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十九章

 

(e)以寓言为哀歌(十九1-14

本章虽没有新的引言形式,但在主题上与十八章完全不同,却与十七章似极相连。十八章就成为外插的,插在中间。所以十九章的开端有一句话,权充引言,这是哀歌。

以西结采取哀歌的形式,在本书中不乏例证(如二10,廿六17,廿七2起,廿八12起,卅二2起)。哀歌原为死者举哀。1旧约的哀歌是没有神秘迷信的成分,因为古代近东的举哀,往往是信奉生死的神明。2以色列常为政治的状况举哀,为民族唱出的哀歌,如在阿摩司书五章二节为以色列民跌倒而举哀。为民族唱出的哀歌,如在阿摩司书五章二节为以色列民跌倒而举哀。以赛亚书十四章举哀的歌还带有讥刺的曲调,但是本章只有哀歌的形式与内容,有叙述的表象隐喻,如在十五至十七章,又重复在廿三节及卅一章,这哀歌甚至有史诗(Epic character)的性质。3

本章先以狮子的表象(2-45-9节),再以葡萄树的表象(10-14节)。后者是否以后附加的?但两者都有母亲的形象,“你的母亲”在第二节与第十节,应该是合一的主题。4两个表象都是寓意的(allegorical),都为描述政治的现状,在败亡前有的情况,可说是十分悲怆的语调,为民族的厄运而哀哭。

{\Section:TopicID=203}(1)少壮狮子遭害(十九1-9

“你当为以色列的王作起哀歌。”(十九1

哀歌不是为激发人们的同情。这里似乎只着重一种习俗与仪式。先知对那些君王首领并不同情,因为他们干罪使百姓在危害之中,而仍不知悔改。“王”应为诸王,但七十士译本只用单数字。在第二节“你的母亲”不是“你们的”,可能这是原因。5“王”原意为“首领”。可见这是向政治界的信息,却采取哀歌的形式。

如果这是与十八章连续的,那么神已经说祂不喜悦那死人之死。现在举哀是为死人,表明神很失望,祂没有拯救祂想拯救的人。那些君王首领不肯悔改,神也无能为力。

“说:你的母亲是什么呢?是个母狮子,蹲伏在狮子中间,在少壮狮子中养育小狮子。”(2节)

单数“你的”或者只是诗歌的形式,这是拉丁文译词的涵义,但七十士译本的解释却不是这样。这母狮不是约西亚王的母后哈慕他,立拿人耶利米的女儿(王下廿三31)。而是约哈斯与西底家的母亲(王下廿四18)。约雅敬是约西亚王的儿子,但他的儿子约雅斤与哈慕他就不直接有血统。可见不是指某母后,而是指那统指犹大的。犹大是狮子,是母狮子。

参考耶利米书廿二章,十一节起专指约哈斯,而廿八节专指约雅斤,对约雅敬,却不甚清楚,所以以西结书此处似乎有补充的性质,都是着重在犹大的王室。

“在他小狮子中养大一个,成了少壮狮子,学会抓食而吃人。”(3节)

这是指约哈斯,他在位只有三个月,就被法老尼哥在哈马地的利比拉锁禁,带到埃及,就死在那里,记载在列王纪下廿三章卅一至卅四节。

关于他怎样抓食而吃人,只是描写少壮狮子的强暴,却无历史的记载,可能也只是象征的语句。在创世记四十九章九节雅各的祝福,论犹大是小狮子,学会抓食,因为这是狮子的特性。

“列国听见了,就把他捉在他们的坑中,用岸l拉到埃及地去。”(4节)

列国知道他的叛逆,就要除去他的自由,放在坑中,使他无法肆虐。用岸l拉走,是在以西结书廿九章四节描写捉动物的方法。当时约哈斯被掳,也是同样的姿态,因为侵略者尽侮辱的能事,尤其对王室,列王纪下廿三章提到铜锁,历代志下卅六章三节没有那么详细的描述,但约雅敬被掳到巴比伦,是用铜炼锁着他的。

“母狮见自己等候失了指望,就从他小狮子中又将一个养为少壮狮子。”(5节)

约哈斯被带至埃及后并未归回,使母狮徒然等候,已经失了指望,因为她的希望一再魕窗A最后终于灭没了。所以在小狮子中又将一个养大,那该是约雅斤。约雅敬是法老的傀儡,当然不是犹大王室的盼望,他是效忠于埃及,使犹大人等候了十一年。终于约雅敬在巴比伦攻城之后就死了。犹大就拥他的儿子约雅斤登位。可是他在位也不过三个月,再被巴比伦掳去。

可见两个少壮狮子,约哈斯与约雅斤,前者被掳至埃及,后者被掳至巴比伦。

“他在众狮子中走来走去,成了少壮狮子,学会抓食而吃人。”(6节)

这里并无历史的例证,说明约雅斤的凶暴,但却重复三节的内容,说明王权的威严与暴虐。但是他们无论怎样威严,终久被外邦的侵略者如猎人一般,将他们捕捉。神公义的审判已经临到犹大的以色列人,他们的统治者君王当然是首当其冲,先遭羞辱,也象征民族的败亡。

自六至九节都是描述这事。大多学者认为少壮狮子不仅指约雅斤,也指西底家,他们都被掳到巴比伦。

“他知道列国的宫殿,又使他们的城邑变为荒场,因他咆哮的声音,遍地和其中所有的就都荒废。”(7节)

照希伯来文,“知道”,但与下文不甚连贯。所以根据字形可改为“作恶”或“破坏”。6有的学者仍保持字形,将涵义改为“打破”,也是合理的评鉴。7

“宫殿”原意为“寡妇”,经文评鉴改为“保障”或宫殿(~lmnwtyw 改为 ~rmnwtm)。8“他知道他们的寡妇”,“知道”一词(y-d-~)可作为性行为(参阅创四1“同房”的原意),这里可能是指不正常的性行为,可译为施暴或“强暴”,也是战争的惨状。大多译词都作“他破坏他们的保障”。“列国”原只是一个代名词,而且是单数的,但下句是他们,所以应前后符合。

他使城邑荒废,变为荒场,再无行人经过,可参阅耶利米书二章十五节。狮子咆哮声音是在丛林与沼泽地,但是这狮子的威风已被止息了。犹大王权早已衰微,不再有什么可资夸耀的了。

“于是四围邦国各省的人来攻击他,将网撒在他身上,捉在他们的坑中。”(8节)

现在四围的外邦都来侵略,好似猎人四面围攻,使以色列人好似困兽一般,无法逃脱。他们先用网罩住,他就动弹不得,再把他放在坑中,失去自由。网罗是在本书十二章十三节及十七章二十节都曾提说。

“他们用岸l岫磳L,将他放在笼中,带到巴比伦王那里,将他放入坚固之所,使他的声音在以色列山上不再听见。”(9节)

这是捕捉野兽的方法,没有打死,是活捉的,就将来岫瞴A使他动弹不得,然后装入笼内运走。“笼子”一词是照亚甲文的字义(Sigaru),但大多学者认为这不是笼,而是铁枷,枷住颈项,专为捕捉战俘之用。9五至九节与二至四节不同,因为最后提到“目的”的短句“使他的声音在以色列山上不再听见”。七节还说他咆哮的声音,现在已趋缄默。

以色列山是象征神特殊的选民,他们现在需面对神的审判,首先是大·家的众子已濒死亡的命运。在这哀歌中,是否仍有神的怜悯?神岂是喜悦死人之死呢?(十八32)。犹大狮子的受辱,是神的名受了羞辱。这正如卅六章二十节所说的,“他们到了所去的列国,就使我的圣名被亵渎。因为人谈论他们说,这是耶和华的民,是从耶和华的地出来的。”

狮子的表象是取材于约但河谷的实况,这种野兽常成为该一地区的威胁。(耶四十九15,五十14;亚十一3),必须除去。外邦对以色列也以这样的态度要除去公害。神容许外邦这样对待以色列,是祂公义的审判。

{\Section:TopicID=204}(2)葡萄枝干烧毁(十九10-14

这是另一首哀歌,从历史背景看,似指约哈斯,他在六0九年即位,时年二十三岁。在五八六年,应有四十六岁,他母后已届老年。她未必那时与她儿子同在埃及,因为列王纪下并未提及。但在列王纪下廿四章八、十二、十五节这母后尼护施他投降在巴比伦王前,因被掳去巴比伦。但参照列王纪下廿五章六、七节及十八至廿一节记载,她似未到巴比伦,可能她最后老死在耶路撒冷。以西结书十七章十五节提到以色列王派使者到埃及去,母后是否与使者同去呢?由于十七章也以葡萄树的比喻,使人联想这两处是有关联的,尤其是第十节:你的母亲先前如葡萄树。也许这里不是指尼护施他,而是指哈慕他(王下廿三31)。究竟“母亲”是指大·家。

“你的母亲先前如葡萄树,极其茂盛,栽于水旁,因为水多,就多结果子,满生枝子。”(10节)

如果母亲是指大·家,就有极盛的时期,不是像十七章五节西底家得巴比伦的扶持而茂盛,此处是说神的恩惠,因为耶和华赐福大·家,使他们昌盛。这是神与大·家所立的圣约,也是应验神向列祖所立的应许(撒下七章及创1217章)。

这儿提到的多水,不是十七章所提的两条大河,而是指神有极丰盛的恩惠。“极其茂盛”原文也作“在你血中”。可能应更改这字,而成为“你葡萄园中”。10

在你血中,如指犹大流人血的罪,仍蒙神保守,虽可引用廿二章四节,却在此十分勉强,并作正确的解释。11还有更改之后译作“充满枝条”,虽似完美,却嫌牵强。12

“生出坚固的枝干,可作掌权者的杖。这枝干高举在茂密的枝中,而且他生长高大,枝子繁多,远远可见。”(11节)

枝干是接续的王权,得以连续不断,正如亚伦的杖会发芽滋长一样(民十七16起)。这可作掌权者的杖,“杖”为多数字,表明威严(Plural of Majesty)。

这枝干甚至高耸在云霄之上,甚至远处也可看见,足见其威荣与影响力。以色列的荣耀也是耶和华的荣耀,她要成为万国来就的光辉。以色列人一直有这样的理想,但是他们始终没有达到,不是耶和华神没有力量,是他们自己没有真正仰望神。

“但这葡萄树因忿怒被拔出摔在地上,东风吹干其上的果子,坚固的枝干折断枯干,被火烧毁了。”(12节)

但是外邦侵略的力量来到,将以色列这葡萄树损坏。这是谁的忿怒,是外邦的权力,不满以色列的背逆,而在怒中肆意除灭他们?这一定也有神忿怒的刑罚临到他们,因为神藉着外邦人施行审判。

东风是巴勒士坦夏季特有的炙热的熏风,足使树叶枯槁。火是从哪里来的呢?可能指炎热,参阅十七章十节及廿七章廿六节。

“如今栽于旷野干旱无水之地。”(13节)

葡萄树虽然已经被拔出,又被烧毁,果子也枯干了,但仍未完全死亡。这样的枯树如果栽在水旁,得了水气,也许还会发芽滋长(伯十四78)。但现在栽在干地上,生机就很少了。

犹大已经历了战火的焚桡与破坏,现在还要再遭受掳掠之苦难。他们被掳到外邦,在旷野无水之地,但是他们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还要生存下去。在外邦是对他们最不利的环境,他们无法得以更新与复兴。

也有这样的解释,认为政府不再是独立自主的,由耶路撒冷搬至米斯巴,基大利成为犹大省长。犹大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可参阅王下廿五22-24)。

“火也从他枝干中发出烧灭果子,以致没有坚固的枝干可作掌权者的杖。这是哀歌,也必用以作哀歌。”(14节)

本节似乎是连续十二节的,因为在那里火已k起,都快成为灰烬。也许还有一颗火星,是大·家的以实玛利,他要除掉基大利,但后果使犹大更形毁灭(参阅王下廿五2526;耶四十13-四十一10)。

枝干早已烧掉,没有掌权的杖,大·家的王权已经毁坏了。此处可联想士师记九章十五、二十节的寓言,是约坦特别指责亚比米勒的。火一烧k,从荆棘里发出,延及利巴嫩的香柏树。

这是哀歌,也必用作哀歌。可见这样的信息不仅有哀歌的形式,也有哀歌的实际,可作为民族厄运而发出的,成为礼仪(参阅亚七1-5,八19),这是否曾为母后逝世成为国殇的哀歌呢?主要的还是为民族整体败亡而举哀。

这哀歌是必有的(希伯来文的“预言完成式”)。在七十士译本与叙利亚译本为将来时式,正符合卅二章十六节。

 

1 H. Jahnow, Das hebra/ische Leic*hen Lied im Rahmen der Volkerdichtung, 1923.

2 J. Hempel, Die althebra/ische Literature und ihr hellenistisch-Juedisches Nachleben, 1930, 29.

3 Jahnow, op. cit, 201f.

4 A. Bertholot, Das Buch Hesekiel erkla/rt, 1897; A Bertholot and Kurt Galling, Hesekiel, 1936; M. Schumpp, Das Buch Ezechiel u/bersetzt und erklart, 1942, J. Ziegler, Ezechiel, 1948.

5 希伯来文为多数,赞成者为G.A. Cooke,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Ezekiel, 1936, 206. W. Zimmerli, Ezekiel, 1979, 388. 采取七十士译本作单数的为 M. Greenberg, Ezekiel, I-xx, 1983, 349-50.

6 Joseph Reider, "Contributions to the Scriptural Texts," Hebrew Union College Annual 24(1952-3) 85-106, "Etymological studies,"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66 (1947) 315-317.

7 G.R. Driver, "Hebrew Notes,"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68 (1949). 57-59.

8 J. Barr, Comparative Philology and the Text of the Old Testament, 1968, 19ff 引用 D. Ninton Thomas.

9 I. Gelb, "Prisoners of War in Early Mesopotamia," Journal of Near Eastern Studies, 32 (1973) 86, E.I. Gordon, "of Princes and Foxes: The Neckstock in the newly discovered Agade Period Stele," Sumer, 12 (1956) 80-84.

10 Ken 356.

11 Greenberg, Ezekiel 1-20, 353.

12 "Textual and Exegetical Notes on the Book of Ezekiel,"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72 (1953), 158-68.

 

本章概要

本章有两大段,都是以“你的母亲”作为开端(210节),其表象由狮子至葡萄树。在诗体的形式上,大多是哀歌的韵律(即三比二)。在葡萄树的表象方面,诗的体栽更为显著。由于这哀歌是指以色列的王(1节),“你的母亲”必指君王的母后。如果本章内的少壮狮子是指约哈斯,那么他应是约西亚王的儿子,他母亲必是哈慕他(代上三15;王下廿四18起)。如果是有另一少壮狮子,日后被掳到巴比伦,那可能是约雅斤,即约雅敬的儿子,他的母亲应为尼护施他(王下廿四8起)。如果参考耶利米书廿二章,那里十至十二节是指约哈斯(或沙龙),廿四至三十节是指约雅敬。约哈斯必在被掳之地死亡,而约雅敬也将在外地死亡,不得再行看见大·家王位的恢复。这两个王受尽凌辱。至于“母亲”,只是以色列民族的象征、或指王朝而言(参阅何二4;结16章,廿三2以及赛五十1)。

如果“母亲”不是民族或王朝的表征,就得从含义来说,指母后独揽宫廷中的王权。这虽无法从历史中寻求明证,却也有可能。

约雅敬王的凶暴,确像少壮狮子,正如以西结书十九章六、七节所描述的(可参阅耶廿二13-17,廿六21-23)。约雅斤在位只有三个月,就没有他父王的恶名声了。根据历代志的记载(卅六6),尼希甲尼撒王将约雅敬带至巴比伦,并用铜炼锁着他。以西结书十七章十九节也有类似的参考数据。约哈斯虽在位三个月,凶暴的名声也十分普遍了。

有关猛狮的表象,先是有预言的性质,在雅各的祝福中,犹大是狮子(创四十九9),迦得也是狮子(申卅三20),巴兰以狮子象征以色列(民廿三24,廿四9)。诗篇以狮子喻为凶恶的敌人(七3,十七12)。箴言廿八章十五节:“暴虐的君王辖制贫民,好像吼叫的狮子,觅食的熊。”先知书(如鸿二12-14)以猛狮喻亚述暴虐的征服者。猛狮表征凶暴,是此处以西结的用意。

有关葡萄树的表象,这是本书第三次提说了(15章及17章之后)。葡萄树曾栽于多水之处,有许多枝条与结果,以后仍被拔出,被东风吹干(17章),又被火焚尽(15章)。此处可说是重复以前的论述。高大是指狂傲,用字与以赛亚书三章十六节锡安的女子“狂傲”相同。以西结书十六章十五节:所多玛与她女儿狂傲。但是神使高大的变为矮小如使高树矮小(十七24)。只有神是高大的,祂的殿在极高的山上(十七2,参阅四十2)。葡萄树若高耸在云霄,是在跌倒之前的狂傲,且在倾倒之时被火焚烧。

本章似为连续十七章的论述,因为在十七章的寓言,是以鹰鸟、香柏树及葡萄树为主。但是言两者并不相连,十七章重点在政治的情势,此处着重在道德的因素。十七章十节,作强盗的儿子,是在两代之间,正如本章母亲与儿子。

哀歌是在事前的预言,或作警语,为使人们警觉,及时悔改。这似为本章之要旨。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