来在圣殿的内院排队,沿着先知从前所走的同一条路前进。当这六人列成一个小队,好像军队中的精兵一般,站在铜祭坛旁的时候,另外一个人也前来参加。那六个杀人者各拿毁坏的兵器,但第七个人的相貌十分不同,他穿着一件白麻衣,可能是祭司所穿的那种。第七个人带着一个墨盒子,代替兵器;那是一个木制的墨盒,里面装着羽毛、笔墨、小刀等,也许还有几张羊皮纸。

神向这个穿细麻衣的,似乎是这个小队的首领说话,要他走遍耶路撒冷城,不论在何处,若发现一个不作恶事、却深为城中的罪行担忧的人,要在那个人的额上画一个记号。然后那六个杀手得到指示,跟着他走遍全城:不论何人──男女老少──凡是没有记号的人,都要被当场处决。所以审判是从国家的首领开始,因为他们严重失职!

以西结看见屠杀从他面前开始,然后作印记的和杀手离开内院,开始他们全城的旅行,执行他们的可怕的任务。突然间,以西结有一种畏惧的思想。如果所有的人都被杀光怎么办呢?神在世界上的工作岂不是要结束吗?他心生恐惧,在神面前脸伏于地,竭力祈祷。可是他没有足够的勇气为此代祷;因为耶路撒冷的罪恶如此惊人,以致招来审判。然而当以西结俯伏在神面前的时候,那第七个人回来,仍然带着他的墨盒子。他宣告说,他已经执行交付他的命令,他的话虽然并不特殊,但在他话语中却含有一种盼望的因素;毫无疑问,有一部分人必然已经画了记号,可以脱离审判。

城中屠杀的情景,从本质上来说,乃是一种黑暗,但有几道曙光可以照亮阴晦。

(一)审判所采取的方式,是表示一种命运。第七个人要在无辜之人的头上画记号,然后六个杀手才屠杀那些没有记号的人。这个景象不可避免地令人回想起第一个逾越节,和脱离埃及的情景。在那一个夜间,掌管死亡的天使也曾出来巡游,但这些作法的用意,乃在释放,并使一个国家随之诞生。现在那人名掌管死亡的使者出去游行,不是开始的标志,乃是一个国家的结束。这里包含着一种结束的景象。这好像不是一个简单的审判,而是结束总的审判;许多世纪以前,藉着爱所开始的,现在要以烈怒结束。这种情景是黑暗的,但也露出若干曙光。

(二)这位先知开始代为恳祷,如此,他就全力投入先知的事工。因为先知不只是扩音器,而是要藉着他将神的话,向百姓传讲。他同时也要为所服事的人的行为代祷,好像在他以前的摩西和其它人一样。他的代祷是自动自发的由心中流出;他的深厚的感情,在他向神祷告的话语中表达出来。

以西结的代求,对于那些愿意为别人代祷的人,是很有指导意义的。这是一种自发的祷告,不仅是出自怜悯心,而且也是对于神在这个世界的事工的一种异象,担心在屠杀进行时,这事工会否失败。从某种观点看来,这似乎是一个考虑不周的祷告;百姓将受审判,完全是他们应得的刑罚,而且神拥有各种权柄去执行审判。然而,以西结出自同情心的代祷,他的同情心也是基于他对于神的认识。他似乎没有得到足够的鼓励,来支持他的代祷;神已经清楚的宣告,祂决不怜惜。只有根据以后历史的知识,我们才知道此事大有益处,以西结的代祷是一道真理的曙光。审判虽然发生了,但有一部分人得到顾惜:神对这个世界更大的目的,决不致改变。当时以西结虽然不知道这件事,但他所作的代祷,确实得到了响应。在幽暗的情景之下,这是第一道曙光。这曙光隐伏在第七个人的墨盒子里──如果不是为了顾惜,就不必那样做了!

(三)然而基督徒研读有关以西结的异象,还可以得到一线曙光;这点当时这位先知并没有看见,那些听他传讲异象主旨的人也没有看见,只有根据新约的观点,这一点才变得清楚。

那第七个人要在那些蒙赦免之人的额上画记号4节),希伯来字将‘记号’这个字译为"taw"。在主前第六世纪,这个字是希伯来字母最后的一个字母,好像X,就是倾斜十字架的形式。启示录的作者,也许把以西结书存记于心,当他记述那些有忠心的人与羔羊站在锡安山时,羔羊和祂的父的名字,都写在那些有忠心之人的额上;这个X的记号,在希腊文里,乃是基督这个名字的第一个字母。不必详细研究圣约翰异象的复杂内容,便可清楚了解它是以西结异象的继续。在审判的中间,仍有余数存留;这个存留的余数,一定会被发现,最终以神的慈爱,藉着耶稣基督表明出来。──《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