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四章

 

(b)在围城中(四1-8

“人子阿,你要拿一块砖,摆在你面前,将一座耶路撒冷城,画在其上。”(四1

以砖石当作一种文件,在巴勒士坦并不普遍。这是巴比伦的作法,甚至从示拿建造巴别城与塔,已予例证可援(创十一3)。作砖也是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劳工,埃及人也在砖石上画图样,有历史的考古可寻。1

这是建屋用的砖,在未曾被阳光烤烘干燥之前,先刻划,干了之后,就成为清楚的地图。在巴比伦的用途,专在砖上刻有列王的名字,作为史记的资料。2

“又围困这城,造台筑垒,安营攻击,在四围安设撞锤攻城。”(2节)

围城之战咯,为亚述人所发明。围城最主要的先断绝一切的支持供应,使城完全孤立。造台筑垒,使外面任何支持,都无法送至围困的城。锤子是为撞城门的,城门里为防御,也置放这样锤子,为使城墙坚硬,不被撞破。可见锤可攻也可守。3

此处先知从神得命令,作这象征性的解释。耶路撒冷已被围困,这里实际反映当时的情况,因为情况实在紧急,但是如何挽救,先知也无法给予一个具体的方法,先知的心更为困惑。

“又要拿个铁鏊,放在你和城的中间,作为铁墙。你要对面攻击这城,使城被困。这样好作以色列家的豫兆。”(3节)

铁鏊是指围困的军队面对的铁墙,围困的情况实在太严重了,以致城里的人一定无法逃脱。这铁墙也可指神与他们的阻碍,他们的罪也太多了,无法蒙神搭救。以赛亚书五十九章二节:“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先知已经预料敌人一定不肯放弃,直至夺取这城。这是对以色列全家的预兆。

当先知以西结预言时,尼布甲尼撒军队已经重重围困耶路撒冷城。假先知只劝慰城中的人,说这城必不被敌人攻取。这是大众所愿望的。耶路撒冷是圣城,是圣所的所在,以色列属灵生活的中心。但是这只成为梦想而已,耶路撒冷是不能保全了,敌军在城四周筑起高垒,已处非常优越的地位。他们在数年之内,曾两度夺取这城,以色列民族的败亡已成为定局,这历史的浩劫实在悲惨,这苦难真是无法形容的。

在四章一节至五章四节,连续有四项象征的行动,都是描写以色列被侵犯而成为荒废,四章一至三节是第一项行动。

坚固的城墙,是十分活泼的隐喻。耶利米书一章十八节,神向耶利米保证,要使成为坚城、铁柱、钢墙。但是这里神以同样的隐喻,却将耶路撒冷不能确保的噩耗,要以西结表明出来,先知自身也不能安全了。其严重的情形可想而知。

这情形不是只在耶路撒冷城,实在是祸及以色列全家,无人可以幸免,没有谁可以逃脱。这灾难必须由大家一同来承当。

“你要向左侧卧,承当以色列家的罪孽,要按你向左侧卧的日数,担当他们的罪孽。”(4节)

在前一个象征的动作,有关围城的事(四1-3)。在后一个象征的动作,是关乎日后的灾祸(四9-11)。在这二者中间的动作,是专指以色列及犹大的罪孽,由先知的象征的动作,表示担当。

上节已经说明,这是以色列全家的事。此处以色列全家是指犹大,事实上包括北方以色列与南方犹大,是神的子民整体,在廿三章阿荷拉就是北国撒玛利亚、阿荷利巴是南国耶路撒冷。两国都包括在内。四章四至五节指北国,六节才指犹大南国。

“因为我已将他们作孽的年数,定为你向左侧卧的日数,就是三百九十日。你要这样担当以色列家的罪孽。”(5节)

当先知向左侧卧,是向北方,所以这是特别指以色列北国,他向左侧卧的日数竟需有三百九十日。北国的罪孽更加沉重,所以被掳的时间也长。

照七十士译本,不是三百九十日,而是一百九十日,在本节及九节都是如此。如果计算以色列人被掳,首先是被提勒毗勒撒在主前七三四年的作为(王下十五29)。从那时起至耶路撒冷城陷落,南国沦亡,时在主前五八六年,那么共一百四十八年。可见数字未必完全正确,但为时较长却是事实。

另一种计算的方法,是在此有三百九十天,再加上六节的四十天,共四百三十日,正好是他们在埃及为奴的时期共四百三十年(出十二40)。但在使徒行传七章六节与加拉太书三章十七节,只作四百年的时期。

作孽的年数也有译为受罚的年数,四百三十年是从扫罗王(一○一七年)至南国败亡(五八七年)。这些又可作相当理由的解释。有人认为北国比南国败亡早一百五十年,则与上述一百四十八年十分接近。可见不同的算法,似都有充分的理由。

“再者,你满了这些日子,还要向右侧卧,担当犹大家的罪孽。我给你定规侧卧四十日,一日顶一年。”(6节)

“再者”是指第二次,另一个阶段,新的开始,一项新的动作。这个字在七十士译本并未出现。先知原向左侧卧,他是否起来再重新躺卧?但他这一动作是有新的涵义。

向右是向着犹大家,右边是指南方,正如在十六章四十六节:所多玛是在右边,即指南边,在耶路撒冷之南。

四十日,一日为一年,则共四十年,民数记十四章卅四节,摩西遣十二个探子在迦南地窥探四十日,一年顶一日,担当罪孽。先知以历史的借镜,将四十年旷野的漂泊作为以色列人因背逆而遭受的苦楚,来说明犹大未来所受的刑罚。

数字方面,在七十士译本不尽相同,因为在那里,先知向左侧卧为一五○日,右边仍为四十日,共计一百九十日,两国的苦难有那么多年。以一五○减去四○则为一百一十年,以色列比犹大早败亡有百余年,确为事实。有人以挪亚洪水的日子来计算,下雨共四十天(创七1217),水势浩大在地上共一百五十天(创七24)。4

“你要露出膀臂,面向被困的耶路撒冷说预言攻击这城。”(7节)

攻击有力,以露出膀臂为一种姿态。以赛亚书五十二章十节:耶和华在万国眼前露出圣臂,地极的人都看见我们神的救恩了。耶利米书廿一章五节:耶和华用伸出来的手,并大能的膀臂亲自攻击。

在第三节已经说明,先知要对面攻击这城,在四至六节先知象征性的动作,也是对人们一种非常严重的谴责。先知攻击耶路撒冷,为本书前半部重要的信息(参阅六2,十一4,十三2,廿一27)。

“我用绳索捆绑你,使你不能辗转,直等你满了困城的日子。”(8节)

这是重复三章廿五节的话,先知受了捆绑,就不得自由行动,但是因捆绑不能辗转,他又怎么能从左边侧卧,再转向右边呢?或者,在转身侧卧之后,再受捆绑,但是动作的先后并非十分重要,主要的着重这些都是困居在围城中之情况。

先知盼待释放的日子,卅九章廿五节,神果真让雅各被掳的人归回,他的盼望终于实现。南国与北国都同时得以复兴,复兴是包括十二个支派(四十七13起)。

 

1 C. Kuhl, "Das Schauplatz der Wirksamkeit hesekieis, Elin Lo/sungsversuch," Theologische Zeitschrift 8, (1952) 410-418; B. Meissner, Babylonien und Assyrien, I, plates 154, 159, p. 290.

2 B. 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 in Pictures, 1969, #253,260.

3 Y. Yadin, The Art of Warfare in Biblical Lands 2, Vols, 1963.

4 U. Cassuto , from Noah to Abraham, 1959, 67.

 

(c)在饥馑中(四9-17

四章九至十一节所描述的,仍与先知表征性的动作有关,因为他仍在侧卧中。他所要吃的食物有各种,描写围城中的困境。

“你要取小麦、大麦、豆子、红豆、小米、粗麦,装在一个器皿中,用以为自己作饼,要按你侧卧的三百九十日吃这饼。”(9节)

小麦与大麦是巴勒士坦与巴比伦的主食,在用字方面,似指巴比伦的农产。5豆子与红豆是巴勒士坦的土产(撒下十七28,廿三11)。这里小麦与大麦为一组,豆子与红豆为一组,以成双为单元。

“小米”在旧约中只有此处出现,此字dhn与亚甲文duh\nu十分近似,似只在巴比伦出产。6粗麦在出埃及记九章卅二节提及,是在埃及出产的。以赛亚书廿八章廿五节,在麦田的边上种这种粗麦。

先知必须将这些不同的谷类放在一起,渗和起来,再来烘烤作饼。根据利末记十九章十九节(又申廿二9),在同一田里,不可撒两种不同的种子。现在因食物缺少,必须用渗杂的谷物来作饼,这也因此成为不洁净的食物(参阅13节)。

渗离的食物以后仍为禁止的。在巴比伦的犹太法典(Babylonian Talmud: Erubin 81a),在这第三世纪的著作中提出,这种食物连狗都不碰。

这食物是在侧卧的三百九十日吃的,即指先知向左侧卧的时候。

“你所吃的,要按分两吃,每日二十舍客勒,按时而吃。”(10节)

以当时的量度计萛,一舍客勒为一一.三公分,二十舍客勒应为二二六公分,即为七.九两,不到八两。7在那时穷苦人每日只吃两餐,而每餐四两,怎能果腹?这是粮食极为缺乏的日子。这是每日的量,又“按时”而吃,只有那么多,维持一段相当长的日子,必艰苦万分。

“你喝水也要按制子,每日喝一欣六分之一,按时而喝。”(11节)

一欣为一加命,共四夸特(quart)。现只○.七五夸特,也可说十分有限。围城的情况十分严重。在十六节有清楚的说明:吃饼要按分两忧虑吃,喝水也要按制子,惊惶而喝,使他们缺粮缺水,彼此惊惶。先知靠那么有限的饮食,是难以维生的,可能他在半饥饿的状况下,常需禁食祷告,仰望神的救赎。

“你吃这饼,像吃大麦饼一样,要用人粪在众人眼前烧烤。”(12节)

大麦饼是穷人吃的,中产阶级以上的才吃小麦的食品。8在东方,以牲畜的粪,渗有碎草,晒干后可作燃料,是极普遍的。但在律法中必视为污秽,更河况是人粪?

以色列人只能在营外找一个地方作为便所,便溺后必须铲去掩埋,不可污秽(申廿三12起)。现在公然在众人面前烧烤,更不可设想。

在众人面前,主要的使他们看见,见证污秽的可怕,强调圣洁的重要。

“耶和华说,以色列人在我所赶他们到的各国中,也必这样吃不洁净的食物。”(13节)

以色列人被赶逐出本国,至外邦那些不洁净之地。在以色列外,都不洁净。可能那些地方都是拜偶像之地(本书卅六18下)。以色列人被掳到外邦,是在不洁净的状况中,食物的预备与吃用,都不洁净,好似吃居丧者的食物(何九3起,参阅申廿六14)。

在耶和华之地外,都不洁净(t]ame),在约书亚记廿二章十九节及阿摩司书七章十七节都曾提及。可见被掳的经验是玷染污秽的。

“我说:哎,主耶和华阿,我素来未曾被玷污,从幼年到如今没有吃过自死的,或被野兽撕裂的。那可憎的肉也未曾入我的口。”(14节)

这是先知首次的答复,他一向是在圣殿中,怎可忍受这样的羞耻呢?他悲叹说:哎(在九8,十一13及廿一5),他是一定要避免一切不洁的事。在约书(The Book of the Covenant)禁止食用被野兽撕裂牲畜的肉,为要保持圣洁(出廿二30)。

自死的牲畜的肉吃了就不洁净,在申命记十四章廿一节及利未记十七章十五节特别提及。以西结书四十四章卅一节也再禁止吃用自死的或是撕裂的,尤其是任祭司的更应谨慎。祭牲的肉,等到第三天就不可吃,因为这原为圣洁的也成为不洁的了(利七18,十九7)。在以赛亚书六十五章四节,肉类可能成为可憎之物。

先知的话确实表明圣洁的理想,既否认罪愆,也表明清白。试比较申命记(廿六13-15)有一连串的否认,其中以四节上为最主要的。

污秽是以口为主,入口必为不洁(利十一44),以赛亚书五章十四节也以“口”为玷污之处,所以先知再经强调。

“于是他对我说,看哪,我给你牛粪代替人粪,你要将你的饼烤在其上。”(15节)

先知的困惑,可参阅使徒行传十章十四节起,彼得为不洁净之物而感困扰,但主保证他俗物可得洁净。这里神给予以西结特殊的许可,让他将牛粪当作燃料,仍是象征性的。在耶利米书十三章九节,十九章十一节,廿八章十一节,以色列人将在列邦中吃不洁净之物。何西阿书九章三节,以法莲在亚述吃不洁净的食物。在外邦污秽之地连食物也都污秽了。但是这并非不可避免,因为但以理可以在异邦的宫廷中洁身自好,所以不是做不到的。

以西结书十一章十六节,他们所到的列邦,竟可暂作他们的圣所,神可保守祂的子民,不沾染世俗。

在这些象征的动作与对象,主为使先知明白未来败亡与被掳的事无可避免,玷染污秽也是必有的。在宣告审判与刑蝷丑A神不是没有怜悯,仍有无限的恩慈,不但供应食物,使先知不致饥饿与干渴至死,而且给予许可,将污秽的都可成为洁净,至少使先知不会那么困难而接受与遵行。这必是十分艰苦的过程,但先知存心忍耐与受苦,神公义的信息得以传出,在神的公义中仍有慈爱,虽然慈爱不是纵容,神有无限的公正。

“祂又对我说,人子阿,我必在耶路撒冷折断他们的杖,就是断绝他们的粮,他们吃饼要按分两,忧虑而吃,喝水也要按制子,惊惶而喝。”(16节)

这节经文几乎是引述利未记廿六章廿六节,折断他们的杖,是使他们断绝粮食而失去力量。在以西结书五章十六节饥荒的严重,十四章十三节也有与本节同样的涵义。在利未记廿六章卅九节:他们因罪孽而消灭,在十七节也有同样的语句,可参阅本书廿四章廿三节及卅三章十节。

此处十六节下,也可联想十二章十八节起,是一幅被掳的惨情。他们在吃喝时心怀惊惧与不安,因为危险随时来到,防不胜防。

“使他们缺粮缺水,彼此惊惶,因自己的罪孽消灭。”(17节)

“使”可译为“结果”,是一种结语的形式(可参阅六6,十二19,十四5,十六63)。他们缺少饮食,物质的贫乏是说明神旳咒诅,而他们是自取灭亡,因为罪孽有自行毁灭的力量,无人可以逃脱。他们自知罪愆,因此惊惶不已,而且被此恐吓,自知无法退避,惟有等候神大而可畏的审判。

 

5 Immanuel Leow, Die flora der Juden, 1, 707-723, hordeum, Gustaf Dalman, Arbeit und Sitte in Pala/stina 2, 243-46, 251-55.

6 Bruno Meissner, Babylonien und Assyrien, I, 198.

7 Yigal Shiloh, "The City of David-Recent Excavations at Jerusalem," 讲词引用在W.H. Brownlee, Ezekiel 1-19, 76.

8 H. Lewy, "Some Old Assyrian Cereal Names," Journal of Ancient Oriental Society, 76 (1956) 203.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