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三章

 

二城的故事(廿三1-21

整个的廿三章,就是讨论阿荷拉和阿荷利巴的身世,和各种不同层次的解释。从表面上看来,这是两个姐妹的故事,放荡的淫行和最后的失败,是她们生活的特征。然而这个故事,只是用作比喻,实际是两个城的故事,和她们在世界历史的命运。一个姐妹的名字叫阿荷拉,代表撒玛利亚,是北国以色列的京城;另外一个姐妹,是阿荷利巴,代表犹大国的京城,那就是耶路撒冷。

这两个城乃是在国际上可怕和不忠的例证。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国际关系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与日常生活的距离似乎是那么遥远,恐怖无法看出。所以这个故事是当作一个比喻来传讲:表示道德非常卑下,任何人听了之后都很容易了解,也很容易引起痛恨。

由于这个故事的目的完全是消极性的,那就是要向这两个城宣告审判;其说法非常率直,并无任何魅力或吸引人之处。这个故事并没有第十六章那个比喻所说的美貌和悲哀。这个故事的目的,只是传达定罪的许多事实,非常直接,且强而有力。利用恐怖和率直的比喻,使故事的力量表达得更为直接,比不用比喻更有强制性。

这个故事完全没有照亮阴暗的前程之光。故事的开始是两位姐妹住在埃及地;由于她们年轻,她们的生活方式非常放荡,开始过妓女的生活。但不管她们卑贱的情形,神却接纳他们(在讽喻的措词中)为妻子:‘她们都归于我’(4节)。这个家庭迁至另外一个国家,脱离年轻时所交的一些罪恶朋友。但是这两个姐妹的生活,在年轻时已经定型;她们在新的家庭里,仍是继续的自暴自弃,正如她们年轻时所行的一样。阿荷拉(撒玛利亚)继续接待她所爱的人,并且对她的丈夫不忠。她喜爱亚述年轻的战士,对他们贡献她的热情。直等到最后,她的丈夫完全失望,并将她交在亚述人手中。只有那个时候,她才发现那些所谓‘爱人’真正的暴行;他们杀她,在死了以后,她‘留下臭名’(10节),表示她的那种放荡的生活已经告诉那个年轻人,并警告他们最后的结局(主前七二二年,撒玛利亚落入亚述人手中)。

阿荷利巴的情形更坏,一无是处;她对于阿荷拉的命运完全了解,却继续照样行。有时亚述人得到她的喜爱;有时她那种反复不定的感情,转向巴比伦人。直等到她的淫行漫无约束时,她的丈夫才因厌恶而转离她(18节)。甚至那样作法,也不能使她停止她自少年就开始的淫荡生活方式。

这个故事尚未完结,但是其中的主题已经浮现出来:

(甲)犹大的历史实在是可怕,完全冒犯神。毫无疑问,那些被掳的人,和他们住在耶路撒冷的亲人,自以为他们的经历还不太坏;当然,过去曾有多次的失败,但是仍有改变的盼望。然而在比喻中所说的话,使人的视线扩大。阿荷利巴从少年时代开始,一直到成年时期,都是一个罪犯;现在已经太迟了,无法再期待她改变。所以耶路撒冷也是一个永久的罪犯,那种罪恶的生活方式,已成为她永久而基本的特点。长年累月养成的罪恶习惯,终于成为她个性中的素质,耶路撒冷的情形就是如此。

(乙)在这个故事中所描述的两位姐妹,事实上所显现的,乃是毫无盼望的感觉,她们都是同样的被神所撇弃,但是其中有一位(在讲述故事的时期)早就死亡。因为在以西结所处的那个时代,对于大多数的以色列人来说,撒玛利亚只是一种记忆而已;过去它曾经是一个国家的京城。这个故事中的撒玛利亚与她的妹妹耶路撒冷互相关联,因此其中之一的命运,很早以前既已成事实,最后也必成为另外一个的命运。这个故事的效果将是讲论耶路撒冷骄傲的居民,不论是住在国内,或是被掳往国外,他们都将被藐视,好像从前横跨在他们北方的那个城市。他们渐渐的察觉,同样的命运将要临到他们头上,那些轻视别人的人,也必被别人轻视。

(丙)这个故事所用的方法,乃是藉着震惊使人领悟。这是一个浪漫的故事,用一种粗俗的方式讲述。当第一次讲述的时候,必使人眉毛倒竖,而且感觉愤怒,正如今日讲述时的情形一样。然而有许多人的意志是那么坚强,只有藉着惊恐的方式去接触,才可以破碎那种刚硬的外壳。‘如果你认为这个故事粗俗,’这位先知说,‘对于你生活中的故事,你想神的反应又当如何呢?’

现代人来研究古时的故事,最重要者,是我们必须让故事的冲力,深入我们的心底。假如我们用一种文雅的方式,迅速阅读,随便浏览,我们就无法了解这个惨痛的故事。因为其中所说一切低级的行为,都可以作为我们每一个人生活中的一种借镜。

淫妇的命运(廿三22-35

这个故事的第一部分,是描述姐姐的命运(10节),但没有妹妹的。在这一段经文里面,才说明妹妹的命运,当这个故事继续发展下去的时候,比喻的面纱渐渐揭开;叙事的内容是那个城,而不是那个妹妹。阿荷利巴或耶路撒冷的命运,是用四次神圣的宣告的,每一次都说,‘主耶和华如此说’(22283235节)。这四次所说,一般的内容并无多大差异;最后的目的乃是为结束神的审判,有些地方重复,也有一些地方是用不同或更有力的态度,说明同样的事情。

阿荷利巴遭受审判的本质,就是她先爱而后又疏远的人重新回到她那里去。但现在他们不是来寻求她的爱;他们所想是对从前所爱的人施加暴力。从前阿荷利巴迷恋那些身着军服的人,为她东方的爱人而妆饰,必要痛苦地获悉,他们的确是兵士,带着置人于死的工具。从前夜间的爱人,将变为在白日杀戮她的儿女者。他们损害她的身体,割去她的耳朵和鼻子(依照米索不达米亚人的律法规定,后者是对奸淫罪的刑罚),她的衣服和珍宝必被剥去,最后她淫乱的生活就止息了。

对于妹妹的谴责,在卅二至卅四节里面,有更明显的表示。这是用哀歌的形式写的,可能是当时流行的歌曲;它是先知以西结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加以改写,使审判在表达上更为有力。阿荷利巴必喝干她姐姐所喝同样的杯;就是‘惊骇凄凉的杯’(33节),象征一个可怕的结局现在已经近了。

在这个比喻里,现在只是作表面的叙述,耶路撒冷的政治历史非常清楚(耶路撒冷在此处是代表犹大和全体选民)。与神所立的约,要求百姓完全忠贞,但他们并没有诚实的去履行,同时又与外国或异教国家立约,正如在故事中所说。依照婚约的规定,那个妹妹一直都是不忠,照样犹大对于国家所订立的约,也是一向不诚实。正如那个妹妹被从前的爱人损害,所以犹大也必被从前的盟邦审判,就是那个在他们对神不忠的历史上,百姓去求助的那些人。这个比喻的力量,乃在事实的真相,希伯来文通常译为‘约’的这个字,可以用来形容:(甲)婚姻;(乙)政治联盟;(丙)神与以色列人的立约关系。对于这一类的约(依照希伯来人律法),其本质都在于忠实。在这位先知所叙述的悲剧里,实际上,在每一节经文里面,都有一再不忠的行为。

尽管那两个姐妹的故事是那么凄惨,却有两个正面的信息出现。

(一)一切罪恶的根源(城和那个妹妹)都是不忠。各种的约都需要双方忠实。十诫中的第一条,特别向以色列人说明基本的要求,那就是对真理的神的忠实。与神建立关系的第一个条件若失败,其它的事情当然也趋于崩溃。因此我们从这个悲惨的故事中,学到一个困难的功课,在忠心方面的失败,就是人生的失败。这在婚姻并与他人立约关系上,最终在各个人与神所立的约上,都是同样真实。

(二)然而在这个关于以色列人的失败污秽的叙述里,却有更深一层的诊断。各种不忠的行为,最后必招致灾祸。但在不忠的背后,存在着健忘;‘你忘记我’(35节)。一种健康的记忆力,乃是健全立约关系的重要部分(申八11-20),由于忘记神过去的慈悲,以色列人在趋向灾祸的路上,急促前进。

以色列人所缺少的这两种特质,在任何阶层人的生活中都是必要的。忠诚是需要的,而健忘将促使堕落。一种健康的记忆力和健全的信心,彼此互相支助,可以使人过一种正常、和故事中所描述的那两个姐妹完全不同的生活。

两个姐妺的下场(廿三36-49

在这一段经文里面,这个比喻已接近尾声,有一些前面故事的内容被重述,并介绍若干新的内容。这两个姐妹的罪恶概括起来。她们犯下淫乱的罪,崇拜偶像,献儿女为祭,玷污神的圣所,干犯安息日,醉酒放荡,得罪神。从这几节经文中所用的措辞,可以看出这个比喻比以前更加清楚。从表面来看,两个姐妹淫乱的行为,是二城政治行为失败的比喻。但事实的真相渐渐清楚,二城实际的堕落,牵涉到实际上淫乱的行为,有一部分是受外国和异教影响所造成的一种后果。那两个城内的淫乱行为,强有力的说明了这个比喻的适切性。

这二城和两个姐妹的行为,构成了审判,所以神就召聚人来施行审判(46节)。仇敌的大军来毁灭她们,因此终于结束了她们淫乱的生活与行为。她们要被人用石头打死,如同淫妇一样;她们的儿女要被处死,同时房屋要被焚烧,她们中间所有存活的人,在最后洁净罪恶的时候,也必被毁灭。

在以西结为这个比喻作结论时,只出现一个正面简短的说明:‘叫一切妇人都受警戒,不效法你们的淫行’(48节)。根据这个比喻所作的说明,所有的国家都可以看到,这二城和她们的国家都已招致可怕的后果,这就是她们在历史上长期不忠的归结。对于那些被掳的耶路撒冷百姓来说,存着这种想法,得不到多大安慰。然而,如果他们或是他们的儿女够幸运,活到被掳的生活结束之后,重新回到耶路撒冷过城市的生活的话,这是他们应该学习的一门功课。惟独有信心的人,才有前途。假如是过被掳生活,他们一定盼望将来有一天,再度归回他们的本城和故土,首先,他们必须重新学习每日都要向神尽忠的课程。──《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