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四十七章

 

从圣殿流出的大河(四十七1-12

当这个异象继续延伸下去的时候,这位先知从内院煮祭牲的房子附近,被领回圣殿朝东的入口。他站在那里,看见一道水泉,由殿的南边门坎下面流出;从殿的南边出现,一直向东流,穿过内院的墙下。以后这位先知又被引领经过北门,到达圣殿的外面,站在殿的东边;他看见水从外院东门的墙下流出。

现在这位先知和他的向导,沿着河岸漫步,走了一英哩以上。每次走三分之一英哩(一千肘),他们就度量河水。第一次停下来量的时候,水深只到踝子骨;第二次,水深已至膝盖。到第三次时,水便到达腰部,又走三分之一英哩,必须游泳才可以渡过。‘你看见了什么?’他的向导问,意思是,‘你了解这件事的重要性吗?’水从殿内流出的时候,愈流愈深,但并无支流并入;这条河是一道奇异的水泉。以西结沿着河岸折回圣殿,他初次看见河边,有许多茂密的大树。

这位先知的向导,向他述说,这条河道的长度,远超过他们的短程旅行。水从殿的东边流出,经过耶路撒冷东边崎岖不平的乡间,下到亚拉巴,就是约但河流域的那个大渡口。这条河流入死海,此海乃是一个大咸水湖,低于海平面一千余英呎,其中的咸水,不能供应任同生物。然而当这条河的新水流入的时候,死海即变成生命海;盐分转化消除。鱼和水中的生物开始滋长,往日荒废的盐岸,这时有许多渔夫住在那里,他们靠水维生。沿岸的沼泽和洼地,不论如何改变,仍然保持着原来的特性,那个海继续供给原来唯一的福分──盐。但在别处,就是河边和海滨,却是树木繁盛,所结的果子可作食物,而且叶子也含有医药的价值。

这一部分的叙述,提高异象的性质,这位先知所见的那幅图画,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建立了一个新的乐园一般。好像在伊甸园里面,从神的山流出四条大河,维持活物的生命,所以此处从神殿所流出的河,可以改变旷野和盐海,成为一种结果和赐生命的地区。在早期的作者看来,地上的王国,好像曾经受了可怕的咒诅,而将来要变为一个美丽的园子。但是这位先知并不是预言实际上和地理上的改变;在他所见的异象中,他乃是豫料未来将有一种奇异的改变,改变以色列民。那时在他们中间的圣殿,定必再度成为神的居所。

我们开始看见,当神在中间显现时,转变才是有效的。以西结所见的异象是一个圣殿,描述得非常详细;但是他所关注的,乃是整个的民族和所有的百姓。当神与百姓同在时,干燥多盐的旷野地区,必将恢复生机。因此,从这位先知所见的异象中,我们可以明白,这件事情该是何等的重要!不论任何复兴,都是从问题的中心开始。只有神的同在坚立在殿中的时候,才能有新的生命和复兴。对于以色列人是真的,对于教会也是真的。当神的同在建立在中间的时候,那种同在的祝福,就会流出,赐生命的水,可以改变荒野。

复兴之地的境界(四十七13-23

这位先知说明定例的特性以后,在这几节经文里,他又回转过来,引用神的话向以色列人陈述关于复兴之地内部的分配和境界。当初以色列人在应许之地定居以后,土地即已分配。现在这位先知复兴之地的境界预见被掳归回以后,将在选民中有一次新的分地。虽然境界在地理上与另一次相似(民卅四1-12),但分给各支派的土地,却是十分的不同。

复兴之地的东西境界,很容易了解;南北的境界,实在很难确定,有一些地理名词,相当混淆不清。西方的境界为地中海(大海)岸。东方的境界是从约但河的上流开始,顺流南下,沿着死海西岸继续发展。北方的境界乃是从地中海的推罗附近开始,向东方延伸,至加利利海的北岬为止。南力有一条路线是由死海的南边伸出,经纳吉,直达地中海岸。

以西结预见之地的范围,与所罗门的国土(王上八65)相似;我们应该注意,约但谷以东的领土,就是几个支派原来定居时所得为业的土地,并不包括在内。以西结在异象中所看见的全部土地,都是位于约但谷和亚拉巴以西。

在这个总结性的评论中,关于土地的分配(21-23节)还有一个新的指示,必须补充说明。从前土地只分给支派,然后在他们的家人中还要再分。但在复兴之地,甚至外人(移入之民)也可以分得土地,在生活方面来说,与本国的同胞完全相同。

研读这一部分的叙述,记住上下文的关系,可以说是相当重要。复兴之地的异象,是由一个被掳的人看见的;这位先知并没有土地,且与他从前所属的国家隔绝。在没有一个永久的住所的情况下,他预见将来有一个时期,他本国的百姓必再度永远住在神所赐的土地上。然而以西结不单是一个俘虏,而且是一个外国人,身为一个被掳的外国人,他既无特权,也无权利得到土地。但在以色列复兴的土地上,在神的强制命令之下,外国人也有权利得到土地。就是这样一个复兴和更美之地的异象,使这位先知和他那些被掳的朋友得以维生。但是生活更深的来源,并不是土地本身,对于土地的境界在此详加叙述,更重要的乃是神与这块土地的同在。以西结表示,所有的人都隐藏着一种看不见的渴望,不单是要求有自己的土地,而且要住在神的同在为人所熟知的地方。──《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