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十章

 

四、烈火的异象(十1-17

“我观看,见基路伯头上的穹苍之中,显出蓝宝石的形状,彷佛宝座的形像。”(十1

本节与一章廿六节极为相似,但这里以基路伯来替代“活物”。同时先知所看见的荣耀,是神的宝座,只是空着的,以后耶和华才上升在基路伯上(本章18节)。这宝座不是至圣所内的约柜,而是从天降下的,由基路伯扛A着。

神的荣耀以蓝宝石的珍贵与华美来形容。七十士译本省略了这句“彷佛宝座的形像”,在叙述上简化了很多。

“主对那穿细麻衣的人说:你进去,在旋转的轮内,基路伯以下,从基路伯中间将火炭取满两手,撒在城上。我就见他进去。”(2节)

主对那穿细麻衣的人说,原文谓:“主说……对……说”“说”字重复,为要加重语气,表明十分郑重,可在圣经中别处见到(如创廿二7,四十六2;撒下廿四17;斯七5;尼三34)。

穿细麻衣的人必有祭司的身分,可以进去到基路伯中间,执行神的命令。他将炭火撒在城上,表明神的忿怒,降在耶路撒冷。神是烈火,能烧毁与除灭。这是忿怒的火降下,如祂曾降火在所多玛,俄摩拉城(创十九24)。这火降下,犹如落雨,也有说明在诗篇(十一6及一四○11)。

这位穿细麻衣的人是否仍有墨盒子佩带在腰间,如九章二节所记述的。他不再以文士的职责来记载罪行,却直接执行审判的事。他进去(在本节),以后又出去(7节)。他一定是进出至圣所。进去就在基路伯面前,甚至在他们中间。基路伯在施恩座上两边,伸展翅膀,以为保护(王上八6起)。“基路伯”在亚甲文为“祈祷”或“代求”,他们是服役与祈求的灵,作侍·的职事。那穿细麻衣的人要在他们侍立的中间取火炭。

当他进入的时候,是在旋转的轮内,基路伯以下。在一章十五节起,轮也在基路伯下。在十三节(10章)先知听见声音说这些轮子是旋转的。这声音是耶和华的么?5

有的认为这旋转的轮子是献上的香,在轮子内旋转。也有人以为这只是描写风力,使轮转动,风是有影响的,是神灵的能力。

这炭火在积极方面除掉人的罪,洁净一切的污秽(赛六67)。但此处完全是除去与消灭罪人,是可怕严厉的刑罚,为彰显耶和华的荣耀,祂公义与圣洁是大而可畏的。

“那人进去的时候,基路伯站在殿的右边。云彩充满了内院。”(3节)

“那人”必仍指那穿细麻衣的,他进去,发现基路伯站在殿的右边,右边是南边。依照八、九章,重点一直在北边,那边人们在犯罪拜偶像,行可憎的事。所以基路伯站在另一边,为避免这些罪污。

云彩是表明神的荣耀,荣耀充满在内院,在至圣所,神在那里,使先知可以感受得到。

“耶和华的荣耀从基路伯那里上升,停在门坎以上。殿内满了云彩,院宇也被耶和华荣耀的光辉充满。”(4节)

耶和华的荣耀是祂的同在。但是祂的荣耀即将离去,从基路伯那里上升。这是祂离去之前第一步骤。基路伯仍在原处,因为他们还有工作,要帮助那穿细麻衣的来执行神的审判。

神的荣耀没有立即离去,仍留恋画,停在门坎以上。祂是否等待以色列悔改呢?

云彩与光辉使人仍回想出埃及的历史经验,他们曾在旷野的时候,有神的引导,日间有云柱,夜间有火柱,神一直陪伴着他们,与他们同在。那景象是光耀的,显而易见,给予神的子民保证的恩惠。

“基路伯翅膀的响声听到外院,好像全能神说话的声音。”(5节)

基路伯翅膀的响声,在一章廿四节都有描写。这里是否表明他们即将有行动呢?但是到十九节才实际行动。他们的响声是令人注意的,因为这响声可以传到外院,而且这声音好像全能神说话的声音。全能神说话的声音是十分响亮,震动全地,令人敬畏。

如果内院在南端,外院则在北端,这响声可以响到北边,是多么威严可惊。在诗篇廿九篇形容作轰轰的雷声。如果是雷声,表明神悦纳人的敬拜与献祭,夏日的干旱中止了,雨正在途中(参阅王上十八26,十八41)。对以西结来说,这是神审判的声音(参阅约十二28-31)。

全能神是神在高山,因为“全能”的原意为高山。在古时的传统思想,在高山有神的圣会,这圣会宣布神公义的审判(参阅赛十四13;诗四十八2)。6

“他吩咐那穿细麻衣的人说,要从旋转的轮内,基路伯中间取火。那人就进去站在一个轮子旁边。”(6节)

那人受命取火,但对那圣洁的荣耀,还是怕接触以免触犯,所以谨慎地站在轮子旁边,等待着基路伯将火递给他。在第七节记述基路伯的动作。这里完全没有提到城内被火焚烧的情景与后果。但是这与第九章的描述完全符合,在异象中,神的使者要执行审判的使命。历史的事实证明这事,在五八七年耶路撒冷城被火焚烧,记载在列王纪下廿五章九节。

“有一个基路伯,从基路伯中伸手到基路伯中间的火那里,取些放在那穿细麻衣的人两手中,那人就拿出去了。在基路伯翅膀之下,显出有人手的样式。”(78节)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手”,基路伯伸手将炭火传递给那穿细麻衣的。那人伸两手来接取,之后就立即拿出去执行。手是作事的,他们都以顺服的心来作神吩咐的事。传递的手和接取的手,神的事工就这样做成了。

还有在基路伯翅膀之下,显出有人手的样式。这是基路伯的手吗?还是另一些描述。是到手,不仅显明神的作为,也表露神的显现。祂荣耀的彰显(Theophany : The Divine Manifestation),是为表明祂的公义。神的显现,是以话语与作为,而这作为往往是审判的、刑罚的。诗人切切地求神的显现(诗廿七4,四十二3),他们的目的无非证实神的同在与看顾。先知看到神的显现实在是有审判的目的。

“我又观看,见基路伯旁边有四个轮子,这基路伯旁有一个轮子。那基路伯旁有一个轮子,每基路伯都是如此。轮子的颜色彷佛水苍玉。”(9节)

这里的叙述,是重复第一章,活物就是基路伯。在一章十五节,活物的脸旁各有一轮。十六节也叙明轮子的颜色好像水苍玉。

“至于四轮的形状,都是一个样式,彷佛轮中套轮。轮行走的时候,向四方都能直行,并不掉转,头向何方,他们也随向何方,行走的时候并不掉转。他们全身连背带手和翅膀,并轮周围,都满了眼睛。这四个基路伯的轮子都是如此。至于这些轮子,我耳中听见说,是旋转的。基路伯各有四脸。第一是基路伯的脸,第二是人的脸,第三是狮子的脸,第四是鹰的脸。”(10-14节)

这几节经文,也都是重复第一章的叙述,基路伯替代活物,因二者是同一的。他们仍是在同一方向,有同一步伐,直行并不掉转。第一章四个轮辋周围满有眼睛。但此处特别补充,基路伯全身连背带手和翅肪,也都有眼睛。第一章只提轮子,此处是旋转的轮子,二者用字也不相同。这里的描述似乎更加生动。

第一章曾提说活物四个脸面,这里也有四个。第一章活物的脸面,前是人脸,后是鹰脸,右是狮脸,左是牛脸。这里没有提说脸的前后右左,只以基路伯的脸,即天使的脸,再有人脸及狮子与鹰鸟的脸。如果前后对照,基路伯的脸应为牛的脸面了。在米所波大米,有带翅翼的公牛在宫殿与庙宇门口立像,作为守·。可能北国耶波安王在伯特利及但二地立的牛犊,也作为基路伯。基路伯只为守·耶和华的荣耀。但以后人们只当作神明的偶像来敬拜,可见他们随从异教可憎的事(参阅王上十二28-29)。

根据撒玛利亚的传统,基路伯有鸽子的形状。在后期拉比的解释。他们好像少年男子,犹如罗马神话中的爱神(Cupids)。所以这些形像都有与异教联想的危险。7

诚如上述,车自从北方随暴风而来。人脸是朝前,即朝南,牛的脸在左,是朝东。在此处(十14),先知可能在另一角度来看基路伯,但仍与第一章相符。

第十四节在七十士译本完全省略,可能译者认为没有重复的必要。

“基路伯升上去了,这是我在迦巴鲁河边所见的活物。基路伯行走,轮也在旁边行走,基路伯展开翅膀,离地上升,轮也不转离他们旁边。那些站住,这些也站住,那些上升,这些也一同上升,因为活物的灵在轮中。”(15-17节)

这里仍旧重复第一章的内容。在同一动作行止中,看到同一个灵在运转。这里是在准备神荣耀将要离去的情形。但再没有提起那穿细麻布衣服的人。是否他还在等候,神的荣耀一离去,刑罚即可执行?

 

5 Ebehard von Mu/linen, "Galgal, Hesekiel Kapitel 10:13," Zeitschrift des deutschen Palestina-Vereins, 46 (1923), 79-107. 将十三节译作:“轮子互相呼应,赞美神的华美。”学者们大多不同意这译词。

6 J.A. Hackett, Studies in the Psalter Text from Tell Deir `Alla, 1980, (Harrard Dissertation).

7 William Brownlee, Ezekiel 1-19, 151.

 

五、荣耀的离去(十18-22

“耶和华的荣耀从殿的门坎那里出去,停在基路伯以上。基路伯出去的时候,就展开翅膀,在我眼前离地上升。轮也在他们的旁边,都停在耶和华殿的东门口。在他们以上,有以色列神的荣耀。”(1819节)

十章四节,耶和华的荣耀从基路伯那里上升,停在门坎。耶和华的荣耀已经移动,停在门坎,是内院的出口。那时基路伯完全没有动作。但是基路伯现在又移动了,跟着出去。他们究竟是守·的灵,为侍·耶和华的荣耀。

耶和华的荣耀已移动至圣殿的外院,在东门口,是向外的出口。祂真的要完全离去,要在新的圣殿重建后再回来(43章)。

十一章的开端,应在圣殿的东门口。基路伯不但在守·神的荣耀,也在保护先知,使他将信息传完之后,才可离开那受刑之城里。

“这是我在迦巴鲁河边所见以色列神荣耀以下的活物,我就知道他们是基路伯。各有四个翅膀,翅膀以下有人手的样式。至于他们脸的模样,并身体的形像,是我从前在迦巴鲁河边所看见的。他们俱各直往前行。”(20-22节)

这里总括以上的描述,几乎完全与第一章相同。廿一章重复十四节上及八节。七十士译本将四个翅膀改为四对翅膀,即成为八个了。

七十士译本多附加“在以色列神耶和华荣耀以下”在“所看见的”之后。这样为加重语意,以神的荣耀为主。最后一句是重复一章十二节上。

十章的异象虽为重述第一章的内容,但目的并不相同。第一章耶和华的荣耀显在异邦。神是万邦之主,掌管全世界的命运。祂不仅在耶路撒冷,甚至也在外邦之地,在被掳之人中间,祂是无所不在的神。但第十章的异象完全为审判的目的。耶和华的公义即将实现以色列之历史之中。历史的危机就是祂的公义审判,启示祂是圣洁与荣耀的。如果说第一章耶和华为证实祂的同在,彰显祂的荣耀;那么第十章耶和华为证明祂的弃绝,彰显的荣耀即将离去!

这审判的异象是在主前五九二年,距离犹大的败亡还有五年。先知却已经看得清楚,了解明白神公义的作为。神已经在义者额头作了记号,为要保护他们。但是最后的刑罚尚未来到,还可给予人们机会切实及时悔改(卅三10-11)。耶路撒冷的厄运已经宣布,但他们还有少许的时间,可以回转,这可说是千钧一发的机会了。

背道的人很多,但不是所有的以色列人。犹大的长老来求问先知,那些人还没有堕落。在耶路撒冷还有剩下的人,先知看见他们仍未在罪里,特别为他们请命(九8)。当时有七十长老站立在偶像前,包括沙番的儿子雅撒尼亚。但他们中间并不包括大祭司西莱雅副祭司西番亚(王下廿五18)。可见神还有忠心的仆人,祂在以色列人为自己留下不少人,尚未向偶像屈膝的(参阅王上十九18以及启七2-3,十四1)。神一定保证他们的救恩,可能先知以西结还不易明白神怎样保守与拯救他们。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