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八章

 

推罗王的高傲(廿八1-10

再度攻击推罗的圣言,是特别向它的君王说的;在以西结的那个时代,推罗的统治者是以土巴力二世。在这个圣谕里面,那个王被定罪,是基于他向神所犯的罪行,不是特指对待以色列而说的。不论在何处,他都不愿敬拜真神。他的罪行对他自己说话。他应该更加了解,绝对没有任何借口。

推罗王被判定的主要罪恶,就是过度的骄傲,自负式的骄傲,造成一种信念,以为‘我是神’(2节)。古时在近东地区,对于人类作王的本质,有各种不同的理解。对于一般说来,叙利亚人和米所波大米人标准的看法是,国王是一个人,但是被神委派。因此,就某种特殊的意义而论,他们是神用来施行权柄的工具。这显然与埃及的情形不同;在埃及一般人相信,从某种意义来说,法老或国王是神圣的,是神明大家庭中的一位。推罗人对于王位的观念,主要的意义与叙利亚人和米所波大米人的看法相同;虽然很可能受到埃及人观念的影响,因为推罗与埃及进行贸易,关系非常密切。

然而,这位先知批评的主要意义,并不是反对一般推罗人对于国王的观念,乃是反对推罗王实际那种特别的自大,和神圣王权的观念。推罗君王和国民都有非常的成就,促使他们有这么大的骄傲,以至妄想代实际;推罗王的特别自负,使一位人间的统制者,竟变成一位神圣的君。

在这位先知所传的神谕里,虽用讽刺的口吻,承认人的智慧和成就,‘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3节);但以理这个人(另参阅十四14)在古代的世界中,是一位流传的聪明人,就是在乌挌里特文献中所说的,该文献是在地中海沿岸推罗稍北的拉士撒玛拉(Ras Shamra)挖掘出来的。这个古代的文献承认但以理的智慧,但是并没有暗示他犯了骄傲的罪;就具体的意义而论,推罗王乃是一个愚昧人,因为他容许自己真正的智慧,对于他的道德财富的真实性盲目无知。

于是,这位先知,从诚实承认人类的成就,转至审判的神谕,攻击推罗王。审判的理由,不是由于人的成功,只因人的骄傲,‘因你居心自比神’(6节),仇敌必带着毁灭的力量来临,君王和国民都要死亡。在这个圣谕里面,先知以西结对于语言的运用,发挥了极大的效力,是英文不大容易表达。人间的君王自己认为(正如他名字所表示的意义)是神,如同巴力一样,然而他必‘死在海中’(8节)。在希伯来文里面,Yam,在乌格里特的(所以也可能是推罗的)神话中,是一位混乱的神,经过一场冲突之后,他将巴力杀死。这位先知运用诗的形式,提示人间的君王,他的权柄显然是受海的支配,必要死在海中。那一位像巴力的,必要被Yam所灭没。在这种改编的神谕语言之后,隐藏着这位先知坚定的信念:只有一位神;凡是追求神性地位的人,注定要灭亡。

在这位先知所传讲的神谕里,其中最显著的主题之一,就是人类智慧真正的特质。从某一角度观察,毫无疑问,推罗王有智慧;他运用自己的智慧,为自己和他的王国积聚了极大的财富和权势。从人类的感觉严格说来,智慧可以表现在成功和伟业上。但是这位王对于智慧的看法,与圣经的传统不同:‘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九10)。从圣经的观点来说,智慧本身可以使人得到成就,好像推罗王一样。但以敬畏耶和华为根基,要禁止因着成就,而出现过于自负的高傲。一个愿以‘敬畏耶和华’为开端的人,绝对不会说:‘我是神’。

所有的人都可以培育各种智慧的特性,就圣经的观点而论,其中含有技能和知识。智慧的运用可以使人成功;它的结果可能是财富、名声、权势、威望,和人生中各种形式的发迹。但是拥有智慧的人,不仅要了解如何运用智慧,而且要晓得如何活在智慧的成就中。智慧是神所赐的,但智慧的发展和运用,乃是人的责任。有许多时候,只因人善于运用智慧,然后就可以成功。也有人是藉着辛勤的工作,而得到成就;一个人很容易只记得自己的努力,却忘记神的恩赐,离开了祂,一切的努力,都必归于徒然。由于运用智慧而得的成功,可能会出现骄傲,这是一种根源于健忘的骄傲。一个真能运用智慧的人,乃是一个记得神为智慧之本的人。

逐出伊甸园(廿八11-19

攻击推罗王的神谕,在结束这一部分,再度用一种葬礼哀歌的形式表达(参阅廿六15-18)。但是除用诗歌的形式以外,这泣先知也用宗教的传统风格,宣告推罗王将临的幵亡。地采用古时原始乐园的故事,关于那个圣山(14节)也是迦南人的传说、并将主题改写,藉以达成地直接的目的。

推罗王代表伊甸园中的原始人,‘智慧充足,全然美丽’(12节)。在那个圈子里,有圣山和看守的基路伯,这个王的生活,起初是无可指摘,在原来的故事里,在堕落之前,乃是完全无罪。由于推罗贸易的成长,导致公平的放弃,并使暴力增多。更因美丽而生骄傲,推罗的美貌被毁;成功和壮观,都被破坏无遗。因为推罗的智慧完全败坏,所以那位王被赶出伊甸园;他在园外的死亡,对于一切了解这件事情的人来说,却成为恐惧的根源。

先知以西结用这种方法传讲神谕,引出它永久的启示。

(一)藉着伊甸故事的改写,这位先知显示,推罗王的身世,事实上乃是每一个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假如我们认为,逐出伊甸园,只是始祖起初的行为所造成的,我们对于伊甸的了解并不正确。正如这位王在他的行为上,具体表现了亚当的行动,我们也是一样。逐出伊甸园乃是个人行为最后的结果。

(二)在这个故事中,堕落的原因,乃是贸易。贸易本身并不是罪恶,而是从事贸易之人,在行为上可能造成的结果。贸易可以得到利益,利益为贪欲火上加油。未受抑制的欲望,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接着就可能促使人利用暴力。利益的取得,可以败坏人的智慧,美丽生骄傲,各种成就促使整个的人败坏。当纯洁丧失时,败坏立即开始,要想继续留在伊甸园内,实在是不可能。

这位先知对于罪恶的分析,并追寻逐出伊甸的足迹,今日对于我们自己所处的时代,也是同样的真实。欲望、贪心、暴力、骄傲,都是人类的祸患,将我们世界上一切伊甸的记号完全消除。使人没有办法再回伊甸,直等到败坏将人赶出园子,并被神处罚和放逐。

(三)这位先知所传的神谕,抓住人生所有的两难:每一个人都很渴望,能够寻见伊甸;但在我们每一个人里面,却都有一种败坏,将我们逐出伊甸。我们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希望在园中永久与神同在,然而我们的行动却是那样,使我们绝对无法达成。推罗王的困境岂不就是我们的困境?为追求自己内心坚定的目标,我们竟任意毁坏达成这种目标的可能性。

解决这种两难的方法,是要发现在伊甸故事的另一面。亚当是全人类的代表(罗王14),推罗王和我们自己,都包括在内。但耶稣基督乃是‘新亚当’,可以改变古时的故事。由于旧亚当代表人类追求邪恶,最后的结果乃是死;新亚当却赐给我们生命的应许(林前十五42-50),和重回伊甸的可能性。

为西顿忧伤和以色列家的盼望(廿八20-26

在廿八章作结论的这几节经文里面,攻击外邦的神谕的第一部分(廿五至廿八章),已经告一段落。攻击西顿城邑的谕旨(西顿位于地中海沿岸,在推罗之北约二十五英哩),带来这位先知向六个国家传讲神谕的这一部分的完整。这六个国家是亚扪、摩押、以东、非利士、推罗、西顿。在攻击外邦的圣谕之后,接着(廿九至三十二章)就直接的攻击埃及。这位先知共向七个国家说预言,就地理的形势来说,埃及是最后的一个,前六个国家为以色列的近邻,因此当这位先知向这些国家传讲神谕之后,随即又向以色列家说预言(24-26),指出最后的结果,选民将运用神的审判攻击外邦。

虽然没有说明将临审判明确的理由,攻击西顿的神谕,清楚的宣告神反对那个城邑,好像对于其它国家所行的一样。在以西结的那个时代,西顿虽然没有推罗那样的权势和优越,过去它也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城。但在推罗灭亡之后,西顿再度开始发生影响力。一般人认为,在犹大最后为巴比伦人灭亡之前,西顿在政治方面的联盟,好像推罗一样,曾有很大的贡献,虽然这只是推测而已。因此这位先知看出,这个城邑乃是一个审判的对象。它必遭受攻击,并在争战中被消灭,它所受的审判,对于所有看见的人来说,乃是显明神的荣耀。

神向以色列的邻国宣告审判即将来临,随后又向选民说了一些话。犹大国不会再受那些狂傲邻国的羞辱和嘲笑;在那些邻国的忧伤中,却为以色列撒下新盼望的种子。

在廿五和廿六这两节经文里面,先知所说的一些满怀盼望的话,可能是来自他后期的工作,是他或是他的一个门徒,在稍后的时间,放在这里的。选民的国家已经灭亡;它以前的居民分散在全世界,好像难民一艘,不再有一个永久的家。对于这些人来说,不再有任何盼望重回那个宝贵的故乡。因此,以西结向他们传讲一些满有指望的信息。那些没有安全感的难民,将要在应许之地,再度获得一个安全的地方居住;并且重新认识神对人类的事务的辖管权。但在目前,恢复的展望,只作了一点暗示。在这个问题成为以西结传讲的中心之前,还有一段遥远的路程待走。──《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