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卅七章

 

枯骸谷(卅七1-14

以西结再度描述一个戏剧性的异象,向他的朋友传讲神预言的信息。这个异象的日期,我们不得而知,由于那些被掳的朋友,都已体验到失败(11节),足可显示,这件事情一定是发生在耶路撒冷倾覆之后,当时他的那些朋友觉得,他们都好像死人一般,没有任何前途。正如他先前在异象中所得到的经验一样,以西结感觉,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他所住的被掳之地,并被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安置在一个谷中。

这个异象本身的环境和动作,都非常显著。谷中充满死人的骸骨,散布在沙漠的地面上;骸骨非常枯干,好像在阳光之下晒了好几个月一样。这是一种死亡的景象,正如一大批人在沙漠中迷路一般,由于缺乏食物和水分而死亡。当以西结看见这个可怕的景象时,神向他提出一个问题:‘这些骸骨能复活么?’这位先知的回答,可以如此意译:‘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他们不能复活。’以后神又向以西结说,叫他去向那些骸骨有效地传讲。身为一个有经验的先知以西结必然觉得,过去有很多次,他都是向死人传讲,但是从没有像这一次,非常富于戏剧性;而当他开始向骸骨宣讲神话语的时候,结果也是同样的令人惊奇!他向骸骨传讲,宣告神必使他们恢复生命,就在他开口的时候,便有一种不和谐的响声伴随,因为那些死亡的骸骨开始连结在一起。后来,就在这位先知眼前,那些组合的骸骨、都被配上肌肉和筋,盖上皮肤。如今他们看起来非常神奇,骸骨的外貌不见了,但它们依然是死的。这位先知又再一次被吩咐去传讲;向四风说话,他祈求神的灵(英文标准修订本为‘气’),进入重建的身体,并赐给他们生命。当他开口传讲时,生命就进入身体内,从前遍布尸体的山谷,竟有一大批活人站在那里。

以西结叙述这个异象之后,接着就是提出解释(11-14节)。仔细研究这个解释,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个异象的性质,我们若不谨慎,便会误解作者的用意。那些被掳的百姓埋怨说:‘我们的骨头枯干了,我们的指望失去了’(11节)。耶路撒冷的倾覆,好像缩减了那些被掳之人的寿命一样;他们没有归回的指望,在他们的故乡,更没有新的生活。但是这位先知再次去传讲:那些被掳之人的坟墓,必被启开(13节),百姓将带着新生命、归回他们的故土。换句话说,这个预言与任何从死里复活的神学,并无关系,死里复活在旧约时代从未清楚见到;这里的重点乃是集中在那些垂死的难民身上,将来在他们出生的祖国,必能恢复新的生命。

然而这次预言,对于神赐生命的能力,提供一种特别的见解。对于一个生命垂危的民族,宣告新的生命已经预备妥当,对于那些活着的死人,如同曙光出现在地平在线。

我们必须了解这一段经文,对于当时的重要性,比个人复活的神学思想,更有意义。枯干的骸谷,代表人类全体,远离创造他们的主神,因此便失去美满的人生,就是神为被造之物所计划的。这位先知的宣告,变为传扬福音:在一个新的境界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得了一种美满的人生。因为这个谷好像是整个的世界一般,住着许多人(正如那些被掳的人一样),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生命。这样,对于那些被掳之人充满盼望的信息,也成为全人类的希望:神的灵必将祂丰盛的生命,赐给所有的人。

两根木杖的故事(卅七15-28

先知以西结又得到神的指示,要在百姓面前,传讲一个扮演的比喻;藉着故事和看得见的动作,将神信息的内容,有效的传给那些被掳的人。

以西结拿起两根木杖,并在上面写字。一根木杖上的刻字,代表南方的犹大国;另外一根杖(为约瑟)与北方的以色列国有关。北国早在以西结时代之前一百余年,即已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然后,这位先知将这两根木杖,头对头的放在一起,用一只手紧紧抓住;当他拿起两根木杖,让观众去看的时候,这两根木杖看起来好像一根似的,因为两根木杖的接头,被紧紧抓住的手遮蔽。故事中扮演的部分,乃是为诱导观众,质问动作的意义(18节),并且作出回答。

神认为选民的这两个国家,都已不再为自主的王国;这两个王国,被神的手紧紧抓住,必再成为一个,正如往昔大·王的时代一样。为达成这个再一次的统一,神必将祂的子民,从分散流亡在各国中聚集一起,重新使他们在应许之地定居。这两国的合并,以共同膏立一个王为标志,好像过去的情形一样。过去的偶像和罪恶,造成统一王国的分裂,新的王国是由神洁净的百姓组成,必定永远存留(23节)。这个统一众民的王,乃是一位新的大·;他们所立的约,必然是平安的约。而在百姓中间将要设立圣所,代表神的同在,和洁净的能力。

结束以西结书的这几章圣经所传的圣谕,有许多难解的地方,但是也进一步说明神对待祂子民的本性。

(一)这次圣谕的应用和解释,很不容易明白。北国已经不复存在,其中有不少民族,早就分散,并被其它国家的文化所同化。这个国家如何重建呢?这简直是奇迹,在最近几百年来,有几种宗教的礼仪,已经证实与以色列迷失的几个支派完全相同;因此,预言已在应验。论到未来,我们更应该承认这种奥秘所含必要的因素。这次预言主要的推动力,就是一切属神的子民,不论情形如何,都有分于未来的复兴;这件事情究竟如何成全,我们无法明白,然而这是先知所确认的。

(二)以一种后见之明来看,事实已经非常清楚,这次预言是关乎遥远的将来。前面与枯骨有关的信息,可以这样简单地解释为:被掳之人将归回他们的祖国。但是这次圣谕超出历史的范围,根据我们普通所了解的,豫料未来,神必使这种崭新的事实发生。这次预言每一部分的精确意义,我们可能无法得知;但它巨大的推动力,却是相当清楚:神决不会忘记祂的百姓,必定使他们复兴。

(三)在这个故事里面,生动地说明了神的能力;祂有一种权柄,使从前的分裂重新合一。人类罪恶的倾向,总是促使人与人之间发生破裂和分离,只有神坚定的手,才可以使破碎的人类社会重新合而为一。

(四)这次圣谕对当时首先听见的人,有一个结在其中。那些被掳的人最近获悉,他们的祖国已被击败,对于他们自己的未来,都表示非常关切。早在主前七二二年,北国即战败,尽管他们已停止记念与他们有关的北国的前途;通常由于自私,面对别人的事,一直表示不闻不问,然而神却记念,并仍然继续工作。所有属乎神的子民,对于祂来说,都是重要的,不论是约瑟的后裔或是犹大的子孙,最后,所有的人都可以分享祂的救恩。

从近代基督教神学的角度观察,时常记得以下要点是件好事:救恩原是为全人类所预备的,这是神的旨意。因为在我们心底深处,都有一种自私的倾向,一般人常藉着不同的方式,披上虔诚的外衣,致使神的恩典,只局限于少数人。以西结的那些同伴,只关心他们自己的困境和前程所以神提醒他们,祂的良善除了顾及他们之外,其它的人,也包括在内。既然身为神新的子民所以我们更应该关心别人,在此我们应该特别想到那些旧以色列人。──《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