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卅六章

 

以色列山的指望(卅六1-15

以西结既向西珥山发出定罪的预言(卅五章),现在又用向以色列山传讲有指望的预言来平衡。这两个预言合在一起,使神将临的作为,与现在世界的情形成为鲜明的对比。以东经过最近的军事灾祸,尚可继续存留,只是将来必成为荒场;现在以色列山已经变为荒凉,但是未来,他们必有一个光明的前途。这一段预言,必须与以西结所说的另一段预言,对照解释。在这位先知早期的工作中,他曾宣告以色列山,将来必然荒凉(六1-7);这时先前的预言,已经完全应验。这位先知看出,以色列地荒凉之后,仍有一个新的指望。

这次预言分为两部分:(甲)用诗句的形式向山说话,以西结宣告将临的审判,攻击以东和所有其它的外邦,他们在以色列地第一次荒凉时,都曾喜欢快乐的参与其事(1-7节)。这一段的文体,稍微有点夸张,所以有些学者认为,原来的简短预言,已被改编或扩大。对于其它的人来说,这位先知所宣告的怜悯,可以补助文体的不称。(乙)第二部分述说以色列出必恢复新的生命,土地再一次的被人耕种,城邑重被建造,人口回归居住,应许之地战后的混乱,必然杳无踪影,因为该地已经恢复往日的兴盛和优美。这一部分预言,可能是论到,最后当那些被掳之人,归回自己家园的时候,这地必部分得到复兴。但从以西结和那些朋友的角度观察,为应许之地所豫料的新前途,在时间方面无法说明,就广义而论,以色列山的复兴,只是神为祂子民进行拯救工作的一部分而已。

这次向出所说的预言,却为人类带来一个信息。

(一)审判之后仍有指望。在以西结书六章向山所说,乃是毁灭和破坏的预言;但在本章中,乃是论到重建与兴盛,两次预言的时间和环境各不相同。先前的时候,是向那些忙着为自己盖造房屋,并图谍一些恶事的百姓,预告未来的毁灭。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完全改变;最后当那些百姓认识到他们的道路都是虚妄的,神必将一个新的前途向他们显明。

经历审判总是痛苦的,这种痛苦至少使我们醒悟,以免加速毁灭我们自己。但是神审判的话语,并不是最后的。在那些大山荒凉之后(六章),还有复兴的时候(卅六章)。在我们自己生活造成灾难以后,仍有复兴的可能,正如荒废之地,可以重新耕种和居住一样,同样人的生命也可以重新建立。凭着新的热情而生活,在面临极端黑暗,一切毫无指望的时刻,这位先知却发现这个真理。只因以西结有这种深奥的知觉,所以到最后,神的慈爱必能得胜。

(二)人人都需要一个家。在希伯来人的心目中,何处是土地和山岭的中心,有时对我们是不大容易了解。在这位先知出生以前,那些在旷野中飘流的人,就曾豫期得到他们自己的土地。他们的子孙已经得到那地为业,并在那里有一度的兴盛。如今在以西结所处的那个世纪,那些百姓已经丧失他们自己的土地;他们只能记得过去的情形,但是他们知道那边的土地已经荒凉。然而这位先知却宣告说,在他们的日子固然有灾难,但在某种特殊的情形之下,那地仍是神的产业。不管以东人是如何掠夺,那地仍是神的产业,直等到有一天,该地必完全恢复原来的兴盛和优美。对于那些被掳的以色列人来说,得知迦南地有一个光明的前途,乃是一种力量的泉源;他们所住的地方,可能是远离可爱的故土,但是他们知道美地仍在那里,从过去无数的世代里,一直到当前的这个世纪,对于犹太人来说,那地保持着重要的意义。观看犹太人从他流亡所在,也就是远离国土的被掳之地逃出,回到以色列国,跪下来亲吻土地,那真是一幅感人的景象。那地依然如故。在其它不同的民族和国家里面,也可以看见同样的景象。我认识许多住在新斯科夏(Nova Scotia,加拿大东部的一个半岛),讲盖尔语并吹奏风笛的加拿大人,他们的脚虽然从未踏进苏格兰的土地,可是他们对于那个国家的了解非常清楚,因为他们知道土地还在那里,他们努力积存财物,耐心等待那个日子,然后前往他们祖宗所住的原籍,重踏故土。

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对于某一特别的地方或区域,都有一种强烈的认同。然而从基督徒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使这种土地重要性的认知,与承认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座永久的城的信念相平衡。神为那些有信心的人,预备了一座城,他们知道,今世的生活,无论从那一方面看来,只是一个朝圣的客旅(来十一13-16)。我们的工作不是轻视这个世界,和单单渴望彼岸的那座城;而是因为我们晓得那座城的存在,我们可以得到力量渡过今世,直到将来实现进入神为我们所预备的地方。

新心与新灵(卅六16-38

在这一章里面,当以西结继续向那些被掳的朋友讲述时,他的注意力,一直指向未来,和神为选民所应许新的工作。从各方面来看,这些经文包含着以西结神学的精义,不但显示神未来将作何事,同时也说明祂要采取行动的原因。

这一段经文是以回忆过去开始。尽管他们的一切特权,百姓已经滥用了神赐给他们的土地,并新心与新灵在那个地力行恶;因此他们也亲身体验神的审判。固然他们应受神的审判,但也造成消极的后果:其它国家的居民所看见的是以色列人得到土地,但是未能保住它。因此,整个拣选完全失败;蒙召的百姓,要在这个世界上组成一个特殊的国家,已告失败。以色列人应向全人类表明,他们所信的,是唯一圣洁真实的神,其它国家的神明,只是一种污秽不清的形像。

因此,神决定进一步采取行动,以便使祂原来拣选以色列人的旨意,得以应验。这不是因以色列人的缘故,他们已经显明他们的不配;乃是‘为祂的圣名’(22节)。那就是说,神还要采取行动,为向全人类显明祂的神圣。神新的作为,必然是叫祂百姓剧烈的改变。由于他们过去曾经是不洁的,祂要用清水洒在他们身上,使他们洁净(25节)。过去他们心硬,不能分辨真理和谨守信仰,祂必赐给他们一个新心。旧约的邪恶和悖逆的灵,将被顺服神旨意的新灵替代(26-27节)。

以西结所说的这一部分预言,最显著的乃是他的态度,从基本上来说,他注意的焦点,是集中于神的主动,而不是百姓的响应。由于百姓失败得非常凄惨,未能响应神和实践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目的。所以必须为他们进行一次剧烈的手术:旧的石心必为新心所取代;老旧顽梗的灵,将为神所赐生命所取代。只有到那个时候,圣地必定复兴,而且成为如同伊甸园一般(35节)。只有那个时候,选民才可以组成这样的一个国度,使世界各国都看到,神圣洁的手在他们中间工作。

就神学方面而论,以西结对于以色列人与神之间立约的本质,已作彻底的评价,凭着这种立约的方式,必能在全世界达成神的旨意。起初当这约在西乃山订立的时候,目的是要使以色列成为一个国家;这约实际上乃是以色列的宪法,或大宪章。这个国家要成为一个‘祭司的国度,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向全世界的人显明,唯一真神的神圣。但是以色列人未能达成神的呼召,甚至在审判中,它也给世人对于神的本质,一种虚假的观念。因此以西结觉察到新的立约。神的国度,将不再藉着一个国家的形式建立;因为选民所建立的国,并不能将神的公义,向世人显明。神要立的新约,乃是使人内心发生剧烈的改变,凡是从神领受新心和新灵的人,必能将神真正的本质,向世人完全显明。

以西结的预言虽是直接向以色列人说的,但在内涵方面,却是向外邦世界传讲。作为一个基督徒,乃是已从神领受了一个新心和新灵;接受剧烈的灵性手术,使我们在生活中,能完全活出神的荣耀。因为这新约,就是基督徒的信仰,这种心灵的改变,是作肢体的先决条件。正如以西结预言所说的,这种心灵的改变,是以洒清水作为记号,因此基督教施洗所用的水,象征心灵的改变。

然而对于我们来说,正如以色列人一样,最难学的一门功课,就是所有神的工作,不是单为我们的缘故,而是‘为祂的圣名’。神要藉着以色列人,同时也藉着我们作工,向全人类显明祂的本质和特性。假如一个人的心灵,确实已经改变,他绝对不会只为自己而活。虽然完全抓住全部,不太容易,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的生活,要成为一种途径,使世人知道神的神圣和旨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