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十三章

 

三、假先知为患(十三1-23

        (a) 假先知(十三1-16{\LinkToBook:TopicID=181,Name=(a) 假先知(十三1-16}

        (b) 女先知(十三17-23{\LinkToBook:TopicID=182,Name=(b) 女先知(十三17-23}

(a)假先知(十三1-16

十三章是单独的,自成一个单元,有开端的方式,对人子的吩咐(2节起及17节起),先指责男先知,又再指责女先知。“有祸了!”在第二节及十八节,段落分明。认识的方式,即“你们就知道我是主耶和华”(在9142123节)。在廿二、廿三节两节,是以肯定的语气,耶和华必伸手干预。

以“有祸了”或祸哉的宣告,是一种严责的话(参阅赛五8-1011-13;弥二1-3)。这些严责的话会成为长短的宣告(参阅摩五18-20;赛五18起、2021,廿九15;哈二6-89-1112起、15-1719)。

祸哉的宣告再加上审判的话,耶和华以第一人称宣告,先知也清楚以传信者的身分加以强调(20节)。所以三种方式显著出来:(一)动机的语句(如10节);(二)审判的宣告,并以传信者的口吻(如1314节);(三)认识的结语(如14节等)。

再比较攻击先知与女先知的话,内容似为相同,且与耶利米书也相似(34章),又可以较何西阿(四5),以赛亚(廿八7起),弥迦(三5起)。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阿,你要发预言攻击以色列中说预言的先知,对那些本己心发预言的说,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十三12

每次当神要先知有所行动,必称呼他以西结为人子,在此处发预言攻击以色列的先知,在十七节攻击女先知,以色列的先知们是应该考验,看是否是真正的先知。在以利亚的史事中,耶和华的先知(王上十八413),与巴力的先知有别(十八19222540)、亚舍拉的先知(十八19)。耶利米论撒玛利亚的先知(廿三13)及耶路撒冷的先知(廿三14起)。以西结称这些在以色列中说预言的先知,是指被掳的先知(耶廿九1521起),与在耶路撒冷的先知(耶28章),或是指二者。根据以西结书十三章九节,那些先知似在被掳之地。

那些是假先知,因为他们本已心发预言的,他们不以耶和华的话为权威。他们说是耶和华差遣他们(民十六28),实则神没有差他们。列王纪上十二章卅三节说,私自所定的,耶利米书廿三章十六节说,他们所说的异象是出于自己的心,不是出于耶和华的口。

“主耶和华如此说,愚顽的先知有祸了。他们随从自己的心意,却一无所见。”(3节)

“主耶和华”在二章四节有这样的称谓,在本章内多处出现:八、九、十三、十六、十八、二十节。

那些是愚顽的先知,愚顽不只在理智上,更是道德上与属灵方面,常指淫乱的事,是丑事(创卅四7;申廿二21;士二十6;耶廿九23;又可参阅士十九23及撒下十三12),也指在圣所或圣物上干犯的罪(书七15)。他们随从自己的心意,表明他们在宗教方面犯罪,以自己为中心,取代神的地位。

他们既不是从神的启示而得的信息,表明他们没有异象,没有领受,没有看见神的启示,没有属灵的见解。

“以色列阿,你的先知好像荒场中的狐狸。”(4节)

以色列成为荒地,先知就是这荒地中的野狗狐狸(参阅哀五18),常出没在荒野中,如有墙垣,也必破坏,使破口更大。在以色列的假先知也是如此,将荒谬的话告诉人们,结果使他们的情况每况愈下,在宗教与道德的荒废中,更形破损,如狐狸那样将石墙跐倒(尼四3)。

“没有上去堵挡破口,也没有为以色列家重修墙垣,使他们当耶和华的日子,在阵上站立得住。”(5节)

原有的画面,是葡萄园四面围有石墙,以抵御恶者来侵(民廿二24;赛五5;箴廿四31;诗八十13)。以色列国这葡萄园因他们的罪自行破坏,以致有破口,没有堵挡。以赛亚书三十章十三节:这罪孽在你们身上,好像将要破裂凸出来的高墙,倾刻之间忽然坍塌。先知应有的责任,一方面劝导百姓快修补墙垣,在另一方面,站在破口防堵,向神祈求,正如摩西代求的职事(出32章;诗一○六23)。

在耶和华的日子,当审判来到之前,人们应该警觉,好似军人在防御的地点,在阵上站立得住。这里提到阵上,也是在防御工事上防堵。亚兰文译词作:“站在破口上,”严阵以待。

这是先知真实的考验,如果他不尽责,怎可证明他是真先知呢?可见假先知很容易办认,因为他们完全无心堵挡破口,也不修补城墙,所以在耶和华的日子,根本站立不住,神必拆毁他们一切,使他们完全暴露在灾祸之中,无法躲藏。

“这些人所见的是虚假,是谎诈的占卜,他们说是耶和华说的,其实耶和华并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倒使人指望那话必然立定。”(6节)

占卜完全是人为的,不是出于神,所以这是被禁止的(申十八14)。假先知只信他们自己所说的,是自欺欺人的。

他们所说的,大多投人所好,所以人们愿意接受,也希望这些话能够实现,假先知们也自圆其说,以为这些话可以立定,人们信以为真。

他们冒充耶和华的先知,受命说预言,其实神并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却假借耶和华的名,这是亵渎的行为,因为他们妄称神的名,必为有罪,而且是严重的罪。

人们要分辨真假的预言,不是那么困难,因为真预言往往促人悔改与信靠,但假预言只是悦人心意,不是有真正的救恩。

“你们岂不是见了虚假的异象么?岂不是说了谎诈的占卜?你们说,这是耶和华说的,其实我没有说。”(7节)

这是重复上节的话,再加以否认与指责,可能为责成他们认罪悔改,不可再虚假与谎言。以下的话给予他们严重的警告。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们说的是虚假,见的是谎诈,我就与你们反对,这是主耶和华说的。”(8节)

我就与你们反对,耶和华不能再容忍他们,必举手攻击他们,神不会容让谎谬存在,必施行审判,给予他们刑罚,除灭他们是必然的。

“我的手必攻击那见虚假异象,用谎诈占卜的先知,他们必不列在我百姓的会中,不录在以色列家的册上,也不进入以色列地,你们就知道我是主耶和华。”(9节)

本节无疑是补充上一节,说明耶和华怎样除灭他们,给予他们严重的打击。他们不得再享受耶和华子民的特权。这特权有三方面:首先他们不再称为祂的百姓,正如十四章九节:将他从我民以色列中除灭。“会中”是指耶和华的会,明白耶和华的训诲,如耶利米书廿三章十八节及约伯记十五章八节。在耶和华的会中,可留心听祂的话。

他们的名不录在以色列家的册上,这是在旧约中多处所提说的。耶和华记录万民,但特别记录祂自己的百姓,这可能是每一支派的名录,如大·数点军人所用的(参阅撒下廿四29)。在耶利米书廿二章三十节,这种名册在被掳之前已经普遍地应用了。以斯帖记二章六十二节更说明其重要性,尤其是记录那些被掳归回的人批。

这种名册在出埃及记卅二章卅二节起,也称之为生命册(诗六十九29;赛四3)。或简称为名册(但十二1)。这些假先知不得被列入生命册中,不称为以色列的国民,圣约社会的成员。

他们也不得进入以色列地,或者他们不能从被掳之地归回,或者可以回答,大家却不承认与接受他们为同胞。他们不能住在那里,为人们所排斥。

这些特权是神所赐的,但都被剥夺,不能再获取。这明显地说明,他们失却了真正国民的身分,也不能享有耶和华的救恩。

到这样的地步,他们应该真切地认识耶和华的公义,这种惨痛的经验已经足够他们经受了。所以这里“认识的方式”,是十分有力的宣告。

可见耶和华是轻慢不得的,人怎可随意妄称祂的名?假借神的圣名,为取信于人,为强调自己的权威,是十分危险的事。他们做了损人利己的罪行,利己的结果还是损己的行为。但是耶和华的名并不因此受到亏损。神的话语虽一时受人扰乱,鱼目混珠,毕竟最后的真相大白,神的话安定在天,永不改变。神的话仍是唯一稳当的真理,始终屹立。

“因为他们诱惑我的百姓,说平安,其实没有平安,就像有人立起墙壁,他们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10节)

这里论假先知,也是早期先知的论调。弥迦三章五节:论到使我民走差路的先知,他们有牙齿有所嚼的,他们就呼喊说,平安了……耶利米书廿三章十三、卅二节,“使我的百姓以色列走错了路。”在六章十四节,耶利米说:他们轻轻忽忽的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八章十一节也有类似的话,说明他们所以说平安,因为他们贪婪而虚谎,耶利米廿三章十七节,他们这些假先知对藐视耶利米的人说,耶和华说,你们必享平安,又对一切按自己顽梗之心而行的人说,必没有灾祸临到你们。他们没有真的肩负守望者的职责(结三17-21,卅三1-9),没有提出警告。

这些假先知没有从事建设的工作。别人立起墙壁,他们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于事无补,也不一定增加墙的美观。他的粉饰太平,其实完全是多余的,不会使墙壁坚固。可见假先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作的事尤其只有表面,毫无内容,也没有什么功用。灰没有泡透,更无法经久,经不起雨水的侵袭,在下一节继续论述,有更清楚的说明。

“所以你要对那些抹上未泡透灰的人说,墙要倒塌,必有暴雨漫过。大冰雹阿,你们要降下,狂风也要吹裂这墙。”(11节)

本来墙建造之后,应有灰泥抹上,使其美观耐用,不致破损或裂开。但工人不负责,只敷衍了事,灰不泡透,不匀的很容易脱落。这里可能不是实际建墙,而是以此作为比喻说明。

当暴风狂雨来袭击的时候,墙就会倒塌了。这些话在十三节再重复。这些暴风狂雨是否指神的审判,或是审判带来的灾祸?

这样灾祸来到,必使人们十分惊惧,因为这对他们是意外的,至少假先知所说的只有平安,没有灾殃。但是这不是意外的事,因为真正的先知早在预言,只是人们不喜听取,所以没有切实准备,既不悔罪归正,也不仰望耶和华的怜悯。

“这墙倒塌之后,人岂不问你们说,你们抹上未泡透的灰在那里呢?”(12节)

等到人们经过灾祸之后,才发出怀疑,不能再信这些假先知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他们一定起来责问,问他们究竟作了什么,抹上灰在那里?到底这些徒有外表的有什么作用,所以他们所作的,经不起考验,而且本身也是不攻自破。但是他们责问毫无结果,所以耶和华的话必须说在前面。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发怒,使狂风吹裂这墙,在怒中使暴雨漫过,又发怒降下大冰雹,毁灭这墙。”(13节)

狂雨暴风,都无非说明神的忿怒。由于未泡透的灰抹在墙上,墙必被风吹裂。但神的忿怒再进一步作毁灭的工作,墙必倒塌。这是审判的后果。

关于未泡透的灰,如果根据亚兰文译词,灰泥没有加渗稻草,不能是砖石黏在一起,所以就不坚实。1这样描述假先知最为实在,因为他们好似耶利米哀歌二章十四节所说的,他们虚假和愚眛的异象,是未泡透的灰。

这里“大冰雹”不是寻常的那种,而是带着硫磺,从天降下的,好似在卅八章廿二节的大雹与火并硫磺,是极可怕的,是神降下的刑罚。

墙的毁坏,先是裂开,终于倒塌,所以其破坏的力量很大,过程也是很快,出于人意料之外。神的毁灭是突然的,也是全然的,这是神的忿怒。祂虽不轻易发怒,但是一发就不可收拾。

“我要这样拆毁你们那未泡透灰所抹的墙,拆平到地,以致根基露出,墙必倒塌,你们也必在其中灭亡。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14节)

上节论神的忿怒以三种表象、狂风、暴雨及冰雹。这样墙必倒塌,彻底到连根基都露出来,“你们”是指这些假先知必都被活埋在倒塌的墙下,就此灭亡。这样认识耶和华的公义,无可否认。

拆平到地,可参阅耶利米哀歌二章二节:保障坍倒在地,祂辱没这国和其中的首领。根基露出,可参阅弥迦书一章六节:撒玛利亚露出根基来,表明城墙倒塌,有极大的羞辱。耶路撒冷城也必有同样的命运,即将临到。

亚兰文译词将本节下批注得十分清楚:在你们说假预言的城,我必拆毁,甚至拆平到地,以致根基露出来了。城倒塌下来,你们必在其中灭亡。

那些假先知已经灭亡,他们已经无从认识耶和华,但还有未被毁灭的人,就成为历史的见证人,他们看见这样情形,必惊惧万分,不能没有敬畏的心。耶和华的公义果然显明,人究竟拗不过神的旨意。他们必大受惊戒,这是先知预见的,也是他所希冀的。这些事都是神藉历史启示祂的公义。

“我要这样向墙,和用未泡透灰抹墙的人成就我怒中所定的,并要对你们说,墙和抹墙的人都没有了。这抹墙的就是以色列的先知,他们指着耶路撒冷说预言,为这城见了平安的异象,其实没有平安。这是主耶和华说的。”(1516节)

耶和华要向这些假先知宣告审判的话,是祂在怒中所定的。神的忿怒是祂公义的表现。这是无法更改的,早经确定,他们必被除灭。

这里再说明抹墙的,就是这些先知,未泡透的灰,就是他们随己意所发的预言,是平安的信息。这无疑是虚谎的话,因为神的审判来到,那里还有什么平安?可见他们所传的,是欺人之说,完全是不可靠的。

这里有耶和华十分严厉的话:墙和抹墙的人都没有了。希伯来原文更加有力:不再有墙!不再有抹墙的人!他们都不在了!

以色列在危急之中,竟没有多人来力挽狂澜,只有极少数的忠仆,如耶利米与以西结,忠实地等候神的话语,而且忠实地传出来,不计后果,置自己的生命于度外,可见行在耶和华道路的,竟是那么孤单与寂寞。但是他们的工作却永垂不朽。

 

1 C.F. Nims, "Bricks Without Straw," Biblical Archeology, 13, (1950) 2259, S. Aristur, Man and His Work, 1976, 134.

 

(b)女先知(十三17-23

“人子阿,你要面向本民中,从己心发预言的女子说预言,攻击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这些妇女有祸了。他们为众人的膀臂缝靠枕,给高矮之人作下垂的头巾,为要猎取人的性命。难道你们要猎取我百姓的性命,为利己将人救活么?”(1718节)

以上是攻击指责假先知,他们主要是传假信息,所说的都是虚假的异象,不真实的预言。这里开始指责女先知。她们可能与假先知一样,说虚谎的话,没有真实的预言。她们也可能只行巫术,不一定供应信息,以口传的方式。她们同样随心所欲地说话,根本没有耶和华的启示。

她们原没有先知的职分,却玩弄权术,扮成先知的模样,这已足够说明她们的虚伪与荒诞了。列王纪上廿二章八、十八节,先知说吉言或是凶话,假先知只说吉话为取悦于人。耶利米书廿九章廿六节起,提到狂妄人自称先知。狂妄是指他们有怪异的行为,自认有特殊的灵力,可能这些女先知就有这样异样的表现。2

在以色列本来不乏女先知,有米利暗、底波拉、户勒大、挪亚大(出十五20;士四4;王下廿二14;尼六14),新约中也有女先知(徒廿一9;林前十一5)。在旧约中,行邪术的多为女子,必处以极刑(出廿二18),她们有时竟然公开在社会中活动,尤其在政界,参予政治,为害无穷。在启示录二章二十节,耶洗别自称为先知,当然是假先知。

靠枕与头巾,都是这些假先知的妇女用以占卜。靠枕是缝出来的一种垫子,在膀臂的弯处,如耶利米书卅八章十二节的“胳肢窝”,七十士译本、叙利亚文译本及亚兰文译本都作这样的解释。3

“头巾”原意是遮盖物,不只是为盖头部,也为遮身体之用。类似外衣。以利亚升天之时,曾将外衣留下,以利沙就取这外衣打水可以过河,成为行神迹的工具(王下二14)。这对象也成为占卜或巫术之用。这头巾可能盖在头部,而下垂至上身,使佩带者受巫术者控制与支配。4

这些在旧约唯一提说的,甚难稽考其来源,可能是在巴比伦所用的邪术。靠枕可能为使人得到一种情绪上的安定。头巾绑得松紧,都与邪术有关,都是牢笼人心的方法,都具有诱惑性的,如猎人猎取掠物,目的只为图利而已,对人之危害极大,人们上当还不自觉。可见这是十分罪恶的事。

“你们为两把大麦,为几块饼,在我民中亵渎我,对肯听谎言之民说谎,杀死不该死的人,救活不该活的人。”(19节)

这些女先知为得利而行邪术,为了大麦及几块饼的代价而陷人于罪恶之中。但是此处可能不是强调代价,而是指行邪术所需要的对象,在米所波大米,将面粉置于水中用来占卜。5这也可能与思念的素祭有关(民五15),是否照申命记十八章十、十一节所提的邪术?6在米所波大米,献祭赶鬼,用蜂蜜、香及饼作供物。7也有用饼碎给鬼的。8

这些迷信的举动,是亵渎神的举动,因为她们假借神的名,是妄称神名的罪恶。人们受诱之下,不能分辨,就随从虚妄的事,为害甚大。结果义人反被杀害,恶人却可逍遥法外,这真是无法无天的。

她们以邪术控制人们的生死,其权威之大使人都有惧怕的心,于是就屈服在她们骄妄之下,甘愿以金钱献上。他们的行为也完全在这些妇女的管治之下,供她们驱使。以色列中有邪术,人民就失去自由,也失去耶和华的恩典。他们实在需要神的拯救,这使先知心中焦急,也为这样的罪恶而忿恨。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与你们的靠枕反对,就是你们用以猎取人,使人的性命如鸟飞的。我要将靠枕从你们的膀臂上扯去,释放你们猎取如鸟飞的人。我也必撕裂你们下垂的头巾,救我百姓脱离你们的手,不再被猎取,落在你们手中。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2021节)

这里以“鸟”的隐喻,在用字上是亚兰文的。原意为“飞的”,即指飞禽,所以中文加注“如鸟”。她们猎取人的性命,如捕鸟的行为。但是她们的勾当一定失败,因为神要保守被害的人。

神必干预,扯去靠枕及头巾,这种迷信可憎之物必须除去,使她们没有什么可凭借之物,以致无法再牢笼无知的人心。她们陷害的人,不得再在她们的控制之下,神必释放他们,使他们重获自由,不再在罪恶的捆绑之中。

神为使那些假先知认识祂的公义,未必即刻除灭他们。但也必除灭他们,使别人受惊戒。耶和华公义的治权必须被人认识,人们不可再受迷信所惑被困。任何虚假的宗教与迷信的邪术必然被破坏与消除。神的刑罚就是为除去魔鬼一切的作为,因为对神的百姓为害太大,不易完全回转与改变。但是神的能力不能容忍其存在,必须清除与消灭。

“我不使义人伤心,你们却以谎话使他伤心,又坚固恶人的手,使他不回头离开恶道得以救活。你们就不再见虚假的异象,也不再行占卜的事,我必救我的百姓脱离你们的手。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2223节)

在这里提出义人,是指那些虔诚的人。他们听见一些假的预言,说些安慰的话,似乎很动听,只有和平与安全(1016节),使人们都误信为真,受了诱惑,做错事也不感到悔改的必要,完全走错了路,看了这种情形,必感到伤心。

这些假先知使义人伤心,使恶人行恶不顾忌,令人发指。但神所关切的是受害者,所以祂必救他们脱离假先知的手,不再受他们的辖制。祂必先叫那些假先知完全失去迷信的诱力,使他们一切所作的完全失败,无法再使人们相信。假先知无论作什么,都作不成。这样,他们就应该觉悟过来,认识耶和华的公义。

综观本章论假先知的话,可以看出那些假先知的错谬。他们假借耶和华的名,却并未受神的差遣。他们为取悦人民的心,大讲平安的话,事实上他们完全不顾道德的事,所以他们可以妄讲一切虚假的话,而对人们有极大的危害。

假先知好似未泡透的灰,他们成为社会的诟病,不足以建立民族的道德防御之墙(10-15节)。他们也许注意国防的力量,却忽略道德的力量才可导致和平与安全(3-5节)。所以以色列需要真正的先知,由神的灵所感动与引导(珥二2829)。摩西是真先知的典型,他不自私,他希望神的百姓都成为先知,有神的灵在他们身上。这就应验在教会,因为五旬节圣灵降临在门徒身上,教会就成为先知的团体,传扬主耶稣是基督。教会也继续有这先知的职事,并且公认某些人特别蒙神呼召,从事传道的工作。这正如保罗说:若不奉差遣,谁能传道呢?(罗十15)。所以神呼召的人,蒙差遣,顺从神,忠于神的嘱托,传神的真道。

有些人奉神的名传讲真道,他们也许仍引用圣经,但不是圣经全部的真理。他们引用的经文只是断章取义,所选用的经文也可能在解释上有偏差或错误。这样就有极大的危害。

神的呼召是最基本的,因为这不是只凭感觉与情绪,实在有神的灵指示与感动,而且也经得起道德的考验,这样就不是只凭己意的。凡从己心发预言的,就不是真先知。这是我们信徒应谨慎与警戒的。

本章的结构十分清楚,而且是成为一个独立的单位。段落很分明,共有两大部分:(一)假先知(1-16节);(二)女先知(17-23节)。假先知粉饰太平,谎话太平,终于被灾祸所灭。女先知实际是行邪术的妇女,迷信惑众,最后也不能存在,必遭神刑罚毁灭。这些假先知有的在被掳的人中(2-9节),有的仍在耶路撒冷(10-15节)。关于假先知的行径,耶利米书廿三章十六至卅二节也有论述。神对他们的怒气,在该书十四章十四节也提说。

以色列人在错误的心理状态中,他们希望平安,所以很容易听信假先知欺人的说法。其实以色列正在十分危险的状态中,好像已经被毁坏的葡萄园,应亟加修防护,快堵住破口,不能让仇敌与野兽来侵袭。但是所筑的墙根本不坚固,而且未泡透的灰抹墙更无济于事。正如耶利米哀歌二章十四节说:“你的先知为你见虚假和愚昧的异象,并没有显露你的罪孽,使你被掳的归回,却为你见虚假的默示,和使你被赶出本院的缘故。”

那些虚假的女先知更害人非浅,因为她们不给予警戒,却以邪术诱惑人,使人对危险的处境麻木不仁。这无疑使义人伤心,使恶人张狂。她们歪曲真理,又辖制人心,操纵人们的生死,这使以西结十分愤概,严加责备。

女先知的罪极重,因为她们用邪术惑众,陷众人于罪孽之中。出埃及记廿二章十七节及利未记二十章廿七节都是严禁这些事,并处之以极刑,可见十分严重,不能宽容,因为这些事阻碍了真先知的信息。

本书耶和华严责以色列犯罪,“我的百姓”在本章共出现有七次之多,神关切祂子民的安全,不能容假先知的胡言及邪术扰乱。神必定保护他们,不让他们任意受迷信诱惑而犯罪。

本章的用词,与利未记洁净的条例有关。例如本章提说未泡透的灰抹墙,原是有灾病,使房屋内的墙上发散疾病的污秽,应予全部洁净,另用灰泥墁房子(利十四39-42)。本章提说的头巾,也在利未记十三章五十六节污秽的衣服有同样的污秽,应该撕去,正如本章(结十三21“撕裂”相同)。在本章“如鸟飞的”(20节),与十四章五十三节活鸟放在城外,也是有关洁净的事。可见以西结以利未记洁净的观念,应用于他的百姓,因为神的百姓必须圣洁,不能因假先知及女巫的虚假与骄妄受影响。这章的目的必在此处,不容忽略。

 

2 M. Segal, Mevo Ha-Migra, 1955 II, 240, R. Wilson, "Prophecy and Ecestasy,"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98 (1979)321-37.

3 Moshe Greenberg, Ezekiel 1-20, 239, W. Chomsky, Mikhlol 11a, 221, 373 note.

4 Babylonian Talmud, Baba Qama 11:12; 119b ed. Zuckermandel, 371, notes, S. Lieberman, Tosefet Rishanim, II.p. 104, L. Ginzberg," Beitra/ge zur Lexicographie des Ju/disch-Arama/ischen," Monatschrift fu/r Geschichte und Wissenschaft des Judentums, 78(1934) 28f.

5 G. Contenau La Divination chez Les Assyriens et Les Babylonians, 1940, 296.

6 W.R. Smith, "On the forms of Divination and Magic Enumerated in Deut, XVIII, 10, 11, Part 1," Journal of Philology 13 (1885), 273-87.

7 R.L. Caplice, The Akkadian Namburbi Texts: An introduction, 1974.

8 A.L. Oppenheim, "Analysis of An Assyrian Ritual (KAR 139)," History of Religion, 5 (1966) 250-65.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