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五章

 

攻击列邦的神谕(廿五1-7

在以西结叙述他妻子死亡结束之后,这位先知开始缄默一个时期,直到耶路撒冷圣殿被毁的消息传来为止。廿四章末了所留下的主题,直到卅三章才继续;打断叙述的连贯性,是本书中的一大段(廿五至卅二章),包括攻击几个外邦的神谕。这段叙述在此被插入原文中,就文字上的意义来说,为使人晓得有一个缄默的时间,将廿四章和卅三章分隔开。

廿五至卅二章形成一个内容相同的单元,几乎是一本分开的小书,宣告神的话,攻击外邦,作为统一的主题。尽管对象不同,有几个地方,可能是他的门徒按照这位先知原来的话语,所作编辑性的增补。这些神谕,分享了以西结新的思想和观点。在前几章里面,他主要的焦点,乃是集中在选民身上,现在他的展望是国际性的。我们开始了解,这位先知决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他对于当时的国际事务,具有惊人的洞察力。在这几章圣经里,这位先知在其它方面的恩赐,也开始更为显著。许多他所传讲攻击外邦的神谕,都是用诗的形式;这种诗句可以清楚说明,以西结在语言方面的恩赐。

第一个神谕指明攻击亚扪,是犹大在巴勒斯坦的一个邻邦。在领土方面来说,亚扪人住在犹大东北方,为现今约旦王国的一部分;他们的京城是拉巴。从政治的观点来说,有时亚扪人是犹大的仇敌,但有时也是盟邦,虽然彼此联盟,只是为了自私的目的;在这两个国家之间,几乎无爱可言。

在以西结所传审判的神谕中,曾经说明亚扪人的罪行,就是对于犹大的命运,表示幸灾乐祸。耶路撒冷圣殿的被毁,国土的沦陷,和其中的居民的被掳等,并没有引起亚扪人的哀伤;他们反而拍手,为他们邻邦的败亡而欢喜快乐。因此,以西结宣告,亚扪人自己的土地必变成荒凉,并被外来的侵略者接管。他们的京城必变为侵略者别得温人的骆驼场,邻近的城邑都必荒凉,成为侵略者的羊圈。亚扪人必要灭亡,将被全能神伸出的手所毁灭。

亚扪人的罪行,乃是缺乏同情心,里面充满一种恶意的喜乐。他们甚至没有智慧来指引自己,免招邻邦所遭遇的那种悲惨的下场。从他们四周所发生的危机之中,他们没有学到一点东西,只是沿着历史的途径,一味得意地追赶,不知道毁灭已经迫近。他们不只是硬着心肠,而且是盲目无知。

在这个神谕中所传的消息,正如其它攻击外邦的神谕一样,是神的权柄统治万邦,不只是选民而已。因为别人落入神的手中,自己表示欢喜快乐的,是不了解神的管治不但临到别人,也会临到自己。假如我们要避免亚扪人所犯的错误,我们必须学会当邻舍遭遇灾难的时候,决不要幸灾乐祸,而应当表示同情和悲哀。我们若是聪明,就当设法了解到别人失败的原因,并且要在我们自己的生活习惯上尽量避免之。

攻击摩押、以东和非利士的神谕(廿五8-17

在攻击亚扪人的神谕(1-7节)之后,接着就是攻击另三个小国,就地理形势方面来说,他们是犹大的邻邦。摩押位于约但的东部,紧接亚扪的的南方。以东还要往南,在亚拉巴的东侧。非利士人是犹大西南方的近邻,在地中海沿岸,接近加萨,占据一条狭长的地带。对这三个国家而发神的圣言,是用缩写的预言公式(‘主耶和华如此说’,见81215节)加以说明;有许多学者将这一段经文,归功于以西结的一个门徒。这些神谕在每一种情形下,都在简单的述说一个罪行之后,接着即指出神的审判必将来临。

(一)摩押的罪乃是因它确信,犹大‘与列国无异’(8节)。这个陈述具有宗教性的含意。在摩押人看来,犹大的神,并不比其它的任何神明更有权柄,所以这个国家作战失败,正如任何其它的国家一样。他们并不晓得犹大的失败,乃是掌管宇宙的神,施行审判的一种作为,因此他们无法察觉,同一位神也要为同样的罪审判他们。所以他们的命运,也必定像亚扪人一样:他们必遭受从东方来的侵略,他们看为荣耀的城,都要倾覆。

(二)以东的罪恶乃是对犹大国报仇的行动(大概是在巴比伦的侵略之后),所以它的领土从北至南(‘从提幔直到底但’──13节)都要变成荒废。由于以东向犹大家报仇,所以神必攻击以东。

(三)非利士的罪恶,与以东相同:以恨恶的心向犹大报仇,发泄永久的恶意和敌意。因此他们沿海的领土必被毁坏,非利土的一个部落基利提人,从前与革哩底联合;事实上,革哩底人这个特殊的名字,在希伯来文中的发音,与动词‘剪除’(16节)相似。

这三次圣言是向犹大的邻邦而发,更详细地说明这位先知的观念:神辖管人类一切历史的领域。从某一个角度观察,这位先知主要的注意力,乃是集中在选民的经历和命运上。以西结关心犹大的历史,在这个世界上,神要藉着祂所拣选的人,去设法成全祂神圣的旨意。然而历史与神学旨趣的狭隘,并不相应产生神学观念的狭窄。神是一位宇宙性的神;就历史的意义而论,祂的权柄乃是国际性的,并不是民族性的。整个的世界都是神管辖的领域,因此所有的民族,从某种意义来说,都是神的子民。以色列和犹大必根据他们所得到的特别启示,接受审判,然而所有的国家也必按照一种宇宙性的道德和国民的行为,在神面前负起责任。

要想掌握神统管宇宙的权柄,总是一个困难的课题,因为我们的头脑往往去想一些比较容易了解的事情。然而如果我们要想洞察万国万民之事的奥秘,我们必须了解所有这一类的事情,都是在神的统管之内。国家自由地行动,好像个人的行动一样,但是一定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兴衰,在短期间内,虽然很难理解,但在神看来,无不与那些国家的行为有关系。

(注意:邻近犹大的这些小国,与主前五八七年的侵略,似乎并无多大关联,但是我们从圣经以外的数据中,可以找到证据,主前五八二年,亚扪和摩押都曾受到尼布甲尼撒的蹂躏:在同一次远征去攻击埃及的时候,非利士和以东也很可能一同被征服。)──《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