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二章

 

罪行的目录(廿二1-16

现在这位先知的注意力,转向耶路撒冷城。此城依然屹立不动,但根据以西结所说的话,事实相当清楚,它的日子已被数过。这个一直被称为是‘圣城’,今天竟被描述为‘流人血的城’(2节),城中居民嗜杀的行为,已使城的性质改变。这个预言是以在法庭上回忆的态度宣告的。以西结代表神宣告该城罪行的项目,和即将来临的谴责。这些话都是郑重向耶路撒冷所说,事实上,也是向那些听懂希伯来语的被掳之人所宣告的。当以西结的朋友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们所存援助将由耶路撒冷而来的盼望,必然完全粉碎。他们京城的罪行,必要受刑罚。

耶路撒冷应受的判决,已经开始进行,从一般到特殊,从神圣到世俗的逐一宣告。耶路撒冷犯了拜偶像和流人血的罪,因此加速审判日子的来临(4-5节)。该城有拜偶像的行为,已经丧失真正的信仰。此外,其中的居民犯了许多社会性的罪行,使之成为古世界的‘罪城’。那些社会性的罪行,包括暴力行为、奸淫、贿赂、勒索、并剥削贫困的人。

这位先知所宣告的非常清楚,城中居民的信仰与道德行为之间,具有密切的关系。当一个国家或个人信仰健全的时候,人类的道德行为是由信仰输出。信仰一旦崩溃,必将危害道德生活的基础,因此罪恶与伤风败俗的行为,也要随着流行。所以在这个令人沮丧的罪行目录里面,耶路撒冷的罪恶之根乃是偶像,崇拜假神;或用崇拜偶像的方式,敬拜真神,这显示,他们对于以色列神真正的知识已经丧失。由于那个基本的欠缺,致使许多罪恶滋长发旺。这样,从某方面来说,这个罪行目录(谋杀、奸淫、剥削)更直接可怕的部分,倒属次要;问题的根本乃是信仰的丧失,崇拜偶像便是一个例证。

在旧约圣经里面,曾经一再的举例说明,信仰生活与道德行为之间,确有密切的关系;任何人生如果想要成功,有一门功课必须学习。在人类行为中尚未论到社会和道德问题(偷盗、奸淫、杀人等)之前,十诫首先就是要处理信仰的问题,除耶和华以外,不可有别的神,不可拜偶像等。按照箴言的记载,古时以色列的教育制度,也是这样发展:先从信仰的基础开始,然后培养道德属于同一环节;‘敬畏(或惧怕)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箴一7)当这个基础建立起来的时候,才可以学习道德生活的方式。

不论是对于个人或国家来说,这个功课都是同样的真实。在我们个人的生活中,道德属于同一个环节,当信仰环节破碎的时候,道德行为是由一种健全的信仰流出。就某种意义而论,信仰与道德属于同一环节;当信仰环节破碎的时候,道德行为的倾向和能力就开始变弱。一个国家或一个城的生活,也是同样的情形;信仰一旦丧失,接着便是道德的堕落。美善的选定不再有一个共同的观点,所以邪恶在不留意中随即兴盛。

在这种堕落的过程中,最可悲的是,性质的改变竟然是过程的主干。现在‘圣城’已变为‘流人血之城’;好人已成为歹人,最后招致既良善又圣洁之神的审判。

废物城(廿二17-22

在我所住的小城里,有一个金属品的废物处理商,他把所设立的公司,非常引以为荣地标为‘废物城’。在他的庭院里,堆满陈旧的汽车锈铁,和各种金属机器的残余。现在以西结利用这种形像说明耶路撒冷的情形:该城是一个堆满废物的庭院,以色列家整个都是渣滓。更精确的说,这形像是人工冶炼。各种不同的金属(18节所说的铜、锡、铁、铅)矿物都放进一个炉里。其目的是将那些矿物,还原为各种基本的金属,就是除去渣滓,并且取出可能存在其中的银子。然而在以色列的情形之下,却没有银子出现。

研读这一段圣经的原文,稍微有一点困难;十八节所说的Silver)这个字,可能不是原文。情形是这样:当炼制的人将各种金属废物,放进炉(20节)中的时候,他的用意是在寻找银子,并且抛弃无用的渣滓。同样的情形,神要作一个炼制的人,耶路撒冷是一个炉,或是炼制者所作的试验;居民被抛进炉中,被火镕化。这是用一种隐喻的方法,描述耶路撒冷和以色列民将临的审判。照理说,这种虽是寻找银子,却一点银子也找不到;以色列全体都已经成为渣滓,就是毫无价值的废弃金属(18节)。

这位先知采用旧约时代所熟悉的一种隐喻。将一个盼望的因素,变为毫无盼望。先知以赛亚描述神是一个炼制的人,但是他的信息有一个盼望的因素,神的审判将炼尽渣滓。这也是熬炼和复原必经的过程(赛一21-27)。可是以西结没有看见这种熬炼的盼望,熬炼之后,仍然是只有渣滓。以色列人的罪恶已经太深,这位先知在他的服事期间,对于这个问题,除了审判之外,他看不出有什么光明的前途。

这是关于废物的预言。在各种生活中都潜伏着渣滓和银子;不论是对于个人或国家来说,都是同样。从某一角度观察,人生的目的,就是要除净渣滓,提炼银子,以便与永生的神维持正常的关系。然而当这种关系一旦丧失,渣滓占据银子的地位时,人生便丧失目的。因此以西结为耶路撒冷所作的墓志铭,是一个没有银子存留的城,并不只是说到审判,而且也是宣告悲剧的。人活着,若不知人生的目的,当然是最大的悲剧和浪费!也许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后来以西结虽然重新看见一个有大盼望的异象,但在此处所见到的,只有圣城和选民的结束。

谴责首领、祭司、先知和百姓(廿二23-31

从整体来说,现在以西结对于以色列人的谴责十分特殊,深入社会中的各阶层。这种情景乃是在一个广大的法庭之前,有许多人站在那里,按照自己在社会中所担任的角色,排成各式各样的行列。第一是首领(25节),他们负责国家的行政和政治事务。第二是祭司(26节),国家的敬拜和属灵的活动,完全托付他们。第三是先知(28节),他们负责向国民宣告神的话。第四是全体的人民,每一个团体都被传唤至法庭,为他们所犯的罪恶接受判决。

(一)首领有政权:在他们领导期间,应为国家的利益运用权柄,但相反的,权柄却被滥用。他们不再将百姓视为托付他们看顾的羊,他们的行为竟像饥饿的狮子,向他们自己的国民猛扑,当他们好像是掠物一般。他们毁灭百姓的生命,强夺他们的财物,忘记他们作保护者的责任。

(二)祭司负责维护神的律法,保证敬拜的尊严;但在这方面,他们却遭遇悲惨的失败。他们既未在敬拜神和守安息日的事工上,尽自己的责任;他们也没有将信仰的原则教导百姓。

(三)那些先知已向公众的压力屈服。没有一个人愿意听坏消息,所以他们也都不宣告。他们用诈术粉饰以色列人可怕黑暗的事实,并且宣讲百姓愿意听的。他们假藉神的权柄作虚伪的宣讲,但神并没有托付他们说话。

(四)全体的国民都有罪:他们犯了各样的罪,剥削贫困的人,对移民和社会地位低下之人的权利,漠不关心。

在这位先知依照社会阶层的谴责中,关于神对选民的审判,许多事情变得非常清楚。

(甲)审判是全面性的,前面的预言已经说得非常清楚(17-22节)。没有任何一个阶层的人,可以自称无罪或免于审判。所有的人都牵涉在内;因为所有的人都犯了罪。诚然,假如有一个人‘站在破口’(30节),审判就可以转变方向,但是一个人也寻找不到。因此以西结形容那种完全不可抗拒的审判特质,不但藉着全体国民道德的堕落,也藉着信仰的崩溃,描绘出来。

(乙)这位先知的宣告、除去人在麻烦时责怪别人的自然的倾向。当一个国家走错路的时候,我们非难政府。当经济发生危机的时候,我们谴责‘工人’(我们自己也包括在内)。当教会开始衰落的时候,我们归咎于圣职人员。事实就是如此,过失的责任总是归在别人头上。然而缺点不管在别处有多少,主要的还是在我们身上。以西结按照阶层谴责,设法向百姓证实,他们不只是恶贯满盈,而且不论社会地位或职业如何,都要为个人的罪恶负责。

(丙)这位先知的谴责,也证实了社会上每一个团体的重要责任。只要那些首领保持正直,审判就不会临到。只要那些祭司或先知忠于职守,国家的危机就可以避免。只要民众继续保持信仰,就是少数几个人,将来仍然有盼望。但是因为没有留下一个诚实的人,所以就没有任何盼望。

因此,审判的宣告,也向我们提出承担责任的挑战。当政府和教会领导失败,发生危机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失望,神总是寻找一个人‘站在破口’。虽然我们可能看不出这个人的作用和影响力,但我们都被要求去站稳,不必失望,面对我们纷乱的时代。以西结虽是对一个国家发言,但不论是在此处,或是在他著作中其它的地方,都论到个人的责任。如果我们真正了解他的信息,即使是在一个不信的时代,我们也能学到忠于职责的功课。──《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