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六章

 

长篇大论攻击推罗(廿六1-14

推罗这个城邑,位于地中海岸,在耶路撒冷的西北方,大约为一百英哩。从地理的境界来说,推罗虽是一个面积相当狭小的城邑,但是由于该城从事国际贸易,所以它非常富裕,而且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在当时,它是腓尼基城邦中最富裕的一个,就它对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贸易和政治方面的影响力而论,推罗将耶路撒冷视为一个竞争的对手。在主前第六世纪初叶,推罗在那个地区,也有一种政治的煽动力。主前五九四年,他曾短期的参与背叛巴比伦的计谋;由于它鼓励耶路撒冷的背叛,加速圣城结局的来临。在某种程度,推罗的自信,有几分是建立在地理位置的防御能力上。此城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在陆地上,另一部分是在一个离岸的岩石小岛上,城的每一部分都有一个著名的海港,两部分由一条堤道连接。因此,这个城既为海上贸易的门户,也是当时陆路贸易的进出口。从军事的角度来说,推罗占极大的优势;从海上很难攻取这个岛,如果以陆地军队威胁这个城邑,其中的居民可以撤退至离岛的安全港口。

攻击推罗的预言是有日期的;虽然在希伯来原文中记载的有若干问题,但一般都认为,这次预言的日期,是在主前五八六年初,可能是在二月间。在耶路撒冷倾覆之后,有人将这个悲惨的消息,带给被掳的以西结,他就开始发出预言,前后所用的篇幅相当冗长。

推罗被谴责的罪,是因它对于耶路撒冷的倾覆(该城从前曾是它的盟友)并不表示悲哀,反而以自私的庆幸。推罗人所看见的,只是自己的利益,他们可以从耶路撒冷的被毁获利。他们盼望得到‘丰盛’(2节);换句话说,在国际贸易方面,他们希望得到更大的收益,因为现在耶路撒冷和犹大不再以独立的国家存在了!然而他们自私的野心,却引起神的反对,‘推罗阿!我必与你为敌’(3节)。

神依照外邦所表现的敌意,而施行审判,最后必使推罗在失败中屈膝。该城在海岛中的部分将成一片干燥的岩石,是沿海渔民用来晒网的地方。该城在陆地的部分,要被强大的军队攻取,并被毁坏。预言中后面的一部分迅速应验,主前五八六年,巴比伦帝国对此城进行十三年的围困,将陆地区域完全破坏。但直到主前第四世纪,亚历山大大帝国时代,此城在海岛的部分终于陷落。今日这个海岛,只是一个吸引观光客的地方。

除了推罗在政治方面的阴谋之外,神定罪的主要根据,就是该城在商业方面的贪婪。贪心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正如财富的积聚一样,造成一种狂傲的权势,最后便有一种自以为无敌的感觉。许多世纪以来,在地中海东部沿岸一带,有许多港口兴起,藉着贸易的活动,商业财富日增。再往北移,在推罗之前,乌格里特(Ugarit)也曾一度繁荣。可是随着推罗的灭亡,其它几个城邑也由兴起而衰落。在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纪里,在过去推罗控制的地区,贝鲁特一度大权在握,可是现在,贝鲁特也从往日优越的地位上跌落下来。人类所建立的商业帝国,只能称雄于一时;他们所造的城,并不是永久的城。贪婪是一种破坏性的欲望,其中含有破坏性的种子。

为一个毁灭城邑所作的哀歌(廿六15-21

反对推罗的神谕相当冗长(从廿六章起,一直延伸至廿八章),现在先知以西结为这个海岛城邑的灭亡,作了一首哀歌,他以一般先知的姿态,在推罗之‘死’之前,作了一首正式的哀歌,正如在葬礼中所用的一样;这首哀歌强调该城灭亡的不可避免。

这位先知为推罗的葬礼,绘制一幅尖酸刻薄的图画。其它海岛国家的王子,聚集在一起;他们除去朝服,坐在地上,在那位杰出邻舍的尸礼旁边发抖。然后他们开始作起哀歌(17-18节)说,海上坚固的城,现在已经不见了;所有的海岛都必因它的灭亡,而感到恐惧战竞!

随后的几节(19-21节)经文,继续描述海中的景象。漫过推罗的,不再是地中海的水,乃是古代原始的洪水,使此城与今世隔绝,并叫它下入阴间,就是海底的下界。并在阴间或地的深处(20节)居住,推罗必与活人之地隔绝。这种情景正如在海中所举行的葬礼一样,当葬礼的悼词讲完之后,死者的尸体,即被投入海底。但在这个地方,整个的海岛竟被抛入深海,永远不能再见今世的亮光。因此,这位先知用一种强有力的诗句,宣告这个海岛帝国时代的结束。

用一种洞察内幕的态度,这位先知向我们证实,人类永久的象征,本质上都是暂时的。过去推罗好像一直都屹立在那里,它的地理位置不易攻破。历代以来,对于地中海沿岸的水手来说,推罗向来就是一个熟悉、而且受欢迎的讯号。此城是一个船舶停靠的港口,也是一个避难所和货物转运地,同时也是一个永久的地方。但是世界上并没有永久的地方,也没有城市存到永远。愿靠海的君王都为推罗的葬礼而发抖,因为在那件事上,他们可以看见为自己写在墙上的警告。对于所有的人,不论是古时的君王,或是现代的贫民,在人生中都应当寻求比今世的圣城更持久的东西。宣告推罗命运的,乃是拥有全权的神;唯一可以提供一个永远持久之城的,也就是这一位掌管宇宙万物的神。──《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