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四十章

 

一个新异象(四十1-4

本书最后的九章(四十至四十八章),提供一个独立的附录;其中的内容,乃是叙述一个异象的内容,就是这位先知在主前五七三年(1-2节)所经历的。因此,这一部分,是他人生中后期的作品,为以西结书中最后的预言。这九章圣经,与圣殿、迦南地和复兴的以色列百姓,就是先前在预言中所豫料的有关。这些经文不易研读,部分是因这些事情的细节,对于我们来说,似乎无关重要。而写作的风格,有一点反复无常,所以有很多注释家暗示,这九章圣经的内容,有几处是别人增补上去的,并非出于以西结的手笔。其中确有几处经文清楚显示,是编辑所作的增补,但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以西结代表性的作品。他的出身背景,是来自一个祭司的家庭,关于圣殿的事情,自然使他发生兴趣。

就风格方面来论,这种作品是启示性的(正如卅八至卅九章的情形一样),用一种深奥象征的态度,表明复兴以色列的本质,就是神未来要建立的。从人的角度观蔡,这可能是先知以西结沉思十余年的结果,因为他继续过被掳的生活,深感罪恶必使旧以色列结束,他开始领悟,一个理想的以色列应有的模样。长年累月的深思熟虑,终于使他看见一个特别的异象,就是在这几节经文里面所介绍的,这位先知对于未来的各种盼望,具有坚定和象征的模型。

将这九章圣经,形容为一个附录,可能会使人发生误解。就意义而论,这一段圣经是一个附录,构成一个独立的文学单元。但在其它方面看,这一段圣经,又是这位先知作品中最完整的部分。正如他的服事工作一样,是由一个伟大的异象展开(一至三章),所以本书也是藉着一个异象结束。正如先前所见耶路撒冷和圣殿(八至十一章)现在他预言神的归回。耶路撒冷和犹大的倾覆,已占有以西结书绝大郚分内容,这里藉着应许之地的重建和复兴,加以保持平衡。

这次异象的细节(即对于重建圣殿精确的量度),作为现代读者属灵的造就,虽然贡献不大,但就整体而论,以西结发现的那些伟大的原则,显然已使以色列得到更新。神必向祂的百姓显现,在敬拜神的时候,他们必找到人生的成功。在二十世纪的外邦世界看来,语言的表达上有时好像非常奇异,但这几章圣经确是传讲基本的真理,人生的意义和目的,和对神的敬拜。

在这个异象中,这位先知停留在一座山上,俯视一座城。有一人站在门口,他对这位先知说话,而且宣称,他要作以西结的向导。先知看见那位神秘人物站在他旁边,下列的章节,将要加以叙述。

外院(四十5-27

以西结在异象中的漫游,是从圣殿外院朝东的门开始。他被一位使者引导,好像是一位考古学家的助理一般;当这位向导开始量度时,他也将各部分建造的面积加以说明,以西结便将那些事情及时的记录下来。

从整体来说,一个人要想了解以西结的圣殿之旅,他必须想象古时圣殿是什么样子。内院是在圣殿的里面,外面的界线以墙为标志。在那堵墙的外面,是外院,外面的界线,也是以墙为标志。整个建筑物的方位,是东西向的,外院的墙,在东、北、南边都有门,好像内院的墙一样;西边的墙与圣殿紧密相接。以西结的漫游是从东门开始,然后穿过外院。外院中的各房察验完毕之后,他先被引到北门,然后又到南门逐一检查。他将外院的各部分,如墙、门和房等逐一察验以后,其中最明显突出的,就是整个的结构,都非常精细而且匀称。各部分的建筑面积分配合宜,结构精细严密。

对于一个实际并不存在的建筑物,凭着门院的各种尺寸和规格,要使一个普通的现代读者发生兴趣,实在不大容易!然而,最明智的还是承认问题乃是潜伏在我们里面,并不是在古时的经文里面。对于一个从未拿过钓鱼竿,或感觉需要去钓鱼的人,一只飞行渔船的梗概,不会给他太大的吸引力。一个从未骑过摩托车的人,对于机车杂志毫无兴趣。但是一个钓鱼的人,可以耗费几个小时,欣赏一本钓鱼的专书;一个热心的摩托车骑士,对于一种新车的构造说明,具有浓厚的研究兴趣。以西结初期所受的培育,是要在圣殿中服事。所以他对于神重建圣殿的异象,必然感到莫大的兴趣。他以建筑师精确设计的精神,详实记录异象的细节。我们可以感到他的热心。比飞行渔船和机车更高尚的一种东西,该有何等的吸引力呢?圣殿乃是象征神向祂百姓显现的地方。因此,这件事情值得密切的注意;圣殿固然只是一座建筑物,但在这个世界上,乃代表神的同在。

内院(四十28-49

这位先知在异象中的圣殿之旅,现在已从外院进入内院;他从南门接近内院,实际上这个门是与外院的三个门相同。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园门’,乃是一种精致的构造,小房的门向通道开启,外边有走廊,可以看到外院。好像古时的城堡一样,门的面积很大,构造非常坚固。以西结继续不停的察验内院的东门和北门;大小的尺寸与南门完全相同。可是在北门的走廊上,放着几张桌子,作为殿中杀祭牲之用,宰杀的祭牲当作供物,祭司并将宰杀的工具妥为保存。

在内院中有两个卧房,座落在院的北边和南边,专为祭司而设。北屋的祭司,负责圣殿的服事;那些住在南屋的祭司,负责祭坛的工作,这坛座落在圣殿东边的外面。在察看房间之后,使者便引导这位先知穿过内院,到达殿的走廊,外院的墙将圣所遮蔽得非常严密。

对于现代的一位读者来说,很难了解先知的这座建筑物的象征和意义。有些古老的大教堂,虽有同样的象征,这座建筑物却比大教堂更为壮观,其中的每一部分,都有一种宗教的功用。当这位先知从外面的世界走到外院,再从外院走到内院的时候,然后又从内院走到殿的门廊,有一种升上高k的感觉;从俗务的世界,逐渐的接近内院,以后再进入里面的圣所。圣殿的建造,有助于内省的进行,这就是敬拜神的人,在参加礼拜的仪式中所需要的。过去祭司邀请百姓来参加敬拜时常说:‘谁能登耶和华的山?谁能站在祂的圣所?’(诗廿四3)回答非常清楚:‘就是手洁心清的人。’圣殿的建造,正是从外面的世界,进入里面的圣所,提醒那些获得特权进去的人,在敬拜的行为中应当圣洁。

虽然以西结在被掳之中,那时在真实圣殿中的敬拜,可能早已停止。在实际上,他在被掳的人之中,离耶路撒冷非常遥远,从前宏伟的圣殿,已经成为废墟。只有在异象中,他看见这个壮丽圣殿的存在;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记号,神决不会永远离开祂的百姓。那个时刻必将再度来临,选民不单可以敬拜神,而且知道神在他们中间。──《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