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七章

 

一艘好船‘推罗’(廿七1-25上)

这些攻击推罗的城邑的神谕,在本章中继续着;这几节经文,与前一章准确的关系,仍然无法确定,但很可能,这两章紧密相联,而不是这位先知在不同时期向推罗发出的不同攻击的记录。前面的一章曾豫料到推罗的灭亡;在廿七章占主要地位的那首诗,将那种威胁变为实际的毁灭。

这章圣经整个包括一首诗,论到一艘美丽的船,和最后的遇难。这一首诗被一篇散文(10-25节)隔断,描述船上的工作人员,和国际贸易的范围。在这一段散文中所用的隐喻逐渐缩小,因此那些字句显出是在描述那座城邑的本身;散文的内容和形式,对于原来的那首诗(3下至9节;25-36节),可以说并不重要。但就整体而论,散文的一段,使廿七章增强文学上的效果。这首诗的第一部分(3-9节)只是歌颂一艘真实宏伟的大船;但后一部分(25-36节)乃是叙述船难。插入的这篇散文,详细陈明推罗的命运。这首诗第一部分所高举过去的荣耀,使那场灾祸更富于戏剧性,并作为这一章的结论。

这位诗人对于推罗的颂词,夹杂着相当程度的苛责。‘我是全然美的,’推罗说(3节)。在这种骄傲的说明之后,一般人都希望得到一个责备;但在这首诗中,对于这些骄傲的话语,却继续不断的给予赞美。在一部凯第拉克(Cadillac,美国制高级汽车的牌名)的汽车内,一片小薄板都可以显示出车身的坚固。这首诗也有类似的情形,显明推罗是一艘好船,建造的质料和技艺都是一流的,费用非常昂贵:船板、桅杆也都是上好的木料,坚固的橡树作浆,结实的松树为坐板,并用象牙镶嵌。帆篷是进口的上好材料,从不计算费用。船上雇用的工作人员,都是以优秀著称,而且富有经验;只有商船上最佳的水手,才可以服务于这样豪华的船。由于这篇散文说得相当详细,这一艘伟大的商船立即非常成功,专门运送最好的物品,与古时所有重要的商业国家进行交易。

在这一部分里,没有作任何批评,实在是相当合理,因为在这几节经文里面,找不到宣告审判的根据。杰出值得追求;不应该引起羞愧。从某一角度观察,推罗的成就非常杰出。推罗人努力建造一艘坚固美丽的‘船’,在这一方面他们过去非常成功。他们致力于进行贸易,与各国来往,对于国际贸易确有一点贡献。在许多事上,推罗值得称赞:它曾为自己树立远大的目标;而在外表看来,最低限度,它已达成自己的目的,实为列国冠冕上一颗最有价值的宝石。

但是研读廿七章的人,已经读过前面的一章,因此知道推罗这只好船的外貌虽然华美,内部却隐藏着腐烂。内部腐化的结果,发展为本章后面的一部分,但是在这一个阶段,我们必须当心,以免我们未能承认它应得的功劳。过去推罗曾有极大的成就,这个城邑实在值得赞许,杰出是值得追求的目标;推罗曾向这个目标努力以赴,并已得到极大的成就。如果我们认为,下面所叙述的船难,乃是杰出所造成的一种后果,那么我们就误会本章的重点。伟大决不会招致审判。

名声与权势固可追求,但它们也带来试探。作为目标,它们有时带来最好的质量,就是奉献和艰苦的工作。然而一旦达到伟大高贵的目标,也会变成一种哀弱的疾病,其中的症状含有骄傲和狂妄。所以凡是藉着各种不同的方式,热心追求所有杰出成就的人,不论是为个人也好,或是为国家也好,自己必须准备,迎接更困难的工作。骄傲的试探极大,只因伟大的工作和技能,使人可以达到这个目标。但是正如一只伟大的船,硬壳的内部已经腐烂一般,骄傲到最后,必使人遇到船难,这就是先知在这首诗的后半部所讲论的。

‘推罗’的海难(廿七25-36

本章开始的隐喻中的船‘推罗’,继续朝着可怕的高潮发展。丰富的商品促成繁荣,这只船在海中为暴风困住,当东风吹起,掀起狂浪,以致使船破碎。‘推罗’沉入海底,船上的水手和贵重的货物,都被海浪卷走。当这个海难的消息传出的时候,沿海的水手都从港口出来,站在岸上观看,从那艘往日坚固的船上,有货物漂流出来,任由海中的波浪冲洗。

岸上的水手为这只坚固船的失事而感觉悲伤!他们根据自己的经验,了解海中暴风的威力。他们为‘推罗’发出哀声;过去虽有许多船只遇难,但是一只建造优良、一直乘风破浪的大船居然失事,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也许有点讽刺,这位诗人详细说明失事的意义;悲哀的重心,并不是那些水手的溺死,而是为一只大船的失事而叹息,这船为地上的君王和居民,运送了那么多有价值的货物(33节)。

在这首隐喻性的哀歌里面,这位先知对于人生的航程,提出许多教训。

(一)第一个教训已在前面的几节经文中说明;骄傲必使人招致海难(参阅1-25节的批注──一艘好船‘推罗’{\LinkToBook:TopicID=171,Name=一艘好船『推羅』(廿七1-25上)})。

(二)在所有的航行中,任何人都有可能受攻击。‘推罗’是用上好的材料建造的船,在其中服务的都是最能干的水手,由那些有多年航海经验人所操纵。然而,当东风吹起时,对于船上全体人员的能力和经验来说,海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对于所有真正的‘水手’,品格和经验,都是最重要的;在人生的大海中,若不具备这些条件,冒然出去便是愚勇而已。然而,我们也必须承认,在人类可以单独对抗的事物之外,还有许多更大的力量。东风和暴风的威力,都非人类所能控制,只有神可以管理。

你管辖海的狂傲,

波浪翻腾,你就使他平静了。(诗八十九9

意识到各种超出人所能预备的能力,所有航海的人应当承认,实在需要信心和助力。‘推罗’号上的水手,对于海上的小风暴很有经验,并且愚昧的认为,他们能作任何事情。但是他们却忘记辖管怒海的‘那一位’,只有祂有平静波浪的权能。

(三)岸上船员的叹息,导出‘推罗’的海难是一种讽刺。这个城的罪恶,是因它对于耶路撒冷的毁灭,表示幸灾乐祸(廿六2);对于自己的权势充满自信,当一位邻舍遇难的时候,它竟特别欢喜。然而那些为‘推罗’悲伤的人,可以了解海上水手所不了解的,那就是,应为海难悲伤。海中每一只船的失事,都是向岸上的水手提示,他们也有自己的脆弱。

当我们了解人生之船遇难的意义时,绝对不该为此而嘲笑或欢喜;也不该对于自己充满信心和狂傲。因为在所有的人生经验中,都有许多风暴,大于我们生存的能力。体认悲剧,而且感觉悲伤,应该使我们晓得自己的脆弱,因此使我们信靠神,只有祂才可以平静海的暴怒。──《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