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九章

 

三、圣城必毁灭(九1-11

第九章是接续第八章的内容。地点也是一样,因为先知已经进入内院(八16),但有新的人物进来,也来自北方。当神施行审判,是从圣所起到殿前,将他们除尽(九6)。这里主要的是有六个人都拿着灭命的兵器。还有第七个人身穿细麻衣,持墨盒子,是文士的身分,站在他们旁边。

他们好似是灭命的天使,在逾越节传统中曾有记载(出十二2,又13节,此处结九8),他们来为击杀恶人(出十二2912及结九58)。击杀的天使曾在夜间击杀亚述的西拿基立军队,因此拯救了耶路撒冷(王下十九35;参阅耶廿二7,又二30,四7)。大·犯罪,数点人数,也有灭命的天使击杀以色列人(撒下廿四16起;代上廿一15)。在这里(结9章),这灭命的力量是以七个人物姿态出现。在新约启示录十五章六节,有掌管七灾的七个天使。

这里特别应注意的是穿细麻衣的,他的装备是文士的。古时埃及的文士是腰带墨盒子的。有两个盒子,一个装黑与红的墨水,另一个装毛笔与水。1巴比伦的文士带皮包,内置铁笔,为在泥版上刻字。2埃及的祭司若有文士的功能,就应在前额上漆画记号,以资办认。这可能是经迦南文化采取后,影响以色列人。3创世记第四章该隐额上有记号,以后成为基尼(Kenites)人部落的标记。在列王纪上二十章卅八、四十一节记载,先知额上有记号,除掉头巾,就可以认出来。撒迦利亚书十三章六节有受伤的记号在手臂上。

“他向我耳中大声喊叫说,要使那监管这城的人,手中各拿灭命的兵器前来。”(九1

先知听见大声的喊叫,是审判的宣告。这正如七章七节的宣布:时候到了!这是刻不容缓的事。这声音呼叫之后,就有人从北门进入。现在都在圣殿的最中心地点。依照列王纪下十五章卅五节,历代志下廿七章三节,这是约坦王所建立的上门,也是耶利米被枷囚禁的地方。在历代志下廿三章二十节,祭司率领军兵处死亚他利雅之后,从上门进入王宫。这里有铜坛,由亚哈王设置在北面(王下十六14起)。所以这里不是八章十六节所记述的坛。这些人物现在是朝东站在圣殿的左边,执行击杀的手(参阅2节)。这场合一定十分严肃,审判的执行多么可怕!

“忽然有六个人从朝北的上门而来,各人手拿杀人的兵器。内中有一人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他们进来,站在铜祭坛旁。”(2节)

他们必是十分威严的巨人形态,从北边的上门而来,杀人的兵器照七十士译本是“战斧”。六人之外还有一个身穿细麻衣,这是祭司的衣着,但照但以理书所描述的,天使也这样穿着(十5,十二6起)。细麻衣是经漂白的,表明无限的纯净。

墨盒子为文士的装备,为书写之用,可能撒迦利亚书一章二十节起所描述的四个匠人,也有这样的功能,为执行审判的事。六个使者来执行,一个使者来宣布或指挥。

“以色列神的荣耀本在基路伯上,现今从那里升到殿的门坎,神将那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召来。”(3节)

神的荣耀是祂公义的启示,祂已从基路伯上升,到殿的门坎。祂要出来,到城去施行审判。神的荣耀自所罗门建殿之后,一直在基路伯上,长驻在那里。但是现在开始要离开了。这是一幅悲怆的图画。

神要召那穿细麻衣的人,给他执行的命令,在执行中仍有限定的范围。

“耶和华对他说:你去走[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4节)

他要走遍耶路撒冷全城,因为整个城巿的人们都犯罪,他们在城中拜偶像,行可憎恶的事。叹息与哭泣是异教敬拜的礼仪,却也是因犯罪者痛楚的虔诚人。他们为此而叹息哭泣。这些人是余数,神要保守他们。因此在他们额上画有记号,以资识别。这记号是字母中最后的一个,古代的写法好似斜的十字架 X。记号原为标明产权,神也如此珍视这些虔敬的余数,为保护他们,不受击杀。神仍要看顾他们,正如在出埃及前,以色列人蒙保护,不被灭命的天使击杀。但埃及的长子与头生的都被杀死,这就是逾越的意思。这里又是另一次的逾越节,也正如其它先知的信息,再重新强调余数的道理。

在上一章(第八章)似乎在耶路撒冷及犹大都犯罪,都必全然灭绝。但在这里却又有余数可以存留。此处看出神公义的审判之下,仍有无限的慈怜与恩惠。有关余数的道理,在以西结书也有数处可以注意(如在五3起,,六8-10,十二16,以及十四22起)。可见以西结不仅与其它的旧约先知有一贯的信念,而且也在被掳时期给予人们希望。4

“我耳中听见他对其余的人说,要跟随他走遍全城,以行击杀。你们的眼不要顾惜,也不要可怜他们。要将年老的,年少的,并处女、婴孩和妇女,从圣所起全都杀尽,只是凡有记号的人不要挨近他,于是他们从殿前的长老杀起。”(56节)

灭命的天使在全城击杀,刑罚是全然的、彻底的。神说,祂眼必不顾惜,现在“你们”的眼不要顾惜。无论老少男女,甚至包括妇孺都全除灭。

罪恶自城里算起,到圣殿。但是刑罚自圣殿开始,至城里。在先知的感受中,他既在圣殿内院,他注目在殿前侍立的长老。于是看见天使从殿前的长老杀起,因为长老不在圣者面前尊圣,并且行极可憎的事(八16-18),应该先被毁灭。

这里击杀的性质,是指刀剑、瘟疫与饥馑。每有这样的事情,必使全城的人从老至少都会死亡,刑罚会那样澈底。只有额上有记号的人可以幸免,因为神必保护这余民。这余民照九章四节是成人,即指他与他全家,因为他既成年,就有家庭,而他是一家之道,全家都蒙保护。但是十四章十二至二十节只指义人,不包括他的儿女,因为成年的儿女自行负责,只是孩童可因父母得以保护。

“他对他们说,要污秽这殿,使院中充满被杀的人,你们出去吧!他们就出去,在城中击杀。”(7节)

当击杀在圣殿发生时,这殿因杀戳的尸体必成为污秽。本来在圣殿内是没有杀人流血的。甚至当人被追杀时,可逃到圣殿中,在祭坛边,没有人敢动刀。但是现在神差使者击杀,竟从圣殿内院起始。圣殿早因人们拜偶像敬奉异教而玷污,神也不再保持祂的殿洁净了。事实上,这殿不再是祂的殿。祂的荣耀已经要离去,祂的圣洁不再与以色列同在。

有人从圣殿逃离,因为圣殿不再是可得保护的地方。但是他们离开之后,还是无法逃脱,因为在城中仍是被击杀。这真是极大的悲剧,使人知道罪恶的结局。

“他们击杀的时候,我被留下,我就俯伏在地说,哎,主耶和华阿,你将忿怒倾在耶路撒冷,岂要将以色列所剩下的人都灭绝么?”(8节)

先知独自在圣殿内,目睹许多人被击杀。也许他可听见城内到处号咷大哭,或惊惧地喊叫。全国的人民都在灾祸中。这是何等的感受!他几乎无法缄默中顺服神的引导,实在他不能无动于衷,也感到神审判的心意如此坚决,还有挽回的余地吗?他自己真是十分惊惧,在惊惧之余,感到非常困惑。他在悲哀中,发出呼求,向神哀告。他的问题是:神是否完全灭绝所有的人,包括余数吗?难道连剩下的人也不保守吗?如果永无拯救,不留下余数,那么救恩的历史必须就此中止,无法继续。耶和华不再管治以色列以及万邦。但先知仍相信余数的道理。神必留下余民,使他们成为复兴以色列的核心。从他们有一个崭新的开始,神在历史中救赎的作为仍必彰显。这是历代的先知一贯的信念。以赛亚书就有非常具体的例证。七章三节余民必归回。廿八章十六节预言将来建造时余民成为房角石(还可参阅一25起,十四32,廿九18起)。如果这盼望现在都湮没在耶路撒冷的废墟中,那就完全陷入绝望之中了。

余数的道理除以赛亚书外,其它的先知也极着重。阿摩司书五章十五节,先知在等候耶和华万军之神向约瑟的余民施恩。

以西结的困惑在于圣殿被污秽的事。如果圣殿不再圣洁,耶和华的保护也不再存在。余民就找不到安全的地方,他们失去耶和华的同在,不再有敬拜的地方,再没有他们生活的中心,他们到何处去求问神,可以遵神的旨意在那样历史的危机中存活呢?

“他对我说:以色列家和犹大家的罪孽,极其重大,遍地有流血的事,满城有R屈,因为他们说,耶和华已经离弃这地,祂看不见我们。”(9节)

耶和华不再有怜悯与顾惜,这已经是确定的事(八18,九5),都是因为以色列人自己所行的(七49)。他们的罪孽极其重大,“重大而又重大”是本来文字的涵义。这在第八章他们在殿内所行可憎的事足资说明。

社会的罪恶十分可怕,流血与冤屈很多,表明强暴的事层出不穷,不法的事增多。社会的不安无以复加(参阅七23及八17)。流血的罪在廿二章二节起再重复述出。

他们亵渎耶和华,说祂看不见他们。他们的骄妄使耶和华离弃这地。八章十二节也有类似的叙述,是在长老口中说的。耶和华只有任凭他们不顾神,要他们自行负责而遭受罪恶的后果。

这里很明显说出宗教的失败必导致道德的失败。人对神没有敬虔的心,没有完美的关系,他与别人怎会有好的交往,必以自私来获得一己的利益,不惜用尽各种方法,包括凶暴的行为。所以他们必遭耶和华的刑罚。耶和华也真的离弃他们。

“故此,我眼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要照他们所行的报应在他们头上。”(10节)

这句话屡次重复(参阅八18,九5)。神拒绝再宽容他们,表明耶和华实在不轻易发怒,有长久的恩慈。祂的忍耐与信实,是有历史的见证。可见神仍有赦罪的爱(参阅十六6起)。

何西阿书十一章八节:“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阿,我怎能使你如押玛?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转意,我的怜爱大大发动。”再读耶利米书卅一章二十节:“耶和华说,以法莲是我的爱子么?是可喜悦的孩子么?我每逄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

所以在审判的轰轰雷声中,耳朵仍可觉察神言语的低声。神在显明祂公义的作为,似乎是隐秘的,却正在发动,必须显露。人在最惊惧之中,仍不可失望。神仍有无限的恩慈。

“那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将这事回复说,我已经照你所吩咐的行了。”(11节)

神显然没有应允先知的恳求,要执行的刑罚仍命令祂的使者执行了。穿细麻衣的文士又再回来,宣布执行的事。但是先知提出余民的事,神没有忽略。事实上,神的使者早已照神所命令的,保守了有记号在额上的人。看来那些余民并非被保守在圣殿之中,因为在那里,只有先知一人被留下。

在本章开端,还提到有六个执行刑罚的使者,这里不再重提。但那细麻衣的人不仅此处,甚至在十章二节再提。

看来,神的刑罚是确定的,无可更改。那穿细麻衣的说:我已经照你所吩咐的行了。这刑罚的事完全执行了。这是使命完成之报告。这也是主耶稣的宣告,在约翰福音十七章四节。但是主来不是定世人的罪,只是要叫世人因信祂得救。主照着父神的旨意作成了救赎的功。祂在十字架再宣布祂使命的完成:“成了!”

 

1 Adolf Erman and Hermann Ranke, A:gypten und degyptsches Leben im Altertum 1922-23, 378.

2 Bruno Meissner, Babylonien und Assyrien, I, 1920, Illustration 19, 34.

3 G.R. Driver, Semitic Writing from Pictograph to Alphabet, 1948, 209.

4 Werner Earnst Mu/ller, Die Vorstellung vom Rest im Alten Testament, 1973.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