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二章

 

四、受命传信息(二1-11

从一章廿八节下:“我一看见就俯伏在地,又听见一位说话的声音。”至二章二节,可谓引言。以下分为五小段,二章三至五、六至七节,二章八节至三章三节,三章四至九、十至十一节。每一小段都有其独特的重点,在中间一小段,二章八节至三章三节,是耶和华特别授予先知之使命,按立他为先知。

“祂对我说:人子阿,你站起来,我要和你说话。”(二1

先知还正俯伏在地,在耶和华荣耀显现之面前,听见主的声音。在一章,他的感官大多在看的状况,廿四节才听见响声。现在他的耳朵发挥功能了。

“他对我说”,“他”当然是指耶和华,但并未指明。耶和华的圣名没有提及,祂仍保有神秘与尊贵,隐藏在荣耀之中。祂称呼先知为“人子”。“人子”的称谓在本书共有九十三次之多,有二十三次再加上“你”字,以为着重。在阿摩司的异象(七8,八3),及耶利米的异象(一11,廿四3),先知的名字是神称呼他们的。可见本书是独特的,有特别的用意。“人”字在创世记一章廿六节是指集体的人类(Adam),为指个人,特冠以“子”字,中译字在“人”之后,这是希伯来文的字意,并非亚兰文的语法。1“人”(Adam)是与“神”(El)成为对比(如在赛卅一3;结廿八2)。神呼喊他,不是以他个人为对象,也不是着重他的职分,而是指他个人在创造的秩序中,蒙神呼召为仆人。有人将这称呼译为“人的幼子”,以表明温和的内涵,2可能太弱。又有联想为巴比伦的用法,可能并不必要。3以西结的背景是祭司的用语,人是受管理的(利一2,十三2;民十九14)。可能用意在此。

“站起来”正如但以理书八章十七节起及十章九至十一节,站起来是一种谨慎认真的态度,为来领受神的话,先知向神有一种集中的意识,能感受属灵的能力。先知是传言者,必须先行听命,明白神的指引。

“祂对我说话的时候,灵就进入我里面,使我站起来,我便听见那位对我说话的声音。”(2节)

神对先知说话,灵就有巨大的能力,进入他里面,就得以站立起来。灵当然是指神的灵,不会是第一章活物的灵。灵原意为风,可能这是先知所能体验的,他感到一阵风进入,以后这灵甚至好似风势一般将他提升。神的灵必成为一种声音,使他耳朵听受。在他听的时候,听到对他说话的声音。

“那位对我说话”,“说话”一词是分词,是在文法的结构上有反射的涵义(Hithpa~el),说话者自行发言。在四十三章六节有关将来的圣殿,也有类似的用法,似乎神只是向祂自己说,但是读下文,显然是对先知说话,那么可能指先知听受的声音,不是外来的,而是内里的感受。神自行发言,而祂的使者只是在旁听见。4这是神圣言的特性。5

“祂对我说:人子阿,我差你往悖逆的国民以色列人那里去。他们是悖逆我的。他们和他们的列祖违背我,直到今日。”(3节)

从三至五节:“我差你……你要对他们说……他们必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了先知。”奉神差遣,是先知蒙召必有的经验,使先知受命于神,有传道的权威。“差”字确是最重要的涵义,以赛亚(六8),与耶利米(一7)的蒙召,都蒙神差遣。如果“耶和华并没有差遣”(耶廿八15,四十三2,又十四15,廿七15,廿九9;以及结十三6),都是不承认先知的身分。撒迦利亚书曾有这样的话:“你们便知道万军之耶和华差遣我了。”(二911,四9,六15)。先知深感神差遣他们。6所以在以西结传神的话,首先有蒙召受差遣的申明。

奉差是对个人的,也是具体的命令。以西结来自犹大,住在被掳之人中间。他奉差到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是通称,指耶和华的选民,但以色列曾经只是北国的名称,与犹大有别。自以色列北国败亡之后,在犹大南国的人也都是以色列人,不再分为南北。7所以这里先知是指神的选民。他们在圣约之下,却不守信而破坏。他们包括在被掳中的人们,以及遗留在原地的人,都是在以西结当代的“余民”(The Remnants)。如果根据三章十节起的叙述,以西结奉差专在被掳之人中。

以色列人的悖逆,不只是现在,甚至需追溯到过去,他们的列祖,从埃及出来,已经违背神(2023章)。这是在以色列人整体的历史中,先知何西阿(十一1起),以赛亚(一21起),耶利米(二4起),都有这样的说法。

悖逆是指政治的不忠与宗教的不正。耶和华是以色列的王,国民应完全效忠。祂是他们的神,他们必需完全顺服与敬奉,不可偏邪。但是他们却不尊神为王(参阅二十33),对神违背,是罪恶与过犯(结十四11,十八22起,廿一29起)。他们的悖道“直到今日”。

“这众子面无羞耻,心里刚硬。我差你往他们那里去,你要对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4节)

以色列人是神的选民,他们是神的众子,这众子是包括现今的世代与以前的日子,是“他们和他们的列祖”,当然神是特指现时的以色列人,他们是先知传道的对象。

他们“面无羞耻”原意是刚硬的脸,脸上全无表情,好似没有情感。以赛亚书五十章七节是最好的说明:硬着脸面好像坚石。这样的用语与“硬着颈项”有类似的涵义。耶利米书二章廿七节,十八章十七节,卅二章卅三节:背向而不面向,表明强硬或倔强的心。

这样的脸面是反映内里的心,因为刚硬的心正是本书(卅六26)所说的石心(可参考出卅二9,卅三35,卅四9以及申九613)。

先知受命传信息:“你要对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这是传信者的方式。一般的方式是“耶和华如此说”,这里再冠以“主”,在本书有二一七次,其中有二○八次是在信息的开端。“主”实际是“我的主”,有亲切的关系,不可再像以往那样背叛,应切实承认耶和华的主权。对先知来说,耶和华是他的主,他必完全听命。8

“他们或听,或不听,(他们是悖逆之家)必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了先知。”(5节)

先知话语的职事,必会遇见困难与反对,拒绝听受似乎是必然的事。他们或听或不听,是先知应预期的反应,不必过分在意(参阅赛六10;耶一17-19)。最要紧的是先知本身的感受,他应体会耶和华的同在,人们是否愿意接受,不是先知所能强制的,究竟这是神的话。神的话无论接受与否,仍是绝对的,不可更改,所以先知不必妥协(参阅赛五十五11)。他们无论怎样反应,无法辩明他们的无辜(卅三33;申十八2122;耶廿八9)。

他们是悖道之家,撒母耳记上十五章廿三节悖道顽梗的罪那是十分严重的。申命记卅一章廿七节也有同样的词句。民数记十七章十节,以色列人被称为“背道之子”,就是民数记二十章十节“背叛的人”。以赛亚书三十章九节说,他们是悖道的百姓、说谎的儿女、不肯听从耶和华训诲的儿女。悖道之家,在本书多处出现(二5-8,三926起,十二2起、925,十七12,廿四3以及四十四6)。

他们因悖道而遭遇艰困,那时必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了先知。他们必须认知神,也认知先知。这样的言词形式(Recognition formula),是本书的特色。以色列能认知,是看见耶和华的作为。可见这里不只有话语,更有行动。先知以西结蒙神差遣,向他们宣告“主耶和华如此说”。这己是很具体的明证,足可敦促以色列人明白,无可推诿。先知曾屡次说出人们应有的认知,他们就知道耶和华,也知道祂所差遗的先知。如果仍旧推诿,再加反对,他们是无可宽宥的了。在先知蒙召的经历中(23章),至少有三次提起以色列是悖道之家(二7,三1127),可见一斑。

“人子阿,虽有荆棘和蒺藜在你那里,你又住在蝎子中间,总不要怕他们,也不要怕他们的话。7他们虽是悖逆之家,还不要怕他们的话,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6节)

先知受命传道,是不容畏缩与退却的,他必须刚强壮胆,决不惧怕。耶利米蒙召就有同样的经验,他必须完全顺服,不要因以色列人的罪恶与悖逆而惊惶(一717),神对耶利米有鼓励的话:“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耶一8)。但神对以西结,似乎没有那样鼓励与安慰,只清楚指出他们的背逆,教以西结不要怕,也不要惊惶。神知道以西结的惊惶是必然的,却不可畏缩。

荆棘和蒺藜是危险的,会刺伤。“在你那里”是“在你周围”危险遍处,四面楚歌,无法逃避。这些又好似一堵墙,挡住去路,无法向前,一碰只会流血受苦,使先知动弹不得。他又住在蝎子中间,“住”也可译为“坐”,在毒物上坐着,怎会不受毒害呢?蝎子是属蛇类,长约六吋,在尾部有毒刺。可见这三样都有刺,会使人受伤中毒。

荆棘与蒺藜也可作为“分词”(Participle),在七十士译本、叙利亚译本及亚兰文译本,都可译为“拒绝”与“轻视”,说明以色列这悖逆之家。9

这里似乎没有鼓励与安慰,那得等到三章六至九节,才给予先知的确据。

“他们或听或不听,你只管将我的话告诉他们。他们是极其悖逆的。”(7节)

本节只重复第五节,但第五节为证明神差遗的先知,此处神要求奉差的先知有完全的顺服。先知蒙召是为受苦,困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他必须听命,完全顺服,没有退缩的余地。先知的职事原无成功或失败,神所要求的,是忠心,尽神的话语的管家职分。神的仆人忠心地实行神的旨意。

“人子阿,要听我对你所说的话,不要悖逆像那悖逆之家,你要开口吃我所赐给你的。”(8节)

自二章八节至三章三节,是先知蒙召后按立的事。耶和华再叮嘱祂仆人要听从,不可违背,不可逃避,不可悖逆像其它的以色列人。绝对顺服,仍是神的命令。这里是第三步骤。第一步神呼召先知(二3-5),第二步神命令先知(67节)。

神特别警戒他不可悖逆,不然他怎么可以警告那些以色列人呢?但是先知仍不免有常人的`弱,当困难当前的时候,他也可能有抗拒的心。为了防止这样的`弱,神要他先澈底接受神的圣言,才有能力传出来,吃神所赐的,在三章三节说清楚,是指书卷。“吃”是接受,放在心中,好似食物吃下去,放在胃里。神的话要溶化在其中,成为生命的部分(参阅耶十五16;约六53-58),这是表征的动作,以西结必须顺从并且遵行,他的顺服是无条件的。

先知是耶和华的发言人,是神的口(Mouthpiece)。他在口舌上必须蒙恩、加力,才可供神使用。他必须开口向神接受,然后开口向人传话。在先知话语的职事上,只是最重要的。

“我观看,见有一只手向我伸出来,手中有一书卷。”(9节)

当先知留心观看的时候,有惊奇的感觉。“见”也可译为“看哪!”多么奇特,竟有一只手出现。这是基路伯的手呢?还是在宝座上的那位之手?这里没有清楚说明。先知完全没有指明是神的手,他也避免用神的名。但是神的命令却十分确实。这手向先知伸出来,是为递给他那书卷。

“他将书卷在我面前展开,内外都写着字,其上所写的有哀号、叹息、悲痛的话。”(10节)

主亲自将书卷打开,那不只是一只手,必是两只手,才可将书卷摊开给先知阅读,让他知道其中的内容。这书卷内外都写着字,表明信息是确定的、无法更改。

其上所写的有哀号,或为哀歌,在第九章再提及,必是专为犹大哀号的,因为犹大的败亡是莫大的悲哀。

叹息好似鸽子的哀呜(赛卅八14,五十九11),在本书十八章二节,卅三章十节,卅七章十一节。

悲痛的话,原意为哭号,但七十士译本为“祸哉”,正符合十三章十八节及卅四章二节的经义。神要先知在信息中为民族的厄运而哀哭,只有一次场合,神不许他为丧妻举哀,表明民族的悲哀更大更深。──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